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第二次王子之乱,是1400年朝鮮王朝发生的宫廷政变,又稱庚辰靖社

第二次王子之乱
諺文 제이차 왕자의 난
汉字 第二次王子의亂
文观部式 Jeicha wangja ui nan
马-赖式 Cheich'a wangcha ŭi nan

经过编辑

1398年朝鲜发生第一次王子之乱后,李朝太祖李成桂退位,其次子定宗李芳果即位。政变的发动者、为朝鲜开国立下功劳的李成桂第五子李芳远对此不满。定宗即位后没有指定继承人,其三弟益安公李芳毅性情醇谨恬淡,无意争夺王位,四弟怀安公李芳幹认为自己以次当立。而禹玄宝、河崙、李茂等权臣则拥立靖安公李芳远。

定宗二年(1400年)正月二十七日,三军府为了准备纛祭,命公侯去狩猎野禽充当祭品。第二天,李芳幹派儿子义宁君李孟宗前往李芳远府邸,询问其狩猎场所。李芳远认为对方可能在猎场伏击自己,于是也派人前往李芳幹府邸侦察其猎所。李芳幹麾下的军士全都身穿盔甲,集结在院子中,李芳远知道事情有变,于是和义安公李和、完山君李天祐等人迅速集结自己的私兵,同时派人前往开京寿昌宫,让定宗李芳果固守宫门,以防备非常之变。

李芳幹带领兵马向开城内城东大门进发,同时派麾下的上将军吴应权通知定宗说“靖安公谋欲害我,我不得已起兵攻之,请上勿惊”,通知三兄李芳毅“请严兵自卫勿动”,并派人通知父亲太上王李成桂,称“靖安公(李芳远)即将加害于臣,臣不可空死,故发兵应变”。李芳幹的部下经善竹桥到可祚街驻兵,李芳远的兵马则集结于开城的屎反桥,并分军占领太庙洞、把子反、注乙井等要地。两军随后在开城的马井洞和典牧洞展开了激烈的巷战。李芳远部下在激战中获胜,李芳幹失败,经妙莲北洞、麻前岐路逃往辅国洞,最后躲入高丽王朝离宫积庆园的故址,被李芳远的部下活捉[1]

随后李芳幹与儿子一起被流放到兔山,后来被安置到安山郡,赐食邑五十户,以终天年。

政变结果编辑

定宗二年(1400年)二月初四,李芳远被李芳果册立为王世子,其手下的办事机构称“仁寿府”。太上王李成桂所居宫殿则改名德寿宫,供奉机构名“承宁府”,并上尊号为“启运神武太上王”,献玉册金宝。当年十一月十一日,李芳远从李芳果手里接过了王位[2],同月十三日,李芳遠於壽昌宮即位[3],即李朝第三代国王太宗

两次王子之乱反映了朝鮮王朝早期政制紊乱、宫廷倾轧的状况。李芳远即位后,吸取教训,废除了由王子统领私兵的制度,并确立了王位父子相传与嫡子優先的继承法则。

咸兴差使编辑

第二次王子之乱后,李成桂的亲信平壤伯赵浚、三司左仆射李恬等人先后被監禁流放。李成桂篤信佛教,為死于第一次王子之乱的李芳硕、李济等人作功德,不料在神岩寺延請僧侶,竟然連主事僧人也“暴死”。李成桂知道幕後黑手就是李芳远,多次试图出逃。[來源請求]

李芳远即位后,李成桂多次前往汉城、宝盖山、平州温泉等地巡幸。太宗元年(1401年)闰三月十一日,李成桂借口游览金刚山而再次离开开城,随后前往安边府,准备前往咸兴,但在四月二十六日又返回开城,住在德寿宫中。同年八月,李成桂欲以“游览金刚山”的名义再次出京,被李芳远以“朝廷(明朝)使臣即将来我国”为由阻止。 十一月十七日,李成桂遣太监招李芳远至德寿宫,与其回忆当年威化岛回师及“化家为国”之事。李芳远日暮时回宫,李成桂欲当晚逃离开城,但因李芳远在夜间再度拜谒而被阻止。 十一月二十六日,李成桂借口“巡幸逍遥山”,逃出开城,此后一直居住在逍遥山佛寺旁的宫殿中。

太宗二年十月,明朝使臣前往朝鲜,通报建文帝自焚、燕王登基之事。当时李成桂正在桧岩寺,遂与两位明朝使臣温全、杨宁一同游赏冬季的金刚山。 十月二十七日,李成桂在澄波渡宴别温全之后,率领侍卫前往东北面。李芳远派朴锡命请李成桂返回开城,与明朝副使见面,李成桂回答说“使臣来则见之,不必王见也”。李芳远不知李成桂去往何处,派遣使者探问,相望于道。李成桂对派来的使者说:“我从即位以来,没有拜过祖宗之陵。如今幸好有空闲,所以先往东北面拜陵,然后游览金刚山,随后还京,之后就不出门了。 十一月九日,李成桂御骑抵达咸兴。

李成桂抵达咸兴后,下令在铁岭关设兵阻拦一切人等出关,同时调集东北面安边府、文州的兵马。李芳远为了探问李成桂的动向,多次派出“问安使”,但宋琉等使者被李成桂在咸兴城墙上持弓射死,使者金玉谦则被捆缚手脚,以十余人看守,后来趁守者熟睡而逃出。李芳远一边派无学大师劝说太上王回京,一边任命左军总制李龟铁为东北面都体察使,大护军韩兴宝为东北面知兵马使,并赐其御马、弓矢、甲胄。

太宗二年十一月十三日,东北面都体察使李龟铁、东北面都统使赵茂英、安州道都节制使李天祐、东北面江原道都安抚使金英烈等人率兵离开开城,前往咸兴,李龟铁被提升为中军都总制。不久之后,李芳远又下令释放李成桂敬信的益伦、雪悟两名僧人,令其随安平府院君李舒前往咸兴。上护军金继志在铁岭关斩杀两名守将,并杀死为李成桂兵马运送粮草的金乙宝。十一月十七日,李芳远又命闵无疾、辛克礼二人率增援兵力前往东北面。十一月十八日,李成桂带领亲军逃往西北面的孟州,当时李天祐正率领百余游骑在孟州地区活动,被李成桂的亲信赵思义截获,李天祐与其子率十余骑,力战突围。

十一月二十一日,李芳远率领羽林军离开京城,准备亲征李成桂,命闵霁、禹仁烈、崔有庆等人留守京城,金英烈、辛克礼守卫铁岭关。十一月二十五日,李芳远任命李居易为左道都统使,李叔蕃为都镇抚使,闵无疾为都兵马使,李至、郭忠辅、李行、韩圭等人为助战节制使,领兵四万余人,向西北面进军。十一月二十七日,赵思义的部队在安州夜溃,第二天李成桂遣人通知李芳远,称自己准备回銮京城。

十二月八日,李成桂一行抵达金郊驿,李芳远准备亲自迎接,但其身边的谋士特意提醒“殿下不宜接近太上王”,结果李芳远前来朝拜之时,李成桂居然朝李芳远放箭,箭射中帐殿的木梁,箭簇入木三分。李芳远声泪俱下,而李成桂则抛下装有玉玺的匣子,大声呵斥之后扬长而去。

此后李成桂被幽禁于开城的德寿宫中,后迁往汉城的昌德宫。由于安边大都护赵思义、永兴府尹金绻等官员曾随李成桂起兵,因此安边大都护府被降级为监务,永兴府的长官从府尹被降格为知府。赵思义、金绻、金温、裴尚忠、康显、赵洪、洪洵、金子良、朴阳、李自芬、金升、林西筠、文众佥、韩定等与李成桂出奔有关的官员均被处决。

参考资料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