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禪[1][2],是流傳於清朝的單人骨牌遊戲,依排法有相十副相八副兩種。

歷史编辑

 
清末時绣有相十副的土棉

在金杏園 《重訂宣和譜牙牌彙集》稱相十副為參禪[2],是清朝人作為打發無聊的單人遊戲[3][4],是將原先混亂無序的各張骨牌一一調換成有序的牌型為勝,被認為是含有禪機、陰陽之道智力游戏[2]郑桐荪評價玩此戲要比玩過五關更具相當技巧[5]葉聖陶在寫給兒子叶至善的書信中寫:「我总这么想,作诗词犹如相十副,尽管调来调去,总可以调得通,调出名堂来。」將作诗词比喻如玩此戲[6]。相十副並非每場隨機佈置都有解,後來廣州大學的岑钊常研究員利用電腦演算,增加他新創的牌型-雜龍,沒了傳統牌型之一的二三靠[7],使各局都能有解[8]

相八副[9],在劉遵陸《牙牌參禪圖譜》稱為參禪[1],在伍稼青《骨牌圖譜》稱為想荊州[7]

牌具编辑

天九牌的三十二張。

相十副牌規编辑

 
相十副的一種隨機佈置
  • 骨牌隨機混洗,以三張為一副擺放,繞成框型,剩下兩張擺在中間成為一副,稱為靈台[4]
  • 每次調換任何兩副的一或兩張牌,互換後該兩副牌皆須變成以下十種牌型之一。
    • 五點:又稱香五、三同五點,三張牌正好三數字相同,其餘數字之和等於五。
    • 正快:又稱滿十四,三張牌正好三數字相同,其餘數字之和等於十四或以上。
    • 分相:又稱分廂,三張牌正好三數字相同;另外三數字也相同。
    • 合巧:三張牌正好四數字相同,其餘數字之和於等於前者數字。
    • 五子:三張牌正好五數字相同。
    • 不同:又稱全龍,三張牌中六數字各不相同。
    • 馬軍:又稱大龍、雙四五六,三張牌中4、5、6各兩個。
    • 么二三:又稱小龍、雙么二三,三張牌中1、2、3各兩個。
    • 雜龍:三張牌中3、4各兩個,2、5各一個。
    • 對子:靈台須成為兩牌皆相同的文對、兩牌總和相同的武對、或至尊對。
  • 勝利目標為三張的各副牌皆成任意牌型,靈台的牌型則各書規定有差異。《重訂宣和譜牙牌彙集》規定靈台先換成稱為八珠環的2-2、2-2[2];《中国骨牌高智力游戏》 將靈台的牌型依難度分為三種。
    • 初級:任意對子。
    • 中級:遊戲前指定的對子,武對則難度略高。
    • 高級:至尊對或和對。[8]

相八副牌規编辑

 
相八副的一種隨機佈置

相八副改採八副為三張、四副為兩張的佈置[9],外側的八副從右上至左下分別以八卦名稱呼;內側的四副以天、地、人、和稱呼[1]。兩張的副需最後能擺成天、地、人、和這四種對子,或是雜五、雜七、雜八、雜九這四種對子,其餘相同於相十副,難度比相十副更難[8]。《骨牌圖譜》與《中国骨牌高智力游戏》 規定的十種牌型有差異。前者有二三靠,為三張牌中2、3、6各兩個[7];後者是改成雜龍[8]

外部連結编辑

參考编辑

  1. ^ 1.0 1.1 1.2 清·劉遵陸《牙牌參禪圖譜》
  2. ^ 2.0 2.1 2.2 2.3 清·金杏園 《重訂宣和譜牙牌彙集》:「參禪:將牌分為十副作棋盤之形,二扇居中揭起,先將中二扇換成八珠環,以作靈台方寸,寂然不動;餘一換兩成,使十副俱就,則事畢矣。此法大有禪機,故名參禪。禪機不動,終日不開;禪機一觸,瞬息而就。如後圖十副無一成者,乍看極其悶人;若以丕極泰來之理,陰盡陽生之數,二位十一各交換一副則十副俱就矣。」
  3. ^ 清·金學詩《牧豬閒話》:「戲具皆須糾率同志,惟骨牌可以獨坐自怡,故功令不禁,以為非賭具也。或旅館蕭寥,或蓬窗寂靜,未攜書籍,更鮮朋歡,時一拈弄,足以消暇。其名有打五關、相十副、拆塔、掘藏、喜相逢、拾圓寶、牽風鑽等目。」
  4. ^ 4.0 4.1 王国平. 《西湖文献集成》 第十一册. 中國: 杭州出版社. 2004. ISBN 9787806337165 (中文(中国大陆)‎). 
  5. ^ 吴江柳亚子纪念馆. 《郑桐荪先生纪念册》. 中國: 江苏教育出版社. 1989 (中文(中国大陆)‎). 
  6. ^ 叶圣陶、叶至善、叶小沫、叶永和. 《叶圣陶叶至善干校家书(1969-1972)》. 中國: 人民出版社. 2007-10-01. ISBN 9787010066721 (中文(中国大陆)‎). 
  7. ^ 7.0 7.1 7.2 伍稼青. 《骨牌圖譜:附蘭閨淸玩》. 台灣: 漢苑出版社. 1975 (中文(台灣)‎). 
  8. ^ 8.0 8.1 8.2 8.3 李紹泉. 《中国骨牌高智力游戏》. 中國: 沈阳出版社. 2010-11 (中文(中国大陆)‎). 
  9. ^ 9.0 9.1 七旬老伯賽過程序員 自學電腦編遊戲自己玩. 中國廣播網. 2013-07-03 [2014-05-19] (中文(中国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