谯周

(重定向自譙周

谯周(199年-270年)[1],字允南巴蜀巴西西充(今四川南部县)人,蜀汉学者。

生平编辑

譙周幼贫喪父,与母、兄同居。少读典籍,精研六经,颇晓天文,為蜀地大儒之一,門下有陳壽羅憲文立李密杜軫等學生。早期侍奉劉備,並以勸學從事名義和其他同僚上書勸劉備登基皇位[2]

譙周早期才華不被人看重,當時唯有楊戲看重,稱讚說:「我子孫最後都不能像譙周這才者那樣好。」[3]

诸葛亮益州牧时,任命他做劝学从事。诸葛亮死后,谯周前往奔丧,虽然朝廷随后下诏禁止奔丧,但谯周仍因行动迅速而得以到达。劉禪立太子劉璿時任命他做太子僕,調令家令,之後升任中散大夫光禄大夫。炎兴元年(263年)魏入侵蜀漢,劝后主刘禅降,遂被封为阳城亭侯,迁骑都尉散骑常侍

在蜀漢任官時期。見姜維多次北伐而虛耗蜀漢國力,因而不滿,著《仇國論》力陳姜維北伐師旅數出之失弊。

西元265年,文立拜訪譙周。譙周因病說話不清楚,於是寫上:「典午忽兮,月酉沒兮。」典午指的是司馬,月酉代表八月的時候,結果司馬昭果真在八月時病逝。

蜀滅後時任益州刺史的董榮亦對其相當敬重,曾掛其圖像於州學並令從事李通頌之。[4]

人物形象编辑

在《三國演義》中,以譙周多以星相家和反戰者的角色出現。

  • 第65回隨劉璋投降劉備
  • 第80回諸葛亮和譙周商議勸劉備即帝位。
  • 第91回諸葛亮準備北伐,譙周以天文勸阻諸葛亮不被接納。
  • 第102回再勸阻諸葛亮停止北伐,仍不被接納。
  • 第105回譙周觀星看出諸葛亮逝世,報告劉禪
  • 第112回姜維準備北伐,譙周作《仇國論》勸阻不被接納。
  • 第115回再次勸阻姜維仍不被接納。
  • 第118回魏軍迫近,勸劉禪投降魏國。
  • 第119回隨劉禪降魏。

外表性格编辑

身高八尺,相貌純扑,性格坦率,沒有辯才,但很有學識。

著作编辑

仇國論》:用因餘和肇建兩國的紛爭,由古喻今,提及周文王勾踐以穩定而以小勝強,漢太祖處亂世而張良以速戰戰勝項羽。認為蜀漢當時應與民休息,減少用兵。

撰《古史考》、《蜀本纪》、《论语注》、《五经然否论》等,均佚。

評價编辑

  • 《蜀記》記載譙周初見諸葛亮時,被旁人嘲笑,因此諸葛亮聽到告狀後說:「孤尚不能忍,況左右乎!」
  • 楊戲:「吾等後世,終自不如此長兒也。」
  • 陳壽:「研精《六經》,尤善書札,頗曉天文,而不以留意;諸子文章非心所存,不悉遍視也。身長八尺,體貌素樸,性推誠不飾。無造次辯論之才,然潛識內敏。」「譙周詞理淵通,為世碩儒,有董、揚之規,郤正文辭燦爛,有張、蔡之風,加其行止,君子有取焉。二子處晉事少,在蜀事多,故著於篇。」
    • 裴松之:「張璠以為譙周所陳降魏之策,蓋素料劉禪懦弱,心無害戾,故得行也。如遇忿肆之人,雖無他算,然矜殉鄙恥,或發怒妄誅,以立一時之威,快其斯須之意者,此亦夷滅之禍云。」
  • 孫綽:「譙周說後主降魏,可乎?」「自為天子而乞降請命,何恥之深乎!夫為社稷死則死之,為社稷亡則亡之。先君正魏之篡,不與同天矣。推過於其父,俛首而事讎,可謂苟存,豈大居正之道哉!」
  • 孫盛:「春秋之義,國君死社稷,卿大夫死位,況稱天子而可辱於人乎!周謂萬乘之君偷生苟免,亡禮希利,要冀微榮,惑矣。且以事勢言之,理有未盡。何者?禪雖庸主,實無桀、紂之酷,戰雖屢北,未有土崩之亂,縱不能君臣固守,背城借一,自可退次東鄙以思後圖。是時羅憲以重兵據白帝霍弋以強卒鎮夜郎。蜀土險狹,山水峻隔,絕巘激湍,非步卒所涉。若悉取舟楫,保據江州,徵兵南中,乞師東國,如此則姜、廖五將自然雲從,吳之三師承命電赴,何投寄之無所而慮於必亡邪?魏師之來,褰國大舉,欲追則舟楫靡資,欲留則師老多虞。且屈伸有會,情勢代起,徐因思奮之民,以攻驕惰之卒,此越王所以敗闔閭,田單所以摧騎劫也,何為匆匆遽自囚虜,下堅壁於敵人,致斫石之至恨哉?」
  • 葛生:「『事之不濟則已耳,安能復為之下!』壯哉斯言,可以立懦夫之志矣。觀古燕、齊、荊、越之敗,或國覆主滅,或魚縣鳥竄,終能建功立事,康復社稷,豈曰天助,抑亦人謀也。向使懷苟存之計,納譙周之言,何邦基之能構,令名之可獲哉?禪既闇主,周實駑臣,方之申包田單范蠡大夫種,不亦遠乎!」

家庭编辑

编辑

  • 譙𡸫,譙周年幼的時候離世。

编辑

  • 譙熙
  • 譙賢
  • 譙同:喜愛譙周的學習,被舉為孝廉,任錫縣縣令、東宮洗馬,被朝延徵召但沒有就任。

编辑

  • 譙秀,譙熙子,晉朝隱士。
  • 譙登,譙賢子,晉揚烈將軍、梓潼太守。

參考資料编辑

  1. ^ 《三國志·譙周傳》(泰始)五年,予常為本郡中正,清定事訖,求休還家,往與周別。周語予曰:「昔孔子七十二、劉向、楊雄七十一而沒,今吾年過七十,庶慕孔子遺風,可與劉、楊同軌,恐不出後歲,必便長逝,不復相見矣。」疑周以術知之,假而此言也。六年秋,為散騎常侍,疾篤不拜,至冬卒。
  2. ^ 《三國志·先主傳》臣聞河圖、洛書,五經讖、緯,孔子所甄,驗應自遠。謹案洛書甄曜度曰:‘赤三日德昌,九世會備,合為帝際。’洛書寶號命曰:‘天度帝道備稱皇,以統握契,百成不敗。’洛書錄運期曰:‘九侯七傑爭命民炊骸,道路籍籍履人頭,誰使主者玄且來。’孝經鉤命決錄曰:‘帝三建九會備。’臣父群未亡時,言西南數有黃氣,直立數丈,見來積年,時時有景雲祥風,從璿璣下來應之,此為異瑞。又二十二年中,數有氣如旗,從西竟東,中天而行,圖、書曰‘必有天子出其方’。加是年太白、熒惑、填星,常從歲星相追。近漢初興,五星從歲星謀;歲星主義,漢位在西,義之上方,故漢法常以歲星候人主。當有聖主起於此州,以致中興。時許帝尚存,故群下不敢漏言。頃者熒惑复追歲星,見在胃昴畢;昴畢為天綱,經曰‘帝星處之,眾邪消亡’。聖諱豫睹,推揆期驗,符合數至,若此非一。臣聞聖王先天而天不違,後天而奉天時,故應際而生,與神合契。原大王應天順民,速即洪業,以寧海內。
  3. ^ 《三國志·楊戲傳》又時人謂譙周無當世才,少歸敬者,唯戲重之,嘗稱曰:「吾等後世,終自不如此長兒也。」有識以此貴戲。
  4. ^ 《三國志 蜀書 譙周傳》引《益部耆舊傳》曰:益州刺史董榮圖畫周像於州學,命從事李通頌之曰:「抑抑譙侯,好古述儒,寶道懷真,鑒世盈虛,雅名美跡,終始是書。我後欽賢,無言不譽,攀諸前哲,丹青是圖。嗟爾來葉,鋻茲顯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