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政

中國戰國時代劍客

聶政(?-前397年),戰國軹邑(今日河南省濟源市軹城鎮)人,是戰國時期著名的刺客與音樂家,最著名的事蹟最早出自於《史記刺客列傳》當中,是為其中五名刺客之一。

聶政
时代戰國時期
聶政及其姊聶嫈

孝順事蹟编辑

戰國時嚴仲子韓哀侯,因上奏宰相俠累的過失害怕被報復,想先下手為強,到處求人可以幫忙他向俠累報仇。到齊國,有齊人說聶政是齊國最勇猛的戰士,為了迴避仇人而躲在眾多屠夫之中。嚴仲子用黃金百鎰為聶政母親祝壽,聶政不接受他的重金禮聘,說因為母親還健在,需要被照顧,因此自己必須奉養母親。但後來嚴仲子又把眾人避開,再對聶政說:「臣有仇,而行游諸侯眾矣;然至齊,竊聞足下義甚高,故進百金者,將用為大人麤糲之費,得以交足下之驩,豈敢以有求望邪!」而聶政仍然堅持不收禮,但是嚴仲子仍然盡到了賓主相見的禮節。

忠義不忘抬舉编辑

後來聶母過世,聶政感嘆自己不過就是一個以屠夫為職業的市井小民,而嚴仲子貴為諸侯的卿相,竟然不嫌距離遠而執意要重用自己。之前對待他的態度實在略顯不近人情,而且還沒為他立了甚麼功勞,他就要為母親祝壽,這說明了他有多麼了解自己。之前是為了奉養母親,但現在母親既然走了,自己便該為了解自己的人而鼎力相助。

策略討論编辑

隨後聶政便主動去見嚴仲子,嚴仲子具告曰:「臣之仇韓相俠累,俠累又韓君之季父也,宗族盛多,居處兵衛甚設,臣欲使人刺之,終莫能就。今足下幸而不棄,請益其車騎壯士可為足下輔翼者。」而聶政卻拒絕嚴仲子的提議而說:「韓之與,相去中閒不甚遠,今殺人之相,相又國君之親,此其勢不可以多人,多人不能無生得失,生得失則語洩,語洩是韓舉國而與仲子為讎,豈不殆哉!」於是聶政難隻身前去狙擊。

刺殺過程编辑

聶政帶著劍到韓國,韓國宰相俠累正好坐在堂上,堂邊持刀的護衛非常多。聶政卻直接進入,走上台階刺殺俠累,侍從一時亂了分寸。聶政高聲大叫,擊殺了幾十人,他趁亂毀壞自己的面容,挖出自己的眼睛,剖開肚子且腸子流出來,就這樣死去。[1]

聶政死後编辑

韓國將聶政的屍體懸掛在街市,並為了他的名字重金懸賞,但沒有人知道。於是韓國懸賞,如果有人能說出刺殺韓累的人便給予千金賞賜,過了很久仍沒有人知道。

聶政的姐姐聶嫈聽說有人把韓國的相國刺死,卻不知道兇手到底是誰,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的姓名,街上擺著他的屍體,懸賞千金,叫人們辨認,於是她到抽泣猜:「大概是我的弟弟吧?唉,嚴仲子了解我的弟弟阿!」而到了韓國之後,死者果然是聶政。於是她抱起屍體失聲痛哭:「是軹深井里所謂聶政者也。」

政姊死亡编辑

街上的行人們都說:「這個人個性殘酷暴虐,殺了我們國家的宰相,君王懸賞千金為了尋找他的姓名,夫人(聶嫈)沒聽說過嗎?怎麼敢來認屍?」

聶嫈應之曰:「聞之。然政所以蒙污辱自棄於市販之閒者,為老母幸無恙,妾未嫁也。親既以天年下世,妾已嫁夫,嚴仲子乃察舉吾弟困污之中而交之,澤厚矣,可柰何!士固為知己者死,今乃以妾尚在之故,重自刑以絕從,妾其柰何畏歿身之誅,終滅賢弟之名!」這段言論嚇到了韓國人,而最後聶嫈高喊三聲「天哪!」,終因過度哀傷而死在聶政身旁。

其他國評論编辑

晉國楚國、齊國、衛國聽到這件事之後,皆曰:「非獨政能也,乃其姊亦烈女也。鄉使政誠知其姊無濡忍之志,不重暴骸之難,必絕險千里以列其名,姊弟俱僇於韓市者,亦未必敢以身許嚴仲子也。嚴仲子亦可謂知人能得士矣!」[2]

後人評價编辑

黃洪憲曰:「司馬遷傳刺客凡五人,專諸為下,聶政為最下。夫丈夫之深所繫亦大已。聶政得嚴仲子百金知會,即以身許之。且俠累與仲子非有殺君父之仇,特以爭寵不平小嫌耳,在仲子且不必報。政為其所知,即當諫阻。不聽,則歸其金以耳。何至挺身刃累,而自裂其面。碎其體以為勇乎?以為義乎?此與羊豕之貨屠為肉合異,愚亦甚矣!」顯示了對聶政刺殺的動機、事後的處理方式不太認同,對聶政的整個行動評價是負面的,他不需要這麼魯莽地行事。[3]

參考資料编辑

  1. ^ 司馬, 遷. 史記. 中華書局出版社. 1959: 639. 
  2. ^ 司馬, 遷. 史記. 中華書局出版社. 1959: 640. 
  3. ^ 韓, 兆琦. 史記選注匯評. 中州古籍出版社. 1990: 350. ISBN 7534802636. 


史記五刺客
曹沫 | 专诸 | 豫讓 | 聶政 | 荊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