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银官话

(重定向自蘭銀官話

蘭銀官話西北官话的一个分支,它分布于甘肃省宁夏回族自治区内蒙古自治区西部、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的部分地区,共56个县市。[2][3]

兰银官话
母语国家和地区中国
区域甘肃宁夏新疆内蒙古西部
語系
官方地位
管理机构
語言代碼
ISO 639-3
ISO 639-6lyiu
Glottologxibe1241[1]
Mandarín lanyin.png

起源编辑

元明朝代交替时,由于政权更替的战乱,今兰银官话区中,除凉州(武威)、兰州外,土著汉人死離殆盡,人口稀少。明初镇番卫(今民勤)建立时,文献中并无关于土著的记载,只是记载了部队在石羊河畔发现了一座古城,已空无一人,就驻扎下来,取名「小河滩城」。明朝政府建立卫所,带来人口数倍于土著的军户,原籍以江淮地区中原地区为主,為兰银官话区的人口主要来源。同时,兰州、银川分别作为肃王府、庆王府所在地,有大量来自南京及苏南地区的王室家属、随从、工匠等人涌入。有记载:「明之初,兰人自江南迁徙而来者十居八九」。

明初西北移民史可能是兰银官话独立且有别于西中原官话的重要原因。

語音编辑

除卻特殊發音,蘭銀官話在聼感方面,近似於中原官話隴中片與秦隴片的綜合群。

声母编辑

不分尖團,shu-會轉化發成f-,如:说(fɤ24) ,书(fu44)。

韻母编辑

不分韻母en與eng。

聲調编辑

蘭銀官話最大的特色在於常常只有三個聲調。

  • 中古入声清音声母和次浊声母读作去声,全浊入声声母读作阳平。
  • 蘭州、白銀、榆中、鹽池、民勤五個點有陰平(高平調)、陽平(降調)、上聲(升調)、 去聲(低平調)四個聲調。
  • 蘭州市的永登縣皋蘭縣平声不分阴阳,只有平声(高平調)、上声(升調)、去声(低平調)三个声调。
  • 武威市的古浪縣天祝藏族自治縣陰平上聲合流,只有陽平(降調)、上声(升調)、去声(低平調)三个声调。
  • 其余地區阳平与上声同调,只有阴平(高平調)、上声(降調)、去声(低平調)三个声调。

分区编辑

大體而言,蘭銀官話分布地帶包含新疆北疆(不包括伊犁哈薩克自治州直轄縣級行政單位,即「伊犁州直」),甘肅河西走廊及隴中部分地區,寧夏中衛市中寧縣同心縣鹽池縣以北,以及內蒙古自治區阿拉善盟全境。哈薩克阿拉木圖江布爾等地以及吉爾吉斯東干語也是以蘭銀官話語音為基礎。

蘭銀官話可分为四个方言片區:

金城片编辑

  • 名稱來自漢昭帝時代的金城縣,位置相當於今日蘭州。[4]
  • 主要分布於蘭州市(市區、榆中縣永登縣皋蘭縣景泰縣南面)、白銀市白銀區臨夏回族自治州永靖縣在河東的三個鄉[5]現今蘭州市區常見的帶蘭州腔調的普通話,稱為“京蘭腔”或「普化蘭州話」。[6][7][8]
  • 蘭州、白銀、榆中有陰平(高平調)、陽平(降調)、上聲(升調)、 去聲(低平調)四個聲調。
  • 永登、皋蘭平声不分阴阳,只有平声(高平調)、上声(升調)、去声(低平調)三个声调。

銀吳片编辑

河西片编辑

北疆片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Hammarström, Harald; Forkel, Robert; Haspelmath, Martin; Bank, Sebastian (编). Xibei Guanhua (Northwest Mandarin). Glottolog 2.7. Jena: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 2016. 
  2. ^ China - Page 902 Chung Wah Chow, David Eimer, Caroline B Heller - 2009 "Language Most of the population in Qīnghǎi speaks a northwestern Chinese dialect similar to Gānsùhuà (part of the Lanyin Mandarin family). Tibetans speak the Amdo or Kham dialects of Tibetan. It's possible to travel almost everywhere using ..."
  3. ^ Cahiers de linguistique, Asie orientale - Volumes 37-38 -2008 - Page 6 "兰银官话 Lányín Mandarin.."
  4. ^ 郭厚安、陳守忠:《甘肅古代史》。蘭州:蘭州大學出版社,1989-09
  5. ^ 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香港城市大學語言資訊科學研究中心:《中國語言地圖集(第2版)》。北京:商務印書館,2012。
  6. ^ 劉伶:新蘭州話簡論,《蘭州大學學報》,1983(03):109-124.
  7. ^ 張可,淺談“京蘭腔”在青年羣體中的變化,《文學界:理論版》 , 2010,No.83 (09) :95-96
  8. ^ 周洋,也談“京蘭腔”,《語文學刊》 , 2013 (21) :19-19
  9. ^ 敦煌市語音大致以黨河為界,分東部和西部兩種。當地居民稱之為“河東話”和“河西話”。河東話屬於中原官話南疆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