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國防部聯合後勤司令部

(重定向自聯勤

國防部聯合後勤司令部(英語:Combined Logistics Command)曾經是中華民國國防部的一個部門,舊稱聯合勤務總司令部(簡稱「聯勤總部聯勤」,英語:Combined Service Forces),負責中華民國國軍補、保、運、衛、彈業務,2012年12月28日裁編,聯勤原屬單位與陸軍保修指揮部整編為陸軍後勤指揮部[1],原由聯勤使用之「駱駝隊徽」移至國防部軍備局繼續使用。[2]

國防部聯合後勤司令部
Combined Logistics Command, MND(英文)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政府機構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Combined Service Force.svg
聯勤司令部旗
基本資訊
所屬部門 中華民國國防部
授權法源 國防部組織法國防部聯合後勤司令部組織規程
主要官員
任命者 總統國防部長
成立沿革
成立日期 1946年6月1日、1950年4月1日(國防部聯合勤務總司令部)
2002年3月1日(國防部聯合後勤司令部)
解散日期 1949年8月31日(第一次)
2012年12月28日(第二次)
聯絡資訊
Flying-camel Emblem.svg
聯勤軍徽
地址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臺灣臺北市南港區忠孝東路六段360號

概述编辑

過去聯勤轄下尚有各地區財務收支組(財務署管轄)、印製廠(測量署管轄)、經理廠、兵工廠(生產署管轄)、留守業務處、門診中心、示範公墓管理處及忠烈祠管理組(留守業務署管轄)。其中著名的聯勤兵工廠,其歷史可追溯到清朝江南製造局。上述單位一般習稱「老聯勤」。

《97年度中華民國國防報告書》指出,聯合後勤司令部的任務是:「負責通用後勤支援整備作為,對國軍各部隊執行一般軍需品補給、油料、彈藥、運輸、衛勤、基地裝備翻修及留守業務之支援,並適切支援地區重大災害防救工作。」聯合後勤司令部轄有各地區支援指揮部及基地勤務廠,共有一萬八千餘人在其下工作。

历史与沿革编辑

 
聯合後勤司令部

早期历史编辑

1928年8月,中国国民党第二届五中全会,决定开始筹组全军统一的后勤系统。海、空军分别由各自总部的后勤系统补给。行政院军政部下设与后勤相关的机构:

  • 陆军署
    • 总务司
    • 军衡司
    • 军务司
    • 兵役司
    • 交通司
    • 军医司(后扩编为军医署)
  • 军需署:署长俞飞鹏,副署长贾玉峰
    • 总务司
    • 财务司
    • 粮秣司
    • 被服司
  • 兵工署:署长张群/陈仪(1929年4月13日-1932年4月)/洪中(1932年4月-1933年1月)/俞大维(1933年1月-),副署长徐庭瑶
    • 研究司
    • 兵器司
    • 制造司

1929年春,蒋桂战争爆发,组建陆海空军总司令部。在参谋总长以下设立兵站总监部,部长俞飞鹏,参谋长程泽登

1936年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增设首都警卫执行部,主办对日国防,其下设的第二组(简称“执二组”)负责国防交通与战时补给事宜等。

抗日战争爆发后,1937年8月10日,“执二组”扩编为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后方勤务部,为最高兵站机关。部长俞飞鹏上将,副部长端木杰中将、卢佐中将、陈劲芦中将,参谋长黄振兴中将、汤尧中将。内设机构:[3]

  • 办公厅
  • 参谋处
  • 副官处
  • 运输处
  • 经理处(粮服、兵器、会计、出纳、审核等)
  • 军械处
  • 通信处
  • 卫生处
  • 秘书处:1938年设立
  • (兵站史料)编辑处:1938年设立
  • 军邮督查处:1939年9月设立
  • 交通处:1940年4月运输处与汽车管理处合并而成。
  • 铁道运输处:1943年春军委会铁道运输司令部撤销该设该处。
  • 会计处:1944年8月经理处财务组扩大升格。
  • 军医署:1944年10月由军政部划归,卫生处并入军医署。
  • 交通司:1944年10月由军政部划归,交通处并入交通司。
  • 粮秣司:1944年10月由军政部划归,经理处粮秣组并入粮秣司。
  • 人事处:参谋处人事组升格独立

直属部队有:

  • 川桂公路線區司令部
  • 川陜公路線區司令部
  • 川滇公路線區司令部
  • 陜甘公路線區司令部
  • 西北運輸司令部
  • 粵漢鐵路線區司令部
  • 隴海鐵路線區司令部
  • 黔桂鐵路線區司令部
  • 湘桂鐵路線區司
  • 滇越鐵路線區司令部
  • 長江上游江防分監部
  • 第8戰區獨立分監部驻甘肃安西
  • 第9戰區獨立分監部
  • 第1至第9战区兵站总监部
  • 昆明行營兵站總監部
  • 遠征軍兵站總監部
  • 魯蘇皖豫邊區運輸處
  • 第1-第38集團軍兵站分監部

天水行营桂林行营设江北/江南兵站统监部。各战区兵站总监部/本部办事处/办事分处,下设独立兵站、独立兵站分监部、直属兵站支部。集团军兵站分监部。直属或独立军团或只辖四师的集团军设兵站支部设师属兵站分站。独立旅/炮兵团设派出所。可见,仍是自清末、北伐战争沿袭下来的后勤兵站体系随作战部队层层配属的“部队制”供应体系。1943年9月,第一兵站总监部在巩县渑池设立直属第一、第二兵站分监部,划定管区,试行“地区制”供应体系。试点成功后,在全军推广。

1937年11月29日后方勤务部 由南京迁南昌。1938年1月16日迁长沙。1938年9月迁衡阳。1939年元旦迁贵阳。1939年5月迁重庆。

1945年1月,在昆明设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后方勤务司令部(简称“陆军总部后勤部”),指挥中国远征军战区、滇越边区黔桂湘边区第四战区的兵站业务及昆明补给基地的业务。1945年2月1日,后方勤务部升格为后方勤务总司令部(简称“后勤总部”)。隶属于军政部。军政部长陈诚兼任后勤总部总司令官,副总司令端木杰中将、卢佐中将、石化龙中将、耿幼麟中将、齐福士中将(美军中国战区后勤司令,美国籍)、刘膺古中将、参谋长郗恩绥中将、副参谋长冯环中将、何世礼中将。1945年11月1日,黄镇球任后勤总部代理总司令官。

联合勤務總司令部正式组建编辑

  • 1946年6月1日,國防部根據美國駐華軍事顧問團團長魯克斯中將之推薦,參考美國國會統一美軍軍種後勤所進行之研究(美國國防後勤局)。原来军政部负责征集、生产、存储,后方勤务部负责分配、运输、补给。為統一後勤事權将后勤总部与军政部的兵工署、军医署、军需署合并,在南京軍政部址設置“国防部联合勤务总司令部”(简称聯勤總部)。1946年9月1日联勤正式成立,总司令黄镇球中將,副总司令黄维中將、何世禮中將、陳良,参谋长赵桂森,内设办公室、计划指导处、外事处、总务处、物资处、训练处、补给处、勤务处、情报处、人事处、抚恤处、特务处、运输署、通信署、经理署、兵工署、军医署、财务署、工程署、宪兵司令部等。联勤在各行辕、各绥靖公署兵站总监部,以及补给区司令部、港口司令部、兵站分监部、兵站支部、分站供应局、供应站,运输、修理、通信、工程、卫生、教育、仓库、监护等单位2600多个,總兵力70多万人。
  • 1947年6月,郭忏接任联勤总司令职务。改为在重要战区设补给区司令部,共设七个。第一补给区徐州、第二补给区、第五补给区北平、第六补给区沈阳、第七补给区西安、第八补给区兰州、第九补给区汉口、第十补给区无锡、第十一补给区南昌。
  • 1949年,国军在中南、西南、西北等大后方设立14个编练司令部,筹组二线兵团。联勤总部也在这些地方设立第8-第11补给区。
  • 1949年4月,遷往廣州。8月17日,国防部长下达《撤销联勤总部并入国防部》命令。8月31日,聯勤裁撤。9月1日起业务由国防部第四厅承办。

迁台湾后历史编辑

  • 1950年4月1日,聯勤在台灣復制,總部設址臺北市上海路(現中正紀念堂)。国防部下兵工、工程、军医、通信、运输、经理等各署拨归聯勤;原属东南军政长官公署的后方勤务兵站机关拨入联勤;各兵工厂、粮秣厂、被服厂拨还联勤。原经理署与财务署合并为军需署。成立联勤测量处。1952年2月,发饷制度由经费补给到团制改为官兵薪饷聯勤直接发放制。
  • 1955年9月1日,為配合美軍制度,聯勤的運輸、通信、兵工、工程、經理、軍醫等6署暨所屬作業單位撥歸新成立的陸軍供應司令部。联勤管辖两署七处:财务署、生产署、测量处、物资接收处、外事服务处、军人保险处、军眷管理处、抚恤处与军人保险处。新成立的「生產署」,將原屬兵工、军需、通信等3署掌理之各製造工廠及兵工研究院,分別劃歸該署統一管理,專司兵工、被服、電池等品項之研發與生產。陸軍供應司令部兵工署负责兵工外勤业务。军需署被分为经理署与财务署,管供应的经理署拨陆军,而财务署仍留在联勤。
  • 1956年10月10日,聯勤「福利事業總管理處」成立,負責國軍福利事業之全般策劃與執行。
  • 1957年3月29日,聯勤創建「國軍先烈遺孤育幼院」。
  • 1958年12月1日,國軍先烈遺孤育幼院改稱「國軍先烈子弟教養院」。
  • 1960年7月16日,聯勤成立「留守業務署」。
  • 1962年11月16日,聯勤「福利總處」移編國防部。
  • 1968年3月1日,國防部軍事工程局及其所屬單位,移編聯勤成立「工程署」。
  • 1971年9月,聯勤總部遷至台北市南港區忠孝東路六段360號「忠勤營區」現址。
  • 1976年1月1日,聯勤各生產工廠番號變更,軍車廠更名為「第二○一廠」、第六十一兵工廠更名為「第二○二廠」、第二十六兵工廠更名為「第二○三廠」、第七十二兵工廠更名為「第二○四廠」、第六十兵工廠更名為「第二○五廠」、第四十四兵工廠更名為「第二○六廠」、通信電子廠更名為「第二○七廠」、兵工技術發展中心更名為「兵工技術中心」、測量製圖廠更名為「第四○一廠」、第一經理廠更名為「第三○一廠」、第二經理廠改為「第三○二廠」、第三經理廠改為「第三○四廠」、第四經理廠更名為「第三○三廠」。7月1日,聯勤第二○六、第二○八廠編成「飛彈製造組」,並配合中山科學研究院發展飛彈研發政策。8月25日,聯勤兵工技術中心改編「軍品鑑測處」。
  • 1978年7月1日,聯勤第二○一廠奉令轉移經濟部所屬「臺灣機械公司重車總廠」經營。
  • 1982年3月29日,聯勤台北五指山國軍示範公墓啟用。
  • 1984年4月1日,聯勤第二○六廠與系統工程研發中心併編為「飛彈火箭製造中心」,編配中山科學研究院。
  • 1990年7月1日,聯勤第三○三廠裁撤。
  • 1991年7月1日,聯勤第二○七廠裁撤。
  • 1992年1月1日,聯勤「飛彈製造中心」移編中山科學研究院。
  • 1995年7月1日,聯勤物資署裁撤,員額移撥國防部編成「國防部軍事採購局」。聯勤留守業務署所屬國軍臺北、高雄軍眷門診中心更名為「國軍臺北、高雄門診中心」;另留守業務署所屬各地區軍眷服務處,更名為「留守業務處」。
  • 1996年7月1日,聯勤兵工技術學校更名為「聯勤技術訓練中心」,為三軍後勤及兵工各廠專業技術人力之主要訓練單位。
  • 1998年7月1日,陸軍運輸署及所屬單位復歸聯勤。聯勤「國民革命忠烈祠管理組」編成。聯勤財務署更名為「財務中心」,並移編直屬國防部。
  • 1999年7月1日,配合「精實案」納編三軍通用後勤單位,陸軍補給、保修署及直屬單位復歸聯勤,海軍、空軍油料部隊移編聯勤。因應「聯合後勤案」營產管理體系調整,各軍種地區營管所併編聯勤營產工程署。
  • 2002年3月1日,因應中華民國「國防二法」施行,聯勤全銜由「聯合勤務總司令部」改稱「國防部聯合後勤司令部」。
  • 2003年10月1日,聯勤生產署、測量署及所屬單位移編國防部軍備局,編成「軍備局生產製造中心」。聯勤技術訓練中心移編軍備局,並更名為「國防部軍備局生產製造中心技術訓練中心」。10月27日,聯勤第三○二廠委託經營,完成資產交接及經營權移轉,移交「向邦企業股份有限公司」正式營運。
  • 2004年1月1日,聯勤營產工程署、軍品鑑測處及所屬單位移編軍備局,編成「軍備局工程營產中心」及「軍備局規格鑑測中心」。4月1日,聯勤保修署彈藥組與三軍彈藥部隊,編成「彈藥處」;第一、二、三基地彈藥庫移編各地支部。陸軍軍醫處移編聯勤。陸軍各地區後勤指揮部暨所屬補給、油料、彈藥、運輸、衛勤等專業部隊,以及海、空軍同性質專業部隊移編聯勤,編成「各地區支援指揮部」。11月1日,聯勤補給署傘製廠移編保修署,一補庫併入保修署武基處,經基處及油指部裁撤。
  • 2005年1月1日,陸軍後勤學校移編聯勤,更名為「聯合後勤學校」;陸軍兵整中心移編聯勤保修署,更名為「聯勤兵工整備發展中心」,並納編武基處及化基廠。4月1日,聯勤信義俱樂部奉命裁撤。另陽明山招待所與鵝鑾鼻活動中心原訂於6月30日依《促進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法》委外經營,然而因位處國家公園範圍內,迄今仍處於協調與評估階段,目前並未對外開放;水里招待所、臺中招待所及澎湖活動中心移交財政部國有財產局(水里招待所於2009年撥交交通部觀光局日月潭國家風景區管理處、臺中招待所於2015年撥交臺中市政府社會局、澎湖活動中心於2011年釋出民間)。7月1日,國軍臺北、高雄門診中心分別改隸三軍總醫院國軍高雄總醫院
  • 2006年1月1日,聯勤留守業務署及所屬單位移編後備司令部。三軍後勤司令部裁撤,併入聯勤;陸軍各聯合保修廠(聯保廠)、海軍料配件總庫(海用總庫)、空軍接儲總庫(空用總庫)移編聯勤。「傘製廠」併入兵整中心生產製造廠。1月16日,聯勤編成「副供處」,與國防部福利總處平行運作。7月1日,國軍各地副食品供應站移編聯勤,正式接辦副食品供應任務。
  • 2007年2月1日,聯勤完成精進案組織調整,原補給、保修、運輸、軍醫、彈藥、後管、後計、副供等8處簡併,編成「後勤整備處」及「聯合後勤支援指揮部」。聯勤汽基廠、通基廠、工基廠、兵整中心所屬儲備庫與接儲總庫、料配件總庫,編成「儲備中心」。工基廠併入兵整中心。5月7日,聯勤廢彈處理中心國有民營化,正式委託民間經營。
  • 2008年11月1日,聯勤司令職缺降為中將銜。
  • 2011年1月1日,因應「精粹案」組織調整,聯合後勤支援指揮部編設成補給、保修、運輸、彈藥及軍醫等5處,並成立「副供中心」;儲備中心所屬海用總庫及空用總庫移編海軍、空軍;軍樂隊裁撤。4月1日,聯勤儲備中心各陸用庫回歸兵整中心及基地廠;地區補給、油料庫簡併為「補給油料庫」,運輸部隊由大、中隊調整為「群、營、連」;地區衛生群裁撤,編成地支部軍醫組及衛生營。7月1日,聯勤儲備中心本部及南投(陸用)總庫裁撤。
  • 2012年1月1日,軍備局技術訓練中心移編聯合後勤學校,更名為「聯合後勤學校技術訓練中心」;兵整中心產研單位移編軍備局生產製造中心編成「第二○九廠」。[4]。12月28日,聯勤因應國防部組織調整而裁編,原屬單位與陸軍保修指揮部整編為陸軍後勤指揮部[5],地址仍在忠勤營區。

歷任首長编辑

總司令编辑

歷任 任期時間 姓名 軍種軍階  備註
第一任 1946年6月1日-1947年5月28日 黃鎮球 陸軍  中將
第二任 1947年6月28日-1949年8月16日 郭 懺 陸軍  中將
第三任 1950年4月1日-1954年6月30日 黃鎮球 陸軍二級上將 1954年7月1日-1955年5月31日
由黃仁霖中將代理
第四任 1955年6月1日-1959年1月31日 黃仁霖 陸軍二級上將
第五任 1959年2月1日-1959年7月9日 馬紀壯 海軍二級上將
第六任 1959年7月10日-1963年6月30日 石 覺 陸軍二級上將
第七任 1963年7月1日-1967年6月30日 賴名湯 空軍二級上將 聯勤出身的參謀總長
第八任 1967年7月1日-1972年6月30日 劉廣凱 海軍二級上將
第九任 1972年7月1日-1975年4月3日 鄭為元 陸軍二級上將
第十任 1975年4月4日-1977年3月31日 羅友倫 陸軍二級上將
第十一任 1977年4月1日-1980年4月6日 王多年 陸軍二級上將
第十二任 1980年4月7日-1984年6月30日 蔣緯國 陸軍二級上將
第十三任 1984年7月1日-1989年12月4日 溫哈熊 陸軍二級上將
第十四任 1989年12月5日-1993年7月4日 羅本立 陸軍二級上將 聯勤出身的參謀總長
第十五任 1993年7月5日-1996年6月30日 王文燮 陸軍二級上將
第十六任 1996年7月1日-1998年3月31日 丁之發 陸軍二級上將
第十七任 1998年4月1日-2000年5月19日 楊德智 陸軍二級上將
第十八任 2000年6月1日-2002年2月28日 謝建東 陸軍二級上將 因應國防二法施行,
2002年3月1日起改「總司令」為「司令」

司令编辑

歷任 任期時間 姓名 軍種軍階  備註
第一任 2002年3月1日-2003年1月31日 謝建東 陸軍二級上將
第二任 2003年2月1日-2004年5月19日 高華柱 陸軍二級上將 退輔委員會主任委員、國防部長、國安會秘書長
第三任 2004年5月20日-2006年2月15日 戴伯特 陸軍二級上將
第四任 2006年2月16日—2007年1月31日 季麟連 海軍陸戰隊二級上將 第一位海軍陸戰隊出身的聯勤司令;後任總統府戰略顧問
第五任 2007年2月1日—2008年10月31日 金乃傑 空軍二級上將 末代聯勤上將司令;調任國防大學校長
第六任 2008年11月1日—2011年5月15日 董翔龍 海軍中將 聯勤司令降為中將缺,
2011年5月16日升上將調任海軍司令;退輔會主任委員
第七任 2011年5月16日—2012年12月28日 吳有明 陸軍中將 2011年5月16日暫代,
2011年6月1日真除就任,末代司令。後任陸軍司令部後勤指揮部指揮官、陸軍司令部副司令退役。

軍旗编辑


裁撤前部隊编辑

司令部(駐臺灣臺北市南港區)

司令 一位 中將

副司令 一位 中將

本部連(連長 一位 少校)

聯勤兵工整備發展中心(主任 一位 少將)

聯勤通信電子器材基地勤務廠(廠長 一位 上校)[5]

儲備總庫中心

聯勤後勤學校[7](校長一位 少將)

聯勤汽車基地勤務廠[8](廠長 一位 上校)

聯勤後勤指揮部副食供應中心(主任 一位 上校)

聯勤各地區後勤支援指揮部

聯勤第一地區支援指揮部(簡稱一支部)

指揮官 一位 上校 澎湖地區


聯勤第二地區支援指揮部(簡稱二支部)

指揮官 一位 上校 東部地區


聯勤第三地區支援指揮部(簡稱三支部)

指揮官 一位 少將 北部地區


聯勤第四地區支援指揮部(簡稱四支部)

指揮官 一位 少將 南部地區


聯勤第五地區支援指揮部(簡稱五支部)

指揮官 一位 少將 中部地區


聯勤金門地區支援指揮部(簡稱金支部)

指揮官一位 上校 副指揮官 一位 上校


聯勤馬祖地區支援指揮部(簡稱馬支部)

指揮官一位 上校 副指揮官 一位 上校


各地區支援指揮部下轄

補給、油料(補給油料庫)

保修(聯合保修廠)

運輸(運輸兵群)

衛勤(衛生營)

彈藥(彈藥庫)

聯勤之歌编辑

作詞:何志浩 作曲:朱永鎮

充實戰力 首在聯勤 擁護政府 服務三軍

我們要任重致遠 取法沙漠的駝群

我們要實前安後 不怕任務的艱辛

團結廉能鬥士 發揮克難精神 完成革命聯勤的新使命

聯勤標幟 採取駝形 背聳三峰 象徵三軍

我們要忍苦耐勞 發揚服務的德行

我們要堅毅勇敢 抱定犧牲的決心

奮起千里駝足 邁進遠大里程 完成革命聯勤的新使命

知名人士编辑

逸聞编辑

海軍第十六任總司令苗永慶上將曾批評聯勤制度,認為有權無責,是造成國軍後勤補給不彰的主因,許多零件由義務役的補給士在基層往上申請,等到役期退伍時都還沒下來。

苗永慶:「沒有先例,我們國軍,為了員額縮減,做了十幾年,沒有一次做完,所以目前士氣不高有原因,大家不知道到底裁到何時?一批走了之後又要裁,當時初級、中級幹部,大家心慌慌。這幾十年都在搞員額,始終沒有很明確的目標,做完了又來,海空軍裁完現在又裁聯勤,影響士氣,很多反覆的事情。……國軍不是這樣搞,戰力都消耗了,這幾年編制始終沒有好的定見,大家沒有確定的目標,飛彈部隊變出去、明天又變回來。與聯勤一樣,各軍種的後勤都弄到聯勤。本來軍種後勤在我海軍,十艘船我保持不出來,我要負全責。現在後勤補給弄到聯勤,船修不出來,我要的配件你沒來,聯勤說你要申請等等的程序,他都沒有錯;我海軍戰力都減損了,我沒有負全責,作戰有功,拿不了獎章,也殺不了頭。」[6]

這表示高司單位甚至總統府於檢整或演習時發現裝備狀態不佳,會首先追究檢討該軍種該使用單位的責任,層層處分,而不會去處分聯勤,忽略原因其實是聯勤造成。所以使用單位有責無權,而聯勤是有權無責故有恃無恐,也沒有動機去改善效率,苗永慶傾向各軍後勤應該由各軍自行管理自負全責。

参考文献编辑

  1. ^ 聯勤今裁編降旗 後勤幹部昂然迎接新挑戰 (新闻稿). 軍聞社. 2012年12月28日. [永久失效連結]
  2. ^ 吳有明感謝榮退幹部 肯定貢獻 (新闻稿). 青年日報. 2012年12月22日. [永久失效連結]
  3. ^ 陈长河:“抗战时期的后方勤务部”,《军事历史研究》 1991年04期。
  4. ^ 聯勤創制66週年專輯。國防部聯合後勤司令部。2012年。
  5. ^ 聯勤今裁編降旗 後勤幹部昂然迎接新挑戰 (新闻稿). 軍聞社. 2012年12月28日. [永久失效連結]
  6. ^ 《監察院97年度專案調查研究報告——「國防部擬實施全募兵制對政府財政及國軍戰力之影響」專案調查研究案》,2008

外部連結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