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红楼梦

中國四大名著之一
(重定向自石头记

紅樓夢》,中國古典長篇章回小說,是中國四大小說名著之一。《红楼梦》书内提及的別名,还有《情僧录》、《风月宝鉴[1]、《金陵十二钗》、《金玉緣》;故事是從女媧補天時所剩下的一塊石頭講起,因此又名《石頭記》。乾隆四十九年甲辰(1784年)梦觉主人序本题为《红楼梦》(甲辰梦序抄本)。1791年在第一次活字印刷(程甲本)后,《红楼梦》便取代《石头记》成为通行的书名。

红楼梦
紅樓夢甲戌本
撰者 曹雪芹
高鶚程偉元編輯整理
类型 章回小說
成书年代乾隆(有争议)
章回 通行程高本120回(个别学者有异说)
版本 脂硯齋評本、程偉元本
红楼梦
Long Corridor-Jia Baoyu and Lin Daiyu.jpg
颐和园长廊彩绘
繁体字 紅樓夢
简化字 红楼梦

原本前80回尚存,程偉元稱自己經過多年收集、重金購得《紅樓夢》後四十回殘稿,並与高鹗一起對不連貫的地方進行補綴。於1791年和1792年印行一百二十回《紅樓夢》。一百多年間,《紅樓夢》以此120回本流傳,受到讀者歡迎。但某些学者研究认为:据脂砚斋批语,本书应少于114回,并据此认定后40回为伪作。但持后40回含有曹雪芹原稿观点的人认为《红楼梦》第一回已说作者增删改数次,不排除作者在这部巨著的数年写作途中更改思路和故事架构,因此出现不符,也有人认为脂批属于伪造。

從1920年代開始,胡適「大膽假設、小心求證」,認為後四十回非曹雪芹著,並提出高鹗续書後四十回,且後四十回不如前八十回,程乙本並非紅樓夢最佳讀本。胡適在甲戌本跋中舉例,天香樓事合家皆知,「無不納罕,都有些疑心」,程乙本竟作「無不納悶,都有些傷心」,質疑扭曲上下文意。

但也有学者[谁?]细心考证脂本之后,发现某些情節荒唐、粗糙,如把尤三姐描述为荡妇;让贾宝玉为芳官剃发,起名耶律雄奴等,恐有后人伪作之嫌。

人民文学出版社认为後四十回是无名氏续,并由程偉元高鶚整理,且此無名氏的生活年代要晚於曹雪芹,而早於高鹗和程伟元。[2]另外周汝昌则认为《红楼梦》原著共108回,现存78回,后30回迷失。

《红楼梦》被评为中国古典章回小说的巅峰之作,思想价值和艺术价值极高。在20世紀,《紅樓夢》是中國最受重視的文學作品之一。因为其不完整、原作者曹雪芹已亡故、內容鉅細靡遺且結局設定超乎尋常等特性,留下许多谜团引人探究,也构成了一门学問——红学。自胡适作《红楼梦考证》以来,一般认为曹雪芹以其家族的命运投射在《红楼梦》一书。

作者编辑

「红楼梦作者究竟是谁」这个问题引起中国文学界的漫長争论,并持续至今。1791年發行的程甲本稱作者相傳不一。

只有在原作第一回裡,作者提及「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但曹雪芹是假托的名字,還是實有其人?紅學界對此一直存有爭議。早期一般认为前80回与后40回是同一作者,直到1920年代,胡适提出《红楼梦》后四十回和前八十回的作者并非同一人,怀疑后40回为高鹗所写。经过许多人多番考证,此后普遍被接受的观点是:前八十回的作者为曹雪芹,后四十回的作者为高鶚。但是,随着研究深入,2010年代出版的《红楼梦》署名又从“曹雪芹、高鹗著”更改为“曹雪芹著,无名氏续”,使得作者问题进一步复杂化[3]

前八十回编辑

 
清朝孙温所繪大觀園
 
清朝孙温所繪第38回,林瀟湘魁奪菊花詩 薛蘅蕪諷和螃蟹詠

《红楼梦》第一回正文中,将作者归之为“石头”,这自然是小说家自言。紧接着又提到,此书经“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而早期抄本中的大量脂批则直指曹雪芹就是作者。如甲戌本第一回有批语:“若云雪芹披阅增删,然则开卷至此这一篇楔子又系谁撰?足见作者之笔狡猾之甚。”脂批还多次说《红楼梦》的故事很多取材于曹家史实,也可作为旁证。由于脂批中透露作批者与曹雪芹及其家族关系紧密,也熟知甚至部分地参与了《红楼梦》的创作,因此脂批可以说是曹雪芹作为《红楼梦》作者的最直接证据。但曹雪芹也仍可能为原本作者之化名,甚至脂评也可能为故意误导当权者判断,而帮助隐瞒作者真实身分。

清代诗人明义在其《题红楼梦》诗中说:“曹子雪芹出所撰《红楼梦》一部,备记风月繁华之盛,盖其先人为江宁织府。其所谓大观园者即今随园故址。惜其书未传,世鲜知者,余见其钞本焉。”另一位清代宗室诗人永忠作于乾隆三十三年的咏《红楼梦》诗题曰:“因墨香得观《红楼梦》小说吊雪芹三绝句(姓曹)”。这大概是除《红楼梦》本身和脂批之外,最早指出曹雪芹是《红楼梦》作者的记载。明义和永忠都是曹雪芹同时代人,虽然没有证据表明他们认识曹雪芹,但他们与曹雪芹的朋友敦诚敦敏兄弟有密切往来,因此他们的说法被认为是具有很高的可靠性。但迄今没有在敦诚、敦敏兄弟的文字中找到关于曹雪芹是《红楼梦》作者的记载。

在《紅樓夢》的各種抄本以及過去的絕大部分刊印本上,并沒有署明作者是誰。但在脂硯齋等人的批語中以及與曹雪芹同時代的永忠、明義和袁枚等人的文字記載中,都已明確地視曹雪芹為原作者。本世紀初,胡適等人考定曹雪芹為《紅樓夢》前八十回的作者,這是以胡適為代表的“新紅學”之代表性觀點,後來脂本脂批的发现更强有力地支持了这一结论。在曹雪芹生前,《紅樓夢》前八十回已基本定稿。八十回以後,他也已寫出了大部分初稿,但卻并未流傳下來。[2]

近年來,一些學者對脂本的由來提出質疑。大陸學者歐陽健所著《還原脂硯齋》以版本學和明清小說研究得出結論,「脂本出現在程甲本與程乙本之後」。歐陽健還認為,脂批版本全部為後人抄錄版本,而非原本。而且,這些抄本全部於胡適理論發布後忽然出現,其中觀念語言所有不符合常識之處,有后人作假之嫌。

近年来虽不断有人提出《红楼梦》作者另有其人,但均缺乏足够的证据。

后四十回编辑

早期观点认为,后四十回与前八十回一样,都是同一作者所作,直到1920年代,胡适提出《红楼梦》后四十回和前八十回的作者并非同一人。对于后四十回作者,主要有如下几种观点:

  • 曹雪芹是唯一作者
    • 白先勇先生近作《正本清源红楼梦》認為,沒有人能夠續作紅樓,還一續四十回,佔全書的三分之一。他相信,曹雪芹生前已經完成了一百二十回紅樓夢。
    • 高陽亦認為,曹雪芹是《红楼梦》唯一的作者。
  • 主要作者仍是曹雪芹,由程伟元高鹗根据曹雪芹旧稿增补删减而成。
    • 此说的主要依据便是程氏在乾隆五十六年(西元1791年)120回本《红楼梦序》中说,后40回中有20余回是他自“藏书家甚至故纸堆”中找到[4],剩余10数回则得之于“鼓担”,他和高鹗只是“细加厘剔,截长补短”。同一时间前后,周春在《閱紅樓夢隨筆》提到乾隆庚戌年(西元1790年):“雁隅以重價購抄本兩部,一為石頭記,八十回;一為紅樓夢,一百二十回,微有異同。”相当一部分人相信,后40回中的确保留了部分曹雪芹的旧稿[5]
    • 在程甲本问世之前已有一百二十回《红楼梦》抄本流传在世。证据有三:1.周春《阅红楼梦随笔》记载: “乾隆庚戌秋,杨畹耕语余云: ‘雁隅以重价购钞本两部:一为《石头记》,八十回;一为《红楼梦》,一百廿回,微有异同。’’’乾隆庚戌,即乾隆五十五年(1790),在《红楼梦》程甲本之前,与程伟元《红楼梦序》所言“好事者每传抄一部,置庙市中,昂其值得数十金,可谓不胫而走者矣。然原目一百廿卷,今所传只八十卷,殊非全本”十分吻合。2.脂本《红楼梦》中唯一的一百二十回本是《乾隆抄本百廿回红楼梦稿》,简称《红楼梦稿》。3.富察明义题红楼梦》绝句是目前发现的最早的题红诗,早于程甲本出现,而且透露出《红楼梦》后四十回的情节信息。蔡义江指出:明义《题红楼梦》“末了三首已写到八十回后贾府败落事,且并无‘未窥全豹’之憾” 。 如“伤心一首葬花词,似谶成真自不知。”诗意流贯在第二十七回与第九十七回之间; “莫问金姻与玉缘,聚如春梦散如烟;石归山下无灵气,纵使能言亦枉然。”概括了宝玉与宝钗的“金玉良缘”及命运结局,浓缩了一百二十回《红楼梦》的一条重要意脉。[6][7]
    • 林语堂认为后40回为曹雪芹著,程高“修补”。他认为:第一,不能因为读者自己不喜欢后40回情节就认定是伪作:“我读一本小说,可以不满意故事的收场,但是不能因为我个人不满意,便“订”为小说末部是“伪”。这样还算得科学的订伪工作吗?”,第二,前后情节有个别不符可能是作者写作中几易其稿所致,不能就此定为伪作:“关于后四十回的发展,有四五处与前八十回所暗示不符(雪芹曾有一百二十回的回目),如史湘云的 “金麒麟白首双星” 的话等。 谁也应该知道,文人自初稿至杀青的时候,尤其在这样的巨幅,经过十年苦心经营,易稿再四,作者到了收场,应当与初稿拟定略有不同,或有删削。 作者应有此权利。这不足为后四十回为高鹗“作伪”之证。 脂砚斋本“畸笏”已经明明说有几回,因人家借阅而散佚,当时的情形可见。 残稿一定有散佚,经过高鹗的整理补订才有个眉目连贯。 这真是文学史上一件大事,我们不应作求全之毁,因为有些小出入而断定后四十回是“伪”。”,第三,若曹雪芹只写了80回,则自甲戌本出现直到其去世,曹雪芹究竟在干什么?于理不合:正如胡适推算,“如果甲戌以前雪芹已成八十回书,那么,从甲戌到壬午这九年之中,雪芹做的什么书?” “雪芹既有十年时间可以补完此本小说之重要下部,使成完璧,岂有不补完之理?”第四,林语堂举出14件后40回与前80回呼应的地方,认为前后照应,人物性格品行并无二致,除非是曹雪芹本人,其他人极难代笔。[8][9]
    • 王蒙认为:“续书的不可能”、“从理论上、创作心理学与中外文学史的记载来看,真正的文学著作是不可能续的⋯⋯至于像《红楼梦》这种头绪纷繁,人物众多,结构立体多面,内容生活化、日常化、真实化、全景化的小说,如何能续?不要说续旁人的著作,就是作者自己续自己的旧作,也是不可能的。而高鹗续了,续得被广大读者接受了,要不是民国后几个大学问家特别是胡适的‘考据’功夫,读者对全书一百二十回的完整性并无太大怀疑。”[10]
    • 唐德剛認為,後四十回部份是曹雪芹舊作,高鶚另補寫了一部份,故後四十回有的非常好,有的非常壞,並不協調[11]
    • 中国红学会顾问、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胡文彬认同程高二人仅仅是整理了曹雪芹的残稿加以增删补缀,他认为:第一,后四十回虽然水平比不上前八十回,但前八十回埋下的伏笔,在大方向上,后四十回基本都有体现。第二,从那时到现在没有一个续书比得上程高本的后40回。第三,“高鹗没有时间写、没有才华写,他根本也没写。那时他正在忙着弄八股文准备应试,想办法走后门当县令。”第四,“大家痛骂高鹗是不公平的,应该公正评价后四十回,程伟元、高鹗的工作使得有一个120回本传世,这个功劳不应抹杀。”[12]
    • 有些人认为程高是历史人物,有史可考,脂砚斋是个无史可考的人物,从历史研究的方法论上来看,应当更重视有史可考的人物而不是无史可考的人物,反对“疑程高不疑脂”的做法,认为“作为历史人物,程伟元、高鹗有确凿史料可证其真,而脂砚斋则有些虚无缥缈,似有似无。在这种情况下,有些人只信脂砚斋而不相信高鹗和程伟元,不惜用脂砚斋否定高鹗,这是令人奇怪的一种思维方式。”[13]
    • 有人认为不能因前80回和后40回文笔水平有差异就认为是两人所作,并举出其他文学作品的例子:《三国演义》在诸葛亮死后就不那么精彩,《水浒传》在招安之后也没有那么精彩……[13]
    • 认同这一观点的还有[14][15][16][17]
  • 完全由程高二人续写而成。
    • 胡適是这种说法的重要提倡者,他首先质疑程氏乾隆五十六年120回本《红楼梦序》的说法不可靠[18],又根據俞樾《小浮梅閑話》所引張問陶《船山詩草》中《贈高蘭墅鶚同年》一篇的小注:“紅樓夢八十回以後,俱蘭墅(高鶚)所補。”,斷言《紅樓夢》後40回是高鶚續作。但支持后40回主要作者为曹雪芹的人认为,此处的“补”应理解为在曹雪芹原著上的“增补”,而不是指完全由高鹗补写。[14]胡文炜认为,按照高鹗的年表,1788年高鹗中举人,1791年程甲本出版,1792年程乙本出版,1795年高鹗中进士殿试三甲一名,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高鹗要一边准备举人、进士的科举考试,一边还要撰写近三十万字的后40回,且要边写边仔细阅读和揣摩前80回作者意图和大量伏笔,仔细冒充不被识破,难度极大,几乎不可能。[16]
  • 无名氏续,程高整理
    • 程高仅根据后四十回成稿作编辑工作,而该稿也非曹雪芹所做,疑后四十回作者另有其人。1976年,文雷(胡“文”彬、周“雷”合用笔名)发表了〈程伟元与红楼梦〉(《文物》,1976,第10期),主张程伟元与高鹗两人的确是根据已有的后四十回稿,同时参与了整理、篡改与修补,但根据诸多新旧证据,质疑后四十回的作者也非曹雪芹,应当另有其人。目前越来越多的《红楼梦》已经改称“曹雪芹著、无名氏续”,而不是原先的“曹雪芹、高鹗著”。[3]
  • 其他争议性观点
    • 前八十回与后四十回作者是明末清初诗人吴梅村[19]。据《清史稿卷四百八 十四列传二百七十一·文苑一·吴伟业》记载,“吾一生遭际,万事忧危,死后殓以僧装,葬我邓尉灵岩之侧,坟前立一圆石,题曰:‘诗人吴梅村之墓’,勿起祠堂,勿乞铭。”;有人认为这样的遗嘱暗示了《石头记》书名的由来及开篇茫茫大士及渺渺真人的真实身份。但此说完全得不到学界认同。
  • 数理统计对作者问题的研究
    • 1981年,陈炳藻通过对红楼梦的数理统计,得出全120回皆为曹雪芹原作的结论。[20]但学术界依旧没有对此达成普遍共识,而赵冈更是同样通过数理统计得出完全相反的意见。[21]此后不同学者用数理统计方法做了研究,一些研究认为前80回与后40回用词风格相同,而另一些研究表明前80回与后40回用词风格不同,但是,数理统计也存在以下问题:检验项的选择上有主观倾向,统计结果出现了一些例外无法解释。有学者使用某些数理统计方法研究其他作家的不同文学作品,发现同一作者同一作品的不同章回有可能被分为不同类,不同作者的作品又有可能被分为一类,因此认为,某些数理统计方法并不能成为确证。对于风格相同的结果,持前后不同作者说的人认为这是后40回作者模仿前80回作者的遣词用句所导致的,并非一定由同一作者所写。对于风格不同的结果,持前后基本为同一作者说的人认为,据《红楼梦》第一回所说,作者写作时间很长,前后增删改数次,这也可能造成同一部小说前后用词风格差异,而并非一定是不同作者写成。此外,如果程高二人对后四十回的原稿进行了增补这一说法是真的,那也有可能造成前后用词风格不一致,但若是这样,后四十回仍会包含原稿内容而不是完全由程高二人虚构。因此,即使使用了数理统计方法,作者问题仍然悬而未决。[22][23][24][14][25]

主题思想编辑

作者以贵族家庭的兴衰为主轴。为避免文字触及时事,躲避清政府文字狱,于是虚构朝代,隐去真事,并以描写闺阁女子来避讳。不过此书最为人所熟知的是贾宝玉林黛玉的爱情及二人与薛宝钗之间的关系。

《紅樓夢》主要描寫一個美好世界的興起、發展,和最後無可避免的悲劇性幻滅。小說創造了兩個對比鮮明的世界,一為大觀園以外的現實世界,一為大觀園的理想世界,即第5回賈寶玉所夢見「太虛幻境」的人間投影。兩個世界是骯髒墮落,和乾淨純潔的強烈對比。大觀園是賈寶玉和諸姊妹的乾淨土,把女兒們與外界隔絕,希望女兒們在裏面過無憂無慮的逍遙日子,永遠保持青春,不要出嫁,以免染上男人的齷齪氣味。大觀園所住男人只有賈寶玉一個,但他在園中跟一些女子有染。作者創造了大觀園這個理想世界,希望它長駐人間;另一方面他又無情地寫出,現實世界的力量不斷摧殘理想世界,直至它完全毀滅。從71回開始,作者已開始布置大觀園理想世界的幻滅,73回繡春囊的出現,正象徵大觀園的開始墮落。曹雪芹原著的結局,是大觀園清淨世界的破滅,人物身份地位的顛倒。例如原有潔癖的妙玉,在原著結局中卻淪落風塵,最為不堪。最愛乾淨的人物走到最齷齪的角落去,強烈的對照襯托了結局的悲慘。[26]

「索隱」說 由于清朝出现过许多文字狱,并且此书成书于清朝文字狱最为严酷的乾隆当朝时期,《红楼梦》为避免受到政治干扰,使用许多暗喻曲笔,真事隐(甄士隱)去,假语存(賈雨村)焉。于是后来许多读者怀疑其中影射时事,因而产生了各种解读。这种捕风捉影的解读及解读方法于红学研究中称为索隐派。纵使作者在首回前批自述,以此书寄托他对年轻时认识的女性的怀念。但也很可能只是假借要写女性,其实是要写当时知名人物的推托之词。

  • 蔡元培曾主张:红楼梦隐含反清复明思想,提出了如下一些观点:
    • 明朝国姓,代表红色。清朝男性需穿着满人衣冠,只有女性才能穿汉人服饰;故而书中女子多指汉人,男子多指满人。其书赞扬女性与推崇红色,“宝玉”影射玉玺,宝玉有爱红之癖,说明满人爱汉族文化;“好吃(女)人口上胭脂”,代表满洲人吃汉人吐出来的东西。书中阴盛阳衰,女人大多出色,男人大多猥琐;而宝玉总在大观群芳面前自惭形秽,也正说明满人面对汉族文化何等自卑。女子不嫁人时万般高洁可爱,一旦嫁人就比男人还可恶;女子嫁了人,暗喻汉人投降满人做了汉奸,也暗示女人(汉人)都被男人(满人)糟蹋了。
  • 另有不知名的索隱派認為,开篇甄家失火代表明朝覆亡,贾雨村(假语存)代表侥幸(娇杏)获致富贵的汉族降臣,甄士隐(真事隐)代表不屈的明朝遗民,“葫芦”影射胡虏,“葫芦僧乱判葫芦案”影射伪朝新贵迫害旧朝恩主以图进身的冤狱(清初江南这样的冤狱比比皆是)。
  • 另有不知名的索隱派認為,曹雪芹以明朝为正统,清室为伪统。甄宝玉在南京,而南京(古名金陵)是明朝旧都,贾宝玉在北京(文中描述贾府,有“炕”,“花枝胡同”等,暗示北京;林黛玉从金陵“坐船很久才到”,则暗示经京杭大运河,由金陵而来)。贾母及黛玉皆源自南京,例如:宝玉挨打的时候贾母说要“回南京”。贾府新大宅门前大街映射长城,“街东宁国府”影射清发源地盛京,清代也叫东府;“街西荣国府”影射北京,清代称西府。书中原文“二宅相连竟将大半条街占了”,言外之意是后金政权和入关之后的清朝将关内关外大半个明朝江山占领了。大观园影射后庭居住区和西苑三海。贾府影射清朝廷,宁国府祭祖九门洞开即是影射“伪朝”。
  • 另有不知名的索隱派認為,林黛玉爱听的明朝《牡丹亭》和《西厢记》,写下的《葬花吟》(“花落水流红”、“原来是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行酒时吟出的酒令,说到“梦”,想到“还魂”,感叹“花落(落红)”与“奈何”,甚至提到《西厢》中的“红娘”,似都寄托了反清复明的理想。“悼红轩”,“千红一窟、万艳同杯”,“怡红院(遗红怨)”和小说名字“红楼梦”以及“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也都是哀悼明朝朱家的意思。
  • 台湾作家高阳则推测与雍正乾隆即位的宫廷斗争有关,并写有一系列小说与论文。

故事情节编辑

《紅樓夢》故事主线为賈寶玉林黛玉薛寶釵三人的愛情與婚姻悲劇,以及賈寶玉親戚賈府、史家、薛家、王家等四大家族的興衰。

《紅樓夢》現存版本,有八十回本和一百二十回本兩類。因此以下故事情节分“前八十回”与“后四十回”分别介绍。

前八十回编辑

 
书中一幕,徐宝篆(1810年生)绘
 
滴翠亭寶釵戏彩蝶

女娲煉石补天,用了三萬六千五百顆石頭,剩一块石未用,是為顽石,顽石经过修炼已经有了灵性。一僧一道携它变幻为美带入尘世,變成「通灵宝玉」。适逢神瑛侍者对一株绛珠仙草有浇灌之恩,又动了凡心下凡游历人间。绛珠仙草后修炼成女体,闻讯亦随之下凡,打算把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僧道二人欲了结这段公案,并将「通灵宝玉」夹带其中。元宵时节,霍启不慎丢失了英莲。葫芦庙失火祸及甄家,落魄的甄士隐被一僧一道点化,解出《好了歌注》出家。穷困的贾雨村反而由贫入官。贾府是金陵四大家族之一,受有功勋,分为宁荣二府,族中最长者为贾母,最疼生来口中就含有一块通灵宝玉(补天顽石)的孙儿贾宝玉(神瑛侍者)。贾宝玉生来不喜读圣贤书,却爱与青春女性玩耍,为此与其父贾政关系紧张。林黛玉(绛珠仙草)此时入居贾府。刘姥姥为了生计,也一进荣府。学堂内发生一场大混战,贾府男子众人,丑态尽出。[27]

宁府长孙媳秦可卿去世,托梦叮嘱王熙凤盛筵必散。王熙凤协理秦氏丧事,场面辉煌,展示理家才能。荣府贾元春获选为妃并省亲,荣府为元春省亲修建别墅大观园,极尽奢华。

宝玉在池边读《会真记》,黛玉第一次葬花。赵姨娘与其子贾环,最恨贾宝玉。贾环欲烫瞎宝玉其眼,幸而未伤到眼睛,王夫人不骂贾环,把赵姨娘一顿臭骂。赵姨娘遂又命马道婆扎纸人作法害凤姐和宝玉。凤姐有事求黛玉,被打断,拿宝玉和黛玉的婚事取笑。宝凤二人忽随即因道婆作法而发狂,一僧一道前来相救。宝黛在春季结束时第二次葬花,林黛玉作成葬花词一首。

忽闻与贾府素无往来的忠顺王府来人,要找宝玉问琪官下落,说出交换汗巾之事,贾政大怒。贾政本要拿贾环出气,贾环却趁机说出金钏跳井之事,谎称金钏是因宝玉意图强奸而自尽。贾政怒不可遏,亲自下重手打了数十板,方被王夫人哭止,贾母闻讯训斥贾政,贾政亦自后悔。宝玉想听《牡丹亭》,却被龄官冷落,待见得贾蔷与龄官的景况,方知情缘皆有分定。

 
光绪刊本的《红楼梦》插图,图上人物为袭人。改琦绘。

探春写帖邀众人结诗社,众姐妹和宝玉以海棠为题作诗。宝玉想起湘云,邀来入社,湘云之作众人皆赞。刘姥姥二进荣国府,贾母设宴招待刘姥姥,刘姥姥闹出不少笑话;众人行酒令,所说词句颇有寓意,黛玉不经意说了几句《西厢记》中的句子,引起宝钗的注意,刘姥姥的令词又引发哄堂大笑。众人途经拢翠庵,妙玉请宝钗、黛玉到里间喝体己茶,宝玉也跟去。刘姥姥用了妙玉的一个成窑杯,妙玉嫌髒准备扔掉,宝玉做顺水人情送给了刘姥姥。刘姥姥出恭之后误打误撞到了怡红院,在宝玉的床上睡着,好在被袭人发现并掩饰过去。宝钗审问黛玉在行酒令时背出《西厢记》词句之事,以正言相劝,二人从此和好。黛玉于风雨夜作《秋窗风雨夕》词。

贾赦欲纳鸳鸯为妾,鸳鸯发誓不嫁贾赦。贾赦闻讯,明言鸳鸯看上了宝玉,实则暗指鸳鸯与贾琏有“私情”。贾母闻讯大怒,认为贾赦有意要把她身边的人支开。香菱向黛玉学作诗,以月为题,苦吟多首之后终得佳作。邢岫烟进京,路遇李纹、李绮,加上宝琴一起住进大观园,湘云也被贾母留下,园中热闹许多,交织成大观园中最美丽的景色。众人争联即景诗。宝琴作了十首怀古诗。元宵当晚,贾母在荣国府设宴。贾母把陈腐旧套批驳一番。

凤姐操劳成疾,李纨、探春、宝钗代为主持内务,更为严谨。蕊官托春燕给芳官带去蔷薇硝擦脸。贾环也想要,芳官把茉莉粉给了贾环。赵姨娘借此进园大闹,夏婆子从中加油添醋。

柳家的想叫女儿去宝玉房中当差,托芳官给宝玉说,芳官要玫瑰露给柳五儿吃,并答应让五儿在宝玉房里当差。赵姨娘内侄却欲娶柳五儿,柳家父母同意,五儿不愿,父母未敢应允,钱槐气愧,偏与柳家相与。柳家欲回,其哥嫂送给柳五儿茯苓霜。迎春的丫头莲花儿为司棋到厨房要炖鸡蛋羹,柳家的不给,迎春的大丫头司棋便领人大闹厨房。柳五儿将茯苓霜分些赠芳官,回来被林之孝家的发现,王熙凤叫把柳家的打四十板,永不许进二门,把五儿打四十板,交给庄子,或卖或配人。宝玉替彩云瞒赃,平儿向偷太太玫瑰露给环儿的彩云说明情况,凤姐还要追究,经过平儿相劝,凤姐方罢。贾敬归天,尤氏理丧,尤老娘母女三人到宁府着家,贾蓉戏二姨。

刚烈的尤三姐因柳湘莲的拒绝娶配而引剑自尽;温柔的尤二姐因王熙凤的迫害吞金自杀。黛玉做“桃花诗”。众人改海棠社为桃花社,推黛玉为社主。湘云填柳絮词,黛玉邀众填词。宝钗诗中有“任他随聚随分”之句。众人后放风筝。鸳鸯望候凤姐,说凤姐患的是“血山崩”。贾琏请求鸳鸯暂把老太太的金银家伙偷着运出一箱子,暂押千数两银子支腾过去。

大观园内捡到绣春囊,王夫人命王熙凤带众仆抄检大观园,王熙凤消极配合。睿智聪颖的三妹贾探春愤而说出:「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要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宁府夜宴,祖先灵位前竟听见了诡谲的叹息声,似乎是在指责贾府的不肖子孙,即将毁掉百年的簪缨望族。史湘云和林黛玉中秋夜联诗,句句似乎预言了贾府的命运,极为凄凉感伤:「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之后宝玉的贴身丫鬟晴雯因谗言被王夫人逐,病亡之后宝玉作《芙蓉女儿诔》。而薛宝钗愚蠢纵玩的哥哥薛蟠,娶了泼辣闹家的妻子;贾宝玉懦弱温和的二姊(堂姊)贾迎春,嫁给了残暴淫秽的丈夫。

八十回后编辑

迎春出嫁,宝玉心中伤感。贾政逼宝玉去上课。袭人来潇湘馆打探口风,一婆子说了些造次之话,黛玉甚觉刺心,惊噩梦染上重病,探春湘云等来探视。

宫内报元妃身体欠安,贾母、贾政等人前往宫内探视。贾母向贾政提起宝玉亲事,贾政言宝玉尚需教化,亲自去试其文字。贾母为黛玉过生日,席间薛家人赶来通知薛蟠在外闹事打死了人。薛家人花银子、托关系买官赎罪,官府判薛蟠是误伤。

宝玉去潇湘馆,黛玉向宝玉介绍古琴知识。宝钗寄来书信,黛玉看后不胜感伤。宝玉、妙玉走近潇湘馆,听得黛玉抚琴悲秋之音,忽然琴弦崩断,宝玉疑惑。妙玉走火入魔

宝玉见晴雯补过的雀金裘,心中悲伤并祭奠她。黛玉听到宝玉定亲的消息,千愁万感,把身子一天天糟蹋起来,杯弓蛇影,一日竟至绝粒。侍书与雪雁说宝玉亲事未定,老太太要亲上作亲,黛玉听了病情转好。贾母知黛玉心事,主张娶钗嫁黛,王夫人、凤姐附和。

夏金桂暗恋薛虬,借送酒调戏之。贾政、王夫人商量娶宝钗的事,宝玉来到潇湘馆,黛玉与其参禅。贾政过问水月庵风月案,贾琏替贾芹瞒丑。

怡红院海棠冬天开放,不知是祸是福,贾母叫办酒席赏花。宝玉丢玉,全家忙乱,请来妙玉扶乩。元妃薨逝,贾家悬赏寻玉。宝玉变得疯傻,老太太要给宝玉冲喜,凤姐献掉包计。

黛玉从傻大姐那里得知宝玉娶亲消息后迷失本性,黛玉咳血病重,焚烧诗稿,宝玉成亲。宝玉欲死,宝钗说黛玉已死,宝玉昏死噩梦。贾府人去潇湘馆哭黛玉。

贾政下属李十儿劝他做贪官,他不肯但信任李十儿。金桂调戏薛虬被香菱撞见。探春远嫁,宝玉叹繁华易散,袭人、宝钗规劝。凤姐去秋爽斋路上遇秦氏,遇鬼而信神。凤姐求签,得王熙凤衣锦还乡之句。探春辞别,尤氏在园中见鬼,贾珍等相继病倒。大观园不敢住人,为禽兽所栖,贾赦请法师驱邪逐妖。金桂想药死香菱反药死自己。

宁府被抄,贾赦贾珍被捆走,两府大乱。贾母祷天宽宥儿孙。主上宣旨革去贾赦、贾珍的世职,发配边疆,贾政袭贾赦的世职。雨村落井下石,包勇醉骂雨村。王夫人将家事交凤姐办理。贾母拿出银两给宝钗过生日,宝玉中途退席经潇湘馆闻鬼哭。宝玉欲梦黛玉而不得,错把五儿当做晴雯。贾母病重。迎春被中山狼折磨病死,史湘云丈夫得了暴病。贾母寿寝,凤姐办理丧事,可办事力诎,失去人心。鸳鸯自尽殉主。何三引贼盗来贾府,妙玉为贼所抢不知所终。赵姨娘中邪被折磨死。

刘姥姥哭贾母,凤姐欲将巧姐托付给她。宝玉找紫鹃表白心思。凤姐死,王仁混闹给凤姐大办丧事,平儿帮贾琏筹钱。甄应嘉复职进京拜会贾政。地藏庵姑子来贾府受到宝钗冷遇,激惜春出家。贾宝玉与甄宝玉貌似而神异,宝玉斥之为「禄蠹」。宝玉病重,和尚送来通灵宝玉,宝玉死而复生。宝玉二历幻境,看淡儿女情长。贾琏看望贾赦,将女儿托于王夫人。惜春出家修行,紫鹃陪伴。宝钗劝勉宝玉,与之辩论赤子之心。

宝玉别王夫人宝钗等人离去。邢夫人等人要卖巧姐,平儿和巧姐同去刘姥姥庄上避难。宝玉考试中途失踪。探春回家。宝玉、贾兰中举。贾府复官。贾政去金陵安葬贾母,闻喜讯回京,宝玉随僧道而去。香菱难产死,袭人嫁玉菡。雨村遇士隐,归结红楼梦。

人物编辑

《红楼梦》写了几十个各有性格的人物,描述得栩栩如生,全书總共出现了768人之譜,當中丫鬟特多,數以百計,可以說出名的大丫頭有六十餘人。有學者指出,《紅樓夢》以丫鬟為中心。[28]

但其實全書基本上以男主角賈寶玉為中心。作者把賈寶玉周遭比較重要的年輕貴族女性列入金陵十二釵正冊、副冊、又副冊。正冊裡是沒有ㄚ環的。像寶玉的姑表妹妹林黛玉、姨表姊姊薛寶釵、親姊姊元春、堂姊迎春、異母妹探春、堂妹惜春,堂嫂鳳姐、外甥女巧姐,堂姪之妻秦可卿、大嫂李紈、遠房表妹史湘雲,都是列在在十二釵正冊的主要角色。十二釵唯一不是寶玉親戚的是妙玉,但也是貴族女性。而跟寶玉沒有親戚關係也不是貴族的侍女丫環,只會在副冊、又副冊之中。

宝玉与金陵十二钗编辑

 
贾宝玉
  • 贾宝玉 - 第一主角,书中的情节主要是以他为中心,故事从他的前世写起,几乎就是在写他一生。厌恶世俗名利,追求浪漫美学情怀的满足。住在怡红院,在诗社中号为「怡红公子」更是母亲眼中的「混世魔王」。脂砚斋透露雪芹评贾宝玉用“情不情”三字,某些人认为指贾宝玉具有深广的人文主义思想,能够对将自己的感情赋予没有感情的人、事、物。
  • 林黛玉 - 女主角之一,与贾宝玉相映衬,为「木石前盟」。是中国古典文学中性灵形象的典型。林黛玉为贾母外孙女,即宝玉的姑表妹,寄居贾府,父母双亡,聰明绝頂,品貌风流,体弱多病,多愁善感,才情高捷,同時伶牙俐齒且自尊心強。書中寶玉曾以「神仙似的」形容黛玉的氣質外貌,寶釵則戲稱她「顰兒的一張嘴讓人愛也不是恨也不是。」。颦颦(本无字,贾宝玉以其「眉尖若蹙」為靈感所赠),住在潇湘馆,在诗社中号为「潇湘妃子」。占花名签得芙蓉。脂砚斋透露雪芹评林黛玉用“情情”二字,指林黛玉能够将自己的感情赋予自己所爱的人。程高本后40回为病逝。周汝昌等红学家认为最后投水自杀。
  • 薛宝钗 - 女主角之一,与林黛玉相对,红楼梦曲中称红楼梦的主旨是“怀金悼玉”。薛宝钗为王夫人的外甥女,即宝玉的姨表姊,随母亲薛姨妈、哥哥薛蟠居住贾府。她体态丰豔,才情亦高,为人亲和圆融,心思细腻,在贾府众多下人中,比多情敏感的林黛玉受欢迎得多,也深得贾母喜爱;住在蘅芜苑,在诗社中号为「蘅芜君」。占花名签得牡丹。薛宝钗服膺世俗价值,虽然她身上所佩戴的金锁,和贾宝玉的通灵宝玉是为「金玉良缘」,但在宝玉心中仍不及超凡脱俗的林黛玉。书中反复隐喻,如:冷香丸、所居院落蘅芜苑前大石封闭及无花冰冷的环境来看,有人认为评语似乎应为“冷情”。警幻曲中称“都道是金玉良姻,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暗示宝玉与宝钗成亲,但宝玉怀念黛玉,虽然宝钗有如山中高士,也有举案齐眉的美德,但宝玉心中依然难忘黛玉。
  • 史湘云 - 重要配角,贾母娘家史家的侄孙女儿,和宝玉、黛玉同辈,父母双亡,由叔父母抚养长大,家世中落,經濟拮据。幼年时因贾母疼爱,也曾在荣府居住一段时日,是宝玉的第一个青梅竹马,与宝钗交好。性格爽朗明快,为人豁达大度,厭恶忸怩作态,言谈舉止自然隨性,有一次因此得罪了林黛玉。并不住在大观园,在诗社中号为「枕霞旧友」。占花名签得海棠。作者形容史湘云的外表是「臂,形」,喜詩,有「詩瘋子」之稱,才思不输薛林二人。程高本后40回中,湘云的丈夫婚后不久即得痨病,令她终身守寡。不過有人認為原著安排的情節並非如程高本后40回所說的,紅學家之間有湘雲嫁衛若蘭與嫁寶玉兩種見解。[29]
  • 贾元春 - 宝玉长姐,同为王夫人所出,元月一日出生,故名元春,被选入宫中,后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无有子嗣。贾府盖大观园就是为了元春回家省亲,程高本后40回写她后因痰疾过世,终年虚岁43嵗。元春和迎、探、惜春四姊妹名字谐音为「原应叹息」;姓名谐音是作者惯于暗示意涵的手法之一。判词称她“虎兔相逢大梦归”。暗示于虎年与兔年相逢的兔年正月(卯年寅月)过世。典故应为引用《后汉书·郑玄传》与北齐刘昼《高才不遇传》中「辰为龙,巳为蛇,岁至龙蛇贤人嗟。」一语加以变化。
  • 贾迎春 - 贾宝玉的堂姐,贾赦的女儿,住在紫菱洲里的缀锦楼,在诗社中号为「菱洲」。性格懦弱胆怯,处处克己忍让,信奉道教,最终被嫁给一个性格暴躁的色狼武官孙绍祖,受虐而死。判词称“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粱。”暗示被忘恩负义的丈夫虐待而死。
  • 贾探春 - 贾宝玉的庶出妹妺,住在秋爽斋,在诗社中号为「蕉下客」。占花名签得杏花。有着超卓的才幹,远大的眼光,以及敢作敢為的个性。有人误以为她不愿意承认自己的亲生母亲赵姨娘,尊嫡母为母亲,实为当时风俗礼法如此,非其不认亲也。曾在贾府与李纨薛寳钗王熙凤病中主事,程高本后40回写她远嫁海疆统制周琼之子。判词称她“清明涕泣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依甲戌本,庚辰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影印本与程甲本,程乙本《红楼梦》俱作此语,甲戌本脂批“好句”确为定本。)暗示远嫁外地,再难回返。
  • 贾惜春 - 宁府贾珍之妹,在荣府长大,是众同辈姊妹中年纪最小的一个。住在藕香榭周围的蓼风轩,在诗社中号为「藕榭」。性情孤僻冷漠,善绘画,喜佛法,贾家衰败后修行,终身未嫁。是红楼梦中另一个远避俗世的角色。判词称“勘破三春景不长,缁衣顿改昔年妆。可怜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傍。”暗示出家为尼。
  • 妙玉 - 贾府家庙中的年轻带发修行尼姑,她实际身份是贾府世交之女,因生父得罪于朝廷被抄家,以尼姑身份避祸于贾家。她生性好洁,穎慧捷悟,判曲称她“气质美如兰,才华阜比仙,天生成孤癖”、“依旧是风尘肮脏违心愿”,暗示可能沦落风尘。一百二十回通行本中,被强盗掳去,生死不明。
  • 王熙凤 - 另一女主角,普遍认为是红楼梦中最为鲜活的人物,具有强烈的世俗气息。为贾琏之妻,王夫人的侄女,即宝玉堂嫂及表姐,因此虽然身为邢夫人的媳妇,却帮王夫人处理荣府家务。精明能干,口舌伶俐,手腕灵活,手段毒辣。但害死尤二姐等人,导致贾府被御史弹劾;而克扣下人月钱违法放印子(高利贷),也成为贾府家产被抄后无法放还的主因。判词称“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一种说法认为该句暗示最后被休(拆字为人木),过世还葬金陵,即“王熙凤衣锦(寿衣)还乡”。还有一种说法认为“一从二令三人木”是说该句应该读作主动式,即开始她从于长辈等人,后来就因才干使唤(令)别人,最后就“退休”(因为从前80回后期她确实病体缠身,却并未有被命令或家族内失权的迹像)。程高本后40回中并没有被休。程高本第一百零一回中,王熙凤抽得签诗“去国离乡二十年,于今衣锦返家园。蜂采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暗示离开金陵二十年后,过世身穿锦绣寿衣还葬金陵,一生争强斗胜,积蓄钱财,最后却不得享用。
  • 贾巧姐 - 王熙凤与贾琏之女,判词称“势败休云贵,家亡莫论亲!偶因济刘氏,巧得遇恩人。”暗示贾府没落后被刘姥姥所救。程高本后40回中为舅兄王仁贾环所出卖,差点成为外藩的婢女侍妾,为刘姥姥搭救躲到乡下,后嫁与周姓乡绅之子。有红学家认为是嫁与刘姥姥的孙子板儿,并认为贾芸没有参与出卖巧姐的事。
  • 李纨 - 字宫裁,宝玉长兄贾珠之妻,李守中之女。贾珠死后,守寡抚养其子贾兰长大。有别于王熙凤,李纨性格恬淡守静,待下宽和,虽是王夫人长媳,但主要工作是陪众小姑们读书女红,偶尔协理家务。大观园内,李纨住在稻香村,诗社内号「稻香老农」。判词称“桃李春风结子完,到头谁似一盆兰?如冰水好空相妒,枉与他人作笑谈。”。(依甲戌本,庚辰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影印本,戚序本《石头记》与程甲本,程乙本《红楼梦》俱作此语,甲戌本,庚辰本脂批“真心实语”确为定本。)暗示由于其子贾兰功名有成,守寡多年受封荫得凤冠霞帔。占花名签得老梅。
  • 秦可卿 - 是秦业从养生堂抱来的养女,贾珍之儿媳,贾蓉之妻。名字谐音为「情可轻」,处理宁府家务,待下宽和,不落褒贬。第五回出场,第十三回死亡(现存版本中为病死,但脂砚斋评指出原回目名称为“秦可卿淫丧天香楼”,此段情节后被删去)。判词绘有美女悬梁,称“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暗示因为淫行,受不了荣宁府中谣言的压力而悬梁自尽。现行版本中,仍看得见贾珍为媳妇的丧礼大肆铺张等情节,引发读者的揣想。贾宝玉也曾在太虚幻境之梦中遇见警幻仙子之妹可卿(字可卿,乳名兼美,脂批称此暗喻并兼黛玉、宝钗之美),关于贾府中的秦可卿与宝玉梦中的可卿的关系,说法不一。近年有红学家强调秦可卿的研究,甚至标榜为“秦学”。

金陵十二釵副冊與又副冊的部分人物编辑

  • 香菱 - 甄士隐之女,原名英莲,幼时被拐走,长大后被卖给薛家,成为服侍薛蟠的小妾。入金陵十二钗副册。小說中刻劃香菱純真無邪,苦吟學詩,有詩呆子之稱。占花名签得句“连理枝头花正开”。判词称“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暗示因为夏金桂(两地生孤木合为桂字)的苛虐,而去世返葬故乡。程高本后40回写后来扶正成为正妻后,并未夭亡。有人认为不合作者原意。
  • 平儿 - 王熙凤的陪嫁丫鬟,贾琏的妾。对王熙凤忠心耿耿,并助理荣府诸事,但平儿聪颖善良,常暗中帮助他人。程高本后40回写后来扶正成为正妻。
  • 晴雯 - 贾宝玉的大丫鬟,率真灵秀,嘴巧心熱,精于女红,相貌俊俏,因此与賈宝玉情投意合,但受到贾宝玉的母亲王夫人厌恶,最终被遣送回家病逝,贾宝玉为她写吊唁文芙蓉女儿诔。入金陵十二钗又副册。判詞為「霽月難逢,彩雲易散。心比天高,身為下賤。風流靈巧招人怨。壽夭多因毀謗生,多情公子空牽念。」暗示自尊心高,被毀謗而早逝。
  • 袭人 - 贾宝玉房中的大丫鬟,本姓花,名蕊珠(或珍珠,脂批云与贾母另一丫鬟「琥珀」成对),后宝玉因见古诗「花气袭人知骤暖」而改其名。很得贾宝玉的母亲王夫人赏识,月钱等级同赵姨娘。曾和贾宝玉“初试云雨”,却未正式成为宝玉的妾。程高本后40回写她在宝玉出家后,嫁给伶人蒋玉菡为妻。入金陵十二钗又副册。晴雯銜恨被逐,襲人可能是告密者。
  • 紫鹃 - 原名鹦哥(脂批云与贾母另一丫鬟「鸳鸯」成对),是贾母身边的二等丫环。黛玉来贾家后,贾母将紫鹃派去服侍黛玉,名字与黛玉带来的小丫头「雪雁」成对。紫鹃本不是黛玉家的人,却对黛玉十分忠心,常设法宽慰多愁善感的她,又明白黛玉心事,几次试探宝玉,是一个痴情人物。程高本后40回写她随从惜春出家。
  • 鸳鸯 - 贾宝玉祖母贾母的心腹丫鬟。在賈府眾多丫鬟中,她的地位最高,是賈母身邊不能缺少的人。大觀園中行酒令時,她理所當然充當行令。被贾赦看中要娶为妾,她割髮明志,宁死不从,受到贾母的保护。程高本后40回中她在贾母去世后上吊自杀。
  • 薛宝琴 - 是薛姨妈的侄女,薛蝌的胞妹,薛宝钗的堂妹。后来嫁与梅翰林之子。作者写有<琉璃世界白雪红梅>一回,以「梅」作为薛宝琴的象征。
  • 尤二姐 - 是東府賈珍之妻尤氏的異母妹,因家貧隨母住在東府,同賈珍賈蓉有染。後賈璉暗娶尤二姐,東窗事發,被王熙凤騙入荣府,因庸医小产之后,不堪委屈,吞金而逝。
  • 尤三姐 - 尤二姐之妹,長相美艷,性格剛強,亦曾與賈珍等狎昵。她苦戀柳湘蓮,柳湘蓮亦把傳家寶劍贈與尤三姐作為訂親之物。但當柳湘蓮知道尤三姐是東府的人後,以為她不乾淨,於是要求退婚,要拿回傳家寶劍時,尤三姐在他面前用此劍自刎而死。

艺术特点编辑

藝術成就编辑

《紅樓夢》情節豐富,布局嚴密,直接取材於現實的社會生活,和作者的親身體驗,揭露封建時代上層階級的虛偽荒淫、腐朽和剝削,是一部正面寫愛情的長篇小說,寫來純美真摯。擺脫傳統小說的局限,強調人應有獨特的個性,不應盲目追隨主體文化。悲劇性結局則感人至深,在中國古典小說中並不多見。

《紅樓夢》塑造一大批個性鮮明的人物形象,善於描繪人物性格或心理,寫出人物性格的形成和發展,打破「好人完全是好,壞人完全是壞」的寫法。小說描寫生動而細膩,善於營造意境,詞彙豐富,語言凝煉,富有藝術魅力,並且出現不少優美詩詞。

红楼梦是章回体古典长篇小说,每个章回虽然彼此独立,却又各有相关,有学者指出红楼梦所采用的是一种全然不同于西方小说的结构方式,作者采用许多小事件堆叠成为一个大事件的「浪潮式」架构,以数个大主轴穿插众多小故事而成。

本書在小说中还包含着、词、曲、酒令笑话谜语题匾八股文等各种不同文体的创作与批评。乃至有命理卜辞、脉案药方、讼状塘报等。而本身已是长篇小说。涉及的文字题裁,包罗万有,蔚为大观。

命名艺术编辑

书中很多名字都有特殊的含义,或讽刺,或感叹,是为红楼梦的艺术特点之一。脂砚斋的批文指明了部分的隐意。

谐音:

  • 元春、迎春、探春、惜春——“元迎探惜”谐音为“原应叹息”
  • 賈敷、賈敬、賈赦、賈政——“敷敬赦政”谐音为“福晉攝政”
非谐音:
  • 抱琴、司棋、待书(部分版本中为“侍书”)、入画——“琴棋书画”
  • 善姐——反讽:名为“善”,但其人不善

版本编辑

 
高月谭详评红楼梦原本

《红楼梦》的版本可以分为脂本程本两大系统

《红楼梦》写成时间仍待考证。最初以手抄本形式流传,目前所见最早的抄本出现于清朝乾隆中期的甲戌年(1754年)。1792年程伟元和高鹗在程乙本《红楼梦引言》中说:“是书前八十回藏书家抄录传阅幾三十年矣”。可见,《红楼梦》在社会上流传当开始于1763年或1764年,也就是曹雪芹去世后不久。其书名或为《石头记》,或为《红楼梦》。

因部分版本中有脂砚斋等人的大量批语而被统称为脂评本或脂批本,简称为脂本。绝大部分脂本只有前80回,被认为更接近曹雪芹的原作。现存的早期脂本已知有十数种,全部已影印出版。1911年出版的石印戚序本是第一部印刷版脂本。1982年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以庚辰本为主要底本校订出版《红楼梦》。此后出版的《红楼梦》中,前80回大部分都是以一种或几种脂本为底本汇校而成。庚辰本是脂本系統中最完整的版本,目前台灣出版社如聯經、里仁皆以此為底本。

程伟元和高鹗于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整理出版120回木活字本《红楼梦》,被称为程甲本。此版本没有脂批,因此有人认为,程甲本前80回是在梦觉本的基础上修订的,并认为程高二人删去了几乎全部批语。但也有个别观点认为,程高之前《红楼梦》早已风行,程高若直接删去脂批为何当时读者并未有反应,所以认为脂批其实晚于程高二人的版本才出现,甚至有个别人认为脂批纯属后世伪造。

最早,后40回被认为与前80回是同一作者,但1920年代胡适提出前80回与后40回并非同一作者,并认为后40回为程伟元和高鹗所续,但仍然有人认同程高二人根据曹雪芹旧稿添补而成的说法,此外,也有人认为续书者另有其人,程高只是整理者。高鹗续书说在2010年代以前曾一度被普遍认可,但此后随着研究进一步深入,一些新版《红楼梦》又将“曹雪芹、高鹗著”改为“曹雪芹著,无名氏续”,作者问题仍无定论[3]

自程甲本诞生后至清末,程甲本被大量翻印出版,成为当时流传最广的版本。程伟元和高鹗于次年(1792年)又出版了程乙本。程乙本是在程甲本的基础上修订的。

存世脂本版本编辑

《红楼梦》流传至今的抄本有[30]

  • 甲戌本:名“至脂硯齋甲戌抄閱再評仍用石頭記”,共存16回(1—8回,13—16回,25—28回),4回一册,分装为4册。存有其他各本均没有的“凡例”,(即从“红楼梦旨义”到“此书开卷第一回也---十年辛苦不寻常”,计题名、长安、闺中、朝廷、第一回)共五条。因第一回有当时其他程本没有的一句话:“至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仍用石头记”,故得此名。甲戌,指乾隆十九年(1754年)。虽然发现年份和标定年代都最早,但一般认为此本为最后审定,准备付印的誊抄本;所依据底稿本应该在庚辰本之后(第一回有丁亥春畸笏侧朱批,墨评也有署丁亥者; 抄录时间应在乾隆23年之后)。 此本有脂砚斋一千多条批语,被称为“脂批”,各回皆有朱笔夹批、眉批等。“甲戌本”原为胡适旧藏,胡适去世后,此本转存于美国康乃尔大学。2005年,中国将此本购回。“甲戌本”现藏于中国上海博物馆
  • 己卯本:名“脂砚斋四閱評過,己卯冬定本”,共存42回(1—20回,31—40回,55回后半,56—58回,59回前半,61—63回,65回,66回,68—70回)。因31回—40回这一册的目录页上,有“己卯冬月定本”六个字得名。己卯,指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己卯本”现藏于中国国家图书馆
  • 庚辰本:名“脂砚斋四閱評過,庚辰秋定本”。共存78回(1—80回,缺64回、67回,其68回脱去约600字,估计失去一页)。10回一册,装成8册。因后四册目录页有“庚辰秋月定本”字样得名。庚辰,指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庚辰本”是至今发现的含有脂批回目最多最完整的一个《红楼梦》版本,但是其中十七、十八回未分回,十九回无回目。每册的卷首标明《脂砚斋凡四阅评过》字样,此外,至第五册起兼有《庚辰秋定本》和《庚辰秋月定本》。庚辰本有甲戌本所缺各回中的2000多条批语,十一回之前,除偶将回前总评与正文抄在一处外,都无批语,为白文本。朱笔批语全集中在第十二回到第二十八回。脂批中署年月名号的几乎都发现于庚辰本,庚辰本的底本年代相当早,其時曹雪芹仍健在,故留有一些作者和批注者自存本的痕迹; 但抄手不止一人,其文化水平与认真程度都很低。全书讹文脱字,触目皆是。最后一册质量尤差,几难卒读。庚辰本原出旗人家中,徐星署1933年初以八银币购于北京东城隆福寺地摊,“庚辰本”现藏于中国北京大学图书馆
  • 蒙古王府本:简称蒙府本,名《石头记》,120回。发现于清代一蒙古王府,故名。
  • 戚序本(又称石印本上海本南京本):名石头记,80回(缺64、67两回)。有戚蓼生序,故名。该本經過了一次專門的整理,增加了韻文總評,在第四十一回回前評後署名「立松軒」,故亦稱立松軒本
  • 杨藏本(又称梦稿本):120回。曾为杨继振收藏,故名。
  • 舒序本:名《红楼梦》,存1-40回。有舒元炜1789年(己酉)序,故名。
  • 列藏本:没有总书名,除少数几回名《红楼梦》外,各回皆名《石头记》,存78回(缺5、6回)。存于俄罗斯圣彼得堡(旧称列宁格勒东方研究所,故名,又称圣藏本
  • 梦觉主人序本(简称梦觉本,又称甲辰本):名《红楼梦》,有梦觉主人序。80回。甲辰,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
  • 郑藏本:存23,24回。曾为郑振铎收藏,故名。
  • 北师大本:存78回(1—80回,缺64,67回)。共两函,16册。现藏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故名。此抄本为1957年由琉璃厂书店购入,1961年收入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编《中文古籍书目》后被遗忘,至2000年被中文系博士生曹立波发现。张俊先生和曹立波由此认为,北师大所藏《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抄本,是陶洙以北大庚辰本为底本,参照己卯本、甲戌本、戚序本、程甲本或甲辰本等版本,加以校补、整理而成的[31]
  • 卞藏本:仅存前十回。是新发现的残脂本,2006年深圳收藏家卞亦文于上海拍卖会上购得,故名。

另外,毛国瑶曾称在1959年南京目睹一脂本,原有八十回,存十九册,七十七回有余,原为扬州旗人靖应鵾所藏,故称靖藏本。后迷失,仅留存一页。毛国瑶抄录了靖本独有的150条脂批发表。由于此本一直未露面,红学界对它的真伪意见分歧很大。

诸本关系编辑

这些本子的关系,是一个有趣的研究课题。红学界对此意见纷呈,没有一个定论,甚至没有占多数认同的观点。 也有人认为,这些本子都只是抄本,出自同一个传世稿本,诸本间差异是在传抄中形成的,并非雪芹的多个稿本传世;此人以异文统计表作论据,声称诸本都是配抄本(包括己卯本和庚辰本),因而,版本关系不能以“本”为单位,应当以“回”为单位。

以上各本又称脂本,以有脂砚斋评语故。这些抄本现在都出版了影印本。 后来,有了活字印刷本:

活字印刷版本(120回)编辑

  • 程甲本(1791):程伟元高鹗于1791年出版的活字印刷本,120回。
  • 程乙本(1792):程伟元、高鹗于1792年出版的活字印刷本,120回。对程甲本作了不少修改。

后40回的完成

《红楼梦》还是原名《石头记》时曾经遭到清廷查禁,后经大学士和珅为《石头记》解禁。但解禁后原稿80回后散失。红学家周汝昌认为是乾隆与和珅共同阉割了整体作品《红楼梦》,但这属于猜测,没有实证。高鹗整理出版一百廿回本时,写序说明他是收集整理残稿。当时清人笔记少有质疑,近代却有许多红学家认为不是修补残稿而是他人续作。有人认为,程乙本后40回由程伟元委托高鹗续写。也有人认为,后40回乃他人所作,高鹗只是整理人。普遍的看法是续书在文学价值上与曹雪芹的前八十回有较大差距,但也有如林语堂、王国维等人认为后40回文学价值并不逊色。目前对后四十回续作有一种看法: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曹雪芹已经在逝世前基本完成了《红楼梦》的书稿,虽然这些稿件至今未能发现,然而从各种清代文献中尚能看到些许相关的信息。有红学家提出[谁?],《红楼梦》原稿的计划在八十回后可能只有二十八回,这样全书一共有一百零八回。

史料價值编辑

这部巨著虚构朝代、地点,却反映了清帝国下贵族的生活纪实。并且反映出当时的社会生活、祭祀制度,乃至服装穿戴、饮食药膳建筑亭阁、园林造景、舟车行轿等等层面。全书中有很多关于佛教道教儒家思想的描写与戏谑。

红学编辑

红学指研究《红楼梦》的学问。近代紅學往往是一種史學研究。

清代後期,《紅樓夢》在北京的文士間已極為流行。「紅學」一詞在嘉慶、道光年間出現,在當時是個開玩笑的說法。而研究《紅樓夢》成為嚴肅專門的學問,始自胡適在1921年所寫考証《紅樓夢》的文章。胡適的研究初步証實了《紅樓夢》的作者為曹雪芹,提出了「自傳說」。從此,《紅樓夢》的研究工作與清代考據學,與民初的整理國故匯合起來。[32]

由于传世版本多,欣赏角度与动机的不同,学者们对于红楼梦的作者与内容,有许多不同的看法,其中大致可分为文学批评派、索隐派、考証派等数派。

索隱派编辑

晚清時,不少人視《紅樓夢》為清初政治小說,旨在宣揚民族主義,弔明之亡,批評滿清。1915年蔡元培撰寫《石頭記索隱》,總結其說,推論小說中人所影射的歷史人物。故此視《紅樓夢》為政治小說的觀點,被稱為「索隱派」。

2014年九州出版社出版佚名著, 金俊俊、何玄鹤整理的《癸酉本石头记》,内容影射了明末清初时期的一些真实事件。但对于该本的真实性,学界颇多争议。

20世紀70年代,「索隱派」在台灣「復活」,代表學者是潘重規和杜世傑。他們不再堅持小說影射歷史人物,而強調全書宗旨在反清復明或仇清悼明。即使如此,索隱派持論說服力終嫌微弱[來源請求][33]

另有紅學學者中一派說法,明鄭末代君主鄭克塽其親近殘存勢力應該就是《紅樓夢》故事的原著,其實為一部野史性質。[34]

因為薛寶琴於第五十二回中的〈真真國女兒詩〉暴露了《紅樓夢》實為「朱樓夢」,而朱姓明朝皇室之「國姓」在清朝甚為敏感,代表著反清復明的夢想,若非有一定安全保障的人士恐不敢如此書寫,也無必要如此書寫。此外其詩句中更寫道:「島雲蒸大海,嵐氣接叢林」,更加指出這位懷抱夢想的人士同時又居住在有著叢林的海島(台灣)上,於明末清初之際,僅僅東寧鄭氏符合這個情況。《紅樓夢》的故事情節與角色安排與鄭氏王族的歷史有著高度的相似性,而書中东府宁国府又恰巧對應東寧之稱,賈府賈政之名又影射假政權和「假鄭」,因為贾母大权在握實指鄭成功死後其妻董国太實攬大权。[35]

然而21世紀後南京花塘村的考證發現,當地有諸多現象高度吻合紅樓夢情節,全村附近有眾多與紅樓夢對應或聯想的地名達38個之多,明顯超出巧合程度,於是又有理論懷疑作者不論為曹雪芹或他人都是出自當地,所以此一理論又否定了明鄭殘存勢力作者之說,或是引申為明鄭殘存勢力人士中有人出自花塘村根據家鄉作為題材,泛泛諸論,未有定述。

考証派编辑

1921年,胡適〈紅樓夢考証〉一文是「自傳說」的開山之作。胡適認為《紅樓夢》是曹雪芹的自傳,寫他親見親聞的曹家繁華舊夢。在「自傳說」的號召下,許多有關曹雪芹的史料陸續被發現,從考証曹雪芹的身世,來說明《紅樓夢》的主題和情節。

受「自傳說」影響,不少學者集中研究作者曹雪芹的生活。就考証曹雪芹的家世而言,周汝昌的《紅樓夢新証》是集大成之作,他把歷史上的曹家,與小說的賈家完全等同起來。這種「考証派」紅學已變為「曹學」。[36]

俞平伯在20世紀50年代初已反省「自傳說」,指出其弊病為:「第一,失卻小說所為小說意義。第二,這樣處處黏合真人真事,小說恐怕不好寫,更不能寫得這樣好。第三,作者明說真事隱去,若處處都是真的,即無所謂『真事隱』」。[37]

鬥爭論编辑

「鬥爭論」始自1954年,李希凡等中國學者對「自傳說」俞平伯的抨擊,卅多年間,在中國學界一度取得紅學的正統地位。「鬥爭論」認為《紅樓夢》不是自傳,而是「很深刻地反映了封建社會的階級鬥爭」。[38]

「鬥爭論」把小說當作歷史文件來看待,嚴格來說,屬於社會史的範疇而不是文學研究。它是馬克思理論在《紅樓夢》研究上的引申和借題發揮。[39]

文學批評派编辑

「文學批評派」從文學觀點研究《紅樓夢》,注重小說作者在藝術創作上的意圖,並通過全書的結構加以發掘。清末王國維叔本華的美學觀點研究《紅樓夢》,提出卓見,是從文學觀點研究《紅樓夢》最早又最深刻的一人。因「考証派」紅學興起,文學批評一度成為絕響。

20世紀70年代初,余英時提倡「紅學革命」,著重研究曹雪芹的藝術構想,不再自限於自傳說。在海外,不少學者從文學批評或比較文學的觀點來研究《紅樓夢》。[40]

红学家编辑

蔡元培胡适俞平伯周汝昌劉心武馮其庸宋淇吳其昌王国维白先勇蔣勳張愛玲王崑崙李希凡蔣和森何其芳吳恩裕周玉清等有较有影响论著。

海外著名紅學家有趙岡周策縱夏志清余國藩

评价编辑

魯迅编辑

鲁迅在1924年出版了专著《中国小说史略》,其中评价《红楼梦》:“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41]

《红楼梦》是中国许多人所知道,至少,是知道这名目的书。谁是作者和续者姑且勿论,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在我的眼下的宝玉,却看见他看见许多死亡;证成多所爱者当大苦恼,因为世上,不幸人多。惟憎人者,幸灾乐祸,于一生中,得小欢喜少有罣碍。然而憎人却不过是爱人者的败亡的逃路,与宝玉之终于出家,同一小器。但在作《红楼梦》时的思想,大约也止能如此;即使出于续作,想来未必与作者本意大相悬殊。惟被了大红猩猩毡斗篷来拜他的父亲,却令人觉得诧异。 ——《集外集拾遗补编•<绛洞花主>小引

看《红楼梦》,觉得贾府上是言论颇不自由的地方。焦大以奴才的身分,仗着酒醉,从主子骂起,直到别的一切奴才,说只有两个石狮子干净。结果怎样呢?结果是主子深恶,奴才痛嫉,给他塞了一嘴马粪。其实是,焦大的骂,并非要打倒贾府,倒是要贾府好,不过说主奴如此,贾府就要弄不下去罢了。然而得到的报酬是马粪。所以这焦大,实在是贾府的屈原,假使他能做文章,我想,恐怕也会有一篇《离骚》之类。 ——《伪自由书》

才子原是多愁多病,要闻鸡生气,见月伤心的。一到上海,又遇见了婊子。去嫖的时候,可以叫十个二十个的年青姑娘聚集在一处,样子很有些象《红楼梦》,于是他就觉得自己好象贾宝玉;自己是才子,那么婊子当然是佳人,于是才子佳人的书就产生了。 ——《上海文艺之一瞥》

关于后四十回的成败编辑

  • 胡适虽然认为后四十回不是曹雪芹原著而是高鹗续作,但对后四十回评价并不低:“平心而论,高鹗补的四十回,虽然比不上前八十回,也确然有不可埋没的好处。他写司琪之死,写鸳鸯之死,写妙玉的遭劫,写凤姐的死,写袭人的嫁,都是很精彩的小品文字,最可注意的是这些人都写作悲剧的下场。还有那最重要的“木石前盟 ”一件公案,高鹗居然忍心害理的教黛玉病死,教宝玉出家,作一个大悲剧的结束,打破中国小说团圆迷信,这一点悲剧眼光,不能不令人佩服。”[42]
  • 鲁迅认为:“后四十回虽数量止初本之半而大故迭起,破败死亡相继,与所谓‘食尽鸟飞独存白地’者颇符,惟结末又稍振。”[43]
  • 俞平伯肯定了“四美钓鱼”、“双玉听琴”、“宝玉作词祭晴雯及见黛玉”等6项较为精彩,但对宝玉中举仙去被封妙真人、贾府兰桂齐芳等提出20条“最大的毛病”,并认为“续书“ 整体水平远不能与前八十回相比,但在一定程度上有可取之处。[44]但在晚年,俞平伯又认为,“胡适、俞平伯是腰斩《红楼梦》的,有罪;程伟元、高鹗是保全《红楼梦》的,有功。大是大非!” “千秋功罪,难以辞达。” [45]
  • 周汝昌在1953年出版的《红楼梦新证》中,对后四十回深恶痛绝并彻底否定,认为后四十回是 “狗尾续貂”[46]。此外,周汝昌还认为《红楼梦》共108回,前后各54回构成两扇大对称结构,“一部《石头记》原计划是写一百零八名女子英豪(一百零八钗)——如《水浒》之写一百零八条男子好汉”[47],“专为和《水浒》唱对台戏——你写108条绿林好汉,我写108位脂粉英雄(秦可卿语)”[48],而聂绀弩却认为“周汝昌根本不懂《红楼梦》!”[49][50]
  • 林语堂认为后40回主要就是曹雪芹所写,并肯定后40回的成就。他认为:“ 前八十回几百条草蛇灰线伏于千里之外的,此时都须重出,与前呼应人物故事,又须顺理成章,贯串下来,脉脉相通而作者学识经验、文学才思,又皆足以当之”、“我不相信高鹗有此本领”、“老实说,《红楼梦》之所以成为第一流小说,所以能迷了万千的读者为之唏嘘感涕,所以到二百年后仍有绝大的魔力,倒不是因为有风花雪月、咏菊赏蟹的消遣小品在先,而是因为他有极好极动人的爱情失败,一以情死,一以情悟的故事在后。初看时若说繁华靡艳,细读来皆字字血痕也。换言之,《红楼梦》之有今日的地位,普遍的魔力,主要是在后四十回,不在八十回。 或者说是因为八十回后之有高本四十回。 所以可以说,高本四十回作者是亘古未有的大成功。(47节)”,并且,他在《平心论高鹗》第 54节中排出小说中十四件事,这十四件事均与前80回线索有关,且认为“不但能将各人与前八十回互相照应,并且能体会入微,写出各人之性情品格、居心行事,与前若合符契,真是难能可贵。”[8][9]
  • 舒芜认为“自从一百二十回本问世以后,胡适的《红楼梦考证》发表以前,一百多年间的普通读者的绝大多数全都相信后四十回确是曹雪芹的原作,读的最感动乃至抛书痛哭的地方都在第九十七、九十八回,这就是说,即使后四十回全是高鹗手笔,广大普通读者实际上已经肯定他续得成功。”,并认为后40回是在曹雪芹原稿上由程高补写的,所以“好的地方太好,坏的地方又太坏”。[51]
  • 王蒙肯定后四十回的文学价值,认为“不能胶柱鼓瑟地认为写人死净家败光才一定好。”[52]
  • 有人认为虽然后40回没有前80回写得好,但也不失为优秀的文学作品:“后四十回应该和同时期的一些续书或小说比。首先应该和繁多的《红楼梦》的续书比。没有那一部《红楼梦》的续书可以和《红楼梦》的后四十回相比。《水浒传》的也有一些续书,如《荡寇志》《水浒后传》《后水浒传》等,和《红楼梦》的后四十回比也不行。还有,就是和其前后时间差不多的一些小说比,包括像《儿女英雄传》《三言二拍》《十层楼》这样的作品,也都远远不如《红楼梦》的后四十回,至于其它的一些才子佳人小说就更不用说了。可以说,《红楼梦》的后四十回,仍不失为优秀的文学作品。”[13]
  • (高鹗)补《红楼梦》当在乾隆辛亥时,未成进士,“闲且惫矣”,故于雪芹萧条之感,偶或相通。然心志未灰,则与所谓“暮年之人,贫病交攻,渐渐的露出那下世光景来”(戚本第一回)者又绝异。是以续书虽亦悲凉,而贾氏终于“兰桂齐芳”,家业复起,殊不类茫茫白地,真成干净者矣。[谁?]

关于书的主题编辑

殆胡适作考证,乃较然彰明,知曹雪芹实生于荣华,终于苓落,半生经历,绝似“石头”,著书西郊,未就而没…… ——《清之人情小说》

由此可知《红楼梦》一书,说是大部分为作者自叙,实是最为可信的一说。 ——《清小说之四派及其末流》

衍生作品编辑

影视编辑

据《红楼梦》改编的影视剧非常之多,中国红学会认为国内具有影响力的作品为1944年周旋主演的电影版《红楼梦》、1962年徐玉蘭王文娟主演的越剧电影《红楼梦》、1987年央视版电视剧《红楼梦》、1989年北影版电影《红楼梦》和2010年的《新版红楼梦[53]

  • 在中国大陆,最受欢迎的《红楼梦》改编影视作品是1987年央视版电视剧《红楼梦》,该剧由多位文艺界泰斗担任顾问,且专门建造正定荣国府、北京大观园作为拍摄基地,从开始酝酿到拍摄完成、播出,前后共花费了5年多的时间,相对完整地展现了前80回的全貌,80回之后部分不依程高本而是根据一些红学家的观点重写内容拍摄的。该剧艺术水准极高,该剧重要顾问、著名红学家周汝昌评价它是“首尾全龙第一功”[54]
  • 台湾华视制作的1996版《红楼梦》最大的优势是它73集的容量,全剧于上海大观园拍摄。八十回之后的剧本并非改编自通行程高本后40回,而是参考脂砚斋评点本、旧时真本等改编而成。
  • 北京电视台于2008年到2009年拍摄的《新版红楼梦》投资高达1.18亿元,但此剧从开拍初始就伴随许多争议和批评[55][56]。本剧80回后情节按通行程高本后40回拍摄,剧末演职员表注明后40回是“无名氏续,程高整理”。

现代舞编辑

  • 《红楼梦》云门舞集十周年纪念舞码,林怀民于1983年编舞,2005年春季封箱演出。与其他表演方式最大的差别在于:《红楼梦》现代舞中并无强调十二钗的角色,而由舞者的服装让观众自由想象,并藉舞台的布景和灯光产生春夏秋冬四季交替,表现大观园由盛而衰的历程。该出舞剧于2005年3月25日到4月3日在台湾台北国家戏剧院四度上演,也是封箱演出。

戏曲编辑

清末,小說第23回「黛玉葬花」改編為京劇。民國初年,名演員梅蘭芳歐陽予倩重新編演此劇,使「黛玉葬花」故事脍炙人口。[57]

戲剧编辑

文学作品编辑

  • 林语堂英文小说《京华烟云》可以说是《红楼梦》的现代版,基本情节都是取材于《红楼梦》,但人物和背景是20世纪初的北平
  • 张恨水在1920年代中耗时六年完成的小说《金粉世家》,曾被评为“颇似取径《红楼梦》,可曰新红楼梦”(《金粉世家》原序)。这部小说描写民国年代的总理兼银行总董事金铨一家由富甲天下到一贫如洗的兴衰史,其中又以金铨的七公子金燕西与贫家女子冷清秋从追求到结婚到相厌为主线,在叙事手法和故事结构上,都与《红楼梦》有相似之处。
  • 高阳曾致力红学考据工作,并以他的观点撰写考据文章与相关小说。考据文章结集有《高阳说曹雪芹》《高阳说红楼梦》等,相关小说有《红楼梦断》系列(《秣陵春》《茂陵秋》《五陵游》《延陵剑》)《曹雪芹别传》《三春爭及初春景》《大野龙蛇》等。

绘画编辑

  • 故宫的长春宫,整个院子四面游廊的壁画,都是画的《红楼梦》题材。
  • 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红楼梦古画录》,全面梳理汇集了红楼古画,收有数十版本近500幅精彩的红楼古画。

小人书编辑

1982-1984年出版《红楼梦》小人书,全套16本,分别由不同画家完成,封面为著名画家戴敦邦之作,现已成为收藏品

游戏编辑

1998年,台灣智冠科技發行由七彩狼工作室所製作的DOS版成人向戀愛遊戲《紅樓夢之十二金釵》,2001年發行Windows典藏版。玩家扮演賈寶玉,透過在大觀園中的劇情發展以及平日的養成培育,可攻略黛玉、寶釵、湘雲、迎春、李紈、妙玉、襲人等女性角色,最終有二十餘種結局。

2009年春初,北京娱乐通制作了一款根据《红楼梦》改编的恋爱冒险游戏。玩家将扮演名为神瑛侍者的神仙,在遭遇妖魔攻击后魂魄被打散,转世成为贾宝玉。在大观园内与林黛玉、薛宝钗等众姐妹们一起成长与生活中,主角凭借着残留在脑海中依稀模糊的印象,不断追寻着自己作为神瑛侍者的记忆,故事从此拉开帷幕。除了钗黛之外、袭人、晴雯、王熙凤等约60个耳熟能详的人物都将出现在游戏之中。

2010年年初,北京娱乐通发行续作《红楼梦:林黛玉与北静王》(台灣譯名《再續紅樓夢》)。

脚本由香港脚本作家莫妮芙(Moref)撰写、主美由动漫插画家白婕担任。游戏程序由《仙剑客栈》主程胡颖卓设计。《吉祥三宝》音乐制作人秦万民为游戏制作了3首歌曲和32首背景音乐。特邀正大国际的青年歌手曲泉丞为本游戏创作并演唱了一首插曲《梦红楼》。

有聲書编辑

  • 蔣勳《細說紅樓夢有聲書》,耕心藝術出版

改編及续作编辑

纪念编辑

1984年到1989年间,为了拍摄《红楼梦》电视剧,而在北京兴建了北京大观园,在河北正定兴建了荣国府上海大观园也于1988年建成。

爱神星上有两座环形山分别以书中的人物贾宝玉林黛玉的名字命名。

译本编辑

至2017年超過150種不同篇幅文字版本,共40種120回全译本以20多种文字(日文朝鮮文越南文緬甸文俄文捷克文英文法文西班牙文等)寫成;其中馬來文為最新全譯本。[58][59][60]

韓譯本编辑

  • 樂善齋本全譯《紅樓夢》,余117冊,1884年,或為李鍾泰主導翻譯,世界最早全譯本。[61][62]
  • 李周洪译,《紅樓夢》,1969,全譯本共5冊,汉城乙酉文化社出版,漢城(今首爾)。[63]
  • 延边大学红楼梦翻译小组,《紅樓夢》,1978-1980,延边人民出版社出版,延邊[61]
  • 外文出版社翻译组,《紅樓夢》,1978-1982,北京外文出版社出版,北京[61]
  • 禹玄民譯,《新譯紅樓夢》,1982,全譯本共6冊,汉城「瑞文文库」285 一290, 瑞文堂出版,漢城[63]
  • 李仲泰等譯,《紅樓夢》,1988,全譯本共15冊,亞細亞文化社出版,漢城[63]

日譯本编辑

  • 幸田露伴平岡龍城合譯「国訳紅楼夢」(《国訳漢文大成》第14~16巻,国民文庫刊行会),1920-1922。第一个80回全譯本。
  • 飯塚朗譯「紅楼夢」(《世界文学全集》第11・12・13卷,集英社),1979-1980。
  • 松枝茂夫譯「紅楼夢」(岩波文庫),全12卷,1972-1985。 
  • 伊藤漱平譯「紅楼夢」(平凡社),全12卷,1996-1997。
  • 井波陵一譯「新訳 紅楼夢」(岩波書店),全7卷,2013-2014。

俄译本编辑

  • Цао Сюэ-цинь. "Сон в красном тереме", М.,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ое издательство художественной литературы, 1958. Перевод Панасюка.

英译本编辑

  • Cao Xueqin, Gao E: The Story of the Stone. London, U.K.: Penguin 1973-1986.
霍克思译前八十回、闵福德译后四十回
  • Cao Xue Qin: The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New York, U.S.A.: Penguin Group 1996. ISBN 0-14-600176-1
  • A Dream of Red Mansions. Beijing, China: Foreign Language Press,三卷, 1978-80.
杨宪益戴乃迭合译

法译本编辑

李治华译、铎尔孟

德译本编辑

馬來譯本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裕瑞; 联名作者. 枣窗闲笔. 出版商所在地: 出版商. 出版日期. ISBN 书籍编号 请检查|isbn=值 (帮助). 
  2. ^ 2.0 2.1 劉世德. 《紅樓夢》前言. 北京: 北京燕山出版社. : 1. ISBN 7-5402-1142-3. 
  3. ^ 3.0 3.1 3.2 为什么新版《红楼梦》不再是“曹雪芹、高鹗著”,而是“曹雪芹著,无名氏续”?
  4. ^ 1959年12月27日胡適在臺灣圖書館做演講《找書的快樂》,回憶道:“乾隆五十六年的活字版排出了一百廿回的初版本,書前有程、高二人的序文說:‘世人都想看到《紅樓夢》的全本,前八十回中黛玉未死,寶玉未娶,大家極想知道這本書的結局如何?但卻無人找到全的《紅樓夢》。近因程、高二人在一賣糖攤子上發現有一大卷舊書,細看之下,竟是世人遍尋無著的《紅樓夢》後四十回,因此特加校訂與前八十回一並刊出。’可是天下這樣巧的事很少,所以我猜想序文中的說法不可靠。”(《胡適紅樓夢研究論述全編》第255頁)
  5. ^ 可参阅赵建忠〈程刻本后四十回作者的探寻轨迹〉《呼兰师专学报》(2001,第1期)。
  6. ^ 蔡义江.红楼梦诗词曲赋鉴赏[M].中华书局,2001:517
  7. ^ 郑铁生,百年红学最大的错案是阉割《红楼梦》后四十回,《乌鲁木齐职业大学学报》 2013年第2期1-5,共6页
  8. ^ 8.0 8.1 林语堂,平心论高鹗[M]. 台湾:文星书店出版,1966- 07
  9. ^ 9.0 9.1 郭豫适,林语堂对《红楼梦》后四十回的研究,《社会科学家》 1999年第6期4-9,共6页
  10. ^ 王蒙.我的一个死结[N].今晚报,2008—11-30.
  11. ^ 唐德剛:《書緣與人緣》(瀋陽:遼寧教育出版社,1998),頁172。
  12. ^ 《红楼梦》后四十回不是高鹗写的,那是谁写的?
  13. ^ 13.0 13.1 13.2 张兴德,腰斩《红楼梦》有罪 程伟元高鹗有功,辽东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第11卷第3期2009年6月
  14. ^ 14.0 14.1 14.2 王攸欣、贝京,《红楼梦》后四十回续作说的方法论观照,《红楼梦学刊》 2015年第6期130-150
  15. ^ 曹立波、曹明,《红楼梦》后四十回中的雪芹残稿和程高补笔,《红楼梦学刊》 2016年第5期29-47
  16. ^ 16.0 16.1 胡文炜,新红学的误区——高鹗续写后四十回,《辽东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7年第2期63-68,共6页
  17. ^ 王攸欣,以诠释学眼光重审《红楼梦》高鹗续书说,《湖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5年第5期30-37,共8页
  18. ^ 1959年12月27日胡適在臺灣圖書館做演講《找書的快樂》,回憶道:“乾隆五十六年的活字版排出了一百廿回的初版本,書前有程、高二人的序文說:‘世人都想看到《紅樓夢》的全本,前八十回中黛玉未死,寶玉未娶,大家極想知道這本書的結局如何?但卻無人找到全的《紅樓夢》。近因程、高二人在一賣糖攤子上發現有一大卷舊書,細看之下,竟是世人遍尋無著的《紅樓夢》後四十回,因此特加校訂與前八十回一並刊出。’可是天下這樣巧的事很少,所以我猜想序文中的說法不可靠。”(《胡適紅樓夢研究論述全編》第255頁)
  19. ^ 旧时真本红楼梦
  20. ^ 《高陽說曹雪芹》,作者是谁数学证明新浪网2004年5月8日。
  21. ^ 周汝昌:《周汝昌梦解红楼》,316页。
  22. ^ 王世海,论数理统计方法研究《红楼梦》作者问题的得与失,宜春学院学报,第41卷第4期,2019年4月
  23. ^ 施建军,关于以《红楼梦》120回为样本进行其作者聚类分析的可信度问题研究,红楼梦学刊,2010年第5辑
  24. ^ 施建军,基于支持向量机技术的《红楼梦》作者研究,红楼梦学刊,2011年第5辑
  25. ^ 李国强、李瑞芳,基于计算机的词频统计研究——考证《红楼梦》作者是否唯一,《沈阳化工学院学报》,第20卷第4期2006年12月
  26. ^ 余英時:《紅樓夢的兩個世界》,頁35-59。
  27. ^ 注:程高本,也就是前八十回遭高鹗等人大量删改的通行本系统之内容为,补天顽石化为神瑛侍者,神瑛侍者投胎为“贾宝玉和他身上的通灵宝玉”。其他较接近原著的许多手抄本系统,其内容为神瑛侍者投胎为贾宝玉,补天顽石化为其身上的通灵宝玉。神瑛侍者(贾宝玉)是负责守护通灵宝玉的。
  28. ^ 唐德剛:《書緣與人緣》(瀋陽:遼寧教育出版社,1998),頁157。
  29. ^ 一派紅學家認為回目有「因麒麟伏白首双星」,脂批有“后数十回若兰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暗示与才貌双全的卫若兰白首偕老,不再像幼年那样坎坷。另有一派红学家推测,作者原著会写到湘云与宝玉结合的情节,因此有「金麒麟伏白首双星」一回。警幻曲中有“厮配得才貌仙郎,博得个地久天长,准折得幼年时坎坷形状。”,而金麒麟當時是寶玉所持有。也有一派红学家认为,脂批“若兰射圃”的情节并不意味着史湘云与卫若兰将共度余生,因为前八十回中史湘云已经许配某官宦人家,故警幻曲中所指可能是此位未婚夫后遭变故,两人未能成婚。而金麒麟一段,考虑到拥有金麒麟的实际上是贾宝玉与史湘云两人,故有可能是史湘云与贾宝玉在家族败落之后结为夫妇,相依为命。尚有一派红学家则觉得:金麒麟虽然代表姻缘,但作者叙事,喜爱描写命运已定但当事人都难以逆料,像史湘云、妙玉等人,只要对宝玉“心里一动”,作者就不会安排嫁给宝玉的。所以像袭人由宝玉取得红汗巾却嫁与蒋玉菡。宝玉曾拥有金麒麟也不代表就一定是这桩姻缘的男主角。
  30. ^ 馮其庸,李希凡. 紅樓夢大辭典(增訂本). 北京: 文化藝術出版社. 2010年: 405–410页. ISBN 9787503941016. 
  31. ^ 北师大《红楼梦》抄本研究又有新进展
  32. ^ 余英時:《紅樓夢的兩個世界》,頁2。
  33. ^ 余英時:《紅樓夢的兩個世界》,頁8-12。
  34. ^ 再谈《红楼梦》作者之谜
  35. ^ 開封政協-《紅樓夢》原作者是鄭成功之孫鄭克塽?
  36. ^ 余英時:《紅樓夢的兩個世界》,頁2-3、10、36。
  37. ^ 俞平伯:〈讀紅樓夢隨筆〉,載《紅樓夢研究專刊》第一輯,頁105。
  38. ^ 李希凡:《曹雪芹和他的紅樓夢》(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73),頁10。
  39. ^ 余英時:《紅樓夢的兩個世界》,頁14-16。
  40. ^ 余英時:《紅樓夢的兩個世界》,頁27-33。
  41. ^ 鲁迅谈《红楼梦》. 红楼梦世界. [2015-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14) (中文(中国大陆)‎). 
  42. ^ 胡适,红楼梦考证,改定稿[A],胡适文存·卷三[M],上海:上海东亚图书馆出版社,1921. 113-137.
  43. ^ 鲁迅,中国小说史略[M],鲁迅全集(第9卷),上海:上海文化出版社, 2006. 232-233.
  44. ^ 俞平伯,俞平伯论红楼梦[M].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8. 1101.
  45. ^ 韦奈,俞平伯的晚年生活[J]. 新文学史料, 1990 (4).
  46. ^ 周汝昌,红楼梦新证[M]. 上海:上海棠宗出版社, 1953. 112.
  47. ^ 周汝昌,《红楼无限情:周汝昌自传》,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05年,第350页
  48. ^ 周汝昌,《红楼夺目红》,作家出版社,2003年,第 146页
  49. ^ 林东海,《文林廿八宿师友风谊》第325页,人民文学出版社,2010年
  50. ^ 胥惠民,“周汝昌根本不懂《红楼梦》!"— — 诠释聂绀弩先生对周汝昌《红楼梦》研究的经典评价,《广西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1年第2期20-29,共10页
  51. ^ 舒芜,谈梦录[M]. 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 2004. 8.
  52. ^ 王蒙,红楼梦启示录[M]. 北京:三联书店 , 1995. 230.
  53. ^ 中国红学会成立30周年新版本《红楼梦》备受关注2010年8月4日
  54. ^ 87版《红楼梦》——让艺术之梦永不腐朽(赵凤兰)2017年6月28日
  55. ^ 网友签名反对重拍红楼梦认为陈晓旭无人能取代2007年5月23日
  56. ^ 新版红楼梦骂声不绝2010年8月2日
  57. ^ 余英時:《紅樓夢的兩個世界》,頁46。
  58. ^ 《红楼梦》外文译本目录. 百年紅樓夢. [2018年8月2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年5月12日). 
  59. ^ 59.0 59.1 納吉:馬來文《紅樓夢》 出版·中巫文明昇華. 星洲網. 2017年9月29日 [2018年8月25日]. 
  60. ^ 《红楼梦》国际传播的历史与现状. 中國作家網. 2017年9月11日 [2018年8月25日]. 
  61. ^ 61.0 61.1 61.2 《红楼梦》在韩国. 國際中心. 2008年8月1日 [2018年8月25日]. 
  62. ^ 〈誤譯還是誤讀? - 試論樂善齋本《紅樓夢》中「玫瑰」的名字〉"Mistranslation or Misreading? -The Name of the ‘Rose’ in the Naksunjae Translation of The Dream of Red Chamber". SOAS, University of London. [2018年8月25日]. 
  63. ^ 63.0 63.1 63.2 《红楼梦》在朝鲜. 百年紅樓夢. [2018年8月25日]. [永久失效連結]
  64. ^ Classic China novel now in Bahasa Malaysia. Star Online. 2017年9月29日 [2018年8月25日]. 

参考书目编辑

研究書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青梗峰——情根峰 十里街——势利街 仁清巷——人情巷 胡州——胡诌
甄士隐——真事隐(去) 贾雨村——假语存(言) 甄英莲——真应怜 葫蘆廟——糊塗廟
娇杏——侥幸 封肅——風俗 贾政、贾敬——假正经 冯渊——逢冤
秦可卿——情可轻(亲) 秦钟——情种 秦业——情孽 戴权——代(皇)权
卜固修——不顾羞 卜世仁——不是人 单聘仁——善骗人 詹光——沾光
石呆子——实呆子 张友士——将有事 傅試——附勢 霍启——祸起/火起
群芳髓——群芳碎 千红一窟——千红一哭 万艳同杯——万艳同悲 王仁——忘仁
戴良——大量 吳新登——無星戥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