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苏州美术专科学校

蘇州美術專科學校,簡稱「蘇州美專」,位於中國江蘇省蘇州市滄浪區滄浪亭東側,由被譽為「滄浪三傑」的顏文樑朱士傑和胡粹中於1922年7月共同創辦,是中國最早成立的美術學府之一,也是中國第一個政府正式命名的美術學校。

蘇州美術專科學校
苏州美术专科学校旧址·苏州·正面.jpg
蘇州美術專科學校舊址
校训 真、善、美
创建时间 1922年7月
復辦時間 南京藝術學院
校長 顏文樑
校址 蘇州市滄浪區滄浪亭東側

歷史沿革编辑

建校伊始编辑

 
1927年蘇州美術館籌備委員會合影(前排右一为朱士杰,後排右三為顏文樑

1922年7月,顏文樑朱士傑創辦蘇州美術專科學校,創辦時稱蘇州美術暑期學校。

1927年年,顏文樑應蘇州公益局聘,任滄浪亭保管員,並受命籌建蘇州美術館 - 中國第一座美術館。蘇州美校也經蘇州公益局和教育局批准,由縣中遷移至滄浪亭內。歷史上滄浪亭本為吳中勝景,在當時因為年久失修,庭院破敗荒蕪。

同時美術學校也就遷入園內,並成立了校董會。由吳中富紳名畫家吳子深,出任首席校董,並出資把滄浪亭修茸一新。[1] 1928年9月蔣吟秋編著的《滄浪亭新志》,刊有顏文樑所撰的《重修滄浪亭記》一文,載、記載道:「文樑於去歲五月擔任滄浪亭保管之職,提議捐修事,不果行。子深吳君……焉傷之,既立美術專科學校於其中,以主其事,复獨立輸銀四千……材鳩工……向之凡百廢馳者,今得而一新之。」[2]

顏文樑留法编辑

1927年年秋,顏文樑與剛剛學成歸國的徐悲鴻在上海相識,徐悲鴻力促顏文樑去法國留學深造。顏文樑在法國留學期間,由胡粹中代理校長。

顏文樑遊歷了歐洲各國,並陸續購置了500多件著名的雕塑石膏像及一萬多冊圖書畫冊,分批次運回蘇州美專,比如“奴隸”、“拔刺”、“小孩抱鵝”“、米羅維納斯”、“梅地昔斯”、“蹲著的維納斯”等等。因此,當時蘇州美專石膏像的數量超過了全國美術學校所有石膏像的總和,是全國之冠。[3]

颜文樑選購的13件石膏像主要有:希臘雕刻家米隆的代表作《擲鐵餅的運動員》、希臘雕刻家坡利克利特的《持槍的運動員》(或稱《荷戈的戰士》) 、意大利文藝復興米開朗基羅的《大衛》頭像等。這13件雕刻精品翻製成的石膏像幾經周折終於1934年冬從歐洲運到蘇州滄浪亭的蘇州美專,全校師生欣喜若狂。顏文樑把這些石膏像陳列在新落成的羅馬式教學大樓底 層最大的教室和滄浪亭「明道堂」大廳裡,供學生們寫生。

黃金時期编辑

1932年年10月,南京國民政府教育部批准「蘇州美術學校」更名為「蘇州美術專科學校」。同年,新校舍建築就緒,原上海工部局建築師吳希孟設計,蘇州張桂記營造廠承建,共耗資五萬四千餘銀元[4],費用全由吳子深所出,新校舍列柱拱廊,宏偉寬敞,規模為當時全國美術學校之冠。[3] 這座有著十四根羅馬巨柱的宮殿式校舍終於落成,在1932的蘇州,這樣的建築無疑另類而有點驚世駭俗。但它正正像徵了藝術的精神,特立獨行、卓爾不群。[2]

蘇州美專設有中西畫系,並附設實用藝術,各系設有研究生學位,以備畢業學生繼續深造。素描室置有大小石膏像百餘座,均由顏文樑親自向法國訂來,成為中國最引人稱道的美術學府。師資優秀,俱為一時俊彥,教西畫如朱士傑、黃覺寺、胡粹中;中畫工筆禽鳥走獸蔡震淵,山水朱疇禹,人物顏元,後來有沈壽鵬任教。顏文樑也教油畫和透視學徐悲鴻孫伏園、鄭午昌、章太炎等都曾去講學。[5]

從1932年至1937年「七七事變」之前,是蘇州美術專科學校的黃金時期,不但師資力量雄厚,教學條件優越,圖書資料和教學模型豐富,吸引了全國各地無數美術愛好者前來學習。

1933年,徐悲鴻應邀赴法國和蘇聯舉辦畫展,要出國一年多,便邀請顏文樑兼任中央大學美術系主任教職,每週三天在南京為中央大學學生講授素描及油畫課。[3]

 
蘇州美術專科學校舊址沿河一側

抗戰時期编辑

抗戰軍興,日軍進侵蘇州,美專輾轉遷移至上海,租借王家沙小學教室作為分校,期間生活極其艱辛,老師們多為義務教學,不拿工資,顏文樑和朱士傑等售畫所得,亦不敷支出。

更甚,原任日本政府派駐蘇州領事,時任上海興亞會會長的日本人松村雄藏以關心辦學為名,予以誘脅。顏文樑等不得已,取消分校,名為畫室。學生畢業,亦不發畢業文憑,因爲文憑必須送當時的日本軍政府教育局蓋章。[3]

1946年年一月,顏文樑帶領上海分校學生回蘇州上課,上海的美術校址改為蘇州美專研究科。分散各地的師生也陸續返校。[3]

合併為華東藝術專科學校编辑

1952年當年12月,根據中央政府文化部的決定,蘇州美術專科學校、上海美術專科學校與山東大學藝術系合併為華東藝術專科學校,校址設在無錫市,顏文樑被調任中央美術學院華東分院副院長,朱士傑被調到新成立的華東藝術專科學校擔任教授,而胡粹中則被調任西安冶金學院教授。

1958年1月,華東藝術專科學校從無錫市遷至南京市辦學,並更名為南京藝術專科學校。

1959年6月10日,江蘇省政府將南京藝術專科學校升格為本科院校,並定名為南京藝術學院

學校介紹编辑

校刊《藝浪》编辑

 
1935年顏文樑(前排右二)與胡粹中(前排右三)、黃覺寺(前排右一)及部分蘇州美術專科學校學生

1928年,黃覺寺任主編的《滄浪美》正式出版,後更名為《藝浪》,用銅版紙精印,並作三色版彩印,選刊教師和學生的作品及中外名畫。

蘇州美術專科學校培育出了眾多優秀的藝術家,包括董希文、羅爾純、尤玉淇、畢頤生、徐近慧劉中民等。

校歌编辑

蘇州美專的校歌是:「卓哉我校樹中華,廣廈庇才眾,孕育中西集諸藝 學業務專攻,君看滄浪之水,清流無窮。」

實用美術编辑

除了培養繪畫人才,蘇州美專也聚焦社會需要,在課程中強調「貫徹教育聯繫生產實際,培養社會需要的有用人才」,故在1927年增設實用美術科,建立了印刷、鑄字、製版、攝影工場,可謂是中國設計藝術的先導。

1934年秋天,蘇州美專正式增開實用美術系,由朱士傑擔任系主任。

師資编辑

蘇州美專建校十週年時有文章中提及:「本學期教授方面,於原有西洋畫實習室顏文樑朱士傑、黃覺寺、張新棫、孫文林,中國畫實習室吳秉彝、顏彥平、蔡震淵、朱鑄禹等外,理論方面添聘法國里昂中法大學校長孫佩蒼擔任文學講座,巴黎美專畢業高元宰擔任製版學,巴黎美專畢業張宗禹擔任藝術解剖學,留美音樂家黃友葵女士擔任音樂,蘇州成烈體專校長陸佩萱擔任體育,留法校友陸傳紋女士擔任女子部主任,留法畫家週圭擔任洋畫。其餘功課,若透視學水彩畫仍為胡粹中擔任,美術史色彩學為張紫璵擔任,詩詞、文學、金石學為黃頌堯、蔣吟秋擔任,都是有深刻的造詣,而為學術界所共仰的。」[6]

蘇州美專動畫科编辑

此外,美專還創立了動畫科,為我國培養了第一代動畫人才。共和國建國後,蘇州美專動畫科併入北京電影學院[7] 許多學生畢業後被分配到上海電影製片廠工作。

「美猴王之父」嚴定憲便曾回憶道,「 當時我雖然看動畫,但是不知道怎麼搞動畫,所以蘇州美專一有了動畫專業,我就馬上去報,學了動畫,錢家駿先生是我的啟蒙老師。錢家駿老師是著名的畫家,在上世紀30年代已經是搞動畫的專家了。他也是蘇州美專畢業的,後來在蘇州美專辦了一個動畫專業。」[8]

蘇州美專動畫科雖然只開設了兩屆, 但正是這批學員成為中國動畫事業的重要骨幹人才,如錢家駿、嚴定憲等。顏文樑調任浙江美術學院副院長後,仍然關心蘇州美專動畫科師生的發展。

1959年上海電影專科學校成立, 錢家駿再執教鞭, 繼續為中國的動畫事業培養人才 。

水墨動畫把中國水墨轉化為銀幕效果 ,可謂繼往開來。而水墨動畫的研制成功與蘇州美專動畫科的貢獻是分不開的,其中最關鍵的有三個人分別是錢家駿、段孝萱和徐景達[9]

滄浪三傑编辑

蘇州美專的創辦人是顏文樑朱士傑和胡粹中。學生們用蘇州方言戲稱校名為「顏胡朱」,「眼」即顏文樣,「烏」即胡粹中的相似發音「珠」為朱士傑,乃蘇州方言「眼烏珠」諧音,三人並稱「滄浪三傑」。[10] 據說,顏文樑朱士傑同是音樂愛好者,經常在傍晚時分與學生聚集在大樓前的草坪上,唱顏文樑自編的歌曲,顏文樑吹喇叭,朱士傑以單簧管伴奏。

這個說法的全句後發展為「眼烏珠張張黃綠」,按順序為顏文梁、胡粹中、朱士傑、張紫瑀、張宜生、黃覺寺和陸寰生,以吳音讀之意思是「眼睛眼烏珠看看張張都是黃綠顏色」,理解成「眼睛眼烏珠看到每一張張張圖畫都是黃綠顏色」。顏,胡,朱是蘇州美專的創始人,而後四位是美專的骨幹。張紫瑀後來定居法國,終老於法國。張宜生年全國院系調整後執教於南藝,文革時自南京回蘇後投河自盡。黃覺寺為蘇州美專首屆畢業生,歷任蘇州美專教務主任兼教授、副校長。陸寰生以秘書身份跟隨顏先生,當顏先生已近九十高齡時,陸寰生尚日日相伴先生於寓所。

南園畫會编辑

南國畫會是蘇州美術專科學校的主要社團之一,該會由繪畫系西畫組的全毓秀、李宗津、李楚、杜學禮、範賢英、許大衛、華世榮、孫葆昌、閔婉石、費彝復等十人組成,以研究及提倡藝術為宗旨 。成立畫會的原因有二:一則感到藝術的使命太大,非合群智群力不足以負此重任,於是集結志趣相投的同志,希望做培土的工作;二則便於今後紀念當日同受培植和同窗研習的情誼起見,以相鄰校址的南園命名畫會。翌年通過蘇州明報副刊欄編輯出版《明晶藝術》旬刊。

1936年4月1日,南國畫會假蘇州美術館舉行京平畫品展覽會,以課餘習作油畫百幅採取抽籤辦法公開出售,將售得畫款,作京平展覽費用,及北行旅資。省府官員及社會各界人士鑑於其壯志可嘉,而畫作亦精美,爭相購買,預展三日,竟售去十之七八。

同月14日,該會全體會員自蘇州首途北上,,假故宮博物院太廟舉行畫品展覽會。[6]

蘇州美專舊址编辑

1987年9月,蘇州市政府將蘇州美專舊址列為市級文物保護單位,並決定在此重新籌建蘇州美術館

1995年起,蘇州市政府對舊址進行全面整修,保存原有外觀,並根據美術館的功能對內部進行改造。[11]

學校影響编辑

到1952年院系調整時,蘇州美專三十年間共培養了1600多名畢業生。[7]

陳丹青在《記顏文樑和他的蘇州美專》一文中寫到:「上世紀20年代,徐悲鴻出掌南京中央大學藝術系,林風眠任杭州藝專院長,劉海粟留法前創辦上海美專,顏文樑則回國後一手營建了蘇州美專。雖則同期前後另有幾所美術學校,但若是沒有這四位宗師,中國的現代美術,不可思議......劉海粟、林風眠,算是取了後印象派與野獸派一脈,與中國的文人畫餘緒略經攪拌,有所創發,後半生以中國畫工具作畫,幾乎放棄了油畫。徐悲鴻、顏文樑二位,則取19世紀歐洲經院傳統,給後世的傳遞研修,墊了底子。徐悲鴻的素描與造型,早有公論,顏先生側重探究西洋畫色彩譜系,就第一代留洋前輩的各所側重而看,他於歐人油畫色彩的理解,遵從,最為潛沉而專一。」並說「蘇州美專舊址就是中國近代美術的聖殿,顏文樑居功至偉」。[12]

胡蘭成於1942年適逢顏文樑五十歲壽辰撰寫了《壽顏文樑先生》一文,其中寫道:「向來我對於繪畫家少接觸,但劉海粟徐悲鴻這一流人的名字卻到處可以看見,聽到。也有時看看他們的畫。我覺得繪畫界之有劉海粟、徐悲鴻,猶之乎戲劇界之有梅蘭芳,學術界之有胡秋原、葉青,文化界之有七君子,似乎終不是這麼一回事。魯迅的譏笑,人們是認為刻薄的,但我愛他的嚴肅。中國繪畫界的出息,絕不出於沿門畫馬的京派或中西畫拼湊成洋涇的海派。中國卻是需要著好好的介紹西方的藝術作品,並且刻苦學習。西方的現代藝術,導源於文藝復興期希臘藝術的再生與繼續成長,以中國人的現代生活意識的落後,對於距離,角度,光線,與色彩的感覺與觀念的不准確,要學習西方藝術,當然不比走江湖容易,於是許多人逃走了,畫畫中國山水,加上西洋顏料,用水門汀建造宮殿式的房子,與科學靈乩一樣,成了流行的風尚。這是我何以看了蘇州美專的希臘風的校舍建築,所以特別珍惜,特別感動的緣故。」[13]

相關史料编辑

  • 王驍主編的《二十世紀中國西畫文獻·蘇州美專》(文化藝術出版社2009年12月出版)。該書由蘇州美專大事記、歷屆主要教職人員、主要社團及顏文樑<十年回顧>、<藝術教育今後之趨向>等文,以及顏文樑、朱士傑、李詠森、胡粹中、丁光夑、戴秉心、黃覺寺、呂斯白、周方白、費以複、董希文、李宗津,等人的畫作及藝評文章組成。[6]

著名教職人員编辑

著名校友编辑

  • 董希文
  • 羅爾純
  • 黃覺寺
  • 莫朴
  • 賀友直
  • 李宗津
  • 費以復
  • 周正
  • 趙宗藻
  • 舒傳熹
  • 錢家俊
  • 楊之光
  • 陸國英
  • 嚴定憲:著名動畫片導演,被譽為「美猴王之父」
  • 林文肖:著名動畫片導演
  • 范敬祥
  • 张功慤

参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沧浪三杰——记颜文梁教授、胡粹中教授、朱士杰教授. js.ifeng.com. [2018-11-27]. 
  2. ^ 2.0 2.1 1931年的54000银元,在苏州可以买到什么?. new.qq.com. [2018-12-02] (中文(中国大陆)‎). 
  3. ^ 3.0 3.1 3.2 3.3 3.4 沧浪一页——纪念苏州美术馆建馆80周年. www.cnarts.net. [2018-11-27]. 
  4. ^ 沧浪三杰——记颜文梁教授、胡粹中教授、朱士杰教授. js.ifeng.com. [2018-11-27]. 
  5. ^ 周士心. 周士心談藝錄. 香港商務. 2000/7/1: 192. ISBN 9789620753008. 
  6. ^ 6.0 6.1 6.2 沈, 寧. 難忘帥府園: 民國時期美術史料札記. 2015. 
  7. ^ 7.0 7.1 这就是我国首个跨越百年的艺术院校!创造了多个第一!. baijiahao.baidu.com. [2018-11-28]. 
  8. ^ 猴王初问世:经典美术电影《大闹天宫》诞生记. 
  9. ^ 王建良. 《论苏州美专实用美术教育思想的内涵及传承》. 南京艺术学院学报(美术与设计版): p141-144. 
  10. ^ 沧浪三杰——记颜文梁教授、胡粹中教授、朱士杰教授. js.ifeng.com. [2018-11-27]. 
  11. ^ js.chinanews.com. 颜文樑纪念馆正式开放 面貌“修旧如旧”——江苏新闻网. www.js.chinanews.com. [2018-11-27]. 
  12. ^ 苏州金鸡湖美术馆. www.suzart.cn. [2018-11-27]. 
  13. ^ 胡, 蘭成. 《爭取解放》. 上海國民新聞圖書印刷公司. 一九四二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