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范粲(202年-285年),承明陳留外黃(今河南省商丘市民權縣)人。三國曹魏忠臣。官至武威太守太康六年,死時八十四歲,而且三十六年不說話及死在車上[1]。祖父為萊蕪長范丹[2]。其長子名叫范喬[3]

生平编辑

范粲因其學識,有許多人無論遠近都會前來請教[4]。三國曹魏時不論州政府和地方政府都打算聘用范粲,初時范粲都不為所動,但最後都接任為治中,之後轉為別駕太尉尚書郎,各職位都稱職[5]。到晉宣帝司馬懿輔政,范粲被派往武威太守[6]。任後在郡內即聘用良才,建設學校,鼓勵農耕。當時經常侵入邊境,范粲就設置防備,導致戎夷不敢侵犯。而又因為郡內一遍太平,一些珍貴玩意開始流行,范粲就立令管制,平息郡內奢華行為[7]。及後因其母年老而辭官,但因武威郡接近敵軍,以致范粲多次再上任又辭官,朝廷格外貶其官為樂涫縣縣令[8]。不久轉為太宰從事中郎,但其母恰巧身故而辭官。到服喪期滿,複官為太宰中郎[9]

到公元254年,邵陵厲公曹芳司馬師廢去帝號,貶為齊王,被遷到金墉城,另立曹髦為帝。曹芳出城之時,范粲以當時居喪或遭到其他凶事時所穿的白色衣服送別曹芳,以表其對魏之忠心,其行為感動了很多人[10]

及後司馬師輔政每次召開會議,范粲例不出席,但朝廷因為范粲的名望都容忍他。又因為范粲聲稱自己患疾而足不出戶,於是特別改范粲為侍中[11]

以表其對魏之忠心,除以白色衣服送別曹芳之外,范粲還至死一直不說話,住在車上,腳不落地,其子孫經常侍候其左右。每當有大事需要范粲給意見,其妻子及兒子均以范粲之後的行動作為其贊成或反對之表態,如果問范粲意見之後范粲不動,代表其贊成,反之如果范粲睡臥不寧,代表其反對[12]

西晉武帝司馬炎,和范粲同郡而且為當時太子中庶子的孫和推薦范粲,稱其行為高尚,如果范粲可以醫好其怪病,可以幫助西晉。其後司馬炎下詔要求郡縣給予范粲醫藥,加賜二千石祿養病和布百匹。但其長子范喬以父患病為藉口婉拒[13]

參考文獻编辑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1. ^ 《晉書卷九十四‧列傳第六十四‧隱逸傳‧范粲傳》:「乙太康六年卒,時年八十四,不言三十六載,終於所寢之車。」
  2. ^ 《晉書卷九十四‧列傳第六十四‧隱逸傳‧范粲傳》:「漢萊蕪長丹之孫。」
  3. ^ 《晉書卷九十四‧列傳第六十四‧隱逸傳‧范粲傳》:「長子喬。」
  4. ^ 《晉書卷九十四‧列傳第六十四‧隱逸傳‧范粲傳》:「學皆可師,遠近請益者甚眾。」
  5. ^ 《晉書卷九十四‧列傳第六十四‧隱逸傳‧范粲傳》:「魏時州府交辟,皆無所就。久之,乃應命為治中,轉別駕,辟太尉掾、尚書郎,出為征西司馬,所曆職皆有聲稱。」
  6. ^ 《晉書卷九十四‧列傳第六十四‧隱逸傳‧范粲傳》:「及宣帝輔政,遷武威太守。」
  7. ^ 《晉書卷九十四‧列傳第六十四‧隱逸傳‧范粲傳》:「及宣帝輔政,遷武威太守。到郡,選良吏,立學校,勸農桑。是時戎夷頗侵疆場,粲明設防備,敵不敢犯,西域流通,無烽燧之警。又郡壤富實,珍玩充積,粲檢制之,息其華侈。」
  8. ^ 《晉書卷九十四‧列傳第六十四‧隱逸傳‧范粲傳》:「以母老罷官。郡既接近寇戎,粲又重鎮輒去職,朝廷尤之,左遷樂涫令。」
  9. ^ 《晉書卷九十四‧列傳第六十四‧隱逸傳‧范粲傳》:「頃之,轉太宰從事中郎。遭母憂,以至孝稱。服闕,複為太宰中郎。」
  10. ^ 《晉書卷九十四‧列傳第六十四‧隱逸傳‧范粲傳》:「齊王芳被廢,遷于金墉城,粲素服拜送,哀慟左右。」
  11. ^ 《晉書卷九十四‧列傳第六十四‧隱逸傳‧范粲傳》:「時景帝輔政,召群官會議,粲又不到,朝廷以其時望,優容之。粲又稱疾,闔門不出。於是特詔為侍中,持節使於雍州。」
  12. ^ 《晉書卷九十四‧列傳第六十四‧隱逸傳‧范粲傳》:「粲因陽狂不言,寢所乘車,足不履地。子孫恆侍左右,至有婚宦大事,輒密諮焉。合者則色無變,不合則眠寢不安,妻子以此知其旨。」
  13. ^ 《晉書卷九十四‧列傳第六十四‧隱逸傳‧范粲傳》:「武帝踐阼,泰始中,粲同郡孫和時為太子中庶子,表薦粲,稱其操行高潔,久嬰疾病,可使郡縣輿致京師,加以聖恩,賜其醫藥,若遂瘳除,必有益於政。乃詔郡縣給醫藥,又以二千石祿養病,歲以為常,加賜帛百匹。子喬以父疾篤,辭不敢受,詔不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