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喜 (戰國)

(重定向自藍諸君

司馬喜(?-?)[註 1]衛國[4],任中山國相邦,為中山成公KingCuoName.png中山王 (妾子)𧊒三朝大臣。[5]

生平编辑

司馬喜初仕宋国,不知犯下何罪被宋人打斷膝蓋骨,因不得志而離開了宋国,來到中山國。[6]

仕中山编辑

司馬喜到達中山國時,正值中山成公後期,成公死後,中山王 初即位(前328年),而王 時「幼童未通智,唯傅姆是從」,数年才親政。時中山国大臣季辛也与司馬喜不和,司馬喜等知季辛爰騫有仇,就暗中派殺手殺死爰騫,然後嫁禍給季辛,中山國君認為是季辛所為,便将季辛誅滅。[7]此後,司馬喜成為相邦,取代了樂池的地位,並被封為藍諸君。[8]

在前323年時,魏惠王採用犀首公孫衍的計策,推行“五国相王”,和韓宣惠王趙武靈王燕易王、中山王 互相承認的称号。但是,中山称王此事惹悩了齊國。齊國以齊是萬乘大国,中山只是千乘小国,居然称起王來感到不滿,杜絕和中山的外交往来,並声称願意割讓平邑与燕、趙等国一同討伐中山。

中山國得到這個消息後,感到担心。此時,司馬喜的門客張登出謀劃策,問道:「略下担心什麼呢?」司馬喜說:「齐国強大,是万乘之邦,對與中山同等稱号感到羞耻,如今不惜割地賄賂燕、趙兩国,以出兵共同攻打我國。燕、趙兩國貪圖王位和土地,我恐怕他們不會幫助我國。如此,重則危害到國家命運,輕則也會廢除王位,又怎能不令我擔憂呢?」張登說:「我能請令燕、趙兩國堅定的幫助、支持我國稱王,直到王國穩固為止,閣下願不願意聽呢?」司馬喜回答:「當然。」張登說:「現在請閣下您扮演齊王,而由我來嘗試說服您。如果可行,就可以實現。」司馬喜說:「願聞其詳。」張登說:「大王之所以不惜割地來賄賂燕、趙兩國,以便共同出兵攻打中山,目地是為了廢去中山的王號吧。大王會說:『是的。』然而大王這樣不僅耗費大而且危險!大王割地賄賂燕、趙兩國等於增強敵人力量;出兵攻打中山更是挑起戰端。大王做了這兩件事,向中山提出的要求未必能能夠達到。假如大王能如果採用臣的方法,不必割地也不必發兵,中山的稱號就能輕易地廢除。大王必定會問:『先生的方法又是什麼呢?』」司馬喜問:「是啊,先生的方法究竟是什麼呢?」張登說:「大王派遣特使,告訴中山國君:『寡人之所以關閉隘口不讓使節經過,是為了讓中山能單獨與燕、趙等國一同稱王,而寡人不介入其間的緣故,所以才封鎖了隘口。如果中山國君願屈駕親自來見寡人,寡人也願意支持中山君。』中山擔心燕、趙不站在自己一邊,如今齊國聲稱『將會支持中山王』,中山一定會離開燕、趙,與大王相見。燕、趙知道此事後,氣憤之下會與中山斷絕邦交,這時大王也和中山斷絕邦交,這樣中山就孤立了。孤立了怎麼可能不廢除王號呢?用這種言辭遊說齊王,閣下認為齊王會聽嗎?」藍諸君說:「假如這樣的話的確會聽,但這是廢除王號的方法,又怎麼保全王號呢?」張登說:「這算是王號保全下來的方法啊!齊國用這種言辭前來,將這些言辭告訴燕、趙兩國而不要倒向齊國,以加深與燕、趙的友誼。燕、趙兩國必定會說:『齊國想割讓平邑來賄賂我們,目地不是要廢除中山的王號,只是想要離間我們和中山的關係,而加深自己與中山的關係而已。』即使有一百個平邑,燕、趙兩國也一定不會接受!」司馬喜恍然大悟說:「妙計。」

於是,司馬喜將張登推薦給王 ,王 於是召見他來,問說:「寡人想要建立王號,可是齊國對趙國和魏國說對與寡人一同稱王而感到羞恥,準備共同討伐寡人。寡人擔心他們是要滅亡我國,而不是要撤除我國的王號。除了先生以外誰也沒辦法救我啊!」張登說:「請國君為我準備厚重的禮車和金錢,我請求面見田嬰。」王 就派遣他前往齊國。張登見到了田嬰,說:「我聽說,您想要廢除中山的王號,必定與趙國和魏國討伐中山,這是大錯特錯的事啊!像中山這樣的小國,動用三國的兵力去討伐它,中山對於即使超過廢除王號的要求,都會聽從!而且中山國恐懼,必定會因為趙、魏兩國要廢除其王號而一心一意的依附於他們。這樣是齊國為趙、魏兩國驅趕羊群給他們吃,對齊國沒有好處。怎麼比得上中山廢除王號而使中山服侍齊國呢?」田嬰問:「那怎麼辦?」張登說:「現在您可召請中山國君前來,和他見面後允許同意其稱王,中山必定會高興從而斷絕趙、魏兩國來往。趙、魏發怒而攻打中山,中山危急而且知道您羞與其稱王,如此中山必定恐懼,為了你的緣故廢除王號而侍奉齊國。他擔心失去他的國家,這樣您廢除他的王號而保存他的國家,比為趙、魏兩國驅羊好多了。」田嬰說:「就這樣吧。」齊臣張丑說:「不能!據臣所知,慾望相同或憂患相同的人憎恨和親愛也相同。現在五國同時稱王,唯獨齊國不肯承認。各國共同的欲望都是稱王,共同的憂患都是齊國。現在召見中山前來,允許他稱王,這等於剝奪四國做有利於齊國的事。允許中山而堵塞了四國,會使四國寒心,必定會同意中山稱王而且故意和中山親近,這是閣下您得到了中山而失去了四國。而且張登的為人,最善於向中山君提供陰謀詭計了,很難相信他是為了齊國利益的考慮。」田嬰不聽取他的意見。果然召見了中山國君,並允許其稱王。於是張登就對趙、魏兩國說:「齊國想要討伐兩國的河東。我是怎麼知道的呢?因為齊國為中山和他一同為王而感到羞恥,現在召見中山,允許可稱王,這是想要動用中山的兵力。貴國怎麼不搶先讓中山稱王,來阻止他們的會晤呢?」趙、魏兩國接受了建議,果然和中山親近。中山也果然斷絕了齊國,而親近趙、魏兩國。因此,中山國君 稱了王,並得到了各國的承認[9]

成為相邦编辑

當司馬喜謀求相位之時,王 的妃子陰姬厭惡他。這時田簡對他說:「趙國使者來探聽情報時,為什麼不把陰姬的美貌告訴趙使呢?趙國知道後必定會請求把陰姬給他們,假如國君把她送給趙國,那麼您在朝中就沒人非難了。假如國君不把她送給趙國,您就趁機勸國君將她立為王后,這樣陰姬將對您的恩德感激不盡。」此時,陰姬和江姬正在爭奪王后的位置,司馬喜對陰姬的父親說:「如果事情成功了,就會擁有土地和子民;如果不成功,恐怕連性命也不保。假如您想要成功,為什麼不來找我呢?」陰姬的父親叩頭說:「正如像您所說的那樣,這件事很難預料。事成之後,不用說我一定會重重的答謝您的。」於是司馬喜就上書王 說:「臣知道使趙國弱小而中山強大的方法。」王 看了很高興,立刻召見他,問說:「寡人願意聽聽你的弱趙強中山的方法。」司馬喜說:「臣願意先前往趙國,觀察其地形險要,人民生活情況和君臣是否賢能,以比較敵人的情況為依據,不能預先說沒有根據的陳述。」中山王就派他前往趙國。

司馬喜見到趙武靈王說:「我聽說趙國是天下善於出產能歌善舞美女的地方。現在我來到貴國,進入大街小巷,觀察一下人民的歌謠風俗、容貌姿色,實在沒有發現特別漂亮的。我去過的地方很多,周遊列國沒有不知道的,從來沒看到過像中山簡姬那樣亮的美女。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是天仙,即使竭盡全力描述都無法形容她的美。其容貌姿色肯定無人能比。如果以她的眼眉、鼻子、臉蛋、眉宇、額角來衡量,証明了她真是應為帝王之后,絕不是只當諸侯的妃子。」武靈王聽了有些動心,高興地說:「寡人想要她,如何?」司馬喜說:「我只是私下看到她的美貌,嘴巴不知不覺就說出來罷了。如果大王想要娶她,這不是我敢議論的,希望大王不要把此事泄漏出去。」

司馬喜回國後,報告王 說:「趙王並非賢君。因為他不重道德而喜歡聲樂女色;不好仁義而好勇猛和武力。我聽說趙王想要陰姬的事。」王 很生氣。司馬喜說:「趙國是個強國,請求陰姬是一定會的。大王如果不給,那麼社稷就危險了;如果給他,那就要被天下諸侯恥笑。」王 問:「那可怎麼辦?」司馬喜說:「大王馬上立陰姬為王后,如此就能杜絕趙王的想法。因為世間只有人要娶妻妾的,沒有人要娶別人的王后的。即使提出請求,鄰國也不會答應的。」於是,中山王就立陰姬為王后,趙王見狀也再沒有再提及陰姬的事。田簡自認這樣能說服趙使,也可以幫助司馬喜,又可以幫助陰姬得到王后之位,還可以使趙王不能求娶陰姬。

司馬喜暗中請求趙國為自己謀求相位的事被公孫弘得知。某次王 外出巡視,由司馬喜擔任御夫,公孫弘擔任參乘。公孫弘乘機說:「作為人臣的,假借大國的威武,為自己謀求相位,君主認為此人怎樣呢?」王 說:“我要吃他的肉,不分給別人吃!」司馬喜一聽到,立刻在馬車的橫木上叩頭說:「臣己知臣的死期將要到了。」王 問:「為何?」司馬喜答:「因為臣犯了死罪!」王 說:「繼續駕車吧,寡人明白了。」過了一段時間,趙國使者果然來到,為司馬喜請求相位。王 懷疑是公孫弘設的陷阱,公孫弘恐懼被殺害而出逃了。於是,司馬喜成為了相邦。[10]

以後编辑

前314年,燕國太子平發動叛亂攻擊子之齊宣王趁機發兵攻打燕國,沒有受到多大的反抗,在50天內就佔領了燕國。中山國也趁機發兵攻燕,由司馬喜統帥大軍,一舉奪下數十城,開闢疆土數百里。後又在燕國與趙國一起迎立燕昭王(中山國銘文「定君臣之位,上下之体」。)。回國後,因功賜予「死罪三世無不赦」的特權,周天子及諸侯也遣使致賀。又根據王 的命令,主持了鑄造重器祭天地祖先的大典。

後不久,王 去世。臨死前將太子託付給他,並以影射的方式告誡他不要和趙國走得太近,即使建有大功也不要越權篡位。王 在銅器上留下的銘文中,對司馬喜的才能和工作給於了高度的肯定,並多次稱“老”和“賢佐”。因新王尚且年幼,大權逐由司馬喜代管。因司馬喜是元老,所以被王 (妾子)𧊒尊稱為“仲父”。大概過幾年就老死了,享年約六十歲左右。

司馬喜喜好養士,曾在中山王面前和一些墨者對於“非攻”的主張進行過辯論。司馬喜說:「先生所主張的是非攻嗎?」墨者中的長者回答:「是的。」司馬喜問:「現在大王將要發兵攻打燕國,您也要非難大王嗎?」長者答:「那相邦是主張攻嗎?」司馬喜答:「是的。」長者問說:「那現在趙國將發兵攻打中山,相邦是否會去非難趙王呢?」司馬喜無言以對。[11]

司馬喜所流傳下來的事跡不多。《戰國策·中山策》則有比較詳細的記載。《史記》無傳,只在少數列傳中有零星提及。其他的《呂氏春秋》、《韓非子》也有少量的記載。

注釋编辑

  1. ^ 一作司馬熹[1],又作司馬憙[2],中山銘文亦釋作司馬賙,皆同音字的假借,但近來古文字学以釋作司馬賈為主流[3],在此採傳世文獻常見的司馬喜

出處编辑

  1. ^ 見姚宏本《戰國策》。
  2. ^ 見《戰國策·中山策》〈司馬憙三相中山〉章。
  3. ^ 林宏明. 戰國中山國文字研究. 出土思想文物與文獻研究叢書(七). 台灣古籍出版. 2003-08-01: 12–14. ISBN 978-986-7939-12-8. 
  4. ^ 《史記·太史公自序》:「自司馬氏去周適晉,分散……其在衛者,相中山。」《史記集解》引徐廣言:「名喜也。」
  5. ^ 《戰國策·中山策》載「司馬喜三相中山」。
  6. ^ 據文獻記載,司馬喜在宋国時曾受過髕刑。《史記·鄒陽列傳》:「昔者司馬喜髕脚於宋,卒相中山。」
  7. ^ 《韓非子·内儲說下·說三》。
  8. ^ 吳師道說為望諸君之誤,望諸君即樂池封號。此不從。
  9. ^ 以上內容,依據《戰國策·中山策》〈犀首立五王〉、〈中山與燕趙為王〉二章。
  10. ^ 以上內容,見《戰國策·中山策》〈司馬喜使趙〉、〈司馬喜三相中山〉、〈陰姬與江姬爭為后〉三章。
  11. ^ 見《呂氏春秋·應言篇》。

參考書目编辑

  • 《史記》
  • 《戰國策》
  • 《中山國銘文》
  • 《韓非子》
  • 《呂氏春秋》
  • 《北狄族與中山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