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石亨(-1460年),明代渭南(今屬陝西)人。明朝軍事將領。

石亨

大明太師忠國公兼鎮朔大將軍
籍貫 陝西
族裔 漢族
出生 洪武年間
陝西渭南
逝世 1460年
京師
配偶 郑氏
親屬 石彪
出身

繼承父職

經歷

寬河衛指揮僉事
都督同知參將
都指揮使、都督僉事
都督同知
五軍營右都督
封武清伯、鎮朔大將軍
太子太師
提督、封忠國公
罷職

生平编辑

石亨繼承父職,因功升任寬河衛指揮僉事,善騎射。正統中累遷都督同知,充參將,輔佐朱冕鎮守大同,后晋升都指揮使、都督僉事,接連擊敗兀良哈入侵。正統十四年,與都督僉事馬麟巡僥塞外,并在箭豁山擊敗兀良哈,晋升都督同知。當時邊將中首推楊洪、其次為石亨。同年秋,也先入侵,石亨與西寧侯宋瑛、武進伯朱冕等在陽和口大戰而敗,宋瑛、朱冕戰死,石亨單騎奔還,后被降职,募兵以自效[1]

郕王監國時,兵部尚書于謙舉薦,召回掌五軍營,進右都督,后封武清伯。也先逼近京師時,命其與都督陶瑾等九位將領,分別守衛順天府九門。其中正北的德勝門首當其衝,特命其鎮守,于謙則擔任監軍。也先率先進攻彰義門,都督高禮等阻卻;隨後轉到德勝門外,石亨聽從于謙命令,設伏兵誘擊,瓦剌死傷甚多。之後蒙古軍轉而圍攻孫鏜西直門外,而石亨親自率大軍救援。雙方相持五日,瓦剌撤軍。京師保衛戰獲勝,論功石亨為多,晋升武清侯[2]

景泰元年,命佩鎮朔大將軍印,帥京軍三萬人,巡哨大同,并擊潰地方入寇。同年秋,予世襲誥券,景帝易儲后,加封太子太師。于謙設立團營,命石亨擔任提督,仍然擔任總兵官。景泰八年,石亨在榻前受命,見景帝病重,與張軏曹吉祥等謀立明英宗奪門之變后,明英宗復辟,石亨因首功,進封為忠國公,眷顧特異,言無不從。因奪門之變而獲得官職者達四千餘人,而此前兩京官署,均被調換。之後其貪污受賄,勢焰熏灼。

景帝時,为感激于谦的知遇之恩,他向皇帝请求封赏谦子于冕,于謙斥为徇私,竟與于謙交惡。天順元年(1457年)正月,因私憾杀于谦、范廣等。同年五月,杨瑄张鹏等十七位御史上书弹劾曹吉祥、石亨,被石亨、曹吉祥诬陷为“结党排陷”,杨瑄、张鹏等人入狱。右都御史耿九畴、副都御史罗绮被石亨诬陷为主使,下狱贬官[3]

石亨每日均進諫,屢次干預朝政。久之,英宗不能忍受,對內閣大臣李賢諮詢,李賢則請獨斷。於是要求總兵官等不得頻繁召見。石亨曾經在其祖墓上立碑,后工部發現舉報,明景帝責令部署,仍然命石亨自立,石亨營建房第超過王府。天順三年,其侄石彪欲鎮守大同,后被發覺,下詔獄詢問,得繡蟒龍衣及違式寢床諸不法事,當死罪,於是籍石彪家。當時正朝議革除奪門之變功勳,於是追問石亨黨羽。天順四年(1460年)石亨大肆培植黨羽,干預朝政。明英宗不能忍受,罷其職,得罪瘐死獄中,盡誅其黨羽。後又以家屬不軌,下詔獄,坐謀叛律斬,沒其家資。此為曹石之變[4]

石亨妻是武安侯郑宏妹。

相關內容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1. ^ 明史》(卷173):“石亨,渭南人。生有異狀,方面偉軀,美髯及膝。其從子彪魁梧似之,須亦過腹。就飲酒肆,相者曰:「今平也,二人何乃有封侯相?」亨嗣世父職,為寬河衛指揮僉事。善騎射,能用大刀,每戰輒摧破。正統初,以獲首功,累遷都指揮僉事。敗敵黃牛坡,獲馬甚眾。三年正月,敵三百余騎飲馬黃河,亨追擊至官山下,多所斬獲。進都指揮同知。尋充左參將,佐武進伯朱冕守大同。六年上言:「邊餉難繼,請分大同左右、玉林、雲川四衛軍,墾凈水坪迤西曠土,官給牛種,可歲增糧萬八千石。」明年又言:「大同西路屯堡,皆臨極邊。玉林故城去右衛五十裏,與東勝單於城接,水草便利。請分軍築壘,防護屯種。」詔皆允行。尋以敗敵紅城功,進都指揮使。敵犯延安,追至金山敗之,再遷都督僉事。亨以國制搜將才未廣,請仿漢、唐制,設軍謀宏遠、智識絕倫等科,令人得自陳,試驗擢用,不專保舉。報可。十四年,與都督僉事馬麟巡僥塞外。至箭豁山,敗兀良哈眾,進都督同知。是時,邊將智勇者推楊洪,其次則亨。亨雖偏將,中朝倚之如大帥,故亨亦盡力。其秋,也先大舉寇大同,亨及西寧侯宋瑛、武進伯朱冕等戰陽和口。瑛、冕戰沒,亨單騎奔還。降官,募兵自效。”
  2. ^ 明史》(卷173):“郕王監國,尚書于謙薦之。召掌五軍大營,進右都督。無何,封武清伯。也先逼京師,命偕都督陶瑾等九將,分兵營九門外。德勝門當敵沖,特以命亨。于謙以尚書督軍。寇薄彰義門,都督高禮等卻之。轉至德勝門外,亨用謙令,伏兵誘擊,死者甚眾。既而圍孫鏜西直門外,以亨救引卻。相持五日,寇斂眾遁。論功,亨為多,進侯。”
  3. ^ 明史》(卷173):“景泰元年二月命佩鎮朔大將軍印,帥京軍三萬人,巡哨大同。遇寇,敗之。其秋,予世襲誥券。易儲,加亨太子太師。于謙立團營,命亨提督,充總兵官如故。八年,帝將郊,宿齋宮,疾作不能行禮,召亨代。亨受命榻前,見帝病甚,遂與張軏、曹吉祥等謀迎立上皇。上皇既復辟,以亨首功,進爵忠國公。眷顧特異,言無不從。其弟侄家人冒功錦衣者五十余人,部曲親故竄名「奪門」籍得官者四千余人。兩京大臣,斥逐殆盡。納私人重賄,引用太仆丞孫弘,郎中陳汝言、蕭璁、張用瀚、郝璜、龍文、朱銓,員外郎劉本道為侍郎。時有語曰「朱三千,龍八百」。勢焰熏灼,嗜進者競走其門。既以私憾殺于謙、范廣等,又以給事中成章、御史甘澤等九人嘗攻其失,貶黜之。數興大獄,構陷耿九疇、嶽正,而戍楊瑄、張鵬,謫周斌、盛颙等。又惡文臣為巡撫,抑武臣不得肆,盡撤還。由是大權悉歸亨。”
  4. ^ 明史》(卷173):“亨無日不進見,數預政事。所請或不從,艴然見於辭色。即不召,必假事以入,出則張大其勢,市權利。久之,帝不能堪,嘗以語閣臣李賢。賢曰:「惟獨斷乃可。」帝然之。一日語賢曰:「閣臣有事,須燕見。彼武臣,何故頻見?」遂敕左順門,非宣召毋得納總兵官。亨自此稀燕見。亨嘗白帝立碑於其祖墓。工部希亨指,請敕有司建立,翰林院撰文。帝以永樂以來,無為功臣祖宗立碑故事,責部臣,而令亨自立。初,帝命所司為亨營第。既成,壯麗逾制。帝登翔鳳樓見之,問誰所居。恭順侯吳瑾謬對曰:「此必王府。」帝曰:「非也。」瑾曰:「非王府,誰敢僭逾若此?」帝頷之。亨既權侔人主,而從子彪亦封定遠侯,驕橫如亨。兩家蓄材官猛士數萬,中外將帥半出其門。都人側目。三年秋,彪謀鎮大同,令千戶楊斌等奏保。帝覺其詐,收斌等拷問得實,震怒,下彪詔獄。亨懼,請罪。帝慰諭之。亨請盡削弟侄官,放歸田裏。帝亦不許。及鞫彪,得繡蟒龍衣及違式寢床諸不法事,罪當死。遂籍彪家,命亨養病。亨嘗遣京衛指揮裴瑄出關市木,遣大同指揮盧昭追捕亡者。至是事覺,法司請罪亨,帝猶置不問。法司再鞫彪,言彪初為大同遊擊,以代王增祿為己功,王至跪謝。自是數款彪,出歌妓行酒。彪淩侮親王,罪亦當死。因劾亨招權納賕,肆行無忌,與術士鄒叔彜等私講天文,妄談休咎,宜置重典。帝命錮彪於獄,亨閑住,罷朝參。時方議革「奪門」功,窮治亨黨,由亨得官者悉黜,朝署一清。明年正月,錦衣指揮逯杲奏亨怨望,與其從孫後等造妖言,蓄養無賴,專伺朝廷動靜,不軌跡已著。廷臣皆言不可輕宥。乃下亨詔獄,坐謀叛律斬,沒其家貲。逾月,亨瘐死,彪、後並伏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