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衜 (孙吴)

羊衜(211年-?),孙吴大臣。荆州南阳(今河南省南阳市)人。[1]

生平编辑

羊衜为人才博果辩,又善于品评人物。黄武四年(225年),羊衜同诸葛恪一齐向来朝的蜀汉使臣费祎论难,一时间辞锋不绝。

羊衜初与谢景范慎等人俱为太子孙登宾客,230年又升为太子中庶子,时年二十岁。当时廷尉监隐蕃交结豪杰,卫将军全琮以下等都倾心敬待,只有羊衜、潘濬和宣诏郎豫章杨迪拒绝不与他交结,时人都很奇怪。隐蕃是间谍的事后来败露,大家才服气[2]。孙登派侍中胡综作宾友的名目,推重其中四人:“英才卓越,超逾伦匹,则诸葛恪。精识时机,达幽究微,则顾谭。凝辨宏达,言能释结,则谢景。究学甄微,游夏同科,则范慎。”羊衜私下反驳胡综:“元逊(諸葛恪)才而疏,子[a](顾谭)精而狠,叔发(谢景)辨而浮,孝敬(范慎)深而狭。”他说的都有指趣。而羊衜最后因这些话被责怪,不为诸葛恪等人所亲近。后四人都在官场上失败,孙吴的人们于是说羊衜言之有徵。[3]

羊衜曾赞赏武昌人李衡,称其有尚书之才。[4]后来吕壹专权,羊衜认为非李衡不能破,于是将其推荐给大帝孫權。后来吕壹的恶行果然败露,而李衡也因功大受提拔。

赤乌元年(238年),曹魏遣司马懿讨辽东公孙渊。公孙渊因此称臣于吴,遣使求吴兵北伐救援。因公孙渊曾有过背离东吴的行为。众人皆主张杀死来使,唯独羊衜说:“不可以,这是傾瀉匹夫之怒而浪费霸王之计。不如善待使节,要是魏讨伐公孙渊败了而我军前往救助,那是我国恩结遐夷,义盖万里。若是公孙渊被攻克,那我们尽可以掠夺物资而归,这样是报当年的仇恨了。”[5]大帝也同意,于是以羊衜为督軍使者、遣他和郑胄孙怡远征辽东。此时公孙渊已被魏消灭,吴军遂与魏军大战,虏其男女而还。

赤乌五年(242年),羊衜在始兴太守任上时,写信给滕胤称赞南海太守钟离牧。太子孙和与鲁王孙霸不睦,孙权因此禁绝二人与宾客来往。羊衜听说后,曾上疏为二皇子及宾客们辩护[6]。羊衜官至桂阳太守,并在任上去世。

註釋编辑

  1. ^ 嘿,《玉篇》:「與『默』同」

參考文獻编辑

  1. ^ 三国志·吴书十四·吴主五子传第十四》裴松之注引《吴录》
  2. ^ 《三国志·吴书十四·吴主五子传第十四》裴松之注引《吴书
  3. ^ 《三国志·吴书十四·吴主五子传第十四》裴松之注引《江表传》
  4. ^ 《襄阳记》曰:“(李衡)汉末入吴为武昌庶民。闻羊衜有人物之鉴,往干之,衜曰:‘多事之世,尚书剧曹郎才也。’
  5. ^ 《三国志·公孙度传》载:“(景初)二年春,遣太尉司马宣王征渊。六月,军至辽东。”[3](P254)裴注引《汉晋春秋》曰:“公孙渊自立,称绍汉元年。闻魏人将讨,复称臣于吴,乞兵北伐以自救。吴人欲戮其使,羊衜曰:‘不可,是肆匹夫之怒而捐霸王之计也。不如因而厚之,遣奇兵潜往以要其成。若魏伐渊不克,而我军远赴,是恩结遐夷,义盖万里;若兵连不解,首尾离隔,则我虏其傍郡,驱略而归,亦足以致天之罚,报雪曩事矣。’”
  6. ^ 《三国志·吴主五子传》:顷之,和、霸不穆之声闻于权耳,权禁断往来,假以精学。督军使者羊衜上疏曰“窃从下风,听采众论,咸谓二宫智达英茂,自正名建号,于今三年,德行内著,美称外昭,西北二隅,久所服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