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邵續(?-?),嗣祖,魏郡安陽人。西晉末年官員,官至冀州刺史,在西晉末年失北方大部分國土失陷後仍長時間據厭次城抵抗外族政權,但最終被俘。

生平编辑

邵續初任成都王司馬穎的參軍,當時司馬穎以大將軍身份鎮鄴城,不欲於其六兄長沙王司馬乂於洛陽以太尉、都督中外諸軍事身份主政妨礙他專權,故雖然司馬乂事無大小都會諮詢司馬穎,而司馬穎卻仍要討伐他[1]。邵續進諫:「邵續聽說兄弟就如左右手,現在明公要正抵抗全天下的敵人,卻想斬去一隻手?我不明白呀。」然而司馬穎不聽。後邵續當苟晞參軍,任沁水令。

邵續眼見天下愈見混亂,於是棄職返家,在當地交結亡命之人,招集了數百人。王浚假邵續為綏集將軍、樂陵太守,駐屯厭次,並以邵續兒子邵乂當自己督護。邵續在厭次安撫因戰亂而流離的人,故得很多人歸附。建興二年(314年),石勒攻滅王浚勢力,派了邵乂去招降邵續,邵續見自己孤立無援,就是也答應降附於石勒,石勒又以邵乂當自己督護。不久,石勒置的幽州刺史劉翰在石勒離開後就叛歸晉朝,招晉幽州刺史段匹磾佔據薊城[2]。段匹磾寫信邀邵續復歸晉朝,邵續自以為晉盡忠,不顧兒子的安危而與石勒斷絕關係,讓一直堅持邵續不要歸附胡人,並提議聯結時在建康的琅琊王司馬睿劉胤出使建康。因著邵續反叛,邵乂亦因而遭石勒殺害。邵續顧慮石勒來攻,於是向段匹磾請求援助,段匹磾就派了弟弟段文鴦支援厭次,而文鴦趕到之時邵續已遭石勒所率的八千騎兵圍攻。石勒部眾一向害怕鮮卑兵,故石勒在知道段文鴦增援就拋棄攻城器具東走,邵續聯同文鴦率兵追擊,追到安陵趕不上,只有俘虜石勒所署官員及三千多家人回去,並且派騎兵抄掠常山,俘了二千家人。建興四年(316年),石勒攻樂平太守韓據,他任命的南和令趙領招合廣川平原渤海三郡共數千戶人叛歸邵續[3]

司馬睿以邵續為平原樂安太守、右將軍、冀州刺史。太興元年(318年),段匹磾殺害并州刺史劉琨[4],這件事令他大失人心,實力大降,被逼轉為依靠邵續。晉元帝進邵續號平北將軍、假節,封祝阿子。邵續一直與盤據青州的曹嶷相爭,其時邵續派了侄兒邵存與段文鴦帶著段匹磾的部眾去平原郡取糧食,但就遭石勒將石虎擊敗;曹嶷趁機進攻邵續的屯田,又抄掠他的民戶,令邵續為了應付兩邊戰線而疲於奔命,亦令邵續調文鴦及邵存到濟南黃巾固威逼曹嶷,令其暫時與自己通和。

太興三年(320年),段末杯再攻段匹磾,匹磾兵敗並邀邵續合力反擊,於是邵續與匹磾一同追末杯,獲勝而返,並讓匹磾及文鴦繼續進攻,圖收復薊城。可是,石勒看到這是機會消滅邵續,派了石虎圍攻厭次,並抄掠當地民戶。邵續領兵出城抵抗,但遭石虎設伏截斷歸路,最終被俘。石虎命邵續說降,但邵續對城中的侄兒邵竺說:「我立志要消除國難,以報我受國家的恩惠,但不幸有這樣下場。你們自己要努力,奉段匹磾為主,不要有二心。」石虎隨後將邵續送到石勒根據地襄國,石勒欣賞他忠君的情操,命張賓準備館舍並厚待他,更以其為自己從事中郎,又下令以後有擒獲俊傑都要送來,不要隨便殺害,就想再獲得這些忠臣。晉元帝知邵續被擒後亦下詔褒揚邵續,並讓其子邵緝承襲其官爵。

不過,厭次城雖然仍舊堅守,但還是在太興四年(321年)遭石勒軍隊攻下。邵續最終亦被殺害。

性格特徵编辑

  • 邵續為人樸素,志向剛直,博覽經史又長談論理義,更加能解天文。而邵續被石勒俘虜後雖然獲其安置,但親身耕種賣菜以自給自足,石勒得知後也很欣賞他的清苦,多次賜穀物和布帛給他,並常在朝堂上嗟歎,想勉勵他的官員。

參考資料编辑

  • 《晉書·邵續傳》
  • ^ 《晉書·司馬穎傳》:「及冏敗,穎懸執朝政,事無巨細,皆就鄴咨之…………穎方恣其欲,而憚長沙王乂在內,遂與河間王表請誅后父羊玄之、左將軍皇甫商等,檄乂使就第。乃與顒將張方伐京都。」
  • ^ 《資治通鑑·卷八十九》:「劉翰不欲從石勒,乃歸段匹磾,匹磾遂據薊城。」
  • ^ 《晉書·載記·石勒傳上》:「勒之征樂平也,其南和令趙領招合廣川、平原、渤海數千戶叛勒,奔于邵續。」
  • ^ 《晉書·元帝紀》:「太興元年五月癸丑,使持節、侍中、都督、太尉、并州刺史、廣武侯劉琨為段匹磾所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