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恨天

虛構作品中的地點

離恨天出现于各种小说诗词曲中,来源于佛教的三十三天。传说“三十三天离恨天最高”,“四百四十病相思病最苦”与其对偶,后来用于比喻男女生离,抱恨终身的境地。[1][2][3]离恨天兜率宫常被古典文学作品设定为为太上老君所居之处,而道教中太上老君所居第三十三天名为大赤天,兜率天为佛教欲界倒数第三天。

相关作品编辑

  • 《西厢记》-这里是兜率院,休猜做离恨天。[4]
  • 《花月痕》-费长房缩不尽相思地,女娲氏补不完离恨天。[5]
  • 《萤窗清玩》-天之最高者为离恨天,是居九重之上者也。[6]
  • 《大同书》-永结愁思之梦,长居离恨之天。[7]
  • 《野叟曝言》-何来今日是离恨天,是清净天,才见青天。[8]
  • 《張天師》-三十三天離恨天最高,四百四病相思病最苦。[9]
  • 《紅樓夢》-遂得脫卻草胎木質得換人形,僅修成個女體,終日遊於離恨天外。[10]

参见编辑

参考编辑

  1. ^ 《汉语大词典》第16248页 第11卷 889页 【離恨天】
  2. ^ 中華民國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
  3. ^ 曾禮军. 中国古代小说中“离恨天”释意. 中华文史论丛 (上海市报刊发行局). 2010, (2010第1期/总第97期): 209-225. ISSN 1002-0039. 
  4. ^ 明·崔时佩、李景云《西厢记》-第五出 佛殿奇逢/通行本
  5. ^ 清·魏秀仁《花月痕》-第四十一回 焦桐室枯吟萦别恨 正定府沥血远贻书/通行本
  6. ^ 佚名. 萤窗清玩. 
  7. ^ 康有为《大同书》甲部第一章
  8. ^ 清·不题撰人《野叟曝言》-第四十五回 虎口行奸赝虎恶于真虎 僧寮放火生僧烧作熟僧/毗陵汇珍楼新刊本
  9. ^ 元.吳昌齡《張天師.第二折》
  10. ^ 《紅樓夢.第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