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贛語是主要通行於江西大部、湖南東南部、湖北東南部、安徽西南部和福建的西北部等地區一門漢族語言。對於贛語方言的音韻特徵,不少語言學家都進行過總結,但各家總結出的特點各有不同。

各家論述编辑

語音特點 顏森 詹伯慧等 李如龍等 王福堂 劉綸鑫
全濁聲母今讀塞音、塞擦音時不論平仄今讀送氣的清聲母[1]          
曉、匣母合口字和非組讀f聲母[2]        
泥、來洪混細分[3]    
見系三四等字大多齶化[4]  
部分輕唇字讀重唇[5]  
精莊逢今洪音韻混同為ʦ/ʦʰ/s[6]    
牙喉音聲母開口二等字未齶化[7]  
疑母洪音韻字讀ŋ[8]    
影母洪音韻字今讀ŋ聲母[9]      
有撮口呼韻母,但撮口呼韻母不多,所管的字也較少[10]    
流攝字多數讀為ɛu/ɛu或相近的複合母音韻母[11]    
高母音、前母音後面的ŋ尾混入n尾[12]  
果、假主要母音為o/a[13]    
宕江二攝合流為ɔŋ[14]    
一等、二等的主要母音有o/a的對立[15]  
一等覃韻和談韻字韻母不相混同[16]
聲調大都為6~7類,去聲多分陰陽,入聲部分分陰陽[17]  
次濁入聲字有兩個走向,部分隨清,部分隨濁[18]  
「五」字的讀音為ŋ[19]    

例外方言编辑

  1. ^ 鄱陽湖湖濱的方言大多將古全濁聲母與次清聲母合流為全濁聲母;撫廣片部分方言的定母與透母合流為擦音聲母;等等。但「古全濁聲母與次清聲母合流」是贛語方言的共同點。
  2. ^ 只有湖口縣曉、匣母合口字和非組字不混。
  3. ^ 湖口、德安、景德鎮、南城、吉安、南豐、廣昌、東鄉、波陽、樂平、星子、都昌、德安、武甯、黎川、資溪、鉛山、鷹潭、貴溪、弋陽、橫峰等處的方言泥、來洪細皆分。但以上市縣大多處於贛語區的周邊地帶。
  4. ^ 萬載、星子、鷹潭、余江、鉛山等處的方言見系三四等字仍不齶化。但「見系古開口三四等字全都齶化」是贛語方言的共同特點。
  5. ^ 各處方言都有此現象,但數量不一致。
  6. ^ 奉新、廣昌、黎川等處的方言精莊逢今洪音韻混同為t/tʰ/s。但「精莊逢今洪音韻混同」是贛語方言的共同特點。
  7. ^ 贛語方言的普遍特點,但文讀層次有顎化現象。
  8. ^ 「疑母開口洪音韻字讀ŋ,合口洪音韻字一般讀零聲母」的論述更為準確。
  9. ^ 「影母開口洪音韻字一般讀ŋ聲母」的論述更為準確。
  10. ^ 安義、都昌、豐城、新建、奉新、星子、修水、宜豐、上高、靖安、萬載、高安、貴溪、萬年、永修、金溪、東鄉等處的方言全無撮口呼。
  11. ^ 修水、余江、奉新、吉水處例外。
  12. ^ 修水、餘干、新建、萍鄉、崇仁、南豐、黎川、都昌、星子等處ŋ尾不混入n尾;安福、鉛山、鷹潭、貴溪等處只有ŋ尾;弋陽、宜豐、上高等處只有n尾;吉水、泰和、蓮花、萍鄉、遂川、萬安、永豐、永新、井岡山、寧岡等處面前鼻音尾鼻化。
  13. ^ 萬安、泰和處例外。
  14. ^ 吉水、泰和、蓮花、萬安、永豐、永新、井岡山、寧岡等點無鼻韻尾。但「宕江二攝合流」是贛語方言的共同特點。
  15. ^ 「咸山攝一等、二等見系字韻母對立」的論述更為準確。
  16. ^ 北片贛語多此特點。
  17. ^ 例外方言比較多。
  18. ^ 樟樹、高安、宜春、分宜等處不分陰陽入。
  19. ^ 例外方言比較多。

參考資料编辑

  • 《江西贛方言語音的特點》,孫宜志、陳昌儀、徐陽春,南昌大學學報(人社版),200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