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胡適日記》是胡適自1910年开始记日记,直到1962年去世之前,前後逾50年,總字數達400萬餘言。

胡適早年的日記都是流水帳。1911年6月,胡適開始打牌,日記常見“打牌”。可能是打牌耽误了胡适的功課,遂决心戒牌,該年9月6日胡適在日记提及:“昨日,与金涛君相戒不复打牌”,遂不見打牌的記載。《胡適日記全集》中還保存有反對他,甚至詆毀他的文章和剪報,這是名人留世日記少見的風格。對此何炳棣頗不以為然,他說“我是从来不记日记的,日子总是平凡的多,哪有那么多可记的?”他批評胡適“很有心計,幾乎天天寫日記,出了厚厚八大本”。汪榮祖也稱胡适日记較诸近年出土的《郭嵩焘日记》或《吴宓日记》未免逊色太多,“至少后者两位生前并没有出版自己日记的计划,甚至想法,所以想掩盖的事情较少。”

1939年4月,上海亞東圖書館出版《藏暉室札記》,這是胡適自1911年至1917年留美期間的日記。1990年由台灣胡適紀念館授權,遠流出版公司影印出版《胡適的日記》手稿本十八冊,這是胡適日記手稿本的首次一次集大成。2001年安徽教育出版社出版《胡適日記全編》,聯經出版公司以此全編為底本,重新編校的《胡適日記全集》,加了許多以前未收的日記,包括北京大學圖書館新發現胡適1906年在上海澄衷學堂讀書時的日記,可說是目前最完整的新版本。[1]

注釋编辑

  1. ^ 余英時《重尋胡適歷程:胡適生平與思想再認識》,頁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