打开主菜单

王恕(1416年-1508年),字宗贯,号介庵,又号石渠陝西西安府三原縣(今属陕西)人。明朝政治人物,正統戊辰進士,官至吏部尚書

王恕

大明吏部尚書
籍貫 陝西西安府三原縣
字號 字宗貫,號介庵,又號石渠
諡號 端毅
出生 永樂十四年(1416年)
逝世 正德三年(1508年)
親屬 王承裕
出身
  • 正統十三年戊辰科同進士出身

目录

生平编辑

明英宗正统十三年(1448年)进士,选庶吉士。后为大理寺左评事,迁左寺副,又历任扬州知府江西布政使河南巡抚南京刑部左侍郎、左副都御史、南京兵部尚书兼左副都御史、吏部尚书加太子太保,官至少傅太子太傅[1]

巡抚云南时,弹劾"生事边陲,扰害夷方"的镇守太监钱能;任职南京,反对给皇帝贡献珍奇,维护地方利益;执掌吏部,力主限制皇权,健全监察制度和政治制度。晚年回归故里,致力于理学研究,成为“三原学派”的创始人;支持幼子王承裕首创宏道书院,为西北诸省培养了众多人才[2]

思想编辑

王恕认为,古之学者皆以言行为学,故无求饱求安者,志在敏事慎言;就有道而正之,正其所言、所行之是非,是者行之,非者改之。将学与行紧密结合为一体。

自然观方面,王恕倾向于有神论、泛神论,谓“鬼神之谓德”能生长万物,福善祸淫,其感无以复加。鬼神视而弗见,听而弗闻,无形无声,但其以物为体,无物不有,如门有门神,灶有灶神,木主为鬼神之所栖。鬼神有感必应,故使人敬畏而致祭祀。但他又指出,所谓对鬼神祭之“如在”,“言非实有也”。

关于心性问题,王恕认为,性乃天之所命,人之所受,性即天理之流行,因而性是善的,顺理而善者为性之本,不顺理而恶者非性之本。他不同意“已然之迹便是性”的说法,认为已然之迹已经有善有恶,故不能称为性。王氏言性,似乎排除了“气质之性”,而将其归结为纯善的天理之性。他认为性之理“甚微”,故当“尽心而穷究之”。“尽心”在“知性”之前,为“知性”的途径,所以他提出朱熹《四书集注》言“知性乃能尽心”为“不无颠倒”。

关于“天理”、“人欲”关系,王恕持对立论,认为天理人欲相为消长,有天理即无人欲,有人欲即无天理。

在经济思想方面,王恕批驳了企图恢复井田制的主张,认为井田之法令不可行。王恕于儒家经典及传注,每有新解。认为《论语》、《子罕》篇颜渊唱然叹曰“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系颜渊“言己不定见,非圣道之有高坚前后也”。谓朱熹《四书集注》以为系颜渊深知孔子之道无穷尽、无方体而叹之为“非是”。认为《春秋》系孔子根据左丘明所作鲁史而撰写,非左丘明孔子所修《春秋》而作传。

著作编辑

王恕著有《石渠意见》,系其年八十四而著,其后,年八十六为《拾遗》,年八十八为《补缺》。《王端毅公奏议》15卷、《历代名臣谏议录》124卷。

参考文献编辑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1. ^ (清)張廷玉等,《明史(中華書局點校本)》(卷181):王恕,字宗貫,三原人。正統十三年進士。由庶吉士授大理左評事,進左寺副。嘗條刑罰不中者六事,皆議行之。遷揚州知府,發粟振饑不待報,作資政書院以課士。天順四年以治行最,超遷江西右布政使,平贛州寇。憲宗嗣位,詔大臣嚴核天下方面官,乃黜河南左布政使侯臣等十三人,而以恕代臣。成化元年,南陽、荊、襄流民嘯聚為亂,擢恕右副都御史撫治之。會丁母憂,詔奔喪兩月即起視事。恕辭,不許。與尚書白圭共平大盜劉通,復討破其黨石龍。嚴束所部毋濫殺,流民復業。移撫河南。論功,進左副都御史,稍遷南京刑部右侍郎。父憂,服除,以原官總督河道。浚高郵、邵伯諸湖,修雷公、上下句城、陳公四塘水閘。因災變,請講求弭災策。帝為賜山東租一年,畿輔亦多減免。旋改南京戶部左侍郎。
  2. ^ (清)張廷玉等,《明史(中華書局點校本)》(卷181):十二年,大學士商輅等以雲南遠在萬裏,西控諸夷,南接交阯,而鎮守中官錢能貪恣甚,議遣大臣有威望者為巡撫鎮壓之,乃改恕左副都御史以行,就進右都御史。初,能遣指揮郭景奏事京師,言安南捕盜兵闌入雲南境,帝即命景賫敕戒約之。舊制,使安南必由廣西,而景直自雲南往。能因景遺安南王黎灝玉帶、寶絳、蟒衣、珍奇諸物。灝遣將率兵送景還,欲遂通雲南道。景懼後禍,紿先行白守關者。因脫歸,揚言安南寇至,關吏戒嚴。黔國公沐琮遣人諭其帥,始返。而諸臣畏能,匿不奏。能又頻遣景及指揮盧安、蘇本等交通幹崖、孟密諸土官,納其金寶無算。恕皆廉得之。遣騎執景,景懼自殺,因劾能私通外國,罪當死。詔遣刑部郎中潘蕃往按之。能又以其間,驛進黃鸚鵡。恕請禁絕,且盡發能貪暴狀,言:「昔交阯以鎮守非人,致一方陷沒。今日之事殆又甚焉。陛下何惜一能,不以安邊僥。」能大懼,急屬貴近請召恕還。而是時商輅、項忠諸正人方以忤汪直罷,遂改恕掌南京都察院,參贊守備機務。能事立解,藩勘上得實,置不問。恕居雲南九月,威行僥外,黔國以下鹹惕息奉令。疏凡二十上,直聲動天下。當是時,安南納江西叛人王姓者為謀主,潛遣諜入臨安,又於蒙自市銅鑄兵器,將伺間襲雲南。恕請增設副使二員,以飭邊備,謀遂沮。還南京數月,遷兵部尚書,參贊如故。考選官屬,嚴拒請托,同事者鹹不悅。而錢能歸,屢譖恕於帝。帝亦銜恕數直言,遂命兼右副都御史巡撫南畿。舊制,應天、鎮江、太平、寧國、廣德官田征半租,民田全免。其後,民田率歸豪右,而官田累貧民。恕乃量減官田耗,稍增之民田。常州時有羨米,乃奏以六萬石補夏稅,又補他府戶口鹽鈔六百萬貫,公私便焉。所部水災,奏免秋糧六十余萬石。周行振貸,全活二百余萬口。江南歲輸白糧,民多至破產,而光祿概以給庖人、賤工。又中官暴橫,四方輸上供物,監收者率要羨入。織造繒采及采花卉禽鳥者,絡繹道路。恕先後論列,皆不納。
官衔
前任:
李裕
明朝吏部尚書
1487年-1493年
繼任:
耿裕
弘治三君子
吏部尚書王 恕 - 吏部尚書馬文升 - 兵部尚書劉大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