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璋(?-932年6月10日),後梁將領,後歸附後唐

生平编辑

幼時與高季興孔循同為汴州商人李七郎僮僕,掃馬糞[1],朱溫收李七郎為養子,改名朱友讓。董璋有勇力,在朱全忠軍中作戰,以功升遷為列校。遣董璋攻擊裴约,攻克澤州,授澤州刺史。

后投降后唐。同光三年(925年),唐莊宗发起滅前蜀之战,董璋时任邠宁节度使,充右厢马步都虞候从征,灭蜀后庄宗命董璋為劍南東川節度使,孟知祥為劍南西川節度使。长兴(930年)正月,董璋于剑门(今四川剑阁东北)修筑七座营寨,五月寨成,又于剑门北(大剑山北三十里地的小剑山隘口)置永定关,屯兵据守,以阻后唐军入川[2]。九月,董璋与孟知祥起兵反抗后唐,董璋率兵攻克阆州,烹杀戍守阆州的旧部姚洪,又杀李仁矩。后来唐明宗放弃讨伐两川,寻求和解,孟知祥也愿意和解,但在伐兩川之際,董璋子董光业全門遭誅殺,故董璋拒绝和解,与孟知祥反目成仇。董璋指责孟知祥背盟,并且企图离间他和赵廷隐等人的关系,然而孟知祥用人不疑,对诸将说道:“我们众志成城,必然大胜而归。”

長興三年四月,董璋率所部兵萬餘人襲擊孟知祥,攻入汉州(今四川广汉)。孟知祥接到汉州战报,说汉中守军和董璋大战赤水,汉中守军大败,守将被擒,接着又收到汉中失守的消息。孟知祥惊地是一撅而起,命令赵季良守成都,自己亲率八千前往汉州。走到了弥牟镇,遇到了赵廷隐,和他合兵一处,屯兵在镇北。第二天,见董璋自己带兵前来,孟让赵廷隐守住鸡踪桥(今四川广汉县北三十五里处),扼守要冲。又让张公铎列兵在后,自己亲自登高督战,董璋来到鸡踪桥,远远望见西川兵马雄壮,心生惧意,于是退兵到武侯庙之前,下马扎营休息。突然听见帐外士卒喧哗道:“现在烈日到头,让我们在烈日下暴晒作甚,为何不速速作战!”于是董璋上马挥兵前进,前锋部队刚刚交锋,东川前锋张守进就临阵倒戈,投降了西川,孟知祥问他东川军情,张守进劝孟知祥乘机猛攻,因为董璋的军队都在阵前。于是东西二川就开始大打出手,东川的军队也是士气正盛,夺下了鸡踪桥,这惹得赵廷隐性起,亲自带兵杀入阵中,三进三退始终无法抵挡住东川军队的攻势,于是后退。

孟知祥站在高处,见此情形,不禁捏了把冷汗,于是让养足精神的张公铎部上前接应,张公铎部于是冲入阵中,此时东川军虽然站在上风,但也是精疲力尽,哪里还能抵挡住这支生力军,见西川军队斜杀过来,立马乱了起来。赵廷隐部见东川军队乱了阵脚,也立马猛攻,东川军队溃败,西川抓住东川的军队守将八十余人。董璋捶胸顿足道:“精兵已经耗尽,我还有什么指望!”于是带领数骑逃走,剩下七千多人都投降了西川,东川之前捉到的西川守将也都逃了回来。孟知祥带兵穷追猛打,收了汉州城,然而士卒只顾哄抢董璋之前囤积的粮草军械,无心追击董璋,董璋得逃脱。只有赵廷隐带着亲兵亲自追击,追到了赤水,又收伏了东川军三千余人,孟知祥一边追,一边出榜安民,在赤水碰上了赵廷隐于是合兵一处,进兵梓州,董璋奔逃到了梓州城(今四川三台)中,前陵州刺史王暉问:“太尉全军出征,为什么回来的连十个人也没有?”董璋只是哭,无言以对。董璋到府正吃饭,王晖即与董璋从子牙内都虞侯董延浩率眾三百襲擊董璋,董璋引妻儿登城,其子董光嗣自杀。董璋到北门楼,呼喊指挥使潘稠调兵防御。潘稠反而带着十個兵丁登上城,斩董璋首级,将其及董光嗣首级给王晖,王晖举城迎降赵廷隐。赵廷隐入梓州,封府库以待孟知祥。李肇闻董璋败,也斩杀其使者告诉孟知祥。孟知祥率兵八千到梓州,行经新都,赵廷隐献董璋首级,傳首西川。

先前山南西道节度使王思同奏称董璋攻打孟知祥,枢密使范延光上言:“若两川并于一贼,抚众守险,则取之益难,宜及其交争,早图之。”于是明宗命王思同以兴元之兵密图进取。不久,朝廷得知董璋败死,明宗听范延光建议,遣孟知祥外甥供奉官李存瑰赐孟知祥诏:“董璋狐狼,自贻族灭。卿丘园亲戚皆保安全,所宜成家世之美名,守君臣之大节。”

家庭编辑

  1. 董光業,在洛陽被後唐明宗所殺。
  2. 董光嗣,在董璋身邊,兵敗後自殺。

评价编辑

毛泽东薛居正等《旧五代史》卷六十二《董璋传》的批语说:“攻者败,守者胜,攻者愚,守者智。”[3]

参考资料编辑

  1. ^ 《旧五代史》卷七○《姚洪传》
  2. ^ 《資治通鑑·后唐明宗长兴元年》:“ 董璋阅集民兵,皆剪发黥面,复於剑门北置永定关,布列烽火。”
  3. ^ 攻者愚,守者智(读薛居正等《旧五代史》卷六十二《董璋传》. 毛泽东读书笔记解析 (中文(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