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縱鶴拳南拳的一種,根本源自福建永春縣白鶴拳,由福州方徽石發展起來。縱鶴拳傳到台灣後,稱為軟拳

「縱」為福州方言,與“宗”字同音,按字義解釋:「縱者緩也,發矢曰縱」。其勢如人體突受冷而顫抖,以「縱」為名,其意在突出鶴拳的彈、抖、震、撞之力量。

方徽石將鶴拳(硬鶴)改為軟手(軟肢鶴),所傳套路知名者有三戰,四門,二步,四步,五步,搖櫓手,走馬三角,雙蝴蝶,抖肢三剋,蝴蝶穿花,八角穿心等。“以轻清柔实为体,震身抖动为用”,“运气周其身,又聚周身之气,透双拳而出,出时作吼声,久则并声而无之,但闻鼻息出入。手分金木水火土....”。

縱鶴拳注重行功練氣,氣沉丹田,注氣不注力,注意更注氣,用法上講求見力生力,見力化力,見力剋力,見力棄力;縱鶴拳之勁主要分為剛、柔、虛、實、直、橫、斜七種。

拳經编辑

祖曰:「白鶴仙師傳與福寧府北門外,方種公之女方七娘。」教傳永春西門曾四叔,得有十分拳法。教傳永春廿八人,樂杰第一、王打胸弟二、林、蔡、邱、吳、許、康、周、顏、張、辜、李、黃、白諸家,稱為廿八英俊,為鄭李叔乃英俊外一名,獨超群拔萃。白戒與鄭李叔永春教傳鄭寵叔,寵叔傳福州李師,再傳福州福清館口人氏方世培(諱徽石),鶴法至此猛殺,復求輕柔震彈,則盡善盡美矣。偶觀寒鴉顫身雨散,木為之搖,溺犬搖駿,水珠飛濺。臨池審視魚身柔游,蝦臂伸縮,因有所悟,而易鶴法以鬆柔、圓化、摔彈、抖震為形,意氣為體,呼吸為用之拳法。世培為後祖,再傳方永華,唐依鶴、林孔培、蔡道恬、王陵、時譽「八閩五虎將」。五虎將之首,世培之子方永華再傳子方紹翥(阿鳳師),方紹峰。

承傳编辑

方世培的侄儿方永苍,將纵鹤拳傳與林国仲(字二高)。林國仲廿五歲初拜方紹鋒為師,習拳兩年後,方紹鋒染瘟疫過世,於是上茶山再拜師伯方永蒼為師。方永蒼其子方傳圭,孫方美權,曾孫方德流等,皆未習武,一生得意傳人,知名者僅林國仲一人。林二高在民国十一年(1922年),到台湾云林發展纵鹤拳,是纵鹤拳可以繼續流传台湾各地。林国仲终於1968年,享壽84 岁。門人遍佈全台灣,現今(2009年)在台灣較為知名的傳承有,台北縣林朝火師父[來源請求]

,雲林縣林英明師父(二高子),林英明師父深獲台灣縱鶴門人愛戴並推舉為掌門人。

方氏另一徒,程学深,传方绍峰,方绍峰(多誤寫為金紹峰)曾与王薌斋切搓,可惜不久染疫過世。於是王薌斋拜訪方永苍,在福州长住三年共研拳技。

另有一支派為方世培之孫方紹翥(阿鳳師)縱鶴拳第三代掌門人,曾受重金禮聘來台,教授縱鶴拳之精華於其閉門弟子童金龍。相傳在授業結束之後,方紹翥將要返回福建之時曾對童金龍立下"吾所傳汝之縱鶴拳,如有所保留,此船將上不了福建海岸"之毒誓。童隨後將縱鶴拳之精華傳與其主要弟子紀保重、何富雄、謝文邦、鐘斌光等人。另外日本四大空手道流派之一的剛柔流宗師金城昭夫與伊志嶺朝信,也曾拜師於童金龍門下,將縱鶴拳特有的柔軟發勁技巧與空手道地剛勁結合,現於日本廣為流傳。所傳套路有三戰,四門,五步,雙蝴蝶,飛蝴蝶,玉蝴蝶,八角穿心,迫技連環戰(縱鶴拳之總綱). 鶴拳槌手: 二步,二步連還,過技走角,三角走馬,五步搥手,蝴蝶盤,散手搥,亂技對打,游技散手法等

創縱鶴的方世培有二子,分別為方永梁及方永華。福清方家說方家並無方永蒼這人,有族譜為證。在福清的宗鶴拳傳習所及方世培故居,牆上掛著縱鶴拳傳承人介紹文字,都記載張常球(台中二高)為第二代傳承人,林國仲為方紹峰之徒,列第三代傳承人。

三戰示要编辑

鶴祖此經傳道曰:「舉意不舉力,記氣不記形」吞吐浮沉、飛鳴宿食。吞似貓兒捕鼠之狀、吐似猛虎出林之勢、浮如飛鳶迎風鎮地、沉乃二龍變化之法。飛似大鵬展翅之狀、鳴聲記高聲之禁、宿如白熊初醒之態、食乃白鶴啄物之象也。總是頭身手足四種之氣勢,總為三戰之步法也。

論明勢之法编辑

一貫三關力不失,五枝四路任君行。四面狂風車輪轉,成功只要日月明。似龍搶珠雲蔽日,交接順風橫與直。吞吐浮沉君須記,飛鳴宿食定心神。眼如弓、手似箭、出手如弓弩射箭,對敵人似大風擺柳。上下轉曲一身力,左右分辨從子午﹔來有聲,去無影,千變萬化連葉接枝,似山無涯,似海無底,學者不可以其近而忽之也。

論動靜之法编辑

論身中動靜之形勢,總是頭正腰平直,不可偏側,前有陽筋,後有陰筋,下部墜落,上部鬆沉,兩肩相隨,天庭頂天,步步降地,所馮呼吸一氣發出。朣子關瞻不失,靜以待動為之雨力,動以引靜為之風力,風雨認真,勢如破竹,即可見手足俱動一身沉靜,如風雨之勢也。

參見编辑

參考網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