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山西平遥古城内日昇昌票号
晋商鼎盛時期日昇昌票號幾乎壟斷金融

票号中国古代的金融机构。票号也称作票庄汇兑庄,顾名思义,即汇兑银票的处所。早期以承担汇兑业务为主,而到清初许多票号又增加了存款服务,在中国古代社会中有着类似近代银行的功能。

历史起源编辑

山西票号具体产生的时间,学术界看法很不一致,这些看法主要有:[1]

  1. 明朝中葉,见日文《支那雜誌·山西票莊》。
  2. 明末清初说。“据说开始是山西的康(亢)氏。清初,顺冶年间李闯王造反,不利败走时,所有的金子携带不便,把军中所有的金银财宝放在康氏的院子里而去,康(亢)氏忽拾得八百万两,因此将从来谋一般人便利的山西汇兑副业改为本业,特创票号,至是该地的巨商都是康姓。”[2]徐珂《清裨类钞》称:“相传明季李自成携巨资败走山西,及死,山西人得其资以设票号。”商務印書館的《辭源》「票號」條文與《清稗類鈔》及《支那經濟全書》,皆認為「明李自成擄鉅資敗走山西及死,山西人得其資以設票號。」上海東亞同文書院木村欣一的《支那政治地理志》也主張山西票莊起至明末清初。
  3. 康熙朝说。“山西票号在康熙年间早已产生,但在当时票号寥若晨星,可以肯定不会太多。”[3]據認為起於明末清初者多認為顧炎武同傅山因標局業務需要,於康熙十二年在太谷縣溝子村創辦了「志成信」票號。太谷縣票號因而成為山西最有名的集中地。[4][5]
  4. 乾嘉时期说。[6][7][8]
  5. 道光初年说。陈其田《山西票庄考略》:“大概是道光初年天津日升昌颜料铺的经理雷履泰,因为地方不靖,运现困难,乃用汇票清算远地的账目,起初似乎是在重庆、汉口、天津间,日升昌往来的商号试行成效甚著。第二步乃以天津日升昌颜料铺为后盾,兼营汇票,替人汇兑。第三步在道光十一年(1831)北京日升昌颜料铺改为日升昌票庄,专营汇兑。”此前,中国的民间金融机构主要是钱庄

会票(汇票)在明末清初已经出现。顾炎武日知录》:

“钞法之兴,因于前代,未以银为币,而患钱之重,乃立此法,唐宪宗之飞钱,即如今之会票也。”

据《清高宗实录》卷1068载:乾隆四十三年十月:

“搜获现银仅二万四千余两,其会票期票所开,亦止四万六千余两”

会票制度已有了会票和期票之别。但未见有专营会票(汇票)业务的票号,应是由商号兼营会票(汇票)业务

中国票号博物馆(位于平遥县西大街日昇昌票号旧址,1995年10月18日建馆开放)宣称“日昇昌”票号是中国第一家专营存款、放款、汇兑业务的私人金融机构,创建于道光四年(公元1824年)。

繁荣时期编辑

道光八年(1828)江苏巡抚陶澍奏折称:苏州为百货聚集之区,山西、山东、河南、陕西等地商人到苏州贩货,银达数百万两,“俱系会票往来”。[9]

早期經營票號的全是山西商人,稱「西幫」。光緒初年有雲南人李氏建立天順祥票號。光緒九年(1883年)浙江宁波商人嚴信厚建立源豐潤票號,時稱“南幫票號”,勢力較弱。紅頂商人胡雪巖的“阜康”亦屬於南幫。

票号与同时期的银号钱庄的别称)区别于银号提供贷款服务,票号提供存款服务。仅提供兑换银票服务的小钱庄俗称钱店。步入清末民初,票号和银号提供的服务项目基本相同,而在民国时期二者均被银行陆续取代。

各地票號编辑

大票號有“南通北达,二盛二协”之稱,例如日昇通日昇达百川盛万源盛协同庆协同泰等。票号多為山西人所包揽,如大德通、合盛元、中兴和、蔚泰厚、百川通、志成信、大德恒、日昇昌、存义公、蔚长厚、新泰厚、三晋源、协成乾、蔚丰厚、协同庆、大德玉、蔚盛长等。又被称为“山西票庄”,民謠謂「金太谷,銀祁縣,榆次吃不完的米和面,平遙城,拉不滿也填不平。」太谷為最大的票號中心, 平遥古城又是当时最大票号中心[來源請求]平遙雷履泰開設的日昇昌曾獲譽為“天下第一票號”,以“天下第一”,“汇通天下”闻名全國。

山西票号编辑

清朝中叶兴起的一系列山西票号晋号尤其出名。光緒二十九年(1903年),北洋大臣袁世凱曾邀請山西票號加入天津官銀號,但山西票號拒絕。

山西票号又稱「晋号」,设立的城市计有:北京张家口天津奉天济南扬州江宁苏州芜湖屯溪河口(位於江西)、广州长沙常德湘潭汉口沙市重庆成都西安三原开封周家口上海杭州福州厦门汕头营口南昌九江桂林梧州昆明贵阳镇江巴塘里塘打箭炉自流井迪化甘州南宁解县新绛介休曲沃烟台包头兰州肃州归化周村张兰宁夏潮州文水汾阳万县雅安康定正阳关通州赊旗兴化镇禹县博爱清化怀庆寿阳交城喇嘛庙凉州盂县库伦吉林长春黑龙江锦州安东安庆运城徐州亳州道口济宁获鹿承德多伦赤峰香港等。

业务范围编辑

  • 汇兑
    • 同业对交
    • 迟票:
    • 兑条。交条付银,不找保立收据也可。
    • 信汇。须得保付给
    • 汇票。
    • 电汇。
  • 存款
    • 往来存款
    • 定期存款
  • 放款
    • 信用放款
    • 抵押放款

注釋编辑

  1. ^ 《晋商兴衰史》,张正明著
  2. ^ 陈其田《山西票庄考略》转引《中国经济全书》
  3. ^ 据何焯《何义门先生集》所载,康熙末年何焯在家时,因生活窘迫,曾将“一应冬衣,俱当在对门当内,因皮钱尤重”,赎不回来,其家人就由原籍苏州向北京天会号汇银九十两,使其“先赎皮袄”。又据康熙40年《康熙南巡秘记》载:“时济南票号适以银款纠葛事,须时敏亲自料理。”
  4. ^ 清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集資重修太谷縣范村鎮蚍蜉村真聖寺《佈施碑》載有天裕號、太升號等55家商、票號捐銀。
  5. ^ 《山西首富孔祥熙》,陳廷一著:我有事實為證,太谷城現有商鋪2094戶,經商者9031人,佔縣城人口的85%,什麼地方有這樣高的比例?我小時候縣城一戶資產在300萬兩白銀以上的就有13家,深宅大院有的是……
  6. ^ 1923年出版的《晋商盛衰记》称:票商经营,为山西极有名之商业,“创始放前清中叶,当乾隆、嘉庆间”
  7. ^ 李宏龄《山西票商成败记》称:“溯我票商一业,创始放前清康熙、乾隆时代”。
  8. ^ 范椿年《山西票号之组织及沿革》称:“雷履泰、李正华于嘉庆二年创立日升昌票号”。
  9. ^ 清档,江苏巡抚陶澍道光八年四月初八日奏折

参阅编辑

參考書目编辑

  • 黄鉴晖:《山西票号史》
  • 韩业芳:《山西票庄皮行商务记》
  • 李宏龄:《山西票商成败记》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