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鄧文原(1258年-1328年),字善之,一字匪石綿州(今四川省綿陽縣)人,著有《編類運使復齊郭公敏行錄》、《巴西集》十卷、《素履斋稿》等作品。工書與趙孟頫齊名。[2][1][3]

鄧文原
翰林侍講學士、嶺北湖南道肅政廉訪使
文原
善之
出生 1258年
逝世 1328年
諡號 文肅

目录

生平编辑

鄧文原年幼時隨其父親鄧漳遷居於錢塘,十五歲便通曉《春秋》。南宋時期曾參加浙西轉運司的考試,在四川的子弟中位居第一。至元二十七年(1290年),江浙行省徵聘鄧文原為杭州路儒學正。元貞年間,鄧文原應聘為皇室寫《大藏經》。[4]大德二年(1298年),鄧文原任崇德州教授。大德五年(1301年),升任應奉翰林文字。大德九年(1305年),升任修撰,鄧文原告假回江南。至大元年(1308年),鄧文原再次任修撰,修纂《成宗實錄》。至大三年(1310年),鄧文原任江浙儒學提舉[1][3]

皇慶元年(1312年),鄧文原入朝任國子司業。鄧文原建議改革學校之政。由於當權者守舊所以和鄧文原意見不合,鄧文原便藉病辭職。後來鄧文原出任江浙行省主考官,為避免考生們還有守舊的思想,於是書寫朱熹貢舉私議》,將其貼於考場門前。 [1][3]

斷案如神编辑

延祐四年(1317年),鄧文原升任翰林待制。延祐五年(1318年),鄧文原出任僉江南浙西道肅政廉訪司事平江有位僧人與該平江府判官理熙有恩怨,僧人賄賂其弟子控告理熙貪贓,理熙被迫認罪,鄧文原巡察時,重新審問得知真相,於是將誣告的人與那位僧人施以杖刑並將理熙釋放。[1][3]

吳興有位百姓深夜時才回家,巡查的人覺得很可疑便將他綁於亭下,後來那位百姓趁機逃走。追趕途中那位百姓被刺死。事件發生後,死者的哥哥到處詢問殺人犯長什麼模樣,有人說是個高個子,戴白帽穿青衣。於是便向官府投案,官府詢問那晚負責值班的是誰,那晚值班的張福兒便遭逮捕審問,後來被迫認罪,張福兒就這樣被囚禁了三年。鄧文原覺得事有蹊俏,張福兒身高不到六尺,不是高個子;死者的刀傷在右邊的肋骨,張福兒貫用左手,傷口應該會在左邊。一番調查後,逮捕了真兇,於是將張福兒釋放。[1][3]

桐廬人戴汝惟家遭小偷,官府逮捕了小偷,審理後送往衙門處治。當天晚上戴家房屋被焚毀,戴汝惟下落不明。鄧文原認為必定有甚麼緣故,一番調查後,查出戴汝惟的妻子葉氏與其弟殺害戴汝惟的罪狀,在水塘旁的樹下也發現了戴汝惟的屍體和血斧。當時的人們將鄧文原當作是神。 [1][3]

延祐六年(1319年),鄧文原調任僉江東道肅政廉訪司事。徽州、寧國廣德每年徵收茶,課鈔原本是三千錠,後來增加到十八萬錠,官府將所有的茶葉都移交,還不到一半,其他的都向百姓勒索。當時轉運司的官吏任用鄉里奸狡的人,動不動就誣告百姓犯法,轉運司又對當地相當專制,五品以下的官員都能施以杖刑。鄧文原奏請廢除榷茶都轉運司,建議由州縣徵收。但建言沒有呈送到朝廷。[1][5]

徽州百姓謝蘭家姓汪的家僮被人殺害,謝蘭的侄子謝回收買汪氏一族,誣告家僮是被謝蘭所殺,謝蘭被迫認罪。鄧文原複審後,查明了真相,因此謝蘭被釋放,改判謝回的罪。[1][3]

晚年编辑

至治二年(1322年),鄧文原入朝任集賢直學士。由於發生地震,朝廷詔令大臣們擬定弭災的辦法。鄧文原奏請盡快判決待審的囚犯;建議在河北設置倉廩,存糧以賑飢荒。再次請求廢除榷茶轉運司,但這條仍未呈報上去。同年書《黃庭堅松風閣詩卷跋》。[6]

至治三年(1323年),鄧文原兼任國子監祭酒。江浙省臣趙簡奏請開經筵。泰定元年(1324年),特命鄧文原與半章政事張圭、翰林學士吳澄同為經筵官,以《帝範》、《資治通鑒》、《大學衍義》、《貞觀政要》等書進講,鄧文原後來因病請辭返家。泰定二年(1325年),入朝拜翰林侍講學士中奉大夫、知制誥同修國史,後又以生病辭職。泰定三年(1326年),鄧文原任嶺北湖南道肅政廉訪使,但因生病而沒有赴任。泰定四年(1327年),作行書褚遂良倪寬贊》。[6]天曆元年(1328年),鄧文原去世,享壽七十一歲。[1][3][2][7]

元史》載至順四年(1333年),朝廷追贈鄧文原為江浙行省參知政事文肅[1]新元史》則是至正九年(1349年),鄧文原的弟子集賢院大學士馮思溫上奏說鄧文原經筵舊臣,應該要加以恩禮。於是贈中奉大夫、江浙行省參知政事、護軍,追封南陽郡,謚文肅。原本太常議論應該謚壯康,因馮思溫之請,改謚文肅[3]

軼事编辑

鄧文原齋居之室名為素履人,所以人們稱他為素履先生。[8]

鄧文原年輕時就與趙孟頫為好友,被趙孟頫稱為自己的“畏友”。[9]

鄧文原對自己人嚴厲對外則寬恕,家貧而廉潔。早年客居京師時,有一書生病得很嚴重,他從袋子拿出一金,託付鄧文原將這金子交給他的家人。後來書生去世了,同房的另一位書生偷走了金子,於是鄧文原另外買了金子給死者家屬,這件事鄧文原終身都沒跟任何人談起。[1]

安南入貢時,使者以黃金丹砂象齒為禮物拜會鄧文原,鄧文原退還不接受。其人說東西是正當清白的阿。鄧文原回答東西是清白的沒錯,但接受的話,那就已經被污染了。[3]

書法编辑

陶宗儀書史會要》說鄧文原學習草書,早年效法二王(王羲之王獻之),後來學李北海。大德年間所書《急就章》,袁華曰:「觀其運筆,若神蝠出海,飛翔自如。」晚年鄧文原隨著官位的高漲,書學益廢,所以成就不如趙孟頫、鮮于樞。鄧文原的書法以擅長章草書而聞名,傳世作品有《臨急就章卷》、《黃庭堅松風閣詩卷跋》、《瞻近漢時二帖跋》、《芳草帖》等。[10][8][11]

鄧文原《鄧文原章草書急就章卷》局部,縱23.3cm,橫368.7cm,現藏北京故宮博物院

詩詞编辑

鄧文原作有《題丁氏松澗圖》[12]、《武陵勝集得入字》、《陪高彥敬游南山》等詩。[13]

學生编辑

評價编辑

  • 黃溍:工於筆札,與趙魏公齊名。[8]
  • 虞集:「大德、延祐間稱善書者,必歸巴西、漁陽、吳興。謂鄧文原、鮮于樞與趙榮祿也。然鄧書太枯,鮮於太俗,豈能子昂萬一也。魏晉以來,未嘗不通六書之義。吳興公書冠天下,以其深究六書也。」[15]
  • 張雨:「素履齋書此,早年大合作,中歲以往,爵位日高,而書學益廢,與之交筆研者,始以餘言為不妄。殆暮年章草,如隔世矣,信為學不可止如此。」[16][17]
  • 任士林:善之渾厚以和,沈潛以潤,如清球在懸,明珠在乘。[14]
  • 王世貞:鄧文肅、班彦功、饒介之皆元人名書家,翩翩可喜也。[18]
  •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文原學有本原,所作皆溫醇典雅。當大德、延佑之世,獨以詞林耆舊主持風氣。袁桷貢奎左右之,操觚之士響附景從。元之文章,於是時為極盛,文原實有獨導之功。[19]
  • 袁華評《鄧文肅公臨急就章》:此卷巴西鄧文肅公所臨,公在元時獨以文章名世,而又以能書名世,號稱三大家,公與焉。觀公運筆用意甚合古人之妙,此卷實希世之寶也。[20]

外部連結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