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許世瑛(1910年9月29日-1972年11月21日),字詩英台灣中國文學研究者,許壽裳的大兒子,魯迅周作人陳寅恪的學生,北京清華大學中國文學系本科、國學研究院畢業。

生平编辑

北京工作時與周作人先生(先生是老師的意思)時相過從,選過周作人2學分近代散文的洪炎秋1967年7月發表的《我所認識的周作人》1文寫到「在台灣要找為周作人先生寫介紹文章的人,在我心目中,有鄭騫教授和許世瑛教授,都比我更夠格。鄭兄出身燕京,許兄出身清華,都是國文系的正統學生,同受過周先生的耳提面命,可以說是他的『直系弟子』」「後來鄭、許兩兄和我都在大學教書,大家也都時常到八道灣的苦雨齋去請教。周先生也和當時幾位名教授一樣,星期天的早上,一定把客廳開放,來者不拒,誰都可以到那裡去聊天,鄭、許兩兄,幾乎每週必到,我則偶然去走走而已,所以他們兩位對周先生的了解,比我深得多。」。

1946年到台灣工作,直到心臟病在台北去世。

著有《中國目錄學史》、《中國文法講話》、《常用虛字用法淺釋》、《論語二十篇句法研究》等專書,單篇論文身后結為3卷本《許世瑛先生論文集》。

許壽裳《亡友魯迅印象記》裡寫到請魯迅做大兒子第1位老師的情形:「吾越鄉風,兒子上學,必定替他挑選一位品學兼優的做開蒙先生,給他認方塊字,把筆寫字,並在教本面上替他寫姓名,希望他能夠得到這位老師品學的熏陶和傳授。一九一四年,我的長兒世瑛年五歲,我便替他買了《文字蒙求》,敦請魯迅做開蒙先生。魯迅只給他認識二個方塊字:一個是「天」字,一個是「人」字,和在書面上寫的「許世瑛」三個字。我們想一想,這天人兩個字的含義實在廣大得很,舉凡一切現象(自然和人文),一切道德(天道和人道)都包括無遺了。」

許壽裳同1本書還提到兒子在北京清華大學中國文學系讀書時,請教魯迅先生(先生是老師的意思)應該看些什麼書,魯迅便開示了1張書單,這就是收在《集外集拾遺》的《開給許世瑛的書單》。

陳寅恪病逝后,台灣出版的紀念集《談陳寅恪》裡收錄了許世瑛寫的《敬悼陳寅恪老師》。

參考文獻编辑

戴璉璋,《許世瑛先生的生平與著作》,《漢學研究之回顧與前瞻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國立台灣師範大學,2006年,台北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