茜草灣戰役

(重定向自西草灣之戰

西草湾之战或稱茜草灣之戰,是發生在明世宗嘉靖元年(1522年)在廣東西草灣明朝军队水师与佛朗機武裝商船的一场海战。1511年,葡萄牙已經有海員越過非洲到達滿剌加,並對當時的大明廣東布政使司屯門軍鎮(今香港屯門一帶)虎視眈眈,渴求佔領該地,並向大明宣戰,汪鋐使用新式的蜈蚣船佛朗機炮大敗葡萄牙艦隊,最終以明朝水師勝利告終,俘虜別都盧[來源請求]等42人,斬殺35人,繳獲大小火炮20多門跟數把鳥銃和戰船2艘。

西草湾之战
日期1522年
地点
结果 明朝水师战胜葡萄牙武裝商船
参战方
明朝 Flag of Portugal (1495).svg 葡萄牙王國
指挥官与领导者
柯榮
王應恩
馬爾丁·阿豐索葡萄牙語Martim Afonso de Melo Coutinho·美路·高(丁/甸/定)玉(Martim Afonso de Melo Coutinho)[1]
兵力
加裝佛朗機炮蜈蚣船艦隊 6艘中國帆船
300餘名船員
伤亡与损失
輕微
王應恩陣亡[1][2]
1艘戰船被擊沉
1艘戰船被繳獲
35人陣亡,42人被俘[2][2]
后全部被处决、枭示[1]
77人戰傷

事件经过编辑

嘉靖二年(1523年)的西草湾之战,寇犯新会西草湾的是葡萄牙人Martim Afonso de Melo Coutinho^ 率领下援助屯门的武装船队,中国人称其为别都卢,隶属于葡萄牙驻印度总督。船队有很强的战斗力,在寇犯中国前已经"恃其巨铳利兵,劫掠满剌加诸国,横行海外,至率其属疏世利等千余人,驾舟五艘,破巴西国,遂寇新会县西草湾"。[2]在他到达满剌加的时候,获悉屯门船队与中国关系恶化,但仍打算冒险前行。哥丁霍的性格不像西芒那样暴躁,他劝告"部下力避冲突行为,于入港投锚后,急上岸求见广东地方长官,请求许其和平贸易。广东地方长官置之不理,不得已,由屯门港退出,然已遭中国舰队之追击"。[1]

这是因为广东当局在经历了屯门海战后,已经下令"不准中国人与葡萄牙人接触,并命中国战船一旦遇上悬挂葡萄牙旗帜的船只,就将其击毁"。由于明朝水师求战的坚定与急切,同时哥丁霍在是否开战上犹豫不决,西草湾之战一开始明军就占了上风,经过反复较量,最终以明朝水师胜利告终,俘虏别都卢[來源請求]等42人,斩杀35人,缴获大小火炮20多门和战船2艘。[2][3]

后续发展编辑

西草湾之战沉重打击了葡萄牙殖民者,从此直到嘉靖二十年(1541年),在中国的文献中没有发现葡萄牙在广东沿海的冒险经历。这当然不是说葡萄牙从此放弃,而是转移到条件较为宽松的福建浙江等继续走私。"自是,佛郎机诸番夷舶,不市粤而潜之漳州"。另一方面它也转变了进入的方式,"在随后的三十年内,佛郎机继续游弋于中国沿海,他们有时在地方官员的默许下进行贸易,有时则完全不把地方官员放在眼里。由于最初是广东相当严厉地执行那道明朝禁止其贸易的诏令,葡萄牙人便将自己的注意力转向较北面的沿海省份闽浙,他们在那里荫蔽、无名的诸岛屿及港湾内越冬"。与此同时伴随着始于嘉靖二年愈演愈烈的"倭患",中国与葡萄牙的海上交往就同"倭寇"事件相联系,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直到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葡萄牙人才最终获得在澳门居留权

註釋编辑

  1. ^ :Martim Afonso de Melo Coutinho有多款譯名:澳門政府基金會提供的人名對照馬爾丁·阿豐索(Martim Affonso de Mello Coutinho)。澳門百科全書—附件:3.3 歷任澳門總督美路高甸玉高定玉高丁玉金國平、吳志良.東西望洋[M]. 澳門:澳門成人教育學會,2002年12月:25,56,131,230-231,246,273-274.364. 25頁有馬爾丁·阿豐索(Martim Affonso de Mello Coutinho)、56和131頁有末兒丁·甫思·多·減兒(Martim Affonso de Mello Coutinho)、230-231頁有馬爾廷·阿豐索(Martim Afonso de Souza)、246頁有阿豐索(Martim Afonso)、273-274和364頁有馬爾·格得斯(Martim Guedes)Martim Afonso de Sousa的译名为蘇沙馬添麦罗·哥丁霍(Melo Coutinho)。另外,有Mello Coutinho(別都盧)。出身巴西的足球员Philippe Coutinho Correia的译名有菲臘比·古天奴一说。马匹的译名为阿方索
  2. ^葡萄牙语維基百科的Martim Afonso de Melo Coutinho中放上需要專家關注模板的内容说明Martim率领他的一位兄弟Diogo de Melo一位弟弟Vasco Fernandes Coutinho及另一位Pedro Homen船长在1522年7月10日自满剌加出发,船队于8月到达屯门。馬添意图在屯门筑城,但中国(明朝)士兵进攻。Diogo de Melo陣亡。馬添率领余部于10月回到满剌加。被俘的42人全数被处决。華士古于1561年才离世。Vasco的澳门繁体译名是華士古Fernandes的澳门繁体译名是費南迪斯。別都盧为固有译名。
  3. ^澳門文化局的資料,Pedro Homen譯為別都盧·奧門、比特洛荷孟。
  4. ^澳門文化局的資料,疏世利為一實在人名。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明世宗實錄·卷二四》嘉靖三年四月壬寅:佛朗機國人別都盧寇廣東,守臣擒之。初,都盧恃其巨銃利兵,劫掠滿剌加諸國,橫行海外。至率其屬疎世利等千餘人駕舟五艘破巴西國。遂寇新會縣西草灣。備倭指揮柯榮、百戶王應恩率師截海御之。轉戰至稍州,向化人潘丁苟先登,眾人齊進,生擒別都盧^ 、疎世利^ 等四十二人,斬首三十五級,俘被掠男女十人,獲其二舟,餘賊末兒丁·甫思·多·滅兒等,復率三舟接戰,火焚先所獲舟,百戶王應恩死之,餘賊亦遁。巡撫都御史張嶺、巡按御史涂敬以聞,都察院覆奏。上命就彼誅戮梟示。
  2. ^ 2.0 2.1 2.2 2.3 明史》:“十五年,御史丘道隆言:「滿剌加乃敕封之國,而佛郎機敢併之,且啗我以利,邀求封貢,決不可許。宜卻其使臣,明示順逆,令還滿剌加疆土,方許朝貢。倘執迷不悛,必檄告諸蕃,聲罪致討。」御史何鰲言:「佛郎機最凶狡,兵械較諸蕃獨精。前歲駕大舶突入廣東會城,礮聲殷地。留驛者違制交通,入都者桀驁爭長。今聽其往來貿易,勢必爭鬬殺傷,南方之禍殆無紀極。祖宗朝貢有定期,防有常制,故來者不多。近因布政吳廷舉謂缺上供香物,不問何年,來即取貨。致番舶不絕於海澨,蠻人雜遝於州城。禁防既疏,水道益熟。此佛郎機所以乘機突至也。乞悉驅在澳番舶及番人潛居者,禁私通,嚴守備,庶一方獲安。」疏下禮部,言:「道隆先宰順德,鰲即順德人,故深晰利害。宜俟滿剌加使臣至,廷詰佛郎機侵奪鄰邦、擾亂內地之罪,奏請處置。其他悉如御史言。」報可。亞三侍帝驕甚。從駕入都,居會同館。見提督主事梁焯,不屈膝。焯怒,撻之。彬大詬曰:「彼嘗與天子嬉戲,肯跪汝小官邪?」明年,武宗崩,亞三下吏。自言本華人,為番人所使,乃伏法。絕其朝貢。其年七月,又以接濟朝使為詞,攜土物求市。守臣請抽分如故事,詔復拒之。其將別都盧既以巨礮利兵肆掠滿剌加諸國,橫行海上,復率其屬疎世利等駕五舟,擊破巴西國。嘉靖二年遂寇新會之西草灣,指揮柯榮、百戶王應恩禦之。轉戰至稍州,向化人潘丁苟先登,眾齊進,生擒別都盧、疎世利等四十二人,斬首三十五級,獲其二舟。餘賊復率三舟接戰。應恩陣亡,賊亦敗遁。官軍得其礮,即名為佛郎機,副使汪鋐進之朝。”

參見编辑

延伸閱讀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