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脱钩


经济脱钩(The Economic Decoupling)一词最早出现是在中国和美国的2018年贸易战新闻中,[1]美中发生的贸易战,最初是因为中美之间大量贸易顺差导致的不平等关系成为导火索。 [2][3][4][5][6][7][8][9]

概述编辑

美中双方贸易战最初是互相加征关税,之后随着中兴电信设备公司(ZTE)和华为事件的爆发而升级。鉴于贸易战的持续延续性,在美国关于经济与中国脱钩的声音开始出现,并且出现了很多激烈的辩论。尽管辩论的方向和具体目标有所不同,但是它们在一定程度上又具有高度的一致性。从本质上来说,它们的分歧来自于国家权力与市场力量,独立与相互依存,权力的零和竞争与经济合作双赢等问题。[10]

美中贸易概况编辑

  • 2019年,中國的國內生產總值估計為14.1萬億美元(按市場匯率計算); 實際國內生產總值估計增長了6.1%;人口為14億。(來源: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 2019年,美國與中國的商品和服務貿易總額估計為6,348億美元。出口額為1,630億美元;進口額為4,718億美元。2019年美國與中國的商品和服務貿易逆差為3,088億美元。
  • 中國目前是美國第三大貨物貿易夥伴,2019年貨物貿易總額(雙向)為5581億美元。進口總額為4,517億美元。2019年美國對華商品貿易逆差為3452億美元。
  • 2019年,與中國的服務貿易(進出口)總額約為767億美元。服務出口為565億美元。服務進口額為201億美元。2019年美國對華服務貿易順差為364億美元。
  • 根據美國商務部的數據,2015年美國對中國的商品和服務出口估計支持911,000個工作(可提供最新數據),其中商品出口支持601,000個工作,服務出口支持309,000個工作。

出口产品编辑

中國是2019年美國第三大商品出口市場。

  • 2019年,美國對中國的商品出口為1064億美元,比2018年下降11.5%(138億美元),但比2009年增長53.2%。美國對華出口比2001年增長了455%(加入WTO之前)。美國對中國的出口占2019年美國整體出口的6%。
  • 2019年出口額最高的類別(2位數HS)是:電機(140億美元); 機械(130億美元); 飛機(100億美元); 光學和醫療儀器(97億美元);以及車輛(91億美元)。
  • 2019年,美國對中國的農產品出口總額為140億美元,是美國第三大農產品出口市場。國內領先的出口類別包括:大豆(80億美元);豬肉和豬肉製品(13億美元);棉花(7.06億美元); 堅果(6.06億美元);皮革和毛皮(4.12億美元)。
  • 美國對中國的服務出口在2019年估計為565億美元,比2018年減少0.9%(5.23億美元),但比2009年增長231%。與2001年(加入WTO之前)相比,它們增長了大約952%。從美國到中國的主要服務出口是旅行,知識產權(工業流程,商標)和運輸部門。

进口货编辑

  • 中國是2019年美國最大的商品進口供應國。
  • 2019年,美國從中國進口的商品總額為4,517億美元,比2018年下降16.2%(876億美元),但比2009年增長52.4%。從中國進口的美國商品比2001年增長342%(加入WTO之前)。2019年,從中國進口的美國商品占美國總進口商品的18.1%。
  • 2019年進口額最高的類別(2位數HS)是:電機(1250億美元); 機械(920億美元); 家具和床上用品(270億美元);玩具和運動器材(250億美元);塑料(180億美元)。
  • 2019年美國從中國的農產品進口總額為36億美元,使中國成為美國第六大農產品進口國。領先的類別包括:加工的水果和蔬菜(7.87億美元);休閒食品(1.72億美元);香料(1.7億美元); 新鮮蔬菜(1.36億美元);茶和茶,包括涼茶(1.31億美元)。
  • 美國2019年從中國的服務進口估計為201億美元,比2018年增長5.4%(10億美元),比2009年增長111%。它比2001年(加入WTO之前)增長了大約463%。從中國到美國的主要服務進口是運輸,旅行和研究與開發部門。

贸易平衡编辑

  • 2019年美國與中國的商品貿易逆差為3,450億美元,較2018年減少17.6%(737億美元)。
  • 美國在2019年與中國的服務貿易順差估計為360億美元,比2018年下降4.1%。

投资编辑

  • 2019年,美國對中國的外國直接投資(股票)為1162億美元,較2018年增長6.3%。美國在中國的外國直接投資由製造業,批發貿易以及金融和保險主導。
  • 2019年,中國在美國的外國直接投資(股票)為377億美元,比2018年增長12.3%。中國在美國的外國直接投資由批發貿易,製造業和存託機構主導。
  • 2017年,多數美國附屬公司在中國的服務銷售額為549億美元(可用最新數據),而多數中國國有公司在美國的服務銷售額為180億美元。

美中貿易概況

2018年概况

  • 2018年,美国与中国的商品和服务贸易总额估计为7371亿美元。出口额为1793亿美元(美国出口中国商品与服贸);进口额为5,579亿美元(美国进口中国商品与服贸);2018年美国与中国的商品和服务贸易逆差为3786亿美元。[11]
  • 目前,中国是美国的最大货物贸易伙伴,2018年货物贸易总额(双向)达到6598亿美元。货物出口额为1203亿美元;货物进口总额为5,395亿美元。2018年美国对中国商品贸易逆差为4192亿美元。
  • 与中国的服务贸易(进出口)总额估计为773亿美元。服务出口为589亿美元;服务进口额为184亿美元。2018年,美国对中国的服务贸易顺差为405亿美元。
  • 根据商务部数据,2015年美国对中国的商品和服务出口估计解决了911,000个工作岗位(可使用最新数据),其中601,000个由商品出口解决就业,309,000由服务出口解决的就业。

出口产品编辑

中国是2018年美国第三大商品出口市场。

  • 美国对中国的商品出口在2018年为1,203億美元,比2017年下降7.4%(96億美元),但是比2008年增長72.6%。美国对中国出口比2001年增長527%(加入WTO之前)。美国对中国出口占2018年美国总出口额的7.2%。[12]
  • 2018年主要出口类别为:飞机(180亿美元),机械(140亿美元);电机(130亿美元),光学和医疗仪器(98亿美元)以及车辆(94亿美元)。
  • 2018年美国对中国的农产品出口总额为93亿美元,中国为美国的第四大海外农产品出口市场。美国主要出口的农产品包括:大豆(31亿美元),棉花(9.24亿美元)兽皮(6.07亿美元),猪肉和猪肉制品(5,71亿美元)粗粮(例如玉米)(5.3亿美元)
  • 美国对中国的服务出口在2018年估计为589亿美元,比2017年增長2.2%(13億美元),比2008年增長272%。比2001年(加入WTO之前)增长约为997%。从美国到中国的服务出口包含旅游,知识产权(商标,计算机软件)和运输领域。

进口货编辑

中国是2018年美国最大的商品进口供应国。

  • 2018年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商品总额为5395亿美元,比2017年增長6.7%(340億美元),比2008年增長59.7%。美国从中国进口的比2001年增長427%(加入WTO之前)。美国从中国进口占2018年美国总进口的21.2%。
  • 2018年进口额最大的类别为:电机(1520亿美元),机械(1170亿美元),家具和床上用品(350亿美元),玩具和运动器材(270亿美元)以及塑料(190亿美元)。
  • 2018年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农产品总额为49亿美元,中国是美国的第三大农产品进口供应商。排在进口前列的是加工的水果和蔬菜(12亿美元),水果和蔬菜汁(3.93亿美元),休闲食品(2.22亿美元),香料(1.67亿美元),新鲜蔬菜(1.6亿美元)。
  • 美国2018年从中国进口的服务估计为184亿美元,比2017年增長5.5%(9.63億美元),比2008年增長68.3%。比2001年(假如WTO之前)增长了大约为414%。从中国进口到美国的服务主要有运输,旅行和研究与开发相关。

贸易平衡编辑

  • 2018年美国与中国的商品贸易逆差为4,192億美元,比2017年增長11.6%(436億美元)。
  • 美国在2018年与中国的服务贸易顺差估计为410亿美元,比2017年增長0.8%。

投资编辑

  • 2017年美国对中国的直接投资(股票)为1076亿美元,較2016年增長10.6%。美国在中国的直接投资由制造业,批发贸易以及金融和保险为主。
  • 2017年,中国在美国的外国直接投资(股票)为395亿美元,較2016年下降2.3%。中国在美国的直接投资由制造业,房地产和存托机构为主。
  • 2016年美国多数控股子公司在中国的服务销售额为551亿美元(可用最新数据),而中国多数控股公司在美国的服务销售额为83亿美元。

金融脱钩编辑

标志性事件:编辑

路透社更新:三家中國電信公司將被紐交所退市(新闻)

2021年5月7日-三家中國電信公司週五表示,將根據美國對去年的投資限制,將其在紐約證券交易所除牌。在周五早些時候的單獨公告中,中國移動有限公司;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公司表示,他們期望紐約證券交易所將其退市通知監管機構,因為兩家公司均未對此舉動提出上訴。 紐約證券交易所發言人拒絕置評。 取消上市的原因是美國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針對中國科技公司的投資限制。儘管企業界表示反對,但由於全球兩個最大經濟體之間的持續緊張關係,美國總統喬·拜登(Joe Biden)仍未遵守相關規定。兩家公司表示,他們的退市將在交易所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25號表格後10天生效。Three Chinese telecom companies to be delisted by NYSE

新浪:三大运营商:纽约证交所维持退市决定(新闻)

5月8日消息(颜翊)5月7日晚间,三大运营商纷纷公告,纽约证交所委员会维持了纽约证交所监管部门重新启动本公司美国存托证券ADR下市程序的决定,预计纽约证交所将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25表格以撤销本公司美国存托证券的上市及注册(退市)。 此前,美东时间1月6日,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发布公告,称将重新推进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退市。为了保护本公司及股东的合法权益,三大运营商分别于1月20日向纽约证交所提出书面要求,要求纽交所委员会复议该决定。2021年5月6日,该委员会维持了该决定。新浪中国

参考阅读编辑

《外国公司问责法案》维基 S.945 - Holding Foreign Companies Accountable Act

參考資料编辑

  1. ^ Towards Economic Decoupling? Mapping Chinese Discourse on the China–US Trade War. OXFORD. [2020-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1). 
  2. ^ Global Supply Chains, Economic Decoupling, and U.S.-China Relations, Part 1: The View from the United States. jamestown. [2020-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0). 
  3. ^ Coronavirus solidifies US-China decoupling. asiatimes. [2020-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1). 
  4. ^ We Need Hard Decoupling. the-american. [2020-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1). 
  5. ^ Refocusing the China debate: American allies and the question of US-China “decoupling”. brookings. [2020-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1). 
  6. ^ America and China: Conscious or unconscious decoupling. AEI. [2020-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1). 
  7. ^ The great US-China tech decoupling: Where are we now?. asia.nikke. [2020-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1). 
  8. ^ Experts say U.S.-China economic decoupling to leave U.S. decoupled from world. xinhua. [2020-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3). 
  9. ^ China-US people exchanges: No "decoupling" yet. piie. [2020-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1). 
  10. ^ Coronavirus outbreak will speed up US-China ‘decoupling’ more than the trade war, Milken Institute analyst says. CNBC. [2020-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1). 
  11. ^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美国贸易代表署(USTR). [2020-04-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9). 
  12. ^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美国贸易代表署(USTR). [2020-04-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9). 

更多閱讀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