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許荊(?年-?年),字少張,一作子張[1]會稽郡陽羨縣(今江蘇省宜興市南)人,[2]東漢諫議大夫

許荊
東漢諫議大夫
少張、子張
出生 ?年
逝世 ?年

目录

生平编辑

解劍拜仇编辑

許荊年輕時擔任郡吏,許荊的姪子許世爲了報仇而殺人,仇家手持兵器圍攻許世。許荊知道這件事後,出門來到仇家面前解劍下跪說:「許世以前沒有規矩而冒犯了各位,都是因爲我沒能好好教導的責任。兄長很早就過世,只有這麼一位兒子傳承血脈,如果因此讓死去的兄長傷痛,我寧可用我的性命來代替。」仇家扶起許荊說:「您在郡中被稱讚有賢德,我們怎敢無禮?」於是就此作罷。許荊因此更加為人所知。太守黃兢舉薦許荊爲孝廉[3][4][5]

漢和帝時期编辑

漢和帝時,許荊升任爲桂陽太守。桂陽靠近南州,風俗輕薄,不太能理解學識道義。許荊爲他們制定婚喪制度,教化百姓禮儀與禁制。許荊曾在春天到耒陽縣巡行,有位名為蔣均的人,他們兄弟間為了爭奪財物而互相控告。許荊面對他們兄弟說:「我肩負國家重任,但教化沒有成果,責任在我這個太守。」於上書請求到廷尉那接受懲處。蔣均兄弟因此感悟、後悔,他們都要求接受懲罰。許荊在任內十二年,百姓們對他讚譽有加。後來許荊因生病,上書給朝廷,被任命爲諫議大夫,在任內逝世。桂陽地方的人們爲他建廟立碑。[6][7]

軼事编辑

耒陽縣人胡紹十八歲時,在郡守門下當差,事奉許荊。許荊的腳中風,於是命令胡紹想辦法抑止。胡紹看著許荊的腳掌大笑。許荊生氣問為何發笑。胡紹回答他看見腳掌上有黑痣,他自己也有,所以高興地笑了,許荊看胡紹的腳掌,果然有黑痣。於是許荊讓他就學,學了八年之後,當上了九真零陵二郡的太守。[8]

家庭编辑

祖父编辑

编辑

評價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太平御覽·卷六百三十四》引謝承《後漢書》、《孿史》
  2. ^ 後漢書·許荊傳》:許荊字少張,會稽陽羨人也。
  3. ^ 後漢書·許荊傳》:荊少爲郡吏,兄子世嘗報仇殺人,怨者操兵攻之。荊聞,乃出門逆怨者,跪而言曰:「世前無狀相犯,咎皆在荊不能訓導。兄既早沒,一子爲嗣,如令死者傷其滅絕,願殺身代之。」怨家扶荊起,曰:「許掾郡中稱賢,吾何敢相侵?」因遂委去。荊名譽益著。太守黃兢舉孝廉。
  4. ^ 太平御覽·卷五百一十二
  5. ^ 初學記·卷第十七
  6. ^ 後漢書·許荊傳》:和帝時,稍遷桂陽太守。郡濱南州,風俗脆薄,不識學義。荊為設喪紀婚姻制度,使知禮禁。嘗行春到耒陽縣,人有蔣均者,兄弟爭財,互相言訟。荊對之歎曰:「吾荷國重任,而教化不行,咎在太守。」乃顧使吏上書陳狀,乞詣廷尉。均兄弟感悔,各求受罪。在事十二年,父老稱歌。以病自上,徵拜諫議大夫,卒於官。桂陽人為立廟樹碑。
  7. ^ 御定佩文齋書畫譜·桂陽太守許荊碑
  8. ^ 太平御覽·卷二百五十九》引《楚國先賢傳》:耒陽胡紹,字伯藩,年十八為郡門下幹,迎太守許荊。荊足中風,使紹抑之。紹視荊蹠。下而笑,荊怒問之,紹曰:「見明府蹠下黑子,紹亦有之,欣而故笑。」荊視之,果有黑子。令其從學,學八年,遂為九真、零陵二郡太守。
  9. ^ 後漢書·許荊傳》:祖父武,太守第五倫舉爲孝廉。
  10. ^ 後漢書·許荊傳》:荊孫戫,靈帝時爲太尉。
  11. ^ 方北辰. 魏晉南朝江東世家大族述論: 四川大學博士論文. 文津出版社,1991. ISBN 9789579400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