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剛宗

金剛宗金庸小說中的門派之一,位於蒙古,是藏传密宗佛教的一支,在蒙古被称为金刚宗,門人主要登場於《神鵰俠侶》,是主要反派金輪國師所隸屬的門派。

人物编辑

金輪國師编辑

金輪國師身披黃袍、極高極瘦、身形猶似竹桿一般,腦門微陷,被稱為蒙古圣僧,受蒙古皇后封为第一护国大师。以國師身分協助由忽必烈統率的蒙古軍攻打南宋,多次與包括主角古墓派楊過在內的南宋武林高手對抗,是該書中主要的反派人物。

達爾巴编辑

金輪國師二弟子,力大無窮,擅使金剛杵,個性忠厚但單純愚笨。楊過外貌酷似已逝大師兄又能背出心法,笨到以為是大師兄轉世投胎而中了楊過移魂大法;全真教一戰與霍都聯手卻不敵功力已經大增的楊過。霍都棄戰而逃,達爾巴為了保全師傅金輪國師而向楊過下跪求情。楊過受其護師舉動感動而放走其與金輪國師。之後十幾年為了找霍都報仇不停奔走。最後擊殺化名何師我的霍都清理門戶,之後回到西藏。

霍都编辑

蒙古王子,金輪國師三弟子,聰明有才但個性奸巧、野心極大,曾為向小龍女求親而攻入重陽宮,在全真教一戰中棄師而逃,化名「何師我」意圖奪取丐幫幫主之位,但被楊過揭發假身分,遭達爾巴打至重傷,其後被黃藥師跟楊過跟用彈指神通擊殺。

川邊五醜编辑

達爾巴的五名弟子,因作惡多端被洪七公追殺,在洪七公跟歐陽鋒的内力前后来回交逼,五脏六腑均受重伤,筋酥骨软,成為废人。

武功编辑

密教金刚宗武功的精要在於功力含劲蓄势,内力還能互相传接,曾獲洪七公跟歐陽鋒稱讚,而東邪黄药师也提过密教金刚宗的奇异武功,练到极高境界之时,顶门微微凹下。

龍象般若功编辑

龍象般若功為金剛宗最強的武功,是密宗至高無上的護法神功,共分十三層,每進一層便多一龍一象之力。第一層功夫十分淺易,縱是下愚之人,只要得到傳授,一二年中即能練成。第二層比第一層加深一倍,需用三四年時間。第三層又比第二層加深一倍時間。如此成倍遞增,越是往後精進,越是困難。待到第五層以後,每要再練深一層,往往需要耗費三十年以上的苦功。因而儘管密宗一門,高僧奇士歷代輩出,但卻沒有人練到超過第十層。北宋年間曾有一名藏邊高僧練至第九層,繼續勇猛精進第十層,卻因心魔驟起,無法自制,狂舞七日七夜,自終絕脈而死。直到金輪法王為雪敗給楊過小龍女之恥時,回到蒙古後竟爾沖破第九層難關,達到第十層的境界[1]。此時號稱出招具有十龍十象之力,連周伯通、黃藥師、一燈等人,都驚異於其所發之力度竟如此強大,周伯通亦單論力道而言,自己勝不過金輪法王。曾經交手的人中,只有楊過在海潮中練來的內力能與之硬抗。[2]

在世紀新修版的《神鵰俠侶》中,基於郭襄確實拜了金輪國師為師,龍象般若功似乎也由金輪國師傳授給郭襄,故後世峨嵋派武功或多或少乃屬於密宗武學。而在高台之戰裡,金輪國師最後在郭襄遇險時也捨命使用龍象般若功功力擊爆火柱,力竭身亡。

瑜伽密乘编辑

金輪國師傳授給郭襄的上乘密宗內功心法,由報身佛金剛薩埵所說的瑜伽密乘先修成後,再修法身佛普賢菩薩所說的大瑜伽密乘、無比瑜伽密乘,一直到最後的無上瑜伽密乘,威力極強。

推經轉脈、易宮換穴编辑

金剛宗極深奧艱難的內功,奇妙處比之歐陽鋒逆轉全身經脈雖然頗為不及,卻也是一宗甚難修練的怪異神功[3]

五輪大轉编辑

金輪國師為應付玉女素心劍法,另行演變的招式,使用金銀銅鐵鉛五輪施展,其中雙輪在手,三輪飛轉攻敵,由於五輪輕重、形狀不一,運轉開來令人難以捉摸,可是在對上楊過跟小龍女聯手的玉女素心劍法時仍無法取勝,甚至被奪走一輪;而且還被郭靖的降龍十八掌擊退,使金輪法王頗為氣餒[4]

大摔碑手编辑

金輪國師曾經用來襲擊楊過的掌力。

狂風迅雷功编辑

霍都的壓箱絕技,在跟朱子柳交手時,金輪法王見他落於下風以藏語提醒,要霍都使用這門功夫反守為攻。狂風迅雷功勁力沉雄,出招時口中也會吐出霹靂般吆喝助威,但猶遜於朱子柳一籌。

無上大力杵法编辑

達爾巴的武功,招式無甚變化,僅是雙手握杵橫揮八招加上直擊八招,憑著天生神力將十六招反覆使出,招意帶有三分癲狂[5]

並體連功之法编辑

金剛宗一門的獨特功夫,能將同門的功力連袂發出,威力頗強。洪七公與歐陽鋒甚是稱道。

物品编辑

金刚降魔杵编辑

達爾巴慣用的武器,也是密教中护法尊者所常用,藏僧、蒙僧以此为兵刃的本亦常有,但达尔巴这降魔杵长达四尺,杵头碗口粗细,杵身金光闪闪,似是以黄金混和钢铁所铸,或是钢杵外有几层黄金,一望而知甚是沉重。

法輪编辑

金輪國師慣用的兵器,一共金银铜铁铅五只轮子,轮上都铸有金刚宗真言,其中金轮径长尺半,乃黄金混和白金及别的金属铸成,轮上铸有天竺梵文的密宗真言,中藏九个小球。可以五轮齐出,但金輪國師以往只用一只金轮,已自打败无数劲敌,因此上得了金轮国师的名号,其余银铜铁铅四轮却从未用过

彩雪蛛编辑

产于蒙古、回鹘与吐蕃间的雪山之顶的毒蜘蛛,乃天下三绝毒之一。金轮国师携之东来,有意与中原的使毒名家一较高下,这彩雪蛛一遇血肉之躯,立即扑上咬啮,非吸饱鲜血,决不放脱,毒性猛烈,无药可治,便国师自己也解救不了。他不肯贴身携带,便怕万一给蜘蛛逸出,为祸非浅。


參考資料编辑

  1. ^ 《神鵰俠侶》第三十七回 三世恩怨
  2. ^ 神雕俠侶第三十九回 大戰襄陽
  3. ^ 《神鵰俠侶》第三十八回 生死茫茫
  4. ^ 《神鵰俠侶》第二十二回 危城女嬰
  5. ^ 《神鵰俠侶》第十三回 武林盟主