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友(约1620年-1663年,其生卒年说法各异[1]),原名,曾名。父许豸,因闽音宰与豸同,有忌者称许友改名宰犯家讳,以不孝责之,遂更名,字有介,又更名为,字介寿介眉,号瓯香,福建侯官(今福州市)人。明崇祯间举孝廉,以诸生终,入清不仕。许友工书善画,诗尤孤旷。钱谦益尝录其诗于《吾炙集》中。王士禛朱彝尊亦称赏之。著有《米友堂诗集》,《清史列传》行于世。

生平编辑

许友资性颖异,疏旷不羁,自命晋人。日娱山水,与僧仆为友。精于草书,善画枯木竹石,诗尤孤旷高迥,时有“三绝”之誉。许友早年家境宽裕,生活奢靡。顾景星《白茅堂集·许有介诗集序》云:“崇祯时,闽以僻境宴安,风俗华侈。有介家给既足,娈童舞女,诗酒谈讌,无虚日。任侠结纳,轻视一切。……长不满六尺,肥白如匏,谈笑风发,酒酣操楮,笔墨饱腾。或为诗词,或画枯木竹石,奕奕有致,比之襄阳、眉山[2]。顾胸中常郁促不平,若圈鹿絷鹤,怦怦怫怫不乐生者,则不善世故也。然而风流自胜。”周亮工《书许有介自用印章后》中描写道:“君大腹,无一茎须,望之类乳媪,面横而肥,不似文人。……君既负盛名,闽士多造之,恒不报谒,亦不省来者为谁。以故,人多憾之。即与君暱者,亦退多后言。君但自放于酒,一切弗问也。”

入清后,许友大隐隐于市,愈发孤高,心无牵挂,时常游山水,访旧友,组诗社,作书画,怡情养性,不问世事。从父亲许豸那继承来的石林别墅,在明末毁于战火,经许友精心修整,增置亭台,又恢复生机。许友在园中标明诸名胜,大书刻于石壁,还写了《石林自记》,并以松涛阵阵而易名为“涛园”。又建“箬茧室”,长丈余,读书其中,并作《箬茧读书图》,题诗记其事。于园中栽种松竹梅菊等,邀诗友社集其中,吟诗作赋,留下了许多吟咏山林之作。

顺治五年(1648年),许友与时任福建按察使的周亮工订交,常于米友堂内谈诗论画,交情甚笃。周亮工有诗《与有介》:“戊子之夏相与友,至今郁郁未成还。乱里真难此一日,人生能得几十年。江南移家欲更去,茅屋分人懒自全。老夫终亦欲归尔,恋君酒美不须钱。”又有“疏狂独爱许瓯香”句,可见赏爱之深。清顺治十二年(1655),周亮工被劾。1658年,周亮工被逮入京,受诛连者千余人,其中百余人遭逮入京赴质,许友亦在其列。直至1960年6月,许友才无恙返乡。但经此冤屈,家道衰落,穷困窘迫,许友于《与周减斋先生书》中道尽辛酸:“抵家但余满面风尘。故乡城郭,已非向之翼然綖絙者。今则叠叠凌齿,兼以飓风之后,坊观庐舍,颓委殆尽。家人面如尘土,恸哭伤心,告诉债主凌辱、伍伯索饷,真如刀锯刻刻受也。近来朋友亲戚已绝往来,酒茗聚谈,竟若瑶池王母之宴,安可得耶?寒家之屋,前后左右已分数姓。友所自居者,仅此屋十之一,主人反为客矣。每常见炊烟相乱,鸡犬声闻,一屋竞成一村,嗟乎亦异哉!”此后,许友变得愤世嫉俗,画风诗风都有了明显转变,改画枯木寒鸦,并作《学哑》、《学聩》、《学瞽》、《学担粪》、《学死》等诗,以泄胸中不平之气。1663年10月,许友抑郁病终,年四十余。

著作编辑

著有《米友堂集》。

家族编辑

许豸,擅诗书画。因闽音宰与豸同,有忌者称许友改名宰犯家讳,以不孝责之,遂更名友。

许遇亦擅诗书画。

参考文献编辑

  1. ^ 此据泽田雅弘《许友の生殁年——周亮工赖古堂集により—》,《语文と文学》第29号:页6-29。
  2. ^ 即米芾、苏轼

不著撰人.王钟翰点校.清史列传.北京:中华书局,1987

周亮工.印人传.民国5年(1916)重编本

许友.米友堂诗.民国黄翼云钞本

许友.米友堂诗集(补遗).民国三十年(1941)钞本

许友.箬繭室詩集.蓉城仙馆丛书.民国阳新石氏铅印本

郭柏苍.乌石山志.福州:海风出版社,2001

陈衍.福建通志.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527册.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83

林枫,郭柏苍,郭白阳.榕城考古略·竹间十日话·竹间续话.福州:海风出版社,2001

参考资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