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石父春秋时期齐国人。在《史记·管晏列传》篇、《吕氏春秋·观世》和《晏子春秋·晏子之晋睹齐累越石父解左骖赎之与归第二十四》篇中均有记载。

史记·管晏列传(节选)编辑

越石父贤,在缧绁中。晏子出,遭之涂,解左骖赎之,载归。弗谢,入闺。久之,越石父请绝。晏子惧然,摄衣冠谢曰:“婴虽不仁,免子于缌何子求绝之速也?”石父曰:“不然。吾闻君子诎于不知己而信于知己者。方吾在缧绁中,彼不知我也。夫子既已感寤而赎我,是知己;知己而无礼,固不如在缧绁之中。”晏子于是延入为上客。

译文(仅供参考)编辑

越石父是个贤能的人,当初曾给人做仆人。一天晏子出使晋国,在半路上遇见了他,就解下自己马车左侧的马赎回了他,并把他带回齐国。回去后没打招呼就进屋了。过了很久,越石父请求离开。晏子有些惊惧,整理好衣冠来见越石父说:“我虽然不是什么仁德的人,但是我还曾使你免于困苦,并没做对不起你的事,你为什么要急着离开我啊?”石父说:“并不像先生所想的那样。我听说君子委屈于不了解自己的人,而能得到了解自己的人的赏识和信任。当初我在困苦之中时,是无人了解我。先生既然发现我并赎回我,说明先生是了解我的。既然了解我,却还对我无礼,这样的话,还不如我处在困苦之中呢。”晏子于是就将石父请进内廷,待为上客。

吕氏春秋·观世(节选)编辑

晏子之晋,见反裘负刍息于涂者,以为君子也,使人问焉,曰:“曷为而至此?”对曰:“齐人累之,名为越石父。”晏子曰:“嘻!”遽解左骖以赎之,载而与归。至舍,弗辞而入。越石父怒,请绝。晏子使人应之曰:“婴未尝得交也,今免子于患,吾于子犹未邪也?”越石父曰:“吾闻君子屈乎不己知者,而伸乎己知者,吾是以请绝也。”晏子乃出见之曰:“向也见客之容而已,今也见客之志。婴闻察实者不留声,观行者不讥辞。婴可以辞而无弃乎!”越石父曰:“夫子礼之,敢不敬从。”晏子遂以为客。俗人有功则德,德则骄;今晏子功免人于厄矣,而反屈下之,其去俗亦远矣。此令功之道也。

译文(仅供参考)编辑

晏子出使晋国,在半路上看见一个背着柴草,为爱惜皮毛翻穿带毛的衣服的人在路边休息,晏子认为他是个君子,就让人问他,说:“你怎么会流落到这种地步呢?”他说“我叫越石父,是被齐国人抓住的。”晏子说:“哦!”于是解下马车左侧的马赎回了他,并把他带回齐国。到家后,晏子并未和石父道别就直接回家了。石父很生气于是要求离开。晏子让人问他说:“我们之前并不认识,并且我使你免于困苦,我有什么地方做错了吗?”越石父说:“我听说君子委屈于不了解自己的人,而能够在了解自己的人那里得到重用,(而我在这里得不到重用)我就是因此要离开的。”晏子于是出来见到石父说:“之前,只是看到先生的外表而已,现在见到先生的志向了,我听说考察一个人的品质不是看他的言语,观察一个人的行为而不是看他说些什么。我向你道歉了,你可以不离开我吗?”越石父说:“先生对我以礼相待,我怎敢不听从先生的啊?”晏子于是将石父待为上客。世俗的人做了自以为对别人有功的事,就会得意洋洋,就会骄傲。而今晏子使人免于困苦,反而能够屈身道歉,晏子超出一般人太多了,这也是使功劳得以保全的方法。

晏子春秋·晏子之晋睹齐累越石父解左骖赎之与归第二十四(节选)编辑

晏子之晋,至中牟,睹敝冠反裘负刍,息于涂侧者,以为君子也,使人问焉。曰:“子何为者也?”对曰: “我越石父者也。” 晏子曰:“何为至此?”曰:“吾为人臣,仆于中牟,见使将归。” 晏子曰:“何为为至仆?”对曰:“不免冻饿之切吾身,是以为仆也。” 晏子曰:“为仆几何?”对曰:“三年矣。” 晏子曰:“可得赎乎?”对曰:“可。” 遂解左骖以赠之,因载而与之俱归。至舍,不辞而入,越石父怒而请绝,晏子使人应之曰:“吾未尝得交夫子也,子为仆三年,吾迺今日睹而赎之,吾于子尚未可乎?子何绝我之暴也。”越石父对之曰:“臣闻之,士者诎乎不知己,而申乎知己,故君子不以功轻人之身,不为彼功诎身之理。吾三年为人臣仆,而莫吾知也。今子赎我,吾以子为知我矣;向者子乘,不我辞也,吾以子为忘;今又不辞而入,是与臣我者同矣。我犹且为臣,请鬻于世。” 晏子出,见之曰:“向者见客之容,而今也见客之意。婴闻之,省行者不引其过,察实者不讥其辞,婴可以辞而无弃乎!婴诚革之。” 迺令粪洒改席,尊醮而礼之。越石父曰:“吾闻之,至恭不修途,尊礼不受摈。夫子礼之,仆不敢当也。” 晏子遂以为上客。

译文(仅供参考)编辑

一次晏子出使去晋国,路过中牟时看见一个背着柴草,戴着破帽子,翻穿带毛的衣服的人在路旁休息,晏子认为他是个君子,就使人问他说:“你是干什么的啊?”此人回答道:“我名叫越石父。”晏子问:“到这里做什么呢?”。石父说:“我给别人做下人,在中牟当仆人,有机会见到齐国的使者就准备回齐国了。”晏子问:“为什么要给人做奴仆呢?”石父回答道:“为了不让自己的身体受冻挨饿,只好给人做奴仆了。”晏子问:“当仆人有几年了?”石父回答道:“三年了。”晏子问:“可以赎你回去吗?”石父说:“可以。”晏子就解下在左边拉车的马赎出越石父,并和越石父一起乘车回到齐国。到了晏子家时,晏子不与越石父告别就进了屋,越石父非常生气就要求离开。晏子派人问他说:“我们之前并不认识,您做了三年奴仆,我今天看到,并把您赎了出来,我对您还不算可以吗?您为什么急着要离开呢?”越石父回答说:“我听说,贤士我听说君子委屈于不了解自己的人,而能够在了解自己的人那里得到重用。也就是说君子不会对别人有功就轻视别人,也不会因别人对自己有功就自己贬低自己。我做了三年奴仆,却没有什么人了解我。今天您把我赎了出来,我以为您是了解我的。刚才,您坐车的时候,不向我打招呼,我以为您是忘记了。现在又不跟我告别就独自进屋去了,这跟把我当奴仆看待的人是一样的。还不如继续给别人做奴仆,到别处谋生的好。”晏子从屋里出来,见到越石父说:“之前,我只见到您的外貌,而现在看到了您的志向。我听说,反省言行的人不会再犯类似的错误,体察实情的人不会讥笑人家的言辞,能否原谅我的不当,而不离开我吗?我真心实意地改正错误。”于是,晏子让人洒扫厅堂,重新安排席位,向越石父敬酒,很礼貌地对待他。越石父说:“您对我以礼相待,我真不敢当啊!”于是,晏子于是把越石父当做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