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翟璜,又名翟触战国时期魏国(今山西绛县)人,为魏国的国相,出生狄族,辅佐魏文侯

翟璜爵至上卿,为相三十余年,为魏文侯推荐大量栋梁之才。推荐吴起守西河,推荐西门豹令防备赵国,北门可为酸枣令抵御齐国,推荐乐羊中山国,推荐李克改革变法,使魏国大治。其中乐羊还是杀翟璜子翟靖的乐舒的父亲。

《吕氏春秋·不苟论·自知》、《新序·杂事》、《資治通鑑·周纪一》講述了戰國初翟璜巧諫魏文侯,免除任座之罪的策略方式。魏文侯與幾位士大夫宴飲,席間他問大家:“我是一個甚麼樣的君主?”大家贊仁稱智,都說的是贊揚之語。

輪到任座發言,任座說:“您是一位不賢明的君主。攻取了中山不封给弟,卻封给兒子,以此知道你不賢明。”文侯不高興,怒形於色,準備處罰任座,任座唬得快步跑了出去。

接著,輪到翟璜發言,翟璜說:“您是賢明的君主。我聽說過,賢明的君主,他的臣子說話就直率。剛才任座的話很直率,因此可知您很賢明。”文侯聽了很高興,急忙將任座從門口請過来,拜為上卿。

文侯問相编辑

魏文侯問他的大臣中山(河北省定州市)守將李克:「你曾經說過:『家貧思良妻,國亂思良相(宰相)。』我現在想從兩個人中,選擇一位當宰相,不是魏成,就是翟璜,你以為哪一位比較合適?」

李克說:「地位低微的人不參與決定尊貴的事,關係疏遠的人不參與討論關係親密的人。我遠在宮門之外,不敢向你提出意見。」

魏斯說:「不要滑頭,一定要你說出來。」

李克說:「哪一位當宰相合適,條件至為明顯,主上一時沒有注意到罷了。平常日子,觀察他親近些什麼人?有錢之後,觀察他把錢用到哪裡去?做了高官,觀察他推薦些什麼賢能?貧賤的時候,觀察他是不是有所不為?窮困的時候,觀察他接受不接受不義之財?從這五點,可以得到結論,還用我多說話?」

魏斯欣然說:「好了,請你回府休息吧,我已決定任命誰當宰相了。」

李克出宮,遇到翟璜,翟璜問:「聽說主上召你進宮,向你徵求宰相人選的意見,你推薦了誰?」

李克說:「魏成。」

翟璜臉色大變說:「主上擔心西河(黃河西岸【陝西省東部】),是我推薦吳起。主上憂慮城(河北省臨漳縣西南鄴鎮),是我推薦西門豹。主上要攻擊中山國,是我推薦樂羊。占領中山後,物色不到守將,是我推薦你。主上的兒子沒有教師,是我推薦屈侯鮒。僅這幾點,我有什麼地方不如魏成?」

李克說:「你當初推薦我鎮守中山,難道是把我當做黨羽,納入組織,用來培植幫派,以求更大的官?我想當然不是。主上問我誰適宜當宰相,我就依照實際情況回答。所以推測主上一定任用魏成,因為魏成千鍾(一鍾,六斛四斗)俸祿,卻用九百鍾廣交聖賢豪傑,只留一百鍾給家人,所以才發掘出卜商田子方段干木,介紹給主上,主上尊為師傅。而你所推薦的五位,主上都用作部屬,你怎麼能跟魏成相比?」

翟璜大為慚愧,赧然說:「我真是一個粗線條,不該這麼問你,願追隨你學習,做你的弟子。」

[1]

参考文献编辑

  • ^ 文侯謂李克曰:「先生嘗有言曰:『家貧思良妻,國亂思良相。』今所置非成則璜,二子何如?」 對曰:「卑不謀尊,疏不謀戚。臣在闕門之外,不敢當命。」 文侯曰:「先生臨事勿讓。」 克曰:「君弗察故也。居視其所親,富視其所與,達視其所舉,窮視其所不為,貧視其所不取,五者足以定之矣,何待克哉!」 文侯曰:「先生就舍,吾之相定矣。」 李克出,見翟璜。翟璜曰:「今者聞君召先生而卜相,果誰為之?」 克曰:「魏成。」 翟璜忿然作色曰:「西河守吳起,臣所進也;君內以鄴為憂,臣進西門豹;君欲伐中山,臣進樂羊;中山已拔,無使守之,臣進先生;君之子無傅,臣進屈侯鮒。以耳目之所睹記,臣何負於魏成?」 李克曰:「子之言克於子之君者,豈將比周以求大官哉?君問相於克,克之對如是。所以知君之必相魏成者,魏成食祿千鍾,什九在外,什一在內,是以東得卜子夏、田子方、段干木。此三人者,君皆師之;子所進五人者,君皆臣之。子惡得與魏成比也!」 翟璜逡巡再拜曰:「璜,鄙人也,失對,願卒為弟子。」 《資治通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