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老街会战1979年中越战争中的一场战役。虽然由于越南军队的抵抗,中国军队遭受了巨大的损失,但最终中方还是从越方由正规军、民兵和政府边防部队所组成的混合队伍手中攻占了全省。[1]

老街会战
1979年中越战争的一部分
Sapa3.jpg

老街省沙垻市社沙垻坊
日期1979年2月17日 (1979-02-17)-1979年3月5日 (1979-03-05)
地点
结果 中国军队战略胜利
越南军队战术胜利
参战方
中国 中国 越南 越南
指挥官与领导者
中国 杨得志 越南 未知
参战单位
中国 11军
中国 13军
中国 14军
越南 第316师英语316th Division (Vietnam)
越南 第345师
越南 民兵、地区和边境警卫队
兵力
~125,000 ~20,000
伤亡与损失
英文维基百科:7,886伤亡 (其中2,812战死)
越南方面观点:
11,500伤亡
未明
中国方面观点:
1,398死
920伤
35俘虏

作战部署与战斗序列编辑

中国人民解放军昆明军区担负老街方向的行动,其下属指挥包括本军区的第11、13军,以及成都军区的第14军,总兵力达125000[來源請求]。进攻路线分成三股:在11军从西进攻封土以牵制沙坝和老街的守军之前,14军奉命攻下猛康从东牵制老街,而中央主力由13军负责展开,目标直取老街以及甘棠越南语Cam Đường的乡镇。[2]

对于越南方面,历史研究者们认为黄连山省(今老街省和安沛省)的防御是由越南人民军的几个团负责进行的,其中包括正规军第345和第316师[3][4]。这支两个师规模的部队相当于大约20000人战前被部署在老街地区。[3]

战斗经过编辑

战斗始于2月17日黎明前夕中国军队炮击越军阵地[5]。中国军队的第一个目标是坝洒、猛康和发隆越南语Pha Long。在战斗开始的第一天,进攻并未发展到封土。[3]

中国军队的进攻最先遭到了越军345师的抵抗。2月19日下午两点不到,中国军队就占领了老街市。攻下老街后,中国军队派出一支部队(可能是是从第13军中抽调)前往甘棠南部,另一支部队(可能是从第14军中抽调)沿4号公路推进至西南38公里处的沙坝。越军第316师随后受命从沙坝出击,以迎击即将到来的中国军队,两军于2月22日在老街和沙坝之间的二级公路上相遇。到2月25日,中国军队就已经夺取了甘棠,但仍在努力消灭老街等乡镇地区越军抵抗力量,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月27日。[3]

3月1日下午2点45分,沙坝被中国军队攻下。在东翼防线,Khoc Tiam在从3月2日晚上8点到3月3日下午2点45分的一轮攻势中被中国军队占领。当一支解放军部队绕过番西邦峰机动向沙坝以西44公里处的平庐越南语Bình Lư, Tam Đường时,中国军队将攻势集中在切断越军第316师的退路上。3月3日下午7点,连接封土与平庐和坝频越南语Pa Tần, Sìn Hồ之间的所有公路都得到了军事保障。3月4日,中国军队最终夺取了封土,从而成功地阻断了莱州对越军第316师的补给路线,封锁了中越边境至少40公里,此处也成为中国军队于此次战争中深入越南最深处。然而直到3月5日,越南军队才最终停止了战斗。[6]

后果编辑

在战斗中,中方声称击毙越军1398人,伤920人,俘虏35人[6][7]。另一方面,越南声称中国军队伤亡人数为11500人[8]。与其他战线的战斗相类似的是,老街战役期间解放军将“人海战术”充分的的发挥在每一个微小的目标上。在一次记者会上,法国记者让—皮埃尔·加洛瓦引述一名越军士兵的描述:“中国步兵肩并肩前进,以确保雷区被清除……当撤出老街时,他们挤在一起就像稻田里无数的水稻一样。”[6][9]

注释编辑

  1. ^ Chen, p. 108.
  2. ^ O'Dowd, p. 61-62.
  3. ^ 3.0 3.1 3.2 3.3 O'Dowd, p. 62.
  4. ^ Li Man Kin, p. 92-93.
  5. ^ O'Dowd, p. 61.
  6. ^ 6.0 6.1 6.2 O'Dowd, p. 63.
  7. ^ Li Man Kin, p. 93.
  8. ^ (in Vietnamese) Trường Sơn, "Biên giới phía Bắc 1979: 30 ngày không thể nào quên (2)", Infonet, 17 February 2015.
  9. ^ FBIS, Southeast Asia, 26 February 1979, p. K-13.

参考来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