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跟蹤全稱跟隨蹤跡,即是在目標的背後暗中緊貼和監視。各国、各地区法律对跟踪行为有不同处理。通常仅允许司法人员对相关人员进行合法的跟踪。譬如警察跟蹤疑犯,等待時機成熟時將其拘捕香港警務處刑事情報科设有跟蹤組

非法的跟踪编辑

現代,部份媒體則派出狗仔隊跟蹤名人,偷拍及報道名人的私生活及揭露其私隱等。名人亦需要面对私生饭的跟踪、骚扰。个人面对跟踪、骚扰的境遇因各国司法和社会文化的差异而不同。有认为,法律对跟踪犯处罚过轻,是造成女性被跟踪者最终被杀害的主要原因[1]。有台湾作者指出对女性而言被跟踪、被骚扰具有高致命性,而社会文化对跟踪、骚扰又缺乏敏感度,同时司法对此类行为无法有效制止[2]

在中国大陆,由于司法缺失,包括名人[3]在内,个人面对跟踪、骚扰时,几乎无力反击,长期陷于困境。而此类行为在异性间甚至被社会文化所纵容,美化成求爱[4]。2018年7月发生的河北涞源反杀案中,长期受到跟踪、骚扰的女性及其家庭多次救助警方无果。直到对方持械闯入家中,被其父母“反杀”,方才结束[5]

注释编辑

  1. ^ 金惠真. 现行法律惩处力度过轻频酿悲剧 韩国推动“跟踪狂”入刑. 新浪网,来源:环球网. 2018-04-10 [2019-02-18] (简体中文). 
  2. ^ 王秋嵐、林嘉萍. 焦點評論:請讓跟蹤騷擾有法可管(王秋嵐、林嘉萍). 台湾苹果日报网站. 2017-12-14 [2019-02-18] (繁体中文). 
  3. ^ 被私生饭跟踪堵家门三个月,杨坤实在是忍不住了!. 凤凰网. 2017-08-30 [2019-02-18] (简体中文). 
  4. ^ 奚应红. 欢乐颂2:“死缠烂打”式求爱是性骚扰吗?. 腾讯网. 2017-05-23 [2019-02-18] (简体中文). 
  5. ^ 记者:韩茹雪,实习生:王瑞琪. 河北涞源反杀案 一场无法摆脱的骚扰. 责任编辑:肖琦_NN6799. 网易,来源:新京报. 2019-01-25 [2019-02-18]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