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酈食其拼音Lì Yìjī注音ㄌ一ˋ一ˋ ㄐㄧ;同音字=力异基(普通話[1](前268年-前204年),陳留高陽(今河南開封杞縣西南)人,性嗜酒,自稱「高陽酒徒」[2],是劉邦的謀臣,因遊說齊王田廣停戰,而韓信卻繼續攻,田廣大怒,將之烹殺。劉邦一向不屑儒生,惟獨看得起他與張良

目录

生平编辑

酈食其家境貧寒,喜讀書,担任里监门吏。虽然担任里监门吏的人地位低贱,但是县里豪强不敢欺负他,都叫他狂生。陈胜项梁起义后,经过高阳的义军将领有几十人,但酈食其發現這些人不怎么样,不足為交,因此一直隐居未出[3]

酈食其有一個鄰居的兒子,正在劉邦部下當騎士,酈食其得知劉邦抱負大,胸襟廣闊,希望透過騎士引薦,加入劉邦的陣營。騎士卻說劉邦不喜歡儒生,時常大罵之,還會摘下儒生的帽子,在裡面撒尿,表示羞辱。但酈食其堅持之下,騎士還是向劉邦推薦他。後來劉邦來到高陽,住在旅舍,酈食其求見,當時劉邦正踞坐在床上,令兩個女子同時幫他洗腳。劉邦問通報的使者:“要見我的人是誰啊?”使者回答:“看上去像個大儒。”劉邦說:“我哪有空見什麼大儒!”使者請酈食其回去。酈食其大怒:“你再進去跟劉邦說,是高陽酒徒,不是儒者!”[2]酈其食最終進來,看到洗腳的劉邦,不向劉邦跪拜,只作揖,說道:「您是想要協助秦朝攻打起義諸侯呢,還是想要率領諸侯打敗秦朝呢?」劉邦罵道:「混蛋儒生!天下人受秦朝暴政之累已經很久了,所以各諸侯國相繼起義,怎麼說我是幫助秦朝攻打諸侯呢!」酈食其說:「如果您是要率領諸侯打敗秦朝,那接見老者的時候,不應該這麼不禮貌地踞坐。」劉邦突然醒悟,於是直起身子,穿好衣服,向酈食其致歉[4],任用酈食其為謀士。酈食其為劉邦成功勸降陳留秦軍,事後劉邦將他封為廣野君。

漢三年(前204),項羽將劉邦圍困於滎陽,又切断了刘邦的粮道和救援的兵马,刘邦渐渐抵挡不住了。这时候,郦食其对刘邦说:“你现在最好的办法,是学商汤伐桀和武王伐纣那样。你现在赶紧刻制玺印,前往各地寻找六国(指被秦灭掉的那六个国家)的后人,封他们为王,让他们聚兵打项羽,这样,你就解除围困了。”,刘邦觉得郦食其说得对,赶紧派人去刻制玺印。这时候张良从外面回来,听到这个消息,赶紧劝阻刘邦。他從中分析不可封的八個原因:“以前商湯、武王討伐夏桀紂王而給其子孫封地,那是估量自己能置夏桀商紂於死地。如今大王能置項籍於死地嗎?這是不可封六國後代的第一個原因。周武王攻入殷,在里巷表彰商容,在箕子門前表彰他,修繕比干墓。如今大王能做到嗎?這是不可封的第二個原因。周武王曾經發放鉅橋糧倉的糧食,散發鹿台府庫的金錢,拿來賞賜給貧苦人民,如今大王能做到嗎?這是不可封的第三個原因。商朝滅亡以後,周武王廢棄戰車改成乘車,將武器倒放著,向天下表示不再使用武器。如今大王能做到嗎?這是不可封的第四個原因。周武王停放馬於華山的南麓,表示沒有用了,如今大王能做到嗎?這是不可封的第五個原因。周武王把供軍事運輸用的牛放在桃林的荒野上,向天下表示不再需要運輸軍糧了。如今大王能做到嗎?這是不可封的第六個原因。況且天下的游士離開他們的父母妻子,棄去祖宗墳墓,別離他們的老家故舊,所以來跟隨大王,不過是日夜盼望得到一點土地。如今又恢復了六國的後代,土地皆盡,無以封功勞之人,那麼天下的游士各自回去服事他們的君主,去會他們的親戚,回到他們的故鄉,大王又要依靠誰來打江山呢?這是不可封的第七個原因。如今沒有使楚國無從加強力量,如果強盛,六國又要屈從楚國,您又怎能使他們臣服呢?這是不可封的第八個原因。如果這樣做,大王統一天下的大業就要完蛋了。”,刘邦一听有道理,以至停止用飯,吐出口中的食物。劉邦大罵酈食其說:「這個老儒生的餿主意,差一點壞了本王的大事!」因此急忙取消之前的計畫。[5]

同年秋天,劉邦打算要攻打齊國,酈食其請命去遊說與齊王和平談判,讓齊國歸漢成為屬國,本來已成功,但正在攻齊的韓信已經率兵東進,對劉邦的安排毫不知情。直到渡黃河前,他才突然聽說酈食其已經說服齊國投降,準備班師回營。蒯通認為如果韓信停止攻打齊國,是不遵守劉邦的命令;而且酈食其能夠說服齊王,也是因為懾於韓信的威名,如果韓信離開,強大的齊國不會真心歸順漢室的。以未收到劉邦的停戰命令為由揮軍攻齊,連破多座城池,齊王田廣與田橫大怒,要酈食其去叫韓信退兵,酈食其卻說:「幹大事的人不拘小節,成大德的人不需辭讓,老子不會幫你們遊說的!」酈食其於是被烹殺

身后编辑

劉邦平定英布後,分封時很掛念酈食其,想封其子酈疥,雖然酈疥多次領兵打仗,但軍功未至於封侯,最後劉邦仍破例封酈疥為高粱侯。

逸事编辑

酈食其曾經穿著儒服求見沛公劉邦,但劉邦不想見儒生,就叫衛兵說:「沛公婉謝先生的好意,沛公正忙着天下大事,没有空檔可以接见儒生。」郦食其十分生气,瞪著衛兵,按着宝剑说:「走!你再進去告诉沛公,我是『高阳酒徒』,不是甚麼儒生。」劉邦認為他氣勢驚人,於是接見他了。

李白在《梁父吟》中稱讚酈食其:“君不见高阳酒徒起草中,长揖山东隆准公。入门不拜骋雄辩,两女辍洗来趋风。东下齐城七十二,指挥楚汉如旋蓬。狂生落魄尚如此,何况壮士当群雄。”

家庭编辑

郦食其曲周景侯郦商
高梁共侯郦疥曲周侯郦寄缪靖侯郦坚
高梁侯郦遂缪康侯郦遂成
高梁侯郦平缪怀侯郦世宗
郦赐缪侯郦终根
郦共

弟弟编辑

子侄编辑

  • 郦疥:功臣之一,汉高祖追述郦食其生前功勋,封郦疥为高梁侯;
  • 郦寄:侄子,弟弟郦商之子,高后八年(前180年),功臣诛除诸吕时起到关键作用(见成语“郦寄卖友”)。汉景帝时吴楚七国之乱时任汉将,后来欲娶平原君(汉景帝王皇后之母),被废。

注釋编辑

  1. ^ 見《史記》卷九十七 酈生陸賈列傳 第三十七;另見《史記正義》。
  2. ^ 2.0 2.1 《北堂書鈔》卷122引《楚漢春秋》:上过陈留,郦生求见,使者入通。公方洗足,问:「何如人?」曰:「状类大儒。」上曰:「吾方以天下为事,未暇见大儒也。」使者出告。郦生瞋目按剑曰:「入言,高阳酒徒,非儒者也。」
  3. ^ 《史记》卷97:郦生食其者,陈留高阳人也。好读书,家贫落魄,无以为衣食业,为里监门吏。然县中贤豪不敢役,县中皆谓之狂生。【正义】:监音甲衫反。战国策云齐宣谓颜斶曰:“夫监门闾里,士之贱也。” 及陈胜、项梁等起,诸将徇地过高阳者数十人,郦生闻其将皆握齱好苛礼自用,不能听大度之言,郦生乃深自藏匿。
  4. ^ 史记·郦生陸贾列传》:後闻沛公将兵略地陈留郊,沛公麾下骑士適郦生里中子也,沛公时时问邑中贤士豪俊。骑士归,郦生见谓之曰:“吾闻沛公慢而易人,多大略,此真吾所愿从游,莫为我先。若见沛公,谓曰‘臣里中有郦生,年六十馀,长八尺,人皆谓之狂生,生自谓我非狂生’。”骑士曰:“沛公不好儒,诸客冠儒冠来者,沛公辄解其冠,溲溺其中。与人言,常大骂。未可以儒生说也。”郦生曰:“弟言之。”骑士从容言如郦生所诫者。沛公至高阳传舍,使人召郦生。郦生至,入谒,沛公方倨床使两女子洗足,而见郦生。郦生入,则长揖不拜,曰:“足下欲助秦攻诸侯乎?且欲率诸侯破秦也?”沛公骂曰:“竖儒!夫天下同苦秦久矣,故诸侯相率而攻秦,何谓助秦攻诸侯乎?”郦生曰:“必聚徒合义兵诛无道秦,不宜倨见长者。”於是沛公辍洗,起摄衣,延郦生上坐,谢之。
  5. ^ 《史記·留侯世家》:項羽急圍劉邦於滎陽。酈食其謂劉邦曰:“莫若復立六國後世,鑄印以示德義。”,邦曰:“善。”趣刻印。張良聞曰:“若立六國,則其後世必與漢爭霸。誠用客之謀,陛下事去矣。”漢王輟食吐哺,罵曰:“豎儒,幾敗而公事!”令速銷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