訄書》,章太炎著,凡63篇。

1906年出版《訄書重订本》卷首的章太炎像

内容编辑

訄,念qiú(音〖求〗),是逼迫的意思。章太炎自1898年開始寫作《訄書》,1900年7月出版,凡50篇,另有補佚2篇,由梁啟超題簽。1902年有增訂本,凡63篇。1904年於日本东京翔鸾社重印。1906年再版。1915年被袁世凯幽禁期间又作修改,更名為《檢論》。1915年收入《章氏丛书》。

《訄書》文笔古典、深奥,不易閱讀,“即海内通识之士,且或表同情于章氏者,亦艰于一读矣”[1],內容有大量反滿言論,在《不加賦難》等文章中,批判經濟剝削,在蘇報案中,章本人則因這些言論遭牢獄之災。

《訄書》中多次引及日本社會學家有賀長雄的《族制進化論》,初刻本《原变》强调:“物苟有志,强力以与天地竞,此古今万物之所以变。变至于人,遂止不变乎?人之相竞也,以器。……石也,铜也,铁也,则瞻地者以其刀辨古今之期者也。……要之,蜕其故用而成其新用。”是引用斯宾塞的學說。王汎森說:“在與論敵長期纏鬥的過程中,他的思想也同時被論敵制約形塑成一個特殊的風貌。”[來源請求]

注釋编辑

  1. ^ 《民报》第七号载《国学讲习会序》

參考書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