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顯(?-前33年),字君房,是西汉時期的宦官濟南人(今屬山東章丘)。汉元帝年間,石顯趁漢元帝得病時專擅朝政,在其掌權期間大肆結黨營私,打擊異己。朝中重臣如周堪劉更生等人皆因石顯的緣故而被廢官禁錮,帝师萧望之亦遭他陷害而自盡身亡。汉成帝繼位後石顯失勢,被彈劾免官,死於回鄉路途中[1][2]

生平编辑

早年經歷编辑

石顯年輕時因犯法而遭處以腐刑,後任中黃門,又被選為中尚書汉宣帝時期石顯為中書官,他和另一名沛县出身的宦官弘恭分別擔任仆射中书令的職位,汉元帝即位幾年後,中書令弘恭去世,其位由石顯接任[1][2]

權傾天下编辑

後來,漢元帝因為得病而不再專注朝政,熱衷沉迷於音樂裡,他認為石顯長期擔任中書令,沒有自己的黨羽勢力,政事嫻熟值得信賴,於是便把各種政務都委託給石顯處理。朝中事務不論大小,全憑石顯說的話決定,石顯的尊貴和受到的寵信權傾朝廷,百官都恭敬地事奉著石顯。石顯機靈聰明,能夠體察漢元帝的心思,但其為人狡猾奸詐,常用各種詭計暗中打擊他人,只要是得罪於他者,石顯必定會嚴加報復[1]

初元年間,前将军萧望之光祿大夫周堪宗正劉更生都擔任給事中。蕭望之領尚書事,知道石顯專權奸邪,便陳述其意見說:「尚書是百官的根本,是國家政權的關鍵,應該讓公正通明的人擔任此職。漢武帝日夜遊宴於後宮,所以重用宦官,這並非舊制。不應由宦官擔任中書之職,不該讓受過刑罰者親近皇帝。」然而漢元帝並沒有採納蕭望之的建議,蕭望之也因為這次上奏惹怒石顯,導致日後蕭望之等人被石顯迫害,其中蕭望之被逼自殺而死,周堪、劉更生被廢官禁錮,不再任用。後來太中大夫張猛魏郡太守京房御史中丞陈咸待詔贾捐之等人或是秘密上呈奏章,或在被皇帝召見時揭發石顯的短處。石顯對此則派人蒐羅他們的罪名,使京房、賈捐之被處死,張猛自殺於公車署內,陳咸則被剃去頭髮,淪為城旦。鄭令蘇建得到石顯的私信並把它上奏給漢元帝,石顯後來便以其他事由判處蘇建死刑。從此以後,公卿以下的百官們皆畏懼石顯,對其戰戰慄慄[1][2]

石顯又和中書仆射牢梁少府五鹿充宗結成黨羽,那些依附於他們的人都可獲得高官顯位。民間對此傳唱歌謠到:「牢邪石邪,五鹿客邪!印何纍纍,綬若若邪[註 1]!」道出石顯及其黨羽在朝中權勢的龐大與盤根錯節[1]

石顯見到左將軍冯奉世父子身為公卿,相當有名望,而馮奉世的女兒又入宮為昭仪,因此想依附馮家,於是石顯便向漢元帝推薦馮昭儀的哥哥谒者冯逡,說馮逡性情嚴整,可以在宮中侍奉。皇帝因此召見馮逡,打算任命他擔任侍中,馮逡趁機向漢元帝進諫,然而漢元帝在聽到馮逡說石顯專權後極為惱怒,立即罷黜馮逡,將其貶職為郎官。後來御史大夫之位空缺,群臣都舉薦馮逡之兄大鴻臚冯野王品行才能無與倫比可以勝任,漢元帝向石顯詢問他的意見,石顯說:「九卿之中沒有任何人比馮野王更適合勝任此職。不過,馮野王是馮昭儀的親兄,我擔心後世會因此認為陛下您不用眾多賢才,反倒偏袒親近後宮妃嬪的親屬,讓其擔任三公之職。」漢元帝說:「說的好,我沒有看到這一點。」於是下詔讚美馮野王,事實上卻廢棄而不重用他[1][2]

施計固寵编辑

石顯深知自己大權獨攬,擔心一旦漢元帝手下偵知自己的情況,便會離間自己與皇帝的關係,所以他常常故意向漢元帝主動坦白自己的過錯。石顯某次出宮到官署徵用民力財物,石顯事先向漢元帝說明,說擔心自己太晚回宮,宮門關閉不得進入,請求到時候漢元帝下詔讓門吏開門,漢元帝答應了石顯的請求,石顯故意拖延至深夜才返回,稱說是漢元帝有詔書讓門吏開門進入。後來果然有人因此上書控告石顯專權、偽造皇帝詔書、私開宮門,漢元帝得知這件事後,笑著把那封奏書拿給石顯觀看。石顯趁機哭泣說:「陛下非常偏愛微臣,把政事交給我處理,下邊眾臣們無不嫉妒,他們老想陷害我,像這樣上書陷害我的事肯定不止一件,希望英明的君主您要了解我的忠心和處境。臣愚蠢卑賤,確實沒有辦法憑一己之力使所有人都滿意,使天下人怨恨我,臣請求歸還掌管國家樞機的重要官職,接受在後宮中打掃台階的差役,死而無憾!希望陛下您哀憐我,使我能平安地活下去。」漢元帝認為他說的都是實話,相當同情他,多次慰勞、勉勵石顯,更增加對他的賞賜。總計石顯得到的賞賜加上朝臣們給他的賄賂與贈禮共多達一萬萬[1]

一開始,石顯聽到眾人議論洶洶,說他殺了前將軍蕭望之。由於蕭望之是當時有名的儒士,相當有影響力,石顯害怕天下飽學之士會因此譏謗自己,該如何處理這件事一直是他的心病。當時,琅邪郡贡禹明經成為諫大夫,他亦是一位著名的儒士,石顯趁機派人向貢禹示好,努力結交。不僅如此,石顯對待貢禹的禮節非常完備,更把貢禹推薦給漢元帝,讓貢禹越過九卿,直接當上了御史大夫。輿論因此稱頌石顯,認為石顯並沒有嫉妒或構陷蕭望之。石顯為人便是像這樣處心積慮玩弄詭計來逃脫禍患,取信於皇帝[1]

失勢而死编辑

漢元帝晚年臥病,當時定陶王劉康頗受漢元帝寵愛,漢元帝一度考慮廢黜太子劉驁,改立劉康為儲,而石顯則大力維護太子的地位。漢元帝駕崩後,漢成帝剛剛繼位,就立刻把石顯調往長信宮擔任中太僕,俸祿為二千。石顯失去漢元帝這座靠山後,失勢不到幾個月,丞相御史們就向漢成帝列舉石顯先前犯下的罪惡,石顯及其黨羽牢梁、陳順皆被免官。石顯與妻子返回故鄉時,一路上憂心難安,食不下嚥,最終死於歸鄉的路途上。從前靠巴結石顯而獲得一官半職者,盡數被罷免。少府五鹿充宗被降職為玄菟郡太守,御史中丞伊嘉則被貶官為雁門郡都尉长安民間對此又傳唱新的歌謠說:「伊徙雁,鹿徙菟,去牢與陳實無賈[註 2][1][2]

註釋编辑

  1. ^ 白話翻譯:「牢梁呀石顯呀,都是五鹿充宗家的常客呀!他們手中的官印是多麼的多呀!他們身上佩的綬帶是多麼的長呀!」。
  2. ^ 白話翻譯:「伊嘉前往雁門,五鹿充宗前往玄菟,離去的牢梁與陳順一文不值」。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汉书》·佞倖傳
  2. ^ 2.0 2.1 2.2 2.3 2.4 資治通鑒》·漢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