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緁伃妾娋印是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鸟虫篆玉印。印章刻有“緁伃妾娋[a]”四字鸟虫书。由于明清时,藏家将“緁伃妾娋”解读为“婕妤妾趙”,故指玉印主人是汉成帝宠妃婕妤趙飛燕[2],或称趙飞燕印[4]

根据清代孙诒让的记录[2],此印最早由北宋画家王诜所藏,当时即被断定为趙飞燕遗物[1]。历经元代顾阿瑛,明代严嵩项元汴华夏李日华,清代何元锡文鼎等藏家收藏。清朝道光五年(1825年)起,历龚自珍何绍基潘仕成[2]、何伯瑜[1]陈介祺之手。藏于陈介祺之手时,据传要得到此印的钤印(或称印蜕,即印章拓片),非白银十两莫办。民国初年[b]郑文焯在上海时,从陈介祺曾孙陈理臣手中得到钤印,并加以题跋。郑文焯的题跋确定,印文为“緁伃妾趙”。他亦为此印题名“汉緁伃趙玉印”。此印章拓片,现藏于上海图书馆九一八事件前,张学良曾计划购入此印,赠予趙一荻。因九一八事件爆发未成。后由徐世昌弟弟徐世襄从陈介祺后人手中购得。1949年后,徐世襄妻子将此印售予北京故宫博物院。博物院研究人员释读印文,确定印文并非“婕妤妾趙”,而是“緁伃妾娋”。吴湖帆在鉴赏时亦暗示是妾娋,而非妾趙[1]

备注编辑

  1. ^ “緁伃妾娋”中,“緁伃”通婕妤。“”为女子谦称。“shao[1]”为印主之名[2]。亦有解读为“俏”字[3]
  2. ^ 此时间,为作者仲威推断[1]

参考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仲威. 借《赵飞燕玉印》谈文物真伪评定. 凤凰网,来源:东方早报. 2014-04-16 [2018-10-15] (简体中文). 
  2. ^ 2.0 2.1 2.2 2.3 韩天衡、张炜羽. 文鼎与汉玉印緁伃妾娋(组图).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网易,来源:新民晚报(上海). 2014-05-24 [2018-10-15] (简体中文). 
  3. ^ 王斌. 《漫议古鸟虫篆刻——从“婕妤妾俏”一印谈起》. 上海商业 (上海市: 上海市商业经济学会). 2017, (2017年01期): 28. ISSN 1007-2845 (简体中文). 
  4. ^ 戈革. 《赵飞燕玉印》. (编) 张立升. 《社会学家茶座》2004年第8期. 山东人民出版社会. : 74–78. ISBN 9787209035965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