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豐(?-10年),王莽大將,官至大司空,爵受廣陽侯、廣新公,與甄邯同為新貴[1]。其子甄尋偽造符命,得王莽批准,以甄豐為右伯,當出西域。後王莽下令抓捕甄豐父子,甄豐自殺。

生平编辑

甄丰在汉平帝时以定策功拜少傅,封广阳侯(三世宿卫)。与刘歆王舜同为王莽心腹,倡导居摄。王莽新朝中拜更始将军,封广新公。曾任大司空。其子甄寻伪造符命,得王莽批准,以甄丰为右伯,当出西域。后王莽下令抓捕甄丰父子,甄丰自杀。甄丰善古文。东汉许慎说文解字序》云:王莽时,使司空甄丰校文字部,改定古文,复有六书,一日古文,即孔子壁中书也;二日奇字,即古文而异者也;三日篆书,即秦篆书也;四曰佐书,即隶书也;五日缪篆,所以摹印也;六曰鸟书,所以书幡信也。”

甄丰本为大司空,资格地位不亚于王舜、刘歆,就连甄寻也被封为茂德侯,官居侍中,兼京兆大尹。到王莽分封功臣,依照金匮符命,只封甄丰为更始将军,与卖饼儿王盛平级,不但与王舜、刘歆等人相差太远,甚至连弟弟甄邯也比不上,甄丰父子当然闷闷不乐。之所以会这样,实因甄丰生性刚强,平时难免会冒犯王莽,所以王莽借符命把甄丰贬下。甄丰的儿子甄寻垂涎王莽的女儿,错以为王莽真相信符命之说,于是决定从符命上做文章。出于谨慎,他先借别的事试了一试。说新室应当在陕地设立二伯,甄丰为右伯,太傅平晏为左伯,仿效周公、召公的旧例。

这道符命呈进去,竟得到王莽的批准。甄寻见符命有效。就又写了一篇,里面说:“汉氏平帝的皇后。应当为甄寻的妻子。”满心期望王莽再次批准,把黄皇室主下嫁过来,自己好做个乘龙快婿。哪知宫中却传出消息,说王莽怒气冲冲地叫骂:“黄皇室主是天下之母,怎能做甄寻的妻子?”甄寻这才知道弄巧成拙了,就取了些金银,一溜烟地逃出家门。不到半日,果然有许多吏卒来包围甄府,抓捕甄寻。甄丰还不知甄寻所犯何罪,等问明情况,也吓得魂飞天外,急忙寻找儿子,想绑儿子入朝,为自己免罪。偏偏找不到甄寻,又经朝使逼迫,一时无法对付,只好服毒自尽。朝使见甄丰已死,又入室搜捕,最终也没有找到甄寻,于是回去复命。

王莽听说甄寻逃走,下令通缉,并追究他的党羽。查得国师刘歆的儿子侍中刘棻、刘棻的弟弟长水校尉刘泳以及刘歆的门人骑都尉丁隆、大司空王邑的弟弟左关将军王奇等,都是甄寻的好友,就将他们一股脑儿全抓入狱中,逐一审问。几人因甄寻在逃,无从对质,自然不肯承认。过了几天,甄寻就被抓到了。

甄寻与刘棻等虽是好友,但这次全是甄寻一人做主,未曾与别人商议。一经到案,甄寻供认不讳,说与刘棻等并未通谋。偏偏审问的官吏有心除掉这些人,严刑逼供,将刘棻等人也牵扯在内。刘棻等人百口莫辩,都被定成死罪。还有刘棻的老师扬雄,也成了此案的嫌疑犯,遭到传讯。扬雄并不知情,王莽下令将他免罪,只将甄寻、刘棻等一并处死。

王莽想效仿虞舜旧制,流放劉棻幽州甄寻三危山丁隆羽山,三人当时已经被杀死,就将他们的尸体载入驿车。辗转运到那里,称为三凶。此外受到牵连的朝臣也不下数百人。

汉书·辛庆忌传》:“是时莽方立威柄,用甄丰、甄邯以自助,丰、邯新贵,威震朝廷。水衡都尉茂自见名臣子孙,兄弟并立,不甚诎事两甄。”

注釋编辑

  1. ^ 《漢書·辛慶忌傳》:“是時莽方立威柄,用甄豐、 甄邯以自助, 豐、邯新貴,威震朝廷。水衡都尉茂自見名臣子孫,兄弟並立,不甚詘事兩甄。”
前任:
王崇
西汉大司空
2年—8年
繼任:
王邑
新朝大司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