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雙抱

臺灣澎湖鄉紳、書法家、參議員

紀雙抱闽南语Kí Siang-Phāu,1891年10月20日-1985年1月7日),字經才,號全德,臺灣澎湖縣馬公市興仁里(雙頭掛社)[1]人士,曾任學校教師與澎湖議會參議員[2],地方知名鄉紳,擅長詩詞與書法,其墨跡常見於澎湖縣各處寺廟的楹聯。[3][4]

紀雙抱
經才
全德
性别
出生 1891年10月20日
 大清福建省臺灣府澎湖廳林投澳雙頭掛社
逝世 1985年1月7日(1985-01-07)(93歲)
臺灣 臺灣澎湖縣馬公市
语言 臺灣閩南語日本語中華民國國語
教育程度 居易堂書院
职业 學校教師、議會參議員
组织 媽宮公學校省立馬公中學
知名于 書法、詩詞
儿女 紀淑
汉语名称
繁体字 紀雙抱
简化字 纪双抱
汉语拼音 Jì Shuāng Bào
闽南语白話字 Kí Siang Phāu

生平编辑

紀雙抱出身於清治末期的林投澳雙頭掛社,九歲父親逝世,後進入「居易堂書院」,向林介仁吳爾聰等名儒學習漢學,十八歲業成,便開始任教於雙頭掛、嵵裡與媽宮等地的書房,十九歲加入西瀛吟社,戮力傳播詩學。大正二年(1913年),紀雙抱進入媽宮公學校(馬公國民小學前身)服務,任職長達34年。[3]

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日本投降[5]國民政府接收臺灣與澎湖群島[6],民國34年(1945年)9月,紀雙抱出任政權轉換後馬公國民小學的首任校長。民國35年(1946年),紀雙抱獲得澎湖縣教育公會推薦,當選臨時參議員[2]。紀雙抱任職參議員期間,為便於培育更多師資,曾建請縣政府在設立「簡易師範班」,在澎湖教育界可謂影響深遠。[3]

民國37年(1948年),紀雙抱轉任臺灣省立馬公中學(馬公高級中學前身),專任學校書法老師,並於民國53年(1964年)致仕,結束總計54年的教職生涯。退休之後,紀雙抱出任馬公二信的監事主席,盡忠職守,多年不輟。[3]

民國74年(1985年)元月間,澎湖縣立文化中心預計月底替紀雙抱舉辦墨跡展覽,不意紀雙抱於該月7日溘然長逝,享壽95歲(虛歲)。[3]

個人榮譽编辑

 
澎湖福德祠高懸的「福庇金澎匾」,民國65年(1976年)紀雙抱落款。
  • 昭和13年(1938)10月,紀雙抱書法作品入選「日本全國書法展覽會」,後被聘為中國書法學會澎湖分會的顧問。[3]
  • 民國57年(1968年),澎湖防衛司令部表揚「賢德人士」予紀雙抱。[3]
  • 紀雙抱因「書法(楷書隸書)」、「詩詞」造詣深厚,因而被地方予以「紀氏雙絕」之美譽。[3]其墨跡偕同吳克文散見於澎湖縣各處寺廟的楹聯。[4](紀雙抱書行楷、吳克文撰隸書)

紀淑事件编辑

民國36年(1947年)2月27日,國民黨政府因一起查緝私菸案,處置失當造成流血衝突,民眾對於政府積壓許久的不滿情緒爆發,2月28日號召起事,引起臺灣全體島民響應[6][7],當時因為澎湖的青年從收音機聽到來自嘉義的廣播,不少青年如趙文邦(前樹黨主席冼義哲之伯祖父[8])、王財情等因有受過軍事訓練,便打算仿效台灣省的自治青年同盟,預備響應起事。3月2日,澎湖實施夜間管制,紀雙抱的女兒紀淑、紀美約莫在晚間六點左右,兩姊妹在返回馬公鎮住家的路上,有一軍方士兵突然對紀淑呼喝,雙方言語不通,紀淑並未應答,逕自步行離去,竟遭到士兵開槍射擊。紀淑大腿後側中彈,腿骨碎裂,傷及動脈,登時血流如注,一度有喪命之虞。[9][10]

紀淑中彈消息傳開後,當地居民群起震怒,上千民眾遂集結澎湖醫院,要求軍方討回公道。時任馬公要塞中將司令的史文桂為安撫民眾沖天般的怒火,立刻派兵護送紀淑送醫,表達願意負擔紀淑所有醫療費用,並宣布紀淑若有不測,軍方承諾負擔紀淑子女所有教育費用。紀淑的手術由日本京都帝國大學畢業的醫師蘇銀河操刀,為保住紀淑性命,蘇銀河當機立斷,施行截肢手術。3月3日清晨四點,紀淑手術結束,在確定女兒脫離險境之後,紀雙抱親自走到澎湖醫院外,對於成群憤慨的青年們高聲呼籲:「我一個女兒犧牲了,不要再犧牲年輕人。」幾番勸說下,這一場可能釀成大規模的軍民流血衝突,就此平息。[9][10]

臺灣歷史學者許雪姬認為,二二八事件之所以並未在澎湖發生,主要原因:其一,史文桂並未同意調派澎湖的駐軍赴高雄港支援,反動者無機可趁、其二,澎湖仕紳(如許整景陳伯寮等)發揮其影響力,極力約束當地的青年份子、其三便是紀雙抱在「紀淑事件」中,勸退鄉親戒急用忍的態度,才能避免當地造成更大的傷亡。[9][10]

 
西瀛勝境牌樓東面,牌柱上鑲有兩塊碑文記事。

二二八事件平定後,民國36年(1947年)12月,國民政府因澎湖居民並未隨之武裝起事,嘉勉軍方表現得宜,便決議撥款國幣兩億元(約舊台幣5,714,000元)賑濟澎湖,以茲獎勵。收到款項後,澎湖各界人士決議在澎湖觀音亭附近興建「中正公園」及「西瀛勝境牌樓」,以回饋地方公用,今西瀛牌樓東面處仍可見相關歷史之碑文。[11][12]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馬公市 興仁里〉. 澎湖縣馬公市公所. 2017-06-30 (中文(台灣)‎). 
  2. ^ 2.0 2.1 陳, 文豪. 《澎湖縣議會會史》. 澎湖縣: 臺灣省澎湖縣議會. 2003 (中文(台灣)‎).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許, 雪姬. 〈紀雙抱〉. Penghu.Info|澎湖知識服務平台. 20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07) (中文(台灣)‎). 
  4. ^ 4.0 4.1 許, 雪姬. 《續修澎湖縣志.人物志》. 澎湖縣: 澎湖縣政府. 2005. ISBN 986001521X (中文(台灣)‎). 
  5. ^ 史景遷. 《追尋現代中國:革命與戰爭》. 台北市: 時報. 2019 [2001]. ISBN 9789571379104 (中文(台灣)‎). 
  6. ^ 6.0 6.1 賴, 澤涵. 《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 台北市: 時報. 1994. ISBN 9571309060 (中文(台灣)‎). 
  7. ^ 白先勇; 廖, 彥博. 《止痛療傷 : 白崇禧將軍與二二八》. 台北市: 時報. 2014: 28–37 (中文(台灣)‎). 
  8. ^ 冼, 義哲. 〈自由廣場》澎湖看不見的二二八〉. 自由時報. 2017-03-05 (中文(台灣)‎). 
  9. ^ 9.0 9.1 9.2 何, 欣潔. 〈全台唯一「二二八海水浴場」,你不知道的澎湖故事〉. 端傳媒 Initium Media. 2017-03-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04) (中文(台灣)‎). 
  10. ^ 10.0 10.1 10.2 許, 玉河. 〈西瀛勝境牌樓〉. Penghu.Info|澎湖知識服務平台 (中文(台灣)‎). 
  11. ^ 林, 逸君. 〈西瀛勝境牌樓〉. 臺灣大百科全書. 2009-09-09 (中文(台灣)‎). 
  12. ^ 黃, 政義. 〈西瀛勝境的碑文記載著澎湖二二八事件史實〉. 澎湖時報. 2016-02-29 (中文(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