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秦紘(1426年-1505年),字世纓山東承宣布政使司兖州府單縣人,明朝政治人物,景泰辛未進士,歷仕四朝,弘治年間官至戶部尚書

秦紘

大明太子少保戶部尚書
籍貫 山東承宣布政使司兖州府單縣
族裔 漢族
字號 字世纓
諡號 襄毅
出生 宣德元年(1426年)
山東單縣
逝世 弘治十八年(1505年)
山東單縣
出身
  • 景泰二年辛未科同進士出身

生平编辑

景泰朝编辑

景泰二年(1451年)辛未科進士,授南京監察御史。曾彈劾太監傅鎖兒罪,并進諫停止江南采翠毛、魚魫等。因遭到權貴忌恨,恰逢考察,被貶為湖廣驛丞。

天順朝编辑

天順初年,因監察御史練綱舉薦,升爲雄縣知縣。當時奉御杜堅捕天鵝暴橫,秦纮逮捕其跟從并執杖,連坐下詔獄。五千民眾上疏求情,調任陝西府谷縣知縣。

成化朝编辑

明憲宗繼位,升任葭州知州、秦州知州。母喪丁憂,州人乞留。除服,還任故職。再升鞏昌府知府,改西安府知府,升陝西右參政[1]

成化十三年(1476年),升任都察院右僉都御史,巡撫山西,奏鎮國將軍朱奇澗等罪,被誣陷下獄,之後調查無罪,而當時內官尚亨籍纮家,至發現敝衣數件。憲宗得知后感歎,賜鈔萬貫表彰,并奪奇澗等三人爵。改為河南巡撫,再調宣府巡撫[2]蒙古小王子達延汗率領數萬騎兵騷擾大同,并長驅直入順聖川,掠奪宣府境內。秦紘與總兵官周玉阻擋獲勝,進為左僉都御史。不久召還理院事,遷戶部右侍郎。萬安擠壓尹旻并誣陷其為旻黨,被降為廣西右參政,又升福建左布政使[3]

弘治朝编辑

弘治元年(1488年),因王恕舉薦,升左副都御史,總督漕運。次年,進右都御史,總督兩廣軍務,并評定當地瑤族民變。因劾總兵官安遠侯柳景貪污,連坐入獄,被罷免。幾月後,啟用為南京戶部尚書。弘治十一年(1498年),引疾去官。弘治十四年,蒙古入寇花馬池,兵抵平涼。秦紘受啟用,擔任戶部尚書兼右副都御史,總制三邊軍務。之後撫恤練兵、屯田治理,三年中四鎮晏然。弘治十七年,加太子少保,召還視部事。因年老連章力辭,乞致仕。詔賜敕乘傳歸。次年九月去世,年八十。贈少保,謚襄毅[4]

参考文献编辑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1. ^ (清)張廷玉等,《明史(中華書局點校本)》(卷178):“秦纮,字世纓,單人。景泰二年進士。授南京御史。劾治內官傅鎖兒罪,諫止江南采翠毛、魚魫等使。權貴忌之,蜚語聞。會考察,坐謫湖廣驛丞。天順初,以御史練綱薦,遷雄縣知縣。奉御杜堅捕天鵝暴橫,纮執杖其從者,坐下詔獄。民五千詣闕訟,乃調知府谷。憲宗即位,遷葭州知州,調秦州。母喪去官,州人乞借纮,服闋還故任。尋擢鞏昌知府,改西安,遷陝西右參政。岷州番亂,提兵三千破之,進俸一級。”
  2. ^ (清)張廷玉等,《明史(中華書局點校本)》(卷178):“成化十三年擢右僉都御史,巡撫山西,奏鎮國將軍奇澗等罪。奇澗父慶成王鐘鎰為奏辯,且誣纮。帝重違王意,逮纮下法司治。事皆無驗,而內官尚亨籍纮家,以所得敝衣數事奏。帝嘆曰:「纮貧一至此耶?」賜鈔萬貫旌之。於是奪奇澗等三人爵,王亦削祿三之一,而改纮撫河南。尋復調宣府。”
  3. ^ (清)張廷玉等,《明史(中華書局點校本)》(卷178):“小王子數萬騎寇大同,長驅入順聖川,掠宣府境。纮與總兵官周玉等邀擊,遁去。尋入掠興寧口,連戰卻之,追還所掠,璽書勞焉。進左僉都御史,巡撫如故。未幾,召還理院事,遷戶部右侍郎。萬安逐尹旻,誣纮旻黨,降廣西右參政。進福建左布政使。”
  4. ^ (清)張廷玉等,《明史(中華書局點校本)》(卷178):“弘治元年以王恕薦,擢左副都御史,督漕運。明年三月進右都御史,總督兩廣軍務。奏言:「中官、武將總鎮兩廣者,率縱私人擾商賈,高居私家。擅理公事,賊殺不辜,交通土官為奸利。而天下鎮守官皆得擅執軍職,受民訟,非制,請嚴禁絕。總鎮府故有賞功所,歲儲金錢數萬,費出無經,宜從都御史勾稽。廣、潮、南、韶多盜,當設社學,編保甲,以絕盜源。」帝悉從其請。恩城知州岑欽攻逐田州知府岑溥,與泗城知州岑應分據其地。纮入田州逐走欽,還溥於府,留官軍戍之,亂遂定。復遣將討平黎賊陵水,瑤賊德慶。纮之初蒞鎮也,劾總兵官安遠侯柳景貪暴,逮下獄。景亦訐纮,勘無左證,法司當景死。景連姻周太后家,有奧援,訐纮不已。詔並逮纮,廷鞫卒無罪。詔宥景死,奪爵閑住,而纮亦罷歸。大臣王恕等請留纮,不納。廷臣復連章言纮可大用。居數月,起南京戶部尚書。十一年引疾去。十四年秋,寇大入花馬池,敗官軍孔壩溝,直抵平涼。言者謂纮有威名,雖老可用。詔起戶部尚書兼右副都御史,總制三邊軍務。纮馳至固原,按行敗所。躬祭陣亡將士,掩其骼。奏錄死事指揮朱鼎等五人,恤軍士戰歿者家。劾治敗將楊琳等四人罪,更易守將。練壯士,興屯田,申明號令,軍聲大振。初,寇未入河套,平涼、固原皆內地,無患。自孛來往牧後,固原當兵沖,為平、慶、臨、鞏門戶。而城隘民貧,兵力單弱,商販不至。纮乃拓治城郭,招徠商賈,建改為州,而身留節制之。奏言:「固原主、客兵止萬八千人,散守城堡二十四。勢分力弱,宜益兵。舊臨、鞏、秦州諸軍歲赴甘、涼備禦。及他方有警,又調兵甘、涼,或發京軍征討。夫京師天下本,邊將手握重兵,而一遇有事輒請京軍,非強幹弱枝之道。請自今京兵毋輕發,臨、鞏、甘、涼諸軍亦宜各還本鎮。但選知兵宿將一二人各守其地,人以戍為家,軍以將為命,自樂趨役,而有戰心,計之得者也。」纮見固原迤北延袤千里,閑田數十萬頃,曠野近邊,無城堡可依。議於花馬池迤西至小鹽池二百里,每二十里築一堡,堡周四十八丈,役軍五百人。固原迤北諸處亦各築屯堡,募人屯種,每頃歲賦米五石,可得五十萬石。規畫已定,而寧夏巡撫劉憲為梗。纮乃奏曰:「竊見三邊情形,延綏、甘、涼地雖廣,而士馬精強。寧夏怯弱矣,然河山險阻。惟花馬池至固原,軍既怯弱,又墩臺疏遠,敵騎得長驅深入,故當增築墩堡。韋州、豫望城諸處亦然。今固原迤南修築將畢,惟花馬池迤北二百里當築十堡。而憲危言阻眾,且廢垂成之功。乞令憲制三邊,而改臣撫寧夏,俾得終邊防,於事為便。」帝下詔責憲,憲引罪,卒行纮策。修築諸邊城堡一萬四千余所,垣塹六千四百余里,固原屹為重鎮。纮又以意作戰車,名「全勝車」,詔頒其式於諸邊。在事三年,四鎮晏然,前後經略西陲者莫及。十七年加太子少保,召還視部事。以年老連章力辭,乞致仕。詔賜敕乘傳歸,月廩歲隸如制。明年九月卒,年八十。贈少保,謚襄毅。”

相關條目编辑

官衔
前任:
雷復
明朝山西巡撫
1476年-1479年
繼任:
何喬新
前任:
佀鍾
明朝户部尚書
1504年
繼任:
韓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