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論》,後秦僧肇作,闡釋諸法無自性、不可得之妙理,全書分為五部份〈宗本義〉、〈物不遷論〉、〈不真空論〉、〈般若無知論〉(附〈劉遺民書問〉及〈答劉遺民書〉)、〈涅槃無名論〉。

《肇論》
徐梵澄英译本所据之线装本《肇论》
作者後秦僧肇(384年—414年)著
语言中文
主题中觀三論宗
發行信息
出版地中國

內容编辑

僧肇好清談,早年師從鳩摩羅什,著作甚多,以《肇论》最为出名。肇论一词最早见于惠达《肇论疏》,事實上是由《宗本义》、《物不迁论》、《不真空论》、《般若无知论》、《涅槃无名论》所組成[1]

黄忏华在《僧肇》一文稱:“《宗本义》从缘生无性谈实相,《不真空论》从立处皆真谈本体,《物不迁论》依即动即静谈体用一如,《般若无知论》谈体用的关系,都是有所发挥而互相联系之作”。一般而言,《般若无知论》讲“智空”,《不真空论》和《物不迁论》讲“法空”,《涅槃无名论》讲“智法俱同一空”的“果空”,僧肇被喻為“解空”第一[2]

〈宗本義〉,就文義、句法及內容而論,疑非僧肇手筆[3]。〈涅槃無名論〉亦見疑,湯用彤方立天石峻等人皆以〈涅槃無名論〉是偽作,湯用彤《漢魏兩晉南北朝佛教史》下:“《涅槃無名論》頗有疑點,或非僧肇所作。” 不過,橫超慧日著〈涅槃無名論及其背景〉,徐文明著〈涅槃無名論真偽辨〉,提出相反的論據,認定此論確爲僧肇晚年之作。對其真偽學術界看法不一。

今本《肇論》篇次為〈不遷〉、〈不真〉、〈無知〉、〈無名〉。現存惠達《肇論疏》的篇次為〈無名〉、〈不真〉、〈無知〉、〈不遷〉,不過依惠達註文中所述,其次序應為〈無名〉、〈無知〉、〈不遷〉、〈不真〉,今本蓋於傳抄中產生錯亂[4]。而按照《高僧傳》,其撰寫年代依序為〈無知〉、〈不遷〉、〈不真〉、〈無名〉。

註解编辑

現存的古代註解有南北朝惠達《肇論疏》二卷[4]唐朝元康三論宗)《肇论疏》三卷。宋朝淨源華嚴宗)《肇論中吳集解》三卷[5]及《肇論集解令模鈔》二卷,圓義遵式雲門宗)作《肇論注疏》六卷[6]悟初道全《夢庵和尚節釋肇論》二卷。元朝文才華嚴宗)有《肇論新疏》三卷和《肇论新疏游刃》三卷。明朝憨山德清《肇論略注》六卷。

明末有關《肇論》的研究,集中於〈物不遷論〉之論辯,乃起因於憨山與鎮澄討論清涼澄觀〈物不遷論〉之評論而起。相關著作有空印鎮澄《物不遷正量論》,蓮池祩宏竹窗隨筆·物不遷論駁》,幻居真界《物不遷論辯解》、道衡《物不遷正量論證》、憨山德清《肇論略注》等。

現代註釋有單培根(1917—1995)的《肇論淺釋》,刊登於《內明》、張春波的《肇論校釋》,中華書局出版。

影響编辑

佛教般若学“六家七宗”之說,很明顯是受到老莊玄學等传统思想影响的结果,人们对般若性空学说的理解,多流于片面,不夠精確。《肇论》是佛学中國化的代表作,結合了中國的老子莊子思想,又以《维摩》、《般若》、《三論》为宗。僧肇的佛学思想都是围绕着解般若学的“空”展开的。《肇論》以般若中道之觀點來闡述大乘佛教“般若性空”的思想,批六家七宗中的本无、即色和心无三家[7]隐士刘遗民对僧肇的《般若无知论》极为推崇,弘始十二年(410年)刘遗民致函僧肇稱“才运清俊,旨中沈允。推步圣文,婉然有归,披味殷勤,不能释手,真可谓浴心方渊,悟怀绝冥之肆,穷尽精巧,无所间然”[8]

僧肇的《肇论》是在佛教的基础上对玄佛合流進行批判,一方面將玄學的成就推展至高峰,一另方面又标志着玄佛合流的终结,從此老莊思想在佛學中徹底消失,中原高僧多不願再附會於老莊。

南朝宋明帝时期,陆澄编有《法论目录》,著录《肇论》四篇,《不真空论》归于“法性集”、《涅槃无名论》归于“觉性集”、《般若无知论》归于“般若集”、《物不迁论》归于“物理集”。慧晈撰《高僧传》,介紹僧肇的生平,大量引用《涅槃无名论》。

參見编辑

注釋编辑

  1. ^ 陈小招提寺慧达著《肇论序》曰:“通序长安释僧肇法师所作《宗本》、《物不迁》等四论。”
  2. ^ 《高僧传》載,鳩摩羅什称:“秦人解空第一者,僧肇其人也”。
  3. ^ 蔡纓勳. 〔肇論〕. 教育大辭書. 
  4. ^ 4.0 4.1 謝如柏. 惠達《肇論疏》的般若思想. 臺大中文學報. 2020. 
  5. ^ 《肇論吳中集解》是淨源依中吳祕思之稿增刪而成
  6. ^ 杨玉飞; 张文良. 遵式《注肇论疏》的历史定位. 佛學研究. 2021, 1. 
  7. ^ 汤用彤:《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中华书局1983年版,第194~195页
  8. ^ 高僧传》卷第六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