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張在1880年代在德國漢堡印製的圖裡呈現了一個舞蛇女,而這是是羅瓦水中大媽常見的形象。
這張在1880年代在德國漢堡印製的圖裡呈現了一個舞蛇女,而這是是羅瓦水中大媽常見的形象。

羅瓦(loa,或拚作lwa),又译为洛阿,是海地伏都教路易斯安那伏都教的神靈。[1]:229他們亦被稱為「神秘者」(mystères)或「不可見者」,且是遠離塵世的創世者本爹(Bondye,此詞源自法語Bon Dieu,原意為「好天主」)與現世的中介。和天使與聖人不同的是,他們不僅僅是禱告時的聆聽者,也是被奉祀的對象。

羅瓦彼此間是不同的個體,各有其所喜好與厭惡的事物,以及特定的聖詩、歌曲、舞蹈、儀式、徽符(veve)和祭祀方法等。與一般的看法不同,羅瓦本身不是神,他們依附於遙遠的本爹之下,是作為中介的存在。[1]:219

詞源编辑

「羅瓦」這個字源自於法語的les lois[2],其意為「律法」。[3]

習合编辑

海地和美國路易斯安那州的埃維族豐族奴隸,常將羅瓦與天主教的聖人習合,伏都教神壇上常常會展示天主教聖人的圖像,像是例如說力高爸常常就與聖彼得或者伯大尼的拉撒路習合。[4]

在海地伏都教當中,習合的另一個形式就是直接將天主教聖人加入羅瓦之列(而非和固有的羅瓦習合),其中較為顯著的例子有菲洛梅娜、大天使米迦勒猶達·達陡施洗約翰等。

儀式编辑

在儀式中,羅瓦會由洪安(houngan,男祭司)與滿婆 (mambo,女祭司)或者由博哥(bokor,男巫師)與甲必來他(caplata,女巫師)召喚,以參與儀式、接受祭品,及答應請求等。

羅瓦會藉由附身在參與者身上的方式來到儀式會場,這過程被以羅瓦「騎」到「被附身者」這匹「馬」身上做比喻,被附身的參與者又稱作Chwal。這個過程可以有些強烈,因為參與者的身體可能會顫抖、晃動,直到倒地為止。[4]:62不過像是阿姨贊等部分的羅瓦,會以非常平靜的方式附身。

一些羅瓦會有著非常獨特的行為、特定的話語和做為等,使得他們可以被辨識。一旦一個羅瓦被辨識出來,和他們相關的符號就會呈現於他們面前。像例如說人們會給愛吉莉(被愛吉莉附身的人,以下皆同)一瓶粉紅色的香檳,她身上會噴灑她的香水,人們也會給她精緻的食物作為禮物,甚至她會在自己身上掛上珠寶;力高爸則會被給予他的枴杖、草帽和煙管等等;三沒地爵士(Baron Samedi)則會躺平在地上,而他周遭的伏都教信徒則會裝扮他,並為他準備東西,就如人們在殮房裡所做的一般,還會在他的鼻子裡塞棉花。

 
羅瓦力高爸的塑像,他是人類與羅瓦間的中介。力高爸常以老男人的形象出現,但在貝寧、奈及利亞和多哥,他通常是個年輕且充滿性慾的小夥子。

一旦羅瓦出現、得到餵食並給予協助或建言後,他們就會離開會場。一些羅瓦可以很難搞,像例如歸地族羅瓦就以「只要再一根煙或一杯飲料」而聞名;不過確保這些神靈得到適當的供奉,並讓他們不致失控,是洪安滿婆的工作。

分類编辑

羅瓦可以分成好幾「族」(nanchons),像是老大族羅瓦(Rada loa,Rada又作Radha)、貝卓族羅瓦(Petro loa)、那高族羅瓦(Nago loa)、剛果族羅瓦和歸地族羅瓦(Guédé,或做Ghede、guede及Gede)等,及其他的一些族群等等。

老大族羅瓦编辑

老大羅瓦通常較古老,其中的許多成員都來自達荷美王國和非洲的一些其他地方。老大羅瓦主要是水之靈,且許多老大羅瓦都以水來奉祀。老大羅瓦較為「冷靜」,因為他們的侵略性,比貝卓羅瓦來得低。許多老大羅瓦的代表色為白色,而特定的羅瓦也有自己的代表色。

像是力高爸洛科(Loco或做Loko)、阿姨贊(Ayizan)、丹巴拉·維都(Damballa Wedo)與艾依達·維都(Ayida-Weddo)、愛吉莉(Maîtresse Mambo Erzulie Fréda Dahomey)、水中大媽(La Sirène,或Mami Wata)和阿圭(Agwé)等都是老大羅瓦的例子。

貝卓族羅瓦编辑

貝卓羅瓦通常是些性情較為暴烈,有時富具侵略性及好戰的羅瓦。這些羅瓦常常與海地與新世界有關連。貝卓羅瓦的傳統代表色為紅色。

像是Ezili Dantor、Marinette和Met Kalfu等,都是貝卓羅瓦的例子。

剛果族羅瓦编辑

剛果族羅瓦是源自剛果盆地地區的神靈,像是辛比羅瓦(Simbi)就是其中的例子。其他剛果族羅瓦的例子有瑪里內特(Marinette)這個凶暴且讓人懼怕的女性羅瓦等等。

那高族羅瓦编辑

那高族羅瓦源自約魯巴地區,這個族群包含了許多的歐高溫羅瓦(Ogoun loa)

歸地族羅瓦编辑

歸地族羅瓦是死者的靈魂,它們由十字架爵士(Baron La Croix)、三沒地爵士(Baron Samedi)、墳場爵士(Baron Cimetière)、科里米涅爾(Baron Kriminel)等「爵士」和碧姬老母(Maman Brigitte)所領導。做為一個群體的歸地族羅瓦是群吵鬧、粗魯(但很少真的讓人感到羞辱)、有性慾且常常充滿樂趣的存在。作為曾經活過的人,他們無所畏懼,且當他們降臨時,其行為會反映出他們生前的性格、經歷和習性等。他們的傳統代表色為黑色與紫色。

參見编辑

參照编辑

  1. ^ 1.0 1.1 Anthony B. Pinn. "The African American Religious Experience in America" Greenwood Press, 2005.
  2. ^ Anderson, Jeffrey E. Hoodoo, Voodoo, and Conjure: A Handbook: 83. 2009 [18 July 2016]. ISBN 9780313342219. 
  3. ^ Ramsey, Kate. The Spirits and the Law: Vodou and Power in Haiti: 56. 2014 [18 July 2016]. ISBN 9780226703817. 
  4. ^ 4.0 4.1 Filan, Kenaz. The Haitian Vodou Handbook: Protocols for Riding with the Lwa. Inner Traditions/Bear. 2006: 56. ISBN 978-1-59477-995-4. 

外部連結编辑

Template:Afro-American Relig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