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奥多尔·佩斯特雷

费奥多尔·佩斯特雷(俄語:Фёдор Пёстрый,意为快速的费奥多尔,为了与其孙子区分,通常称为大佩斯特雷),原名费奥多尔·达维多维奇(俄語:Фёдор Давыдович,1445年-1474年),帕列王公达维德二世·安德烈耶维奇的長子,莫斯科大公国执事家族帕列斯基家家祖,莫斯科大公国名将,帕列俄语Палех王公(1468-1474),切尔登督军(1272-1274),为莫斯科大公国在征服彼尔姆公国诺夫哥罗德共和国作出重大贡献而知名。

费奥多尔·佩斯特雷
帕列王公
統治1468年至1474年
前任达维德二世·安德烈耶维奇
繼任伊凡·费奥多耶维奇·帕列斯基
出生约1445年
立陶宛大公国斯塔罗杜布领地维尔齐尼镇
逝世1474年10月
彼尔姆公国切尔登
配偶费奥多西娅·谢苗诺芙娜·普列舍娃
王朝留里克,后改姓帕列斯基家族
父親达维德二世·安德烈耶维奇
宗教信仰东正教

生平编辑

大佩斯特雷生于立陶宛大公国,当时其父亲正为了莫斯科大公国内战为莫斯科大公瓦西里二世争取立陶宛援军以对抗德米德里·舍米亚卡而居于立陶宛。大佩斯特雷少年时随父四处出使,到过克里米亚汗国与喀山汗国,期间三位弟弟出生,四弟鲍里斯于1462年出生时,一家人正在彼尔姆公国。后来伊凡三世大帝即位,父亲被大公免职,伊凡三世给予了达维德180银卢布的赏赐,要求其父回归领地。1467年,1467-1469年莫斯科—喀山战争爆发,年迈的达维德公已无力服役,由大佩斯特雷作为长子代父出征,当时乌沃季河防线的守将是波雅尔谢苗·库尔布斯基,大佩斯特雷最初的服役是由5名骑兵和40名步卒的军队组成,谢苗·库尔布斯基安排他扼守河岸的一处栅栏,大佩斯特雷尝试抗命渡河偷袭鞑靼人,抢夺了大量的鞑靼马,并拆除畜栏点火惊吓鞑靼人的畜群,事后无伤退回。库尔布斯基对此印象深刻,给予他一个队长的职位,让他参加军事会议。大佩斯特雷直言莫斯科军队行动缓慢且没有充足的机动用的骑兵部队,要求使用骠骑兵以作为快速应变部队,他的意见不被库尔布斯基接纳。

1468年初,父亲达维德去世,大佩斯特雷继承公位,当时帕列领地亦只是三座小村庄和两片树林的偏远地区,领地没有克里姆林,王公亦是居于屋中。大佩斯特雷决定与姐夫费奥多尔·康斯坦丁诺维奇·杜布林斯基合作,向姐夫借兵500,当中有80名骑兵,冒雪前往正被喀山军队围攻的下诺夫哥罗德,仅凭700多人的部队参战,获得莫斯科军队军监契丹人瓦西里接见,大公并不接见他,大佩斯特雷出兵攻打喀山哨站,引诱喀山军队围点打援。获得伊凡三世重视,伊凡三世召其入帐询问。谢苗·库尔布斯基建言指其年轻且难以控制,伊凡三世并不在意,大佩斯特雷再次提出有关骑兵的建言,伊凡三世允许他带领1,000骑兵,并需要在一年内打败喀山军至少三次,否则将大佩斯特雷斩首。大佩斯特雷领兵出战5次突击喀山围城军,均获得胜利,伊凡三世直接提拔他为千人长,1469年,因为他在喀山战争的功绩,伊凡三世命他到莫斯科服役并在莫斯科购置土地居住,同年与谢苗·普列舍夫之女费奥多西娅结婚,次年生有一子伊凡[1]


1471年,第二次莫斯科—诺夫哥罗德战争爆发,伊凡三世命大佩斯特雷为前锋,攻打维亚特卡以北的涅涅茨人的土地,将莫斯科大公国的势力拓展至白海,并且攻陷重地老德维纳俄语Двинская земля[2]。在诺夫哥罗德军队收复老德维纳的过程中在谢伦格河截击,在谢伦格战役打败诺夫哥罗德军队,并南下协助伊凡三世围城。伊凡三世直接赏赐了他100枚金币,加执事衔,入杜马议事[3]

1472年,伊凡三世命大佩斯特雷对彼尔姆进行远征,他于切尔登斯基击败齐良人,被伊凡三世任命为督军,并且在1473年出征扫荡科米-齐良部落,1474年夏征服科米人,伊凡三世欲封其为波雅尔,但是使者在抵达切尔登前大佩斯特雷便猝逝。伊凡三世相当悲伤,决定任命他儿子继承其父的地位,虽无王公头衔,但帕列领地的所有收入归帕列斯基家族所有,且世袭罔替权利至大佩斯特雷没有任何直系男性后代为止[4]

参考资料编辑

  1. ^ Алишев С. X. Казань и Москва: меж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ые отношения в XV—XVI вв.. Казань: Татарское кн. изд-во. 1995: 41 (俄语). 
  2. ^ Алексеев Ю. Г. Военная история допетровской России. Санкт-Петербург: Издательство Олега Абышко. 2019: 87 (俄语). 
  3. ^ Алексеев Ю. Г. Военная история допетровской России. Санкт-Петербург: Издательство Олега Абышко. 2019: 89 (俄语). 
  4. ^ Гагарин Ю. В. История религии и атеизма народа коми. Новосибирск: Сыктывкар. 1978: 44,82 (俄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