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拉米礼

(重定向自贝拉米敬礼

贝拉米礼是《效忠宣誓》的作者弗朗西斯贝拉米所描述的一种伴随宣誓时所使用的敬礼。在该致敬手势最初在《效忠宣誓》提出的时候被描述为“国旗敬礼”,宣誓(仪式)和敬礼均起源于1892年。随后在20世纪二十年代,意大利法西斯纳粹党均采用了一个起源于罗马敬礼的敬礼方式,这种手势据称在古代罗马被广泛使用。因其与贝拉米礼十分相似,导致贝拉米礼的使用在美国引发了争议,随后被国会于1942年12月22日决议以hand-over-heart salute取代。

贝拉米礼,1915年。
1941年,儿童向美国国旗致贝拉米礼
一群美国学龄儿童致贝拉米礼,摄于1942年5月

历史编辑

贝拉米礼的发明者是《The Youth's Companion》一书的编辑詹姆斯厄本。贝拉米回忆道,在厄本宣读誓词的时候,他把脚跟撞在一起并读出“现在国旗升起,我庄严宣誓效忠国旗”他举起了右手,并在宣誓过程中保持抬起状态。


贝拉米礼在1892年10月12日出版的,为全国学校庆祝哥伦布日所作的指引中被首次提出

At a signal from the Principal the pupils, in ordered ranks, hands to the side, face the Flag. Another signal is given; every pupil gives the flag the military salute -- right hand lifted, palm downward, to align with the forehead and close to it. Standing thus, all repeat together, slowly, “I pledge allegiance to my Flag and the Republic for which it stands; one Nation indivisible, with Liberty and Justice for all.” At the words, “to my Flag,” the right hand is extended gracefully, palm upward, toward the Flag, and remains in this gesture till the end of the affirmation; whereupon all hands immediately drop to the side.

——From The Youth’s Companion, 65 (1892): 446–447.

在被hand-on-heart式替代之前,贝拉米所描述的敬礼为手臂伸开,手心向上,但民众认为敬礼时较为不便,改用手心向下敬礼(见上图)

在1920年前,意大利法西斯采用了所谓罗马式敬礼来强化以古代罗马为目标复兴意大利的观念。同样的仪式也被德国纳粹采用,并由此产生了纳粹礼。与纳粹礼的相似性使得贝拉米礼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引发了质疑。从1939年至偷袭珍珠港事件发生期间,贬低美国优先委员会(一个抗议美国加入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团体)的干涉主义分子使用贝拉米礼来贬损他们的声誉。在他们的宣传图片中,查爾斯·林德伯格(一个反对加入二战的先锋人物)正在行纳粹礼,但在林白的支持者眼中,林白实际上并不是希特勒的支持者,且图中他是在行贝拉米礼。在1998年获普利策奖的自传《Lindbergh》中,其作者A. Scott Berg解释称林白当时正与其他孤立主义者行贝拉米礼,而干涉主义分子选择了一个无法观察到国旗的角度拍摄并宣传以贬低林白。

为防止贝拉米礼进一步引发质疑和矛盾。美国国会最终以hand-over-the-heart式敬礼替代了贝拉米礼。

最初有部分针对国会该项决定的抗议,但最终在纳粹德国1941年12月11日向美国宣战后渐渐平息。

拓展编辑

进一步阅读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