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紀信(?-前204年,汉书高帝本纪作纪成),漢朝將軍人。曾參與鴻門宴,隨劉邦起兵抗。在滎陽城危時乘黄屋车、用左纛,自称劉邦向西楚詐降,使得刘邦逃脱,自己被俘。項羽見紀信忠心,有意招降,為紀信所拒。最終被項羽用火刑處決,多年後被鄭州人民奉為城隍

目录

墓地所在编辑

歷史上眾說紛紜:

  1. 根據魏書,當時紀信塚有二處:一在齊郡昌國縣(今淄博張店區),一在滎陽
  2. 根據脫脫宋史》、畢沅續資治通鑑/宋紀二十六》,宋真宗景德4年前往西京(今洛陽),「道經漢將軍紀信塚、司徒魯恭廟,詔贈信為太尉,恭為太師」。
  3. 五代劉昫《舊唐書/卷四》高宗本紀:麟德二年「十一月丙子,次於原武,以少牢祭漢將紀信墓,贈驃騎大將軍。」初屬鄭州原武縣今為河南省原阳县


與《高祖功臣侯者年表》衝突跟矛盾點编辑

高祖八年(前199年),刘邦封纪成的儿子纪通封为襄平侯。侯位次第六十六。《史记·高祖功臣侯者年表第六》“侯功”一栏载述封侯原因為:“兵初起,纪成(纪信名信字成)以将军从击破秦,入汉,定三秦,功比平定侯,战好畤,死事,子通袭成功,侯。”因此纪成(纪信)在跟随刘邦重返关中平定三秦时經已战死,並因功封侯爵。故其子纪通后来继承了其父纪成的功劳,世袭列侯。

  • 比方说,高祖和项羽本纪提到刘邦靠纪信替死逃出荥阳,结果功臣表里,纪信(纪成)却“战好畤,死事”战死在了讨伐章邯的战斗当中, 更不要提根据灌婴的列传里还提到此时灌婴送汉王至洛阳了

纪信替死不存在

  • 《汉书·高帝纪》:羽壮之,赐以酒。哙因谯让羽。有顷,沛公起如厕,招樊哙出,置车官属,独骑,樊哙、靳强、滕公、纪成步,从间道走军,使张良留谢羽。

反而史记写的是纪信。

  • 《史记·项羽本纪》张良曰:「谨诺。」当是时,项王军在鸿门下,沛公军在霸上,相去四十里。沛公则置车骑,脱身独骑,与樊哙、夏侯婴、靳彊、纪信等四人持剑盾步走,从郦山下,道芷阳间行。

因为史记写的是名,汉书写的是字,所以有别,其实是一个人。史记功臣侯者表里又称纪成,这才契合了汉书的纪成。也可知班固在写汉书时参考了史记的功臣表,故而此处写纪成而非纪信。因此纪信纪成是一个人无疑 反而史记写的是纪信。

  • 《史记·项羽本纪》张良曰:「谨诺。」当是时,项王军在鸿门下,沛公军在霸上,相去四十里。沛公则置车骑,脱身独骑,与樊哙、夏侯婴、靳彊、纪信等四人持剑盾步走,从郦山下,道芷阳间行。

因为史记写的是名,汉书写的是字,所以有别,其实是一个人。史记功臣侯者表里又称纪成,这才契合了汉书的纪成。也可知班固在写汉书时参考了史记的功臣表,故而此处写纪成而非纪信。因此纪信纪成是一个人无疑 结合汉书可知,纪成纪信乃一个人。

  • 《汉书》里纪成与其子的封侯情况与《史记》一致:

襄平侯纪通 父城以将军从击破秦,入汉,定三秦,功比平定侯,战好畤,死事,子侯。九月丙午封,五十二年薨。


  • 《史记》和《汉书》中的“纪信”均不是人名,而是侯爵名,其封爵者为陈仓,且与替死无关。
  • 《史记·高祖功臣侯者年表》

纪信匡侯 以中涓从起丰,以骑将入汉,以将军击籍,后攻卢绾,侯,七百户。 十二年六月壬辰,匡侯陈仓元年。

  • 《汉书·高惠高后功臣表》

纪信匡侯陈仓 以中涓从起丰,以骑将入汉,以将军击项籍,后攻庐绾,侯,七百户。六月壬辰封,十年薨。 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纪信脱离纪成作为一个单独的人物存在且上演过替死一说,故而纪信替死可断为伪。


即便退一步而言,司马迁写作失误,错把纪信匡侯陈仓简写成了纪信,陈仓也未有过替死举动。而纪信匡侯陈仓则是在刘邦称帝攻打卢绾叛乱后才封的侯,换句话说这个侯爵名是此时才有,之前根本不存在。

据考证即可知,纪成(纪信)曾忠实追随刘邦攻打三秦,后战死。从刘邦封其儿子为侯来看,对纪成十分宠爱。等到陈仓随刘邦攻卢绾建功后,刘邦为了嘉奖陈仓,特以纪信匡侯表彰陈仓之忠勇


很显然,不管是史记汉书还是前汉纪,只有替死一说才有纪信记录,除了史记,其余均无纪信记载

子孫编辑

  • 纪通:袭父功列侯,封地在临淮郡襄平(今江苏盱眙县西北),食邑二千户。诸吕之乱时协助绛侯周勃进入北军夺取吕禄军权,剷除諸吕;後与群臣拥刘恒为帝。在朝輔政,历高祖、惠帝、高后、文帝、景帝共五十二年。景帝中元二年(前148年)逝世,葬於故里(今西充县青龙乡龙宫山下青龙湖畔)。
  • 纪嘉:纪通之子,纪信之孙,景帝中元三年(前147年)袭父爵为襄平侯,历景帝、武帝二世共十九年,元朔元年(公元128年)逝世。
  • 纪夷吾:纪通之孙,元朔元年(前128年)袭父侯位共十九年,武帝元封元年(前110年)去世。無後,国除。

紀念物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注釋编辑

  1. ^ 紀公園記,2003年6月,為位於城隍廟邊的園區以紀念紀信,石碑文:「公元前204年,楚漢相爭,項羽困劉邦於滎陽,漢將紀信假漢王出城,劉邦得以脫險,項羽怒焚紀信。高祖九州一統,彰顯紀公忠義,為其築墓建廟。紀念紀公忠烈,後人神敬,尊為諸郡城隍。管城回族區人民政府順承民意,在宇右辟此園,以傳承民族文化。公元2003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