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超(?-979年),北漢英武帝劉繼元愛將,曾任侍衛親軍都虞候宣徽使

天會十二年(即公元968年)十一月,劉繼元因其同母異父之兄劉繼恩被刺殺後登基,劉繼元嫡母劉承鈞之妻郭皇后經常以小事而責怪劉繼元之妻段氏,之後段氏病死,劉繼元認為是郭皇后所為,所以劉繼元派遣其愛將范超將郭皇后捕捉及用繩將其勒死。[1][2]

開寶三年(即公元970年)二月,北漢同時躍升禮部侍郎李惲司空同平章事鴻臚卿劉繼顒太師、兼中書令、領成德節度使三司使高仲曦樞密使閹人衛德貴皇城都點檢,嬖人范超為侍衛親軍都虞候,但衛德貴及范超實質掌握機務,而李惲等則屬後備而已。[3][4]

經歷天會十三年(即公元969年)久攻不下而退兵的宋太祖趙匡胤再次親征北漢,到太平興國四年(即公元979年)五月,宋軍攻破羊馬城,一心打算出城投降時任宣徽使之范超,卻被宋軍當作出城作戰,被宋軍擒獲而且獻給趙匡胤,最後被宋軍在軍旗下斬首,而范超之家屬則被城內北漢君主所殺,頭顱被丟出城外。[5][6]

參考文獻编辑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1. ^ 《宋史紀事本末》:「北漢主繼元妻段氏常以小過為孝和後郭氏所責,既而病卒。繼元疑後殺之,后方縗服哭孝和帝於柩前,繼元遣其嬖臣范超執而縊殺之。」
  2. ^ 《續資治通鑑長編》:「開寶元年(戊辰,968)十一月......初,北漢主繼元妻段氏,嘗以小過為孝和后郭氏所責,既而病卒,繼元疑后殺之。后方縗服哭孝和帝於柩前,繼元遣其嬖臣范超執而縊殺之,宮中嬪御遭罹逼辱,無復嫌間。」
  3. ^ 《續資治通鑑長編》:「開寶三年(庚午,970)二月北漢主以禮部侍郎李惲為司空、同平章事,鴻臚卿劉繼顒為太師、兼中書令、領成德節度,三司使高仲曦(仲曦,未見。)為樞密使,閹人衛德貴為大內都點檢,嬖人范超為侍衛親軍都虞候。超及德貴實分掌機務,惲等備位而已。」
  4. ^ 《續資治通鑑‧卷第六》:「遼保寧二年。庚午,九七零年二月......北漢主以禮部侍郎李惲為司空、同平章事,鴻臚卿劉繼顒為太師兼中書令,領成德軍節度,三司使高仲曦為樞密使,奄人衛德貴為大內都點檢,范超為侍衛親軍都虞候。超及德貴充分掌機務,惲等備位而已。惲,陽武人,嗜酒耽弈,不恤政事。北漢主多內寵,繼顒數獻簪珥,北漢主彌重信之。」
  5. ^ 《續資治通鑑長編》:「太平興國四年(己卯,979)......五月己卯朔,幸城西南隅,夜督諸將急攻。遲明,陷羊馬城。北漢宣徽使范超來降,攻城者疑超出戰,擒之以獻,斬於纛下。既而北漢主盡殺超妻子,梟其首,投於城外。」
  6. ^ 《宋史‧卷四‧本紀第四‧太宗一》:「太平興國......四年......五月己卯朔,攻城西南,遂陷羊馬城,獲其宣徽使范超,斬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