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蒙博托·塞塞·塞科

(重定向自蒙博托

蒙博托·塞塞·塞科·库库·恩关杜·瓦·扎·邦加Mobutu Sésé Seko Kuku Ngbendu wa Za Banga,1930年10月14日-1997年9月7日),简称为蒙博托Mobutu)或蒙博托·塞塞·塞科Mobutu Sésé Seko),原名约瑟夫-德西雷·蒙博托Joseph-Désiré Mobutu)。1972年1月10日自己改名蒙博托·塞塞·塞科·库库·恩关杜·瓦·扎·邦加,恩本迪語的意思为:“以耐力和毫不动摇的意志,从征服走向征服,在身后留下一片火海的无敌战士”[1]

蒙博托·塞塞·塞科
Mobutu Sese Seko
Mobutu.jpg
蒙博托于五角大楼,1983年8月5日摄
扎伊尔共和国总统
任期
1965年11月24日-1997年5月16日
前任 约瑟夫·卡萨-武布
继任 洛朗-德西雷·卡比拉
个人资料
出生 约瑟夫-德西雷·蒙博托
Joseph-Desiré Mobutu

(1930-10-14)1930年10月14日
 比屬剛果利萨拉
逝世 1997年9月7日(1997-09-07)(66歲)
 摩洛哥拉巴特
国籍 刚果
政党 革命人民运动
配偶 玛丽-安托瓦内特·蒙博托
博比·拉达瓦
儿女 14
宗教信仰 罗马天主教

蒙博托1965年至1997年期间曾擔任刚果民主共和国總統(1965年-1971年)和扎伊尔共和国总统(1971年-1997年)前後长达32年之久,他通过政变上台,在第一次刚果战争中被推翻。1997年9月7日,病死於摩洛哥

蒙博托在任上以腐败、裙帶關係及在任上侵吞40亿至150亿美元而臭名昭著,更一度乘协和飞机赴巴黎购物[2]。在主政国家三十余年间,蒙博托有“典型的非洲独裁者”之称[2]

目录

早年生活编辑

蒙博托出生于比属刚果赤道省利萨拉城巴多利特村一个厨师家庭,恩本迪人天主教徒。早年在教会学校读小学中学。1948年中学毕业后被选送到位于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的布鲁塞尔社会研究院学习。1949年回国后应征加入比属刚果治安部队,服役7年。先后当过仓库管理员、文书、会计、军事记者。并获得过当时黑人士兵的最高军衔——上士。1956年退役后从事新闻工作,先后担任过《比属刚果未来》、《非洲现实》的记者。1958年再度赴比利时,学习新闻专业,并于同年加入卢蒙巴领导的刚果民族运动党。1960年初,代表卢蒙巴在布鲁塞尔出席有关比属刚果独立的圆桌会议

刚果独立之后编辑

 
蒙博托与乌干达总统阿明(左),摄于1977年第一次沙巴冲突英语Shaba I期间

1960年6月30日,刚果-利奥波德维尔独立,蒙博托任卢蒙巴办公室国务秘书、陆军参谋长和刚果国民军总司令,获上校军衔。

內政编辑

在他的統治早期,蒙博托通過公開處決政治對手,分離主義者,政變策劃者以及對其統治的其他威脅來鞏固權力。許多人在群眾面前被絞死,其中包括前總理埃瓦里斯特·金巴,他有三名內閣成員- 杰羅姆·安納尼(國防部長),埃馬紐埃爾·班巴(財政部長)和亞歷山大·馬漢巴(礦業和能源部長) - 於1966年5月嘗試過,並於5月30日送到絞刑架前。

他在70年代採用了新的策略,擺脫了酷刑和謀殺,轉而通過賄賂來吸收政治對手(“朋友要擺在近旁,但敵人更擺得更近”),他最喜歡的戰術是不斷改組內閣,輪調政府成員,以確保沒有人會對他的統治構成威脅。另一種策略是逮捕並有時折磨政府的持不同政見的成員,但後來赦免他們並安置在高級職位上獎勵他們。

他在1977年和1984年的單一候選人選舉中再次當選。他大部分時間都在增加個人財富,1984年的財富估計達到50億美元,但基礎設施幾乎崩潰,許多公共服務人員在沒有報酬的情況下工作了幾個月。大部分資金被挪用到到蒙博托,他的家人,以及頂級政治和軍事領導人手里。只有他的人身安全所依賴的總統特種師才能準時得到全薪。一個流行的說法是,公務員假裝工作,而國家假裝支付他們薪水。

倒台编辑

蒙博托在第一次刚果战争中被卢旺达、布隆迪、乌干达政府支持的洛朗-德西雷·卡比拉推翻。

1996年11月,蒙博托政府曾命令图西族人离开扎伊尔,扎伊尔的图西族人开始推动叛乱。[3]扎伊尔东部的叛军和乌干达总统约韦里·穆塞韦尼及卢旺达国防部长保罗·卡加梅带领的外国军队向蒙博托发起进攻,准备将其推翻。叛军西进途中,当地反对蒙博托的人士也加入叛军。

当时蒙博托身患癌症,正在瑞士治疗[4],无法控制崩溃的防线。扎伊尔军队当时在镇压平民,而非保卫国境。1997年5月16日,蒙博托政府与叛军在奥登尼瓜号补给舰英语SAS Outeniqua上的和平谈判失败,蒙博托逃离扎伊尔。以卡比拉为首的解放刚果民主力量同盟英语Alliance of Democratic Forces for the Liberation of Congo次日宣告胜利,扎伊尔的国名随即改回刚果民主共和国[5]

安葬朱韦纳尔·哈比亚利马纳编辑

卢旺达故总统朱韦纳尔·哈比亚利马纳的遗体被蒙博托存放在戈巴多萊。当卡比拉率领的叛军于1997年5月12日向戈巴多莱进发时,蒙博托调拨一架货机将哈比亚利马纳的遗体运往金沙萨,并在恩吉利國際機場的停机坪上停留三天。5月16日,哈比亚利马纳的遗体在蒙博托流亡前被火化。[6]

流放及死亡编辑

蒙博托在流亡途中先短暂停留于多哥,其后移居摩洛哥,最终于1997年9月7日因前列腺癌拉巴特病故,终年66岁,而外界对蒙博托的死反应冷淡。[7]蒙博托最终被葬在拉巴特的一个基督教坟场。

2007年12月,刚果民主共和国国民大会英语National Assembly (Democratic Republic of the Congo)提议将蒙博托的遗体运回刚果安葬[8]

蒙博托流亡当天,洛朗-德西雷·卡比拉成为刚果民主共和国总统。卡比拉于2001年被暗杀,其子约瑟夫·卡比拉继任。

参考资料编辑

  1. ^ Thomas M. Callaghy,"Republic of Zaire",in George E. Delury ed.,World Encyclopedia of Political Systems & parties,Volume II,Second editon,New York:Facts on File,Inc.,1987.
  2. ^ 2.0 2.1 Tharoor, Ishaan. Mobutu Sese Seko. Top 15 Toppled Dictators (《时代》周刊). 20 October 2011 [30 April 2013]. 
  3. ^ Atzili, Boaz (2012) Good Fences, Bad Neighbors: Border Fixity and International Conflict.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ISBN 978-0-226-03136-1 p. 188
  4. ^ Dipiazza, Francesca Davis (2007) Democratic Republic of Congo in Pictures. Twenty First Century Books. ISBN 978-0-8225-8572-5. p. 35
  5. ^ Dickovick, J. Tyler. The World Today Series: Africa 2012. Lanham, Maryland: Stryker-Post Publications. 2008. ISBN 1610488814. 
  6. ^ French, Howard W. (16 May 1997) Ending a Chapter, Mobutu Cremates Rwanda Ally. New York Times.
  7. ^ World silent as Mobutu, robber baron supreme, dies. 獨立報. 1997-09-09 [2014-11-07]. 
  8. ^ "RD Congo: Pour le rapatriement des restes de Mobutu"[永久失效連結], Panapress (Afriquenligne.fr), 17 December 2007 (法文).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