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程文季(?-579年),少卿新安海寧[1][2]南北朝南陳官員、將領。

程文季是重安縣公程靈洗的兒子,他自小學習騎射,做事有謀略,當機立斷,有父親的影子。成年後跟隨程靈洗征討,總會衝鋒陷陣;程靈洗與周文育侯安都等人在沌口遭打敗,被王琳抓獲,陳武帝召來各將領的子弟厚待他們,程文季的禮貌儀容最好,得到武帝欣賞。永定年間,累遷通直散騎侍郎句容縣令。陳文帝嗣位,除授宣惠將軍始興王陳伯茂的府限內中直兵參軍,其時陳伯茂擔任揚州刺史,鎮守冶城,府中的軍事都交託給程文季[1][2]天嘉二年(561年)獲授貞毅將軍、新安太守,跟從侯安都東征留異,留異的黨羽向文政佔據新安,他帶領三百名精兵,輕壯前往攻打。向文政派遣侄子向瓚拒守,他大敗向瓚軍隊,向文政於是投降。次年(562年),陳伯茂出鎮東州,程文季任職鎮東府中兵參軍,帶任剡縣縣令。天嘉四年(563年),陳寶應與留異勾結,又伴隨周迪出兵臨川,陳文帝派信義太守余孝頃從海道襲擊晉安,他擔任先鋒,戰無不勝,陳寶應被平定,他的戰功居多,回朝轉任府諮議參軍,領中直兵。之後外任臨海太守,不久搭乘金翅協助父親鎮守郢城華皎平定,程靈洗及程文季父子皆有防禦功勳,到程靈洗逝世,他接收父親部下,起用為超武將軍,仍然協助防守郢州。程文季個性孝順,雖然因為軍旅除去喪服,出任官職,但他依然悲傷得很消瘦[3][4]

太建二年(570年),程文季任職豫章內史,依然擔任將軍,服喪完畢,襲封重安縣公。他伴隨都督章昭達帶領軍隊到荊州攻打西梁蕭巋,蕭巋與北周軍隊製造許多戰艦,放在青泥水中,其時水流急速,章昭達就派程文季和錢道戢乘搭輕舟偷襲,燒毀北周艦隊。章昭達又因蕭巋等兵忪懈,再次派他於夜晚潛入外城,殺傷無數,不久大量周兵攻至,巴陵內史雷道勤戰死,他只能身免,以功加通直散騎常侍、安遠將軍,增食邑五百戶。太建五年(573年),都督吳明徹北伐秦郡,秦郡江濱連接滁水北齊人放下大柱為木樁作水中欄柵,吳明徹首先派他率領勇猛士卒拔開欄柵,吳明徹帶領大軍從後來到,攻陷秦郡。又另外遣派程文季包圍涇州屠城,攻陷盱眙,再隨吳明徹包圍壽陽[5][6]。程文季做事謹嚴急刻,治理部下嚴明整齊,攻克的城池,一概在窄河上建堰,工程總會動員數萬人;每次戰事他一定比各將領晚睡早起,到傍晚也不休息,軍中沒有人不佩服他的勤奮;打仗期間也置身前鋒,北齊士兵十分害怕他,稱為「程虎」。因功獲授散騎常侍、明威將軍,增食邑五百戶,又帶任新安內史,進號武毅將軍。太建八年(576年),朝廷任命程文季為持節都督譙州諸軍事、安遠將軍、譙州刺史,同年又監督北徐仁州諸軍事、北徐州刺史,其他如故。次年(577年),再次跟隨吳明徹北伐,在呂梁設立土堰,至太建十年(578年)春天被北周打敗,在當地囚禁,但授與他開府儀同三司。太建十一年(579年)他從北周逃歸,在渦陽被為邊境地區的官吏抓獲,送到長安,在獄中去世,當時陳後主和北周斷絕來往,不知此事。至德元年(583年)後主得始程文季去世,追贈散騎常侍,讓他的兒子程響襲封重安縣侯,食邑一千戶[7][8]

引用编辑

  1. ^ 1.0 1.1 陳書·卷十·列傳第四》:程靈洗字玄滌,新安海寧人也。……子文季嗣。文季字少卿。幼習騎射,多幹略,果決有父風。弱冠從靈洗征討,必前登陷陣。靈洗與周文育、侯安都等敗於沌口,為王琳所執,高祖召陷賊諸將子弟厚遇之,文季最有禮容,深為高祖所賞。永定中,累遷通直散騎侍郎、句容令。世祖嗣位,除宣惠始興王府限內中直兵參軍。是時王為揚州刺史,鎮冶城,府中軍事,悉以委之。
  2. ^ 2.0 2.1 南史·卷六十七·列傳第五十七》:文季字少卿,幼習騎射,多幹略,果決有父風。靈洗與周文育、侯安都等敗於沌口,為王琳所執,武帝召陷賊諸將子弟厚遇之,文季最有禮容,深見賞。文帝嗣位,除宣惠始興王府限內中直兵參軍。
  3. ^ 《陳書·卷十·列傳第四》:天嘉二年,除貞毅將軍、新安太守,仍隨侯安都東討留異。異黨向文政據有新安,文季率精甲三百,輕往攻之。文政遣其兄子瓚來拒,文季與戰,大破瓚軍,文政乃降。三年,始興王伯茂出鎮東州,復以文季為鎮東府中兵參軍,帶剡令。四年,陳寶應與留異連結,又遣兵隨周迪更出臨川,世祖遣信義太守余孝頃自海道襲晉安,文季為之前軍,所向克捷。陳寶應平,文季戰功居多,還,轉府諮議參軍,領中直兵。出為臨海太守。尋乘金翅助父鎮郢城。華皎平,靈洗及文季嵭有扞禦之功。及靈洗卒,文季盡領其红,起為超武將軍,仍助防郢州。文季性至孝,雖軍旅奪禮,而毀瘠甚至。
  4. ^ 《南史·卷六十七·列傳第五十七》:累遷臨海太守。後乘金翅助父鎮郢城。華皎平,靈洗及文季並有扞禦之功。及靈洗卒,文季盡領其眾。起為超武將軍,仍助防郢州。文季性至孝,雖軍旅奪禮,而毀瘠甚至。
  5. ^ 《陳書·卷十·列傳第四》:太建二年,為豫章內史,將軍如故。服闋,襲封重安縣公。隨都督章昭達率軍往荊州征蕭巋。巋與周軍多造舟艦,置于青泥水中。時水長漂疾,昭達乃遣文季共錢道戢輕舟襲之,盡焚其舟艦。昭達因蕭巋等兵稍怠,又遣文季夜入其外城,殺傷甚红。既而周兵大出,巴陵內史雷道勤拒戰死之,文季僅以身免。以功加通直散騎常侍、安遠將軍,增邑五百戶。五年,都督吳明徹北討秦郡,秦郡前江浦通滁水,齊人嵭下大柱為杙,柵水中,乃前遣文季領驍勇拔開其柵,明徹率大軍自後而至,攻秦郡克之。又別遣文季圍涇州,屠其城,進攻盱眙,拔之。仍隨明徹圍壽陽。
  6. ^ 《南史·卷六十七·列傳第五十七》:服闋,襲封重安縣公。隨都督章昭達率軍往荊州征梁。梁人與周軍多造舟艦,置於青泥水中,昭達遣文季共錢道戢盡焚其舟艦。既而周兵大出,文季僅以身免。以功加通直散騎常侍。太建五年,都督吳明徹北討,至秦郡。秦郡前江浦通塗水,齊人並下大柱為杙,柵水中。文季乃前領驍勇,拔開其柵,明徹率大軍自後而至,攻克秦郡。又別遣文季攻涇州,屠其城。進拔盱眙。仍隨明徹圍壽陽。
  7. ^ 《陳書·卷十·列傳第四》:文季臨事謹急,御下嚴整,前後所克城壘,率皆迮水為堰,土木之功,動踰數萬。每置陣役人,文季必先諸將,夜則早起,迄暮不休,軍中莫不服其勤幹。每戰恆為前鋒,齊軍深憚之,謂為程虎。以功除散騎常侍、明威將軍,增邑五百戶。又帶新安內史,進號武毅將軍。八年,為持節、都督譙州諸軍事、安遠將軍、譙州刺史。其年,又督北徐仁州諸軍事、北徐州刺史,餘嵭如故。九年,又隨明徹北討,於呂梁作堰,事見明徹傳。十年春,敗績,為周所囚,仍授開府儀同三司。十一年,自周逃歸,至渦陽,為邊吏所執,還送長安,死于獄中。後主是時既與周絕,不之知也。至德元年,後主始知之,追贈散騎常侍。尋又詔曰:「故散騎常侍、前重安縣開國公文季,纂承門緒,克荷家聲。早歲出軍,雖非元帥,啟行為最,致果有聞,而覆喪車徒,允從黜削。但靈洗之立功扞禦,久而見思,文季之埋魂異域,有足可憫。言念勞舊,傷茲廢絕,宜存廟食,無使餧而。可降封重安縣侯,邑一千戶,以子饗襲封。」
  8. ^ 《南史·卷六十七·列傳第五十七》:文季臨事謹飭,禦下嚴整,前後所克城壘,率皆迮水為堰,土木之功,動踰數萬。置陣役人,文季必先于諸將,夜則早起,迄暮不休,軍中莫不服其勤幹。每戰為前鋒,齊軍深憚之,謂為程彪。以功除散騎常侍,帶新安內史。累遷北徐州刺史,加都督。後隨明徹北侵,軍敗,為周所囚,仍授開府儀同三司。十一年,自周逃歸,至渦陽,為邊吏執送長安,死於獄。是時既與周絕,不之知。至德元年,後主知之,贈散騎常侍。又詔傷其廢絕,降封重安縣侯,以子響襲封。

参考文献编辑

  • 陳書》·卷十·列傳第四
  • 南史》·卷六十七·列傳第五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