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裴敏欣(Minxin Pei,1957年12月10日)是一位美籍華人美国政治学家,專長是中国政治经济中美关系发展中国家民主化,目前擔任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政府学教授、凯克国际战略研究中心(Keck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and Strategic Studies)主任。裴敏欣长期以來一直在《中国季刊》、《今日中国》、《外交官》、《外交杂志》等期刊發表學術文章,他也为許多报刊撰写评论,為CNN等媒體提供專業意見。

裴敏欣
Minxin Pei.jpg
裴敏欣於2014年
出生 (1957-12-10) 1957年12月10日61歲)
 中国
国籍  美國
教育程度

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
哈佛大学政治学碩士
匹兹堡大学英文寫作藝術創作碩士

上海外国语大学英文系
职业 政治經濟學政治學教授

生平编辑

裴敏欣出生于上海。1977年,中国恢复高考,裴敏欣在20岁生日(1977年高考只有四门兩天:上海为12月10日星期六和12月11日星期天)[1]那天參加本地高考,被上海外语学院录取。他於1982年在上海外语学院取得英文本科学位后,曾留校任講師两年。后赴美國匹兹堡大学深造,于1986年取得寫作藝術創作碩士。由於對政治有興趣,再赴哈佛大学進修,於1989年取得政治学硕士,1991年取得政治学博士学位。[2]

職業编辑

1991年任美國北卡罗莱纳州大衛生学院(Davidson College)訪問助理教授。1992年至1998年間,任普林斯顿大学政治系助理教授。1999年至2009年間任职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中国研究项目的高级研究员;2002年1月—2004年3月,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中国项目共同主任;2004年4月—2008年3月,中国项目主任。2009年7月起任加州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政府学教授,凯克国际战略研究中心主任[2]

观点编辑

  • 認為中国以漸進改革拋棄共产主义,優於苏联的快速革命[3]
  • 中国崛起的黑暗面:[4] 中国的经济繁荣伴隨著猖獗的腐败,巨大的浪费,無意改革的既得利益者。不政治改革,中国的未来一定会是腐烂。
  • 腐败威胁中国的未来:[5]未能遏制中国官员贪污成风,是对国家未来的经济和政治稳定的最严重威胁之一。
  • 1978年以来的30年,是中国历史变化最快的30年。中国改革开放基本上改变了世界经济格局和世界权力格局。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维持高增长最重要资源的“人口红利”,将在未来五年、最多十年之间消失。劳动成本的增加,医疗、失业等保险费用的增加,将给未来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增加巨大压力。出口为导向的发展模式與低成本未必能繼續[6]
  • 长期以來随着中国经济规模不断上升,裴敏欣卻不停地预测其即将崩溃。但在2011年,人们开始同意他的意见[7]
  • 中国2011年坎坷的前景:中国与其他大国的关系在2010年变得急转直下,中国的领导人需要改变心态[8]
  • 中国地方政府与房地产开发商勾结,从蓬勃发展的住宅市场榨取最大的利益。由于地方政府和北京之间的默契,中国各省,直辖市获得近一半卖地的财政收入。换句话说,高房价是当前中国财政体制的必然结果,因为高房价即是变相的税收。使普通中国人负担得起的住房的手段是降低税收[8]
  • 薄熙来事件質疑北京政權,第一, 为什么这样一个明知有问题的人被委以如此大的权力,却几乎没有受到任何制约?第二,在领导层换届时,党如何更好的处理在高层的权力竞争?第三,在互联网微博时代,党如何更好的应付政治危机?[9]
  • 中国共产党处理薄熙来事件的笨拙方式,显示它没有能力应对互联网时代一个快速发展的政治危机。共产党在国内不能容忍和平异议,并对信息革命有莫名的恐惧。也显示党内领导人的权力斗争和不和[10]
  • 2012年5月,裴敏欣提出(1)非产油国一旦人均国内生产毛額(GDP per capita)依购买力调整后达到6000美元以上,专制政权就无法维持;(2)历史上,连续当权最久的政党(苏联共产党)也只有74年(1917-1991);(3)中国大陆每年约有七百万大学毕业生,其中只有一百万左右精英获准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特权阶级。遭排斥的六百万有才华,有雄心的大学毕业生無法享有党員才有经济机会,势必会觉得挫折。在未来十年内,这些人增长到几千万,成为将来政治反对党的储备人才库。由以上三点论证:中共已执政62年,如果历史可供借镜,中共即将进入危机的10年,它执政的時間可能最多只剩10到15年(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has governed for 62 years. If history offers any guidance, it is about to enter its crisis decade, and probably has at most 10-15 years left on its clock.)。在北京那些的官员想无限期地保持现状的机会並不大。他们必须开始思考如何优雅地及和平地转移权力。中共需要立即做的一件事是停止迫害將來可能是反对党的领导人,比如陈光诚。最终开始向民主过渡时,中共需要他们作为谈判的对象[11][12]
  • 2015年2月20日發表中國打擊西方價值觀一文[13]

著作编辑

  • 《From Reform to Revolution: The Demise of Communism in China and the Soviet Union》(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4)《从改革到革命:共产主义在中国和苏联的消亡》
  • 《China's Trapped Transition: The Limits of Developmental Autocracy》(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6) 《中国被困的转型:专制制度发展的限制》
  • 《Looming stagnation (The Color of China)》 《迫在眉睫的停滞 (中国的特色)》, 2009
  • 《My Trip to Asia》 《我的亚洲之行》, 2011

參考資料编辑

  1. [1][永久失效連結]
  2. 2.0 2.1 CV of Minxin Pei (PDF). 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2年11月19日). 
  3. From Reform to Revolution: The Demise of Communism in China and the Soviet Union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4
  4. The Dark Side of China's Rise. 外交政策. 2006年3月/4月. 
  5. Corruption Threatens China’s Future.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 2007年10月. 
  6. 华盛顿智库裴敏欣:中国改革开放改变了世界格局. 人民网. 2008年10月29日. 
  7. Dan Harris. Minxin Pei. I’m Starting To Buy It.. 2011年2月18日. 
  8. 8.0 8.1 China'a Bumpy Ride Ahead. The Diplomat. 2011年2月. 
  9. Three Questions for Beijing. 《华尔街日报》. 2012年4月15日. 
  10. 中国政治的妄想症. 聯合早報. 2011年4月19日. 
  11. Minxin Pei: Communist China's Perilous Phase -- Disunity among the ruling elites and the rising defiance of dissidents signal that one-party rule could be nearing its end..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May 2, 2012. 
  12. 大陸旅美學者:中共最多再當權15年!. 信報財經新聞有限公司. 2012年5月9日. 
  13. 打击西方价值观 令中国反腐行动效果打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