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翁万达(1498年-1552年),字仁夫,号东涯,谥襄毅,亦作襄敏廣東承宣布政使司潮州府揭陽縣(今廣東省揭陽市)人。明朝中葉重臣。進士出身,官至兵部尚書宣大總督

翁萬達
翁万达

潮安翁氏1935年《稽愆集》之翁萬達像


大明兵部尚書
籍貫 廣東承宣布政使司潮州府揭陽縣
族裔 漢族
字號 字仁夫,号东涯
諡號 襄毅
出生 弘治十一年(1498年)
廣東承宣布政使司潮州府揭陽縣
逝世 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
廣東承宣布政使司潮州府揭陽縣
出身
  • 嘉靖五年丙戌科進士出身
著作
  • 《思德堂集》
  • 《平交紀事》、《宣大山西諸邊圖》、《總督奏議》
  • 《稽愆集》

目录

生平编辑

嘉靖五年(1526年)成丙戌科进士,授户部主事。再迁戶部郎中。出为廣西梧州府知府。當時咸寧侯仇鸞鎮守兩廣,縱容部下士兵為虐。翁萬達逮捕其中尤橫者并施加杖刑。居官四年,其聲聞顯著。朝廷商議討伐安南,推薦翁萬達擔任廣西副使,專門處理安南事務。萬達即進言出兵戰略,并以兩廣部隊討伐叛亂,升任浙江右參政。因總督張經舉薦留用,任廣西參政。其進言毛伯溫以招降為上策,并得到採納,於是最終評定獲勝。升任四川按察使,歷陝西左、右布政使[1]

嘉靖二十三年(1544年),翁萬達升任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巡撫陝西。不久再進兵部右侍郎,兼任右僉都御史,代替翟鵬擔任宣大總督。彈劾罷免宣府總兵官郤永、副總兵姜奭,薦何卿趙卿沈希儀代任。其在任期間,賞罰分明,防禦得當。其率眾抵禦蒙古數萬部隊進犯,總兵官張達力戰退敵。又上疏增加防備,并請求皇帝發帑銀二十九萬。明世宗批准,但兵部稱大同防備已經得到,不應當在邊疆內築牆,世宗不聽,於是從大同東路天城、陽和、開山口諸處為墻百二十八裏,堡七,墩臺百五十四;宣府西路西陽河、洗馬林、張家口諸處為墻六十四裏等地設立防禦設備。此後晋升為右都御史,檢舉揭發代府宗室朱充灼謀反,晉升爲左都御史[2][3]

翁萬達因為在邊疆做事很久,深得世宗倚重,其進言均得到聽從,唯獨俺答汗稱臣之事與世宗想法不一致。嘉靖二十一年,俺答汗阿不孩派遣使者石天爵等求貢,但明朝廷並不採納。石天爵等人再次抵達,巡撫龍大有等逮捕。石天爵后被磔殺。蒙古大怒,於是大舉進犯、屠殺村堡,絕信使五年。恰逢玉林衛百戶楊威被掠奪,楊威詭稱可以能夠互市而得以釋放。俺答汗於是再派使者同款大同左衛,邊帥家丁董寶等逮捕使者并斬殺,以報首功。翁萬達再次上疏請和議,而沒有得到使者贊同。不久,俺答阿不孩復奉印信番文請求合議。兵部尚書陳經稱難以相信蒙古,請求邊疆核實,并責令翁萬達十天內回奏。翁萬達歸還其使者,并與其約定,但在期限內使者沒有抵達。他擔心世宗追究責任,從而以好言相勸使者挽留。但世宗仍然不予批准,并指責其瀆奏[4]。此後,俺答汗與小王子达延汗有矛盾,小王子欲進攻遼東,俺答汗密謀告訴明朝,請求中國夾擊進攻以建立信任。翁萬達不敢上報,使者再次抵達后,才向朝廷上奏,但世宗不予批准。嘉靖二十七年三月,翁萬達再次稱蒙古因求貢不得,而大舉進犯邊界,請求給予邊疆大臣便宜從事的權力。世宗大怒,激切指責他,此後通貢的議論結束。同年八月,俺答汗進攻大同無果后,退而進攻五堡,明軍在彌陀山擊退。之後蒙古部隊轉移山西,再次大敗而退。次月,再次進攻宣府,掠奪永寧、隆慶、懷來等地,軍民死傷數萬人。翁萬達連坐停俸二級。后因彌陀山戰功而恢復俸祿。俺答汗再次進攻宣府,總兵官趙卿怯戰,翁萬達上奏以周尚文代替。周尚文未抵達,蒙古已經進犯滴水崖,而指揮董抃江瀚唐臣張淮等戰死,并南下駐隆慶石河營。遊擊王鑰、大同遊擊袁正抵達抵禦。恰逢周尚文的數萬騎兵、參將田琦數千騎兵會合,在曹家莊連續作戰。這時翁萬達率領參將姜應熊等馳援,明朝大軍順風鼓噪,揚沙蔽天,蒙古大驚於是當夜車隊。諸將追擊,蒙古連敗。世宗偵得其事戰情,大喜,立即升溫萬達為兵部尚書兼右副都御史,之後召回處理兵部事務。后因父喪丁憂[5]

次年,大同因戰事失利,總督郭宗臯、巡撫陳耀下獄。世宗起用翁萬達任總督。他恰逢生病疽,且守墓中,乞求致仕終制。不久,俺答汗進攻京師。兵部尚書丁汝夔得罪,而起用翁萬達代任。他家居嶺南,距京師八千里,行走四十日方才抵達京師。當時蒙古氣焰非常強,世宗每日夜都在期待翁萬達抵達。因為遲赴的事,其詢問嚴嵩。嚴嵩因為很早就不喜歡翁萬達,於是他說敵寇現在就在肘腋處,諸位大臣仍然觀望,這並非是君臣之義。於是世宗起用王邦瑞為兵部尚書。幾天后,翁萬達抵達,并具疏自明。世宗責怪其欺慢,念其守喪之事,姑且奪職別用。當時仇鸞為大將軍,受到世宗寵信,從而在世宗面前詆毀翁萬達。翁萬達於是降為兵部右侍郎、兼右僉都御史,經略紫荊關等。嘉靖三十年(1551年)二月,自陳致仕。得到批准,因瀕行疏謝中被摘出有不敬的字,被罷免為民。次年十月,兵部尚書趙錦因依附仇鸞而戍邊,再次請求翁萬達起用代替。但詔書未抵達,他已經去世,享年五十五歲[6],追贈太子少保[7]

翁萬達為人孝順。其亦喜好談性命學,與歐陽德羅洪先唐順之王畿魏良政為友。為人通古今、剛介坦直,勇於任事。并能夠身先士卒、善於保護鼓勵將士。隆慶年間,追謚襄毅[8]

著作编辑

著有《稽愆集》、《稽愆诗》、《东涯集》外,尚有见诸目录家著录的《总督奏议》、《三镇兵守议》、《平交纪略》和《思德堂集》等。

家族编辑

翁雄(六世祖)、翁保(五世祖)
翁琦(高祖父)、翁肇綱(曾祖父)
翁可(祖父)、翁玉(父)
翁萬程(弟)
翁思任翁思佐(子)
翁銳(孫)

参考文献编辑

  1.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8):翁萬達,字仁夫,揭陽人。嘉靖五年進士。授戶部主事。再遷郎中,出為梧州知府。咸寧侯仇鸞鎮兩廣,縱部卒為虐。萬達縛其尤橫者,杖之。閱四年,聲績大著。會朝議將討安南,擢萬達廣西副使,專辦安南事。萬達請於總督張經曰:「莫登庸大言『中國不能正土官弒逆罪,安能問我』。今憑祥州土舍李寰弒其土官珍,思恩府土目盧回煽九司亂,龍州土舍趙楷殺從子燧、煖,又結田州人韋應殺燧弟寶,斷藤峽瑤侯公丁負固。此曹同惡共濟,一旦約為內應,我且不自保。先擒此數人問罪,安南易下耳。」經曰:「然,惟君之所為。」於是誅寰、應,擒回,招還九司,誘殺楷,佯系訟公丁者紿公丁,執諸坐。以兩軍破平其巢。又議割四峒屬南寧,降峒豪黃賢相。登庸始懼。遷浙江右參政。經以征安南非萬達不可,奏留之,乃命以參政蒞廣西。已而毛伯溫集兵進剿,萬達上書伯溫,言:「揖讓而告成功,上策也。懾之以不敢不從,中策也。芟夷絕滅,終為下策。」伯溫然之。會獲安南諜者丁南傑,萬達解其縛,厚遇,遣之去,怵以天朝兵威。登庸大懼,乃詣伯溫乞降。是役也,萬達功最,賞不逾常格。然帝知其能,遷四川按察使。歷陝西左、右布政使。
  2.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8):二十三年,擢右副都御史,巡撫陝西。尋進兵部右侍郎兼右僉都御史,代翟鵬總督宣、大、山西、保定軍務。劾罷宣府總兵官郤永、副總兵姜奭,薦何卿、趙卿、沈希儀。趙卿遂代永。萬達謹偵候,明賞罰。每當防秋,發卒乘障,陰遣卒傾朱於油,察離次者朱其處。卒歸輒縛,毋敢復離次者。嚴殺降禁,違輒抵死。得降人,撫之如所親,以是益知敵情。寇數萬騎犯大同中路,入鐵裹門,故總兵官張達力戰卻之。又犯鵓鴿谷,參將張鳳、諸生王邦直等戰死。萬達與總兵官周尚文備陽和,而遣騎四出邀擊,頗有斬獲。寇登山,見官兵大集,乃引去。事聞,賜敕獎賚。屢疏請修築邊墻,議自大同東路陽和口至宣府西陽河,須帑銀二十九萬。帝已許之,兵部撓其議,以大同舊有二邊,不當復於邊內築墻。帝不聽。乃自大同東路天城、陽和、開山口諸處為墻百二十八裏,堡七,墩臺百五十四;宣府西路西陽河、洗馬林、張家口諸處為墻六十四裏,敵臺十。斬崖削坡五十裏。工五十余日成。進右都御史。發代府宗室充灼等叛謀,進左都御史。”
  3.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8):萬達精心計,善鉤校,墻堞近遠,濠塹深廣,曲盡其宜。寇乃不敢輕犯。墻內戍者得以暇耕牧,邊費亦日省。初,客兵防秋,歲帑金一百五十余萬,添發且數十萬,其後減省幾半。又議掣山西兵並力守大同,巡撫孫繼魯沮之。帝為逮繼魯,悉納萬達言。
  4.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8):“萬達更事久,帝深倚之,所請無不從,獨言俺答貢事與帝意左。先是,二十一年,俺答阿不孩使石天爵等款鎮遠堡求貢。言小王子等九部牧青山,艷中國縑帛,入掠止人畜,所得寡,且不能無亡失,故令天爵輸誠。朝議不納。天爵等復至,巡撫龍大有執之。大有進一官,將吏悉遷擢,磔天爵於市。寇怒,大入,屠村堡,信使絕五年。會玉林衛百戶楊威為所掠,威詭能定貢市,遂釋還。俺答阿不孩復遣使款大同左衛塞,邊帥家丁董寶等狃天爵前事,復殺之,以首功報。萬達言:「北敵,弘治前歲入貢,疆場稍寧。自虞臺嶺之戰覆我師,漸輕中國,侵犯四十余年。石天爵之事,臣嘗痛邊臣失計。今復通款,即不許,當善相諭遣。誘而殺之,此何理也?請亟誅寶等,榜塞上,明告以朝廷德意,解其蓄怨構兵之謀。」帝不聽。未幾,俺答阿不孩復奉印信番文,欲詣邊陳款。萬達為奏曰:「今屆秋,彼可一逞。乃屢被殺戮,猶請貢不已者,緣入犯則利在部落,獲貢則利歸其長。處之克當,邊患可弭。若臣等封疆臣,貢亦備,不貢亦備,不緣此懈也。」兵部尚書陳經等言敵難信,請敕邊臣詰實,責萬達十日內回奏。萬達還其使,與約。至期,使者不至。萬達慮帝督過,以使者去無可究為辭。已而使狎至,牢拒之,好言慰答而已。俺答以通好,散處其眾,不設備,亦不殺哨卒。頃之,復至,詞益恭。萬達又為奏曰:「敵懇懇求貢,去而復來。今宣、大興版築,正當羈縻,使無擾。請限以地、以人、以時。悉聽,即許之貢;不聽,則曲在彼,即拒絕之。」帝責其瀆奏,卒不許。蓋是時曾銑有復套之議,夏言主之,故力絀貢議,且以復套事行諸邊臣議之。”
  5.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8):“其後,俺答與小王子隙。小王子欲寇遼東,俺答以其謀告,請與中國夾攻以立信。萬達不敢聞。使者再至,為言於朝,帝不許。二十七年三月,萬達又言諸部求貢不遂,慚且憤,聲言大舉犯邊,乞令邊臣得便宜從事。帝怒,切責之,通貢議乃絕。其年八月,俺答犯大同不克,退攻五堡,官軍戰彌陀山卻之。趨山西,復敗還。逾月,犯宣府,大掠永寧、隆慶、懷來,軍民死者數萬。萬達坐停俸二級。俄錄彌陀山功,還其俸。俺答將復寇宣府,總兵官趙卿怯,萬達奏以周尚文代。未至,寇犯滴水崖,指揮董抃、江瀚、唐臣、張淮等戰死,遂南下駐隆慶石河營,分遊騎東掠。遊擊王鑰、大同遊擊袁正卻之,寇移而南。會尚文萬騎至,參將田琦騎千余與合,連戰曹家莊、斬四首,搴其旗,寇據險不退。萬達督參將姜應熊等馳赴,順風鼓噪,揚沙蔽天。寇驚曰:「翁太師至矣!」是夜東去。諸將追擊,連敗之。帝偵萬達督戰狀,大喜,立進兵部尚書兼右副都禦史。尋召理部事。以父憂歸。”
  6.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8):明年秋,大同失事,督撫郭宗臯、陳耀被逮,詔起萬達代宗臯。萬達方病疽,廬墓間,疏請終制。未達,而俺答犯都城。兵部尚書丁汝夔得罪,遂即以萬達代之。萬達家嶺南,距京師八千裏,倍道行四十日抵近京。時寇氛熾,帝日夕徯萬達至。遲之,以問嚴嵩。嵩故不悅萬達,言寇患在肘腋,諸臣觀望,非君召不俟駕之義。帝遂用王邦瑞於兵部。不數日,萬達至,具疏自明。帝責其欺慢,念守制,姑奪職,聽別用。仇鸞時為大將軍,寵方盛,銜宿怨,讒言構於帝。萬達遂失眷,降兵部右侍郎兼右僉都御史,經略紫荊諸關。三十年二月,京察,自陳乞終制。帝疑其避事,免歸。瀕行疏謝,復摘訛字為不敬,斥為民。明年十月,兵部尚書趙錦以附仇鸞戍邊,復起萬達代之。未聞命卒,年五十五。
  7. ^ 廣東通志》(卷46)
  8.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8):“萬達事親孝。父歿,負土成墳。好談性命之學,與歐陽德、羅洪先、唐順之、王畿、魏良政善。通古今,操筆頃刻萬言。為人剛介坦直,勇於任事,履艱危,意氣彌厲。臨陣嘗身先士卒,尤善禦將士,得其死力。嘉靖中,邊臣行事適機宜、建言中肯窾者,萬達稱首。隆慶中,追謚襄毅。

参考资料编辑

  • 黄赞发:潮汕诗词文献的重要发现——翁万达《思德堂诗集》影印本序
官衔
前任:
劉士奇
廣西梧州府知府
嘉靖十三年(1534年)上任
繼任:
朱鴻漸
前任:
張漢
明朝宣大總督
1544年 - 1549年
繼任:
郭宗皋
前任:
范鏓
明朝兵部尚書
1549年
繼任:
丁汝夔
前任:
丁汝夔
明朝兵部尚書
1550年
繼任:
王邦瑞
前任:
趙錦
明朝兵部尚書
1552年
繼任:
聶豹
潮州後七賢
林大欽 - 翁萬達 - 蕭端蒙 - 郭之奇 - 黃奇遇 - 許國佐 - 羅萬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