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根據男權運動所描繪的標誌。

男性主義(英語:Masculism,又作男權主義運動,是指一個主要以男性經驗為來源與動機的社會理論與政治運動。男性主義並不將女性視為敵人,並且為在父權制下被歧視壓迫、忽略的男性受害者提供保護、支持、鼓勵與協助。[1]認為男性不僅在父權制下遭受許多必須犧牲自然性的壓抑與歧視,更反對一切形式的沙文主義。男性主義認為男性應獲得聚焦,快速協助、保護、照顧、支援弱勢男性。男性主義是與女性主義平行發展的。[2]由于派别不同,因此在对待女性主义上也不尽相同,例如乔治·贾尔德的作品就多为对女权运动的批判。對社會關係進行批判之外,許多男性主義的支持者也著重於性別不平等的分析以及推動男性的權利、利益與議題。在香港香港男士協會是主要的男權運動組織。

男性主義者關注的議題编辑

教育编辑

單性別教育编辑

许多男性主義者建议單性別教育更有利于男孩。[3]在香港有許多男校,例如拔萃男書院聖言中學觀塘瑪利諾書院喇沙書院等學校。

男女合併派位编辑

香港教育方面,其中學學位分配辦法本來是男女分開派位,以遷就男女的發展及學習上存在差異,並確保每間男女校的男女生人數大致均等。後來有家長及婦女組織認為這是性別歧視,政府只好在2002年採用男女合併派位模式。數據顯示,這個安排令較多女生能夠被分派至第一派位組別(band1)的學校,而較多男生則被分派至第三派位組別(band3)的學校,第一派位組別(band1)的學校男生相對減少,對男生構成逆向歧視。男女合併派位被認為是構成的對男生的逆向歧視,較多女生被分派至較優秀的學校,而較多男生則被分派至較差劣的學校,因此很多男女校都出現了男女比例失衡現象。這變相是另類的性別歧視,對學習發展普遍較女生緩慢的男生造成不公平,使女生平均來說佔有較多的優勢。[4][5]

不少意見認為,混合派位對男生不利,第一組別中學收生變得女多男少,第三組別中學的情况則相反,繼而引發骨牌效應,令男生在學業上節節敗退,最終造成今天大學男女生比例失衡問題。女生成功考大學的人數雖然較多,但與此同時亦面對更多同性的競爭對手。從同性競爭角度看,可以說男生到了考大學的階段時似乎反而「佔優」。現今社會普遍為人接受的教育理念是以個人均等原則為基礎,每個人也可以不分男女、種族、宗教、家庭出身等因素通過公平競爭獲得教育擢升。女生在現有機制下具有所謂先天的學業優勢,例如比男生在閱讀及寫作上花更多時間、多主動投入學業活動等,同時也是個人努力與付出,她們因此取得好成績,最合理不過(不少男生也能付出一樣而獲得好成績)。現存有相當多的研究證據已指出,男女先天分別(包括腦部發展)並沒想像中那麼大,學能、社交能力、情緒控制等發展反而受後天及體制性的社會環境因素影響更大,而且男女學能差距在不同地方、文化亦有所不同。要着手處理「男孩危機」,不但需要針對課程發展、學與教策略、評核機制等方面檢討與改善,同時亦需要家庭、學校、社區等全方位配合,從小做起。 [6]

就业编辑

1994年美國的就業報告顯示,94%的工傷死亡發生在男性身上。男性主義者Warren Farrell認為,男性經常要從事骯髒、危險的體力工作,而女性涉及這種的工作的比例非常低。[3]

暴力编辑

男性主義者也高度關注男性遭到強姦亂倫時,卻於父權制下遭到其他男性無情的嘲笑歧視、被認為是「賺到」等等在精神與肉體皆受到殘忍傷害之際卻無人理會的悲慘淒涼情況。

以目前大多數國家的社會風氣,針對男性的暴力經常被忽視,或不被嚴肅看待;而針對女性的暴力則受到大眾關注。[7] 還有論者認為,認為女性很單純的固有意識和對女性的同情讓犯下同樣罪行的男犯和女犯獲得不同刑責[8]

監護權编辑

開普敦大學哲學主任David Benatar說:“關於離婚監護權的論戰恐怕是男權運動里最著名的領域。比較孩子主要照看者獲得監護權的幾率,男性照看者要低於女性。有些時候,即使母親不爭取監護權,父親也不會得到孩子的監護權。”[9]

征兵制或募兵制問題编辑

主張加入軍隊權利平等的男性主義者認為男女無論性別皆應當服兵役或社會役,擁有加入軍隊的平等權利(而這也被一些女權主義者認可);激進的聲音是把兵役生育與生育津貼綑綁,僅要求男性服兵役的正當性是建立在女性會辛苦生育的前提下,但現代女性生育意願大減,合理的軍力及生育率是保障社會安全、幸福及永續發展的必要條件。而也有男性主義認為,不論男女,都不應被強迫服兵役,因為完全自願性的募兵制才是兼顧人權與平等的制度。這如容許同性戀者加入軍隊是相同原則。

自杀编辑

男性自杀的比例很高。[10]

參看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明報訪問】權益系列﹕港男港女講平等
  2. ^ http://sfsworld.temple.edu/tempress/chapters_1100/1339_ch1.pdf[永久失效連結]
  3. ^ 3.0 3.1 Cathy Young. Man Troubles: Making Sense of the Men's Movement. Reason. July 1994. [永久失效連結] "Not to worry" there seems to imply that this conception of masculism poses a threat to women, or to the women's movement. A broader conception of the women's movement, however, recognizes that patriarchy is harmful to both men and women, and therefore that prejudice and discrimination against both genders will need to be recognized and redressed.
  4. ^ 香港升中派位的另類性別歧視 2008-12-29
  5. ^ 舒服工作留給女孩子 - 《信報》 2013年10月7日
  6. ^ 周日話題:大學男女失衡 非升中派位之禍 2016-07-10 明報
  7. ^ iol.co.za
  8. ^ Warren Farrell, The Myth of Male Power: Why Men Are the Disposable Sex (NY: Simon & Schuster, 1993; ISBN 0-671-79349-7).
  9. ^ "Just who are men's rights activists?", BBC, 2 May 2012
  10. ^ Melissa Blais and Francis Dupuis-Déri. "Masculinism and the Antifeminist Countermovement." Social Movement Studies: Journal of Social, Cultural and Political Protest 11:1 (2012): 2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