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磨盘山血战或称磨盘山战役南明军队在云南磨盘山一带抵抗清朝军队中取得的一场战斗胜利。

过程编辑

顺治十六年二月(1659年,明大统历闰正月)二十一日,清军渡过怒江逼近腾越州(今云南腾冲),这是明朝的西南边境,山高路险,“径隘箐深,屈曲仅容单骑”[1]李定国估计清军取胜之后必然骄兵轻进,决定在怒江以西二十里的磨盘山沿羊肠小道两边草木丛中埋伏起来,以泰安伯窦名望为初伏,广昌侯高文贵为二伏,武靖侯王国玺为三伏,“埋地雷谷中,约曰:敌尽入,初伏乃发;然地雷,二、三伏乃发。首尾击之,敌尽矣”[2]。埋伏的军队携带预先制作的干粮,以免造饭冒出炊烟被清军察觉[3]。部署安定后,清军队在吴三桂等率领下果然以为明军已经望风逃窜,大踏步地进入伏击区。在这一决定胜负之际,明光禄寺少卿卢桂生叛变投敌[4],把设下埋伏的机密报告吴三桂。吴三桂大惊,立刻下令已进入二伏的清军前锋后撤,向路旁草木丛中搜杀伏兵。明兵因为没有得到号令不敢擅自出战,伤亡很大。窦名望迫不得已下令鸣炮出战;二伏、三伏军从也应声鸣炮,冲入敌军,双方展开一场恶战,清将固山额真沙里布[5]被击毙,明将窦名望等也战死[6]

李定国坐镇山阜之上,听见号炮次序不对,才知道情况有变,派后军增援,终于击败吴三桂所统来追清军。但因兵将损失严重,决定离开腾越州,令定朔将军吴三省断后并收集溃卒,自己率领主力前往孟定(今云南耿马傣族佤族自治县西之勐定街)[註 1]

卢桂生叛变告密使李定国部署的磨盘山战役未能取得预定效果。由于他在关键时刻立功,被清朝赏给云南临元兵备道的官职[8]

评价编辑

磨盘山战役是李定国统率明军给予占有明显优势的清军最后一次沉重的军事打击。清廷因损兵折将,顺治帝大为恼怒,经诸王、大臣会议后于顺治十七年六月惩罚统兵将领;多罗信郡王多尼罚银五千两,多罗平郡王罗可铎罚银四千两,多罗贝勒杜兰罚银二千两,都统济席哈革一拜他喇布勒哈番并所加级,副都统莽古图傅喀克星格也受到处分,征南将军赵布泰革职为民[9]。从清廷对三军主帅的处分情况来看,磨盘山之役战斗十分激烈,清军的伤亡肯定相当大。李定国在兵势已如强弩之末时,仍然能够组织和指挥这样一场勇猛的阻击战,可以看出他不愧是明清之际最杰出的军事家之一。

相关条目编辑

注释编辑

  1. ^ 他书多讹作孟艮[7]

参考资料编辑

  1. ^ 刘健《庭闻录》卷三。
  2. ^ 《残明纪事》。刘健《庭闻录》作:“俟敌至三伏,山巅举炮,首尾横击之,片甲不令其逃也。”似更合乎情理
  3. ^ 邵廷寀《西南纪事》卷十《李定国传》
  4. ^ 《残明纪事》记卢桂生为定国中书。
  5. ^ 沙里布为多尼部将,蒙古镶白旗固山额真。同时被击毙者尚有阿达哈哈番珲津(见《八旗通志》卷一七○《沙理布传》、《清史稿》卷二二九,珲津、沙尔布传。按,沙尔布即沙里布的另一译音)。《清史稿·珲津传》作:“十六年四月,克永昌。师渡潞江,明将李定国为伏磨盘山。师至,破其栅,珲津与固山额真沙尔布率众深入,伏起,遂战死,谥壮勤。”沙尔布传云:“明年,与珲津同战死,谥襄壮。”征南将军赵布泰的侄儿多婆罗也被击毙,见《清世祖实录》卷一三七。
  6. ^ 屈大均《安龙逸史》记:“名望为流矢中目,自刎死。”明将在磨盘山战役中牺牲者除窦名望外,诸书记载颇有分歧,如《庭闻录》记王国玺为王玺亦与名望同时阵亡,然刘■《狩缅纪事》记他自己和王国玺一道在庚子(顺治十七年)正月被叛将杨武所俘,三月解至昆明。
  7. ^ 《南疆逸史》卷五十二《李定国传》作孟定土府;刘健《庭闻录》也说:“定国遂收余兵走孟定。”郭影秋著《李定国纪年》第一七二页认为《逸史》所记可靠。
  8. ^ 雍正九年《建水县志》卷三《兵防》记:卢桂生,字月仙,四川垫江县人,选贡,顺治年间任整饬临元兵备道。道光二十七年《澂江府志》卷八《秩官》记卢桂生于顺治十七年任临元道,又云任迤东道。刘健《庭闻录》记卢桂生初降时任清大理府知府。
  9. ^ 《清世祖实录》卷一三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